查看: 7|回复: 0

初中关于环境的命题作文三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篇一
  太阳落下便是不尽的黑夜,蜷缩在城市一角的我却在深深的忧郁中沉思,那江南过客的思念何时可剪断?那丁香似的姑娘怎样才莫愁?那漫漫的路途谁才可指明方向?于是只有徘徊只能迷茫,我抬头轻问,夜啊,你到底还有多长?此时,那枝上的莺慢慢吟唱:学会告别,黑夜的背后就是光明,歌声悠长,慢慢回荡……
  告别黑夜,那是一抹绚丽的色彩。春天的裙摆百花争艳,千蝶飞舞,但一朵朵的腊梅都在寒冷的深渊中破土,发芽,它躯体的上面是一方坚硬的岩石,黑暗呀,无穷无尽,它落泪,它哭喊,它颓废,它惆怅,但生长的步伐从未停止,生命的光就这样一丝一缕的映亮了胸膛,当寒风凛冽,万木枯荣,它挣扎着开出自己的花,风为它止步,叶为它飞舞,腊梅用浑身的伤与满心的痛告别黑夜,那一抹明丽的黄,如阳光般清清亮亮地散下,美丽流芳……
  告别黑夜,那是一震千雄的豪迈。逝去的岁月里,生命动荡似柳絮,如浮萍,远观自由扬散,近看无依无靠,一起是万般荣耀,而一落又是万丈深渊,看那长江源头有奔腾的浪花冲不走满腔悲愤,也掩不住一世的豪迈。李白迎风而立,捋袖拂泪,仰天大叹: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于是坚强属于他,赞诵属于他,黑夜不属他,又如那祭花的龚自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更似那代代迁客*人含泪的诀别,无声的奋发,历史的长卷为他们摊开,告别了黑夜,便又是一代英豪!
  告别黑夜,那是美丽绝伦的成功。邰丽华的名字带着无限的震撼深深刻入每个中国人的心中,千手观音,千万祝福,命运的残酷让她无法体味生活的美好,但却给她美好的心灵,靓彩的舞姿,那在黑暗中顽强生活的,是她,那在千臂间描绘勇敢,勾勒高洁的,也是她,邰丽华,她的生命渺小,却折射出整个太阳的光芒,这是一个从黑暗中挣扎着的女人,美好的光明将属于她。
  告别黑夜,学会坚强,我胆怯地微立身躯,与黑暗挥别,日月同辉,余音缠绕,它们捧给我大大的太阳……
  夜莺继续吟唱,那天水一方,朝阳初生……
  篇二
  物理课上,老师做了这样一个实验:让一根羽毛和一块铁同时在真空中落下,落地的时间是一样的。而我们都知道,现实空气中,羽毛落得总是比铁块慢。
  “为什么呢?”我想。
  接下来一节是语文课堂,讲到《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我昏昏欲睡,脑中一片模糊,却突然联想到了物理学课上的实验??在一个澄清的世界时里,没有喧嚣,没有飞尘,没有压力。每个灵魂无比安宁,每个灵魂都拥有相同的心,单纯、圣洁。每一个灵魂在她的道路上总是径直的,没有顾忌的。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每一个灵魂都拥有着相同的性质,不有嘲笑,没有嫉妒,没有歧视,只听得见同一节奏的前进步伐。
  在经历了各种洗礼之后,每一个人不再相同。有的人仍一根肠子通到底,仍不顾及周围的环境,一生直率,而有的人学会了附和,学会了圆滑,学会了为了环境而改变自己。就像空气里的羽毛学会了慢慢落下,但铁仍直来直往。但问题是铁块摔得总是要比羽毛来得厉害,来得疼。
  羽毛笑它不会变通,铁块不解地问:“为什么我与以前一样,却会摔得总是比你疼呢?”羽毛说:“因为这不再是灵魂的世界,而是人的世界。”
  铁块说:“不懂。”羽毛想,他一辈子也不会懂,注定它会摔得很疼。每一个人的心不再相同,每一个人世间性质不再相同。于是有了嘲笑,有了嫉妒,有了歧视,生活不再是同一时刻结束,每一个人的命运开始不同。
  “我做错了吗?我需要改变吗?”铁块仍在不解地、不停地问自己。无声,没有人回答。
  当!铁块又摔疼了。
  错了吗?
  篇三
  A和B做同桌已经很久了,却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吵了又好,好了又吵,“为什么我们之间既好不起来,又吵不起来呢?”A想,“大概是地域不同的关系吧!”
  A和B都没有说,但心里清楚:A来自上海这座大城市中心曲曲折折的小巷,B则是从广阔的乡野里走出来的。并不是存在什么歧视问题,只不过有点“城乡差别”。
  A有的时候会对自己说:“其实,B这个人也很不错,观念有点儿与众不同,那也是环境的影响。比起有些人来,B倒是很淳朴的一个。就拿刚开学那阵,她的母亲,一个满面风霜的村妇,给她带来一网兜菱角,她颇为慷慨地与同宿舍的人分而食之,还津津有味地介绍她家地里还种了些什么作物、蔬果。记得最后她还总结似地说了一句:“吃也吃不完!”
  要是B不那么唠唠叨叨的,A有时想,B会成为一个别很好的伙伴的,可她偏偏嘴那么碎,说东道西。就说有个星期一,B说星期天父母和她一起过生日,到浦西逛了整整一天,还带她吃了肯德基。肯德基?哦,那快餐店是经常走过的,可以想像B坐在里面是怎样的心情。A笑了笑,听B兴奋地谈她的心得。整整两堂课,A的耳边都是B急促而兴奋的说话声。A都有点不耐烦了,为了礼貌只好忍受。肯德基给B带来的喜悦的余波,过了两三天才渐渐平息。后来,A想到这件事,突然明白为什么在B得重感冒嗓子哑了的两天里,自己的耳朵觉得特别舒服的缘由。
  B对A总是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那么高兴的时候,A老是先在脸上挂上一副恬静的笑容,只是静心地听,好像心里无动于衷似的。想到这一点,B就不大高兴。A也真奇怪,对新奇的东西不感兴趣,对平平常常的东西却大惊小怪。上次,B无意中说起荒地里的狗尾比四个手指加起来还粗,像真正的狗尾一样毛葺葺的。A的眼中立刻发出惊异的光,急切地要B带一根给她瞧瞧。还有一次,B谈及她骑了两个多小时自行车去海滨游泳的沙滩、蓝天、海水。A羡慕得了不得,尽管B一再向她解释,那只不过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凉沙滩罢了。B还是挺喜欢A的,只是不喜欢A酸溜溜的无病*,什么“心好痛啊”什么“孤独啊”,真想不通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夏季的一场考试使A和B分开了,A考入市中心的一所高中,B考进离家不远的郊区另一所学校。毕业前,她们约好,不要忘记到对方家里去玩。但实事上,谁也没去。不过都暗自幻想着一个向往中的世界:繁华热闹、霓虹灯闪亮;宁静广阔的一片遥远所在。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ICP1404946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