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回复: 0

我的童年作文范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从记事以来,我的童年、少年以至于成年都是看着别人的孩子在父母的跟前撒娇、任性,听着同龄的孩子啧啧向父母嚼着在外受气之舌。有时羡慕伙伴们三分家院里洋溢出的笑声和温暖。直到今天,即使容颜老去,心却因为缺失了那段应该享受的快乐童年,总是不肯长大,乃至于每每看到一脏殡葬、一部悲戚的影片,那潸然而下的泪水在别人面前显得有些尴尬。
  其实,一直不愿提起那段难忘的岁月,可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越想遗忘就越是刻骨铭心。童年快乐的痛苦的时光早已不再,而随着消失的还有不一样的世界,留在记忆里的只有那些世界里的纷纷往事。
  在我五岁那年,一个雪虐风饕之夜,阵阵哭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惊慌失措的我匆忙爬下床,趿拉着姐姐的鞋子,瑟瑟地走出里屋,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见哥哥、姐姐趴在妈妈的床沿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妈妈”!不谙世事的我走近母亲,拽着她冰凉的手用力地摇晃着,母亲静静的躺着,没有一点反应。不一会,父亲叫来几位长者,他们七手八脚为母亲忙活着,待那诡谲动作之后,再看母亲,上身一件蓝花长跑,下着蓝棉裤,脚穿绣花鞋,头戴一顶奇异的帽子,这便是所说的寿衣了。
  刺骨的寒风携着雪花破门而入,母亲床前的长明灯左右摇摆着,屋里唯一的一点温暖是那燃烧纸钱的火光。父亲把我抱起,不知是惊吓还是寒冷,我紧紧地搂着父亲的脖子,任凭脸上的冰水与父亲的眼泪汇流成河!
  那一夜是不堪回首的,那一夜是惊魂失魄的,那一夜是刻骨铭心的!
  几天来,天公也为此伤悲,流淌不断的泪水化为洁白的雪花,洒满整个大地。送葬的队伍缓缓前行,洁白的雪地里踏出一条蜿蜒的小路,从村里头一直延伸......。母亲的灵柩被高高抬起,随着队伍的前行,慢慢的消失在雪花与泪眼中......
  母亲走了,从此,母亲清秀高挑的身影从我们兄妹的世界里消失,只身去了一个陌生而寂寞的世界。她的走,那么的匆忙,只是一次心脏病的突发,生命便定格在四十六岁的年龄上,留给了我们无限的悲哀和惆怅!从此,我们是没妈的孩子,就像路边的小草,孤独而又茫然。从那刻起,父亲孤独的身影在屋里屋外徘徊!
  没有了母亲,家徒四壁的房间,除了孤苦的父亲和年幼的兄弟姐妹,再也没了往日的温馨。从此,推开家门,再也没有了母亲的音容笑貌和那温暖的怀抱!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问父亲,妈妈到底去了哪里?父亲指着星星告诉我,妈妈去了天边,坐在一颗星星里。信以为真的我从此习惯地仰望天空,我的梦常常寄托在天空中!
  自从母亲永别的这些日子,我时常在梦魇中惊醒,也常常看到父亲床头前,隐隐散着红光,在空中闪烁跳跃,忽隐忽现,时而发出咝咝声响,我知道,那是来自父亲烟锅里的惆怅和思念。今夜,是大年三十,又一次醒来,身边没了泛着微红的烟味,隐约中传来了呜咽声。我悄悄走近父亲,微弱的灯光下,母亲的遗像在父亲怀里静躺,那洒满镜片的泪水已把母亲的容光掩藏!童年的我读不懂父亲泪眼里包含了怎样的凄苦?不理解从军多年的父亲、一个共产动员、一位村支干部,曾经的坚强和辉煌在今夜的现实中荡然无存!面对眼前七个儿女、七张嘴巴,一个孤身的父亲承受的是怎样的悲伤?
  日子还要过,多舛的命运还在挣扎。父亲要工作,未到入学年龄的我每天只有跟着姐姐,一条小板凳,一个花书包,像模像样的每天坐在姐姐所在的班级一角,好心的老师也从不责备我们姐俩。
  冬去春来,贫穷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在那物质困乏的年代,人们最难熬的就是春冬两季,我们家更是如此。为了这八张肚皮,小小年纪的大哥大姐每天为那七工八分劳累着。常言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娘的孩子早长大。十八岁的大姐挑起母亲生前的担子,缝缝补补,洗洗刷刷,井井有条的安排着每日的繁杂,母亲的心灵手巧不折不扣地延传于她。
  时间一天天过去,每年的秋季征兵工作已在当地进行。大哥便在这次征兵中如愿以偿。
  记得大哥参军临行的那天,父亲及早起床,为哥哥做了一锅豆腐汤,又格外煮了些鸡蛋,几张烙饼,一个军用黄布包里塞得满满的。然后又重复着昨晚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带兵的工作人员耐着性子听完这位老兵的教导,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父亲明白,这是在督促哥哥前行。随后,哥哥被夹在锣鼓喧天的送行队伍中间,迎着朝阳,踏着矫健的步伐,离开了养育他二十哉的故乡,去实现他梦寐以求的理想!紧随其后的父亲,用一副很不自然的笑脸迎合着送行的人们。村庄在身后渐行渐远,送行的队伍收住了脚步,而父亲的目光依旧前行,渐渐地,哥哥的身影消失在父亲的泪眼中!
  这次送别,其实成了大哥与父亲的永别,直至今日,一直成为大哥无法挽回的憾事。就在大哥入伍后的两个月,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本来有严重胃病从不饮酒的父亲,在帮邻居修苫房子之时,经不得再三推让,喝了几杯烈酒。当哥哥姐姐回到家中,发现父亲在床上跪成一团,双手用力掐着肚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二哥喊来邻居,七手八脚把父亲抬上木排车,匆忙赶往附近医院。就在去往医院路途中,只听父亲断断续续地喊着二哥的名字,随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二哥急忙停下车子,再看父亲,那瞪大的眼珠,放大的瞳孔,已定位在世界最后的一际!那半张着的嘴里,不知还有多少牵挂、多少嘱托?
  父亲走了,在妈妈去世一整年的日子里,父亲那颗跳动了四十九年的心脏嘎然而止,带着伤痛和遗憾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家人!父亲的突然离世,如晴天霹雳,使我们淬不及防,留给我和我的家人是沉痛的打击,留给亲朋好友是无限的思念和怜悯!
  父亲的一生光明磊落,对党和群众无比的忠诚,一颗善良和责任心赢得了广大群众的一致好评,他的永别让众多乡亲扼腕叹息。追悼会上,哀乐低鸣,悲泣声弥漫了村落上空,泪水淹没了村庄的那条老路!从此,我更加凝目天空,寻找归去的另一颗星星!从此,每到这个时节,记忆的闸门总会打开,童年的心殇总会荡起泪水的波澜!

猜你喜欢: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ICP1404946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