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回复: 0

贾母送给林黛玉一件很珍贵的东西,却成了贾宝玉心中最大的痛

[复制链接]

27万

主题

27万

帖子

8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25871
发表于 2020-11-23 01: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时候,白发苍苍的贾母,抱着这位素未谋面的外孙女,哭得肝肠寸断。
因为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曾经是贾母最疼爱的女儿;如今贾敏病故,贾母连女儿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自然成了贾母心中最大的隐痛。好在,贾母虽然已经年迈,却也是一位很豁达的老人,她情知“人死不能复生”,便将对女儿所有的疼爱,都转移到了外孙女林黛玉身上,从此,林黛玉和贾宝玉一样,成了贾母最疼爱的孙辈。

初进贾府的林黛玉,刚开始被安排在贾宝玉曾经住过的碧纱橱内,跟着贾母一起饮食起居;年龄略大了一些,贾母给她和贾宝玉各自分配了房间,但还是在贾母的院内;有了大观园之后,林黛玉和贾宝玉,以及众姐妹们都搬到了大观园。
虽然林黛玉不在贾母的院子里了,但贾母对她的疼爱和惦念,却一点都没有减少。她生恐外孙女没钱花,除了月例之外,又常常派丫头给林黛玉送零花钱;老太太每天吃饭的时候,遇上味道不错的菜,也要命人给林黛玉送去;元宵夜放烟花的时候,贾母怜惜林黛玉“不禁毕驳之声”,将已经长成大姑娘的林黛玉,搂在怀里,生恐惊吓了外孙女。

因为贾母时时刻刻都将这个外孙女放在心里,所以,当老太太看到潇湘馆的窗纱旧了,立刻就吩咐王夫人:“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桃杏树,这竹子已经是绿色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我记得咱们有四五样颜色糊窗户的纱呢,明儿给她把这窗户上的换了。”
王熙凤立刻就想到曾经在库房内看到的“银红蝉翼纱”,说“颜色又鲜,纱又轻软”。贾母笑道:“呸!人人都说你没有不经过,不见过的,连这个纱都不认得,明儿还说嘴!”……“那个纱的名字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正经名字叫做‘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户,远远地看着,就像烟雾一样,所以叫做‘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做‘霞影纱’……”
贾府不亏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中,排行第一的,曾经在贾府的库房中堆放了多年的“软烟罗”,王家的女儿王熙凤不认识,薛家的当家人薛姨妈也没听说过。这样珍贵而罕见的“软烟罗”,尤其是银红色的“霞影纱”,正好用在潇湘馆的窗户上,如烟如雾一样的淡淡的红色,映衬着潇湘馆的翠绿竹子,定然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为了心爱的外孙女,贾母自然是不会吝啬珍贵的“霞影纱”的,所以,这“霞影纱”也就成了贾母送给林黛玉的一样珍贵的东西。可是,此时的贾母,大概万万不会想到,她送给林黛玉“霞影纱”,竟然会在最后成为贾宝玉心中最大的痛。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怡红院中最重要的丫头晴雯病故。贾宝玉在晴雯素日最喜欢的冰鲛縠上,写下了一篇《芙蓉女儿诔》,其中有一句是“自为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陇中,女儿命薄”,当贾宝玉在芙蓉花前念这篇悼词的时候,林黛玉在花影中听见,便走出来道:“……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烂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如今咱们都系着霞影纱糊的窗户,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
最后,在两人的争论之下,这一句变成了“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这一句话一出,“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着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

为什么一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会让林黛玉“忡然变色”呢?林黛玉在“寿怡红群芳开夜宴”的时候,拈的就是芙蓉花签,而贾宝玉的这篇诔文,偏偏就叫做《芙蓉女儿诔》,这篇诔文,与其说是在祭奠晴雯,不如说是在祭奠林黛玉。
一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让林黛玉隐隐感觉到了不祥。茜纱窗,本来就是只有潇湘馆才有的东西。她隐隐意识到,自己和贾宝玉终究是有缘无分,所以,林黛玉才会“忡然变色”。
而此时的贾宝玉,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将来有一天,潇湘馆那珍贵的茜纱窗,会成为他最大的痛。

猜你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