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回复: 0

原创:向着祖国,前进:中国驻印军归国之战(四)

[复制链接]

23万

主题

23万

帖子

7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03047
发表于 2020-10-17 23: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军在丛林中机动
激战胡康河谷
激烈的战况令双方指挥部同时大吃一惊。驻印军总指挥部没料到日军反应如此迅速,第18师团突破山岳丛林的能力超群,指挥官意志坚强,士兵坚韧耐劳,甚至在没有道路的地方也扛来了山炮,而且丛林战斗技术之娴熟令人惊叹,他们常常能以小分队牵制住己方大量部队,一不小心就要吃大亏;18师团则发现敌人似乎是雨季一结束就瞬间越过那加山来到自己面前,他们低估了中美使用工程机械修筑道路的速度和质量,更诧异于当前敌军素质、训练、战术完全有别于普通中国军,不会崩溃,不会茫然,反而结成圆形阵地顽强抵抗,毫不退让,在空中力量支持下以炽烈的火力网严重造成日军严重损失。
18师团的报告使缅甸方面军、南方军乃至大本营都为之愕然,因为过去日军一个大队击溃中国军一个师是家常便饭,而现在则是己方一个联队配合山炮攻击对方一个营都感吃力,所以1943年12月当田中新一计划率领目前手上的4000兵力挺进新平洋,击破中国驻印军的时候,他的上级被吓坏了。牟田口马上召见18师团参谋长大越兼二大佐,告之15军不可能在准备英帕尔进攻的同时给18师团调拨新的汽车部队,所以18师团的进攻必须取消,而改在大龙河以南孟关一线阻击,必要时可以放弃胡康河谷退守孟拱河谷。但是田中新一不打算无条件屈服,他打算在大龙河一线将驻印军阻击到进入下一个雨季,因为再过半个月其他部队归来,他将拥有八九千机动兵力,他觉得以18师团的能力,这个企图不难达到。
而在驻印军总部,新38师师长孙立人刚刚和博特纳进行了一场气氛不融洽的辩论,他指出日军已经大举前出大龙河,如果不对112团进行支援,局面将变得极其危险,尤其是日军想方设法把炮兵运动到前线,获得了火力优势,听之任之的话112团将被击破。然后他于11月14日直接下令所属部队迅速赶往大龙河,最终,12月16日,从德黑兰赶回来的史迪威支持了孙立人,承认了新38师出动的必要性,并令已经结束整训的新22师也从兰姆加基地向新平洋移动。驻印军向胡康河谷的全面进军开始了。
在于邦被包围的驻印军部队是新38师112团1营李克己营长率领的一个加强连,这个加强连屡经战斗后,在陷入包围时仅剩130人,56联队和18山炮兵联队第2大队一边围攻李克己,一边抽出力量攻击宁便,结果都被粘住,白白损失了大量兵力。李克己在被围困后,按照自己的经验和兰姆加所学本领布置了一个严密的阵地,其核心是一棵巨大的榕树和毗邻的林间空地,榕树从下到上分层安置了重机枪、轻机枪、步枪掩体和观察哨,成为融观察警戒和打击为一体的立体工事,外围步兵坑随时可以得到阵地中央重机枪和迫击炮的火力支援,最外层的警戒阵地还设置了权充地雷的大量触发手榴弹,日军无论是集团攻击还是小群多路,都被密集火力瓦解;那块空地则是空中补给场所,每隔几天都有飞机扔下给养弹药,这种立体补给作战方式让日军恨得咬牙又毫无办法。日子久了,这个阵地被人们戏称为“李家寨”。虽然战斗很紧张,但是李家寨的“居民”们毫不畏惧,不但毫不退让,还每天晚上主动出击,用冲锋枪和手榴弹肃清一个个日军散兵坑,让近在咫尺的日军不得安生。有段时间日军战斗机赶来捣乱,击伤一架运输机,致使“寨”中失去水的供应达一星期之久,这也没有难住“居民”们,他们在实践中发现可以收集露水,还可以钻藤取水,成功使自己生存下来。与其相反,日军的补给日渐困难,炮火越来越稀,粮食也开始断顿,战病者越来越多。

战斗在即,全部推光头
在丛林里跋涉一个月后,12月14日新38师114团1营赶到于邦,立足未稳就发动了进攻,想马上救出李克己部,他们也犯了112团先头连轻敌的错误,又牺牲了一位连长谌茂堂。孙立人接到团长李鸿的报告,意识到轻率进攻的危险性,下令停止进攻,等候炮兵到来。在此期间,机枪一连新任连长丁涤勋率部趁夜潜入李家寨,强化了李克己部的防御力量。
12月22日,孙立人到达距于邦渡口敌核心阵地——也是一棵大榕树——500米处亲自观察,并作了详细的作战部署,当天史迪威也赶到前线要求马上进攻,这位老头在前一星期前刚刚从蒋介石那里获得中国驻印军的全部控制权,蒋介石的要求仅仅是希望不要为英国人牺牲中国军队。史迪威是带着对112团的巨大担忧和对获得指挥权的巨大的喜悦赶到前线来的,孙立人苦口婆心才使其相信自己的进攻决心,又费了很大劲才将这个老头送到稍远的防线后方。孙的安排是利用己方山炮性能好弹药足的优势压制对岸日军山炮,前沿部队集中重机枪火力将榕树上的敌机枪手、狙击手全数击落,同时用迫击炮弹攻击树根下的敌人机枪巢,步兵借助火力准备效果多路跃进,将敌人堵在工事内,用冲锋枪和手榴弹肃清残敌,一旦撕开口子,部队迅速抵进大龙河,使敌人发生混乱、动摇,再全面歼击。
12月26日,解围战斗开始,370发迫击炮弹将敌阵地炸得一塌糊涂,步兵很快就扫除了这棵榕树阵地,第二天接着攻击于邦渡口主阵地,以114团1营3连连长许炳新以下73人牺牲,66人受伤的代价彻底消灭了于邦之敌约两个中队接近300人。宁便附近的战斗在112团团长陈鸣人、副团长梁砥柱指挥下,从11月开始就与敌屡次作战,以伤亡约200人的代价击毙击伤日军300-400名,加上112团直属、李克己营的前期战斗(大约击毙击伤敌人300,自身伤亡约200人),再算上拉加苏附近争夺战的战果(击毙击伤敌人300-400,自身伤亡30余人),估计在胡康河谷战役初期的大龙河以北战斗中,驻印军新38师以损失500人的代价取得了消灭日军精锐18师团900——1000人的优良战绩(本文推算的驻印军伤亡数字与史迪威日记透露的数字一致),这一战绩足以建立起驻印军决战决胜的信心,但对于打碎日军的自信尚有不足。
大龙河北岸战斗结束后,18师团开始收缩,准备以孟关为后方,以大龙河岸边的太白加、大洛为支撑继续抵抗。驻印军针锋相对,正面部队与敌军胶着吸引日军注意力,另抽部队兵分三路向日军防线后方扑去:左路为新38师113团以及加强的炮、工兵,从宁便以北东渡大龙河绕过于邦对岸的敌坚固据点卡乔,从背后击破之,然后与正面渡河部队一同南下太白加东部;中路新38师114团为主,加强炮、工兵,从大龙河与大奈河交汇点以西的康道向南渡河,沿大奈河(大龙河、大奈河交汇点以西统称大奈河)南岸与险峻的宛达克山东麓之间向太白加与孟关之间推进,使敌感觉到前沿与后方联系断绝的压力;右路为12月31日刚刚到达新平洋的新22师前锋65团及师工兵营,越过加拉苏直扑大洛。
在战斗中,1944年悄然而至。

丛林里,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荡寇瓦鲁班
这三路进军尤以中路对日军威胁最大,因为这中间一刀直接斩断了日军宛达克山两面的联系,大洛和太白加之间的水路运输立即中断,两地守军都成了孤军,如果再往前推进就能到达18师团战斗指挥所和前线后勤基地孟关,田中新一立即派遣55联队第1大队室积忠少佐所部前去阻截,谁料才战斗了一天,到1943年12月28日该大队反陷包围,日军又将正在宛达克山西麓大洛的55联队主力调来救急,在后来的一个月里被114团击毙600多人,致使整个大洛平原只剩下一个55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冈田公少佐)与65团作战。结果冈田大队遭到猛攻,损失接近一半力量,立足不住被迫于194年1月27日放弃大洛,不料继65团之后,整个新22师也抵达战场,发扬生力军作用跟踪追击一路追杀到宛达克山顶的腰班卡,并以近战、肉搏战攻克了这个位于孟关侧后的阵地。日军55、56联队本来就已残破,与新38师作战已经很是勉强,新38师战法刁钻,往往是利用丛林渗透,发现日军阵地都不忙攻击,直到绕过去后做好准备才从后方进攻,导致日军火力配系全无作用,故而日军深感苦恼。正在主力被新38师粘住之际,新22师趁虚而来,第18师团有被装进口袋的危险,日军又被迫将太白加东面的长久竹郎第56联队向西调动几十公里,到宛达克山来对付65团,结果是太白加正面的112、113团趁机一路攻击,所向无敌,于2月22日攻克太白加,日军在太白加以东又丢了500多条命。
此时,中印公路从新平洋继续向前,已经到达太白加附近,驻印军的后勤越来越方便,还得到了新的支援——坦克第1营的74辆坦克、数十台工程机械和由梅里尔准将率领的美国“哈拉加德”(抢劫者)支队,正式番号5307暂编步兵团。
2月21日,史迪威命令新22师在坦克营配合下沿日军公路推进,企图一家伙拿下孟关、瓦鲁班以及胡康河谷与孟拱河谷的分水岭间布本隘路,并一直打到山那面的沙都渣(也译为夏杜塞);作为侧翼力量,新38师则远程渗透到沙都渣,从而将18师团歼灭。然而18师团尽管疲劳,却远远未虚弱。驻印军总部对该师团战斗风格的评价甚高:“其兵员出自工商各业者,多于农民。但士兵体格,虽非绝对强壮,尚符合标准。智力水准,则较以农民为基干的部队为高。应战沉着,射击准确,尤以白兵(拼刺)技术优越。”

人猿泰山式的作战
新22师部队在推进中不断遭到日军偷袭、埋伏、反攻和狙击,伤亡不小,3月1日64团第2营刚刚攻入孟关的北大门唐开,就被孟关出援的上千日军包围,后路被截断,2营几乎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和手榴弹,最后还进行了肉搏,牺牲了连长高士钦等几十人,几乎被日军吃掉。所幸师长廖耀湘严令66团倾力抢救,才终于支持下来。
而66团也经历了好多场恶战,伤亡很重。越接近孟关,敌人的抵抗越强烈。新22师又连着损失几位连排长,战斗十分艰苦。坦克营一开始从公路附近进攻,也遭到18师团炮兵和配属的第13速射炮大队的顽抗,3天战斗,战车一营总共损伤了17辆坦克,牺牲24人(内有美方人员),伤50人,作为报偿,他们缴获日军反坦克炮36门。伤亡者中相当部分是后勤、技术人员,在开进途中遭敌炮火覆盖所致。M3A3的高生存能力,确实超过了以往中国人获得过的所有杂式坦克,不但乘员多得以生还,并且全部战损坦克到5日即全部修复,战斗力从而成功得到保持。

驻印军的M3A3坦克
18师团在孟关附近再次遭到极大削弱,再不调整战线已不堪再战,3月3日,田中新一命令放弃孟关,全部部队分成两股向瓦鲁班突围,田中新一跟长久竹郎大佐率领的56联队在一起,另一路是师团步兵团长相田俊二临时管辖的55联队,两路日军都在夺路狂奔。开始还很顺利,可是不久相田就看到了前面公路上出现大批坦克,他害怕55联队就此崩溃,只有折道向师团长靠拢。通向瓦鲁班的南彼河渡口已经于3月1日夜间落入美军手中,当时正在此地的第12辎重兵联队长中尾正五郎中佐报告说美军出现,自己正在率领30名部下进行抵抗,后来就没了消息,所以如何打通这个渡口是18师团性命攸关之举。
日军越来越多地拥挤到了南彼河边,追兵正在越来越近,105毫米榴弹炮惊天动地的爆炸则说明中国人的公路已经修到孟关平原,一旦天亮,美军飞机和对方的榴弹炮将炸得自己的部队尸骨横飞。田中新一成了惊弓之鸟,虽然觉得前景异常可怕,却偏偏一点主意都拿不出来,就这样彷徨了一夜。
可是18师团似乎命不该绝,3月4日天快亮时,前卫部队长久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吉田武司抱着玉碎决心,擅自向防守渡口的美军发起了进攻,却意外将猝不及防的美军击溃。在日军亡命攻击下,首次作战的“抢劫者”1死7伤,仓皇撤退时又狼狈不堪,扔下大批物资,后来收复该处的新38师捡获很多装备,仅M1半自动步枪即多达百支。

上图:新22师攻克孟关
冲入瓦鲁班的日军不敢停留,在56联队的掩护下迅速通过,可是前面的路被新38师112团截断,打了许久也冲不过去,只不过新38师大部分部队还在东边库芒山中攀山越岭,才没有来得及完成包围。18师团零零落落的各部队充分利用这个宝贵空隙,转向西南,利用战前工兵联队长深山忠南中佐开辟的两条秘密小道,绕过中国军队占领的秦诺,乱纷纷逃向孟拱河谷。这两条小道藏在深山里,两旁的树冠被刻意保留,所以没有被盟军侦察到,18师团侥幸逃出生天。然后后续的部队就没这样幸运了,8日,新38师113团部队从东南部攻入瓦鲁班,坦克营从西北部冲入,将瓦鲁班搅了个天翻地覆,最终,作战课长石川中佐、经理部长木村大佐等人被打死,他们自己连同55联队长山崎四郎大佐寄存的印章、私人文件、日记,统统被坦克兵作为战利品搜去。坦克兵在搜查的时候,于一所小棚屋里的桌子上发现一个约五寸高、三寸见方的小印章,是18师团的关防。缴获到这样重要的物品,在整个八年抗战里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新22师和新38师的军官们后来争着在白纸上压上这枚关防的印记,以纪念这一次不同寻常的胜利。
9日拂晓,113团对瓦鲁班发起总攻,兵力严重折损的吉田大队消耗殆尽,余部撤出战斗,113团3营于早6日占领秦诺,2营于9日早7时切实控制了瓦鲁班,到中午13时,战车1营、66团1营和64团主力也冲到瓦鲁班,几支部队胜利会师。有一个事例足以说明日军逃跑得十分慌乱:9日上午,战车一营补给连连长刘奎斗在开往战场途中“捡”到了2辆装甲车,它们仅被日本士兵破坏了电瓶,简单维修后,就成了战车一营的战利品。
瓦鲁班附近,散落着775具日军尸体,整个孟关—瓦鲁班战役找到日军尸体合计超过1500具。撤退到孟拱河谷以后,18师团实力大大削弱,其步兵中队平均只剩下50-60人(步兵中队编制人数为194人),如此计算下来,除了未参战的114联队外,其余部队的损失至少在5000以上,在胡康河谷战役里,18师团已经伤亡过半。

相较之下日军所能得到的技术装备就比较落后(此图非缅北作战所摄,而是一年多以前的马来作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