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回复: 0

【原】说茶||赵恺专栏

[复制链接]

22万

主题

22万

帖子

6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88218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起伏旋转的墨绿之中,我看见了日月的色彩,风雨的色彩,看见蝴蝶伴随山歌的色彩。却原来,“墨分五色”乃是艺术家生命的折光。

说茶
赵恺
中国名茶多出江南,且多傍名山大川。追求阳光,追求雨水,追求沃土,它不崇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古训,它拒绝苦难,而且拒绝得那么果敢坚定。从这个意义上说,茶的成功是温暖和爱的成功。

初识茶的时候,茶是奢侈品。在苏北农村,春天,把软玉般的蚕豆壳剥下炒熟,装在罐里留待客人。也绿,也嫩,也恬淡隽永,而且也被真诚庄重地称作为茶:蚕豆壳茶。其实这只能算作追随和模拟的了——在蚕豆和茶之间,毕竟存在着一段迷蒙的憧憬。
竟然有过连蚕豆也没有的时候。槐树保不住花,榆树保不住皮,野草保不住纤弱的根,何论蚕豆?那年,一位海军舰长和一位军旅作家双双捧着右派荆冠流放淮阴,他们面对的第一餐饭食是一碗浑厚凝重的黑汤。疑然愕然,耐心等待,他们错把山芋叶稀粥当作了茶。苦难也有惯性,直到今天,苏北还把开水叫作茶,加了茶叶叫“茶叶茶”。
时过境迁,之后见过一些精品、珍品。绝品之邂逅则在桐庐。那年,浙江友人约我去瑶琳,在严子陵钓台边得到两盒“贡茶”。茶盒上还有一首五言古诗:

潇洒桐庐郡,
春山半是茶。
轻雷偏好事,
惊起雨前芽。
用富春江水泡后,我琢磨一准是连诗一道沏了,不然怎能如此销魂夺魄?友人指着对岸告诉我:这座大山只有两三亩地出绝活。

茶把春天具象了。年年岁岁,它总给生活注入希望和活力。一过立春,就是雨水,潇潇春雨打湿期盼,人们开始望茶。新茶上市则奔走相告,仿佛渔汛,仿佛有朋自远方来。可是真爱茶的往往拮据,一斤新茶,一个月工资呢。贵也得买,一两一两地买,不仅尝新,更图个祥和顺遂。不能多买,不能常买,就闻,就看。进得茶庄,就像置身苍茫群山中,从茶之形,到茶之神,尽摄天地精髓。走出茶庄则周身芬芳久久不散,仿佛自己已变成一棵老茶树。
伏案时喝茶全然不知茶滋味。热腾腾,浓酽酽,权且当作血与酒。其实,默默流进行间字里的,全是茶。句酌定,文稿抄毕也喝,那就是一种回眸,一种反刍,一种对于劳作的慰藉了。不闲不忙的时候不喝茶,不闲不忙的时候只是苟活,那时喝茶,亵渎茶。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一杯茶竟然焐热人生。前天又读陈子庄,就是那个生前穷困到揭撕窗纸作画的陈子庄,就是那死后被惊呼为中国梵高的陈子庄。他的线条仿佛手指拨响命运,我震颤在那骇世惊俗的黑白结构中。掩卷沉思:黑字写在白纸上,写作不也是一种黑白艺术?单纯了吗?独特了吗?我们拨响命运之弦了吗?我明白,这种时候该泡茶了。在起伏旋转的墨绿之中,我看见了日月的色彩,风雨的色彩,看见蝴蝶伴随山歌的色彩。却原来,“墨分五色”乃是艺术家生命的折光。是的,中国绘画是一杯茶。



作者简介
赵恺,祖籍山东,1938年出生于重庆,1955年毕业于南京晓庄师范后在苏北淮阴生活至今。创作以诗歌为主,兼及散文、小说。曾多次参加中国作家代表团的国际文学活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刊》编委,江苏省作家协会顾问。一级作家,江苏省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