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5|回复: 0

关于帕男作品深层的诠释——在神秘化中提升的唯美思考价值

[复制链接]

67

主题

67

帖子

21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7
发表于 2020-9-16 05: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晨起是没有具体时间的概念,抑或是早抑或是晚。据说习惯早起的人是为了寻找昨日丢失的灵魂。抑或是为了追赶太阳的脚步。太阳永远是追不上的,所以习惯了在太阳跃出地平线之前去等待阳光的来临。既然是追不上,但是我们却可以等待太阳升起的那一瞬间。人和太阳总会有相互交割的一刹间。我们把这与太阳同处一条切线的一刹间成为与阳光同行。我们在太阳跃出地平线的刹间,阳光留给大地的影子是那么长★以至于是无限延伸的影子。灵魂被影子带向遥远的角落。如果没有障碍物的阻挡,这影子定会被延伸到地球的那一端,甚至与天际接轨。思考者自己知道为什么会早起,因为他想探索着光明与黑暗交错的一刹间是一种如何的惊心动魄。他永远都会把灵魂带在自己的头颅。让灵魂在凌晨四点五十七分感受黑暗与光明交替的瞬间。他希望未来的来临,也希望把握住眼下,也希望留住过去的某一个瞬间。他深深的知道时光无法倒流,但是他相信灵魂中的记忆可以获得无限得永恒。他就是自己的宗教自己的神★而他自己能否主宰自己的命运和灵魂的脚步,不是看他的灵魂已经走向了多远走向了何方,他只知道他的灵魂极有可能留在他从前的某个瞬间。他记忆中最深刻的东西或者说他最希望重归的那一瞬间,是他灵魂开始履行 的起点。思索是个艰难的过程,甚至是以灵魂与生命的置换为代价,甚至是以精神人格的分割为过程。
  我曾经听一个作家讲述过他灵魂中最让人惊心动魄与让他百思不解的梦境。他总是梦见他死去的父亲经常回到故居自己生前住过的房间去找一件什么物品,但总是没有找到父亲所想要的东西。而他潜意识当中想问父亲寻找什么东西,以帮助一起父亲寻找。可是他只是在眼睛里看间父亲所做的一切,自己无法进入父亲的身边。在这个梦的过程中,他始终是一个戏剧或影视视频的观众与旁观者。他永远不知道他的父亲要回到他生前住过的房间翻箱倒柜的寻找什么★而这一切也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与现实了★因为父亲的故居已经拆除近二十年。在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房子就已经拆除了,老年的父亲有严重的脑硬化迹象。该忘的在他活着的时候却依然没有忘,不该忘的在他临死之前还在铭记着。作为后期人格精神完全裂变的老年,其实铭刻着所有的记忆。是生命的无奈衰老的无奈,乃至于是遗憾的无奈★生命的不可挽留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证明自己曾经的过错。至死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有许多没能完成的心愿,真正不幸的不是他有许多心愿没有在有生之年去完成,而是在他生命即将消失的瞬息还铭记着那些没完成的心愿。
  人生从出生到死亡过程中有许多需要完成的心愿,可是如果他们会站在另一个思考的角度就不会有遗憾,生命不论长短,给于您的时间就是那么多,在那些有限的生命岁月,你已经完成了您只能完成的那些生命中既定的生命任务。在实践着社会实践着个体的生命历程中,不要总是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豪情向后人变相的表达你生命曾经的遗憾。如果真有来生,你会完成自己许多的心愿,但这一前提是,你必须记住、在下个生命的轮回流程中,你有多少的生命时间,就完成多少任务 。其实在轮回的每一次他都无法完成所有的心愿,如果完成了,也就是不再有轮回的概念产生与存在了。
  其实在我对于那位作家的梦境思考了很久之后才得出结论认为,这一切都是寓意着他自己生命的紧迫性,希望自己的生命消失之后不要再回来寻找。于是,我在分析研究帕男老师《晨起》的时候,从这位作家关于父亲的梦幻经历以及老年人经常早起的经历里就很轻松的从侧面完成了对其的分析研究。“大早起来  只有渐渐天明,还和昨天的那个模式一样  随之而来的,是参差不齐的鸡鸣,还有  尚在床上做梦的少数。至于多数,都还下落不明。起得太早了  这样的偶然。并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  这个时候,才有几盏小灯醒来 , 也照耀不到哪里。更起不到召唤未来的作用,  只会让人未老先衰。起来早了也就早了,或许这是奇遇  这样雷同的开启。没有多少顾虑,只消考量风景的距离。远行的人都会这样。最怕陷入  还在深夜里的那一片狼藉 ——帕男《晨起》“
  同时这位作家关于父亲的梦境——其中所表达的另外一种情感——对父亲的缅怀及哀思也非常吻合着老师另外一部作品《清明·兼怀父亲》,这种对父亲怀念的情绪释放模式,在帕男的《清明·兼怀父亲》里得到了恰到好处且非常巧合的印证。应该说,他们所面临的绝对不是同一位父亲,但是作为共同理性思考的文学创作者,在怀念缅怀父亲的过程中,他们注入的绝对不只是简单的父子之情,同样在这一过场容积了许多方面复杂的思考甚至是精神方面的因素。
  关于老师的《清明·兼怀父亲》,如果按照一般的逻辑思维,应该是一篇非常普通的缅怀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每个人都有父亲,所以会引起某种意义的共鸣,但也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父亲,所以对这篇作品不会报以太隆重的关注情绪。但是,帕男老师的《清明·兼怀父亲》却在缅怀父亲的同时,还给予了作品非常强烈的审美意义。
  这种唯美的因素甚至超越着对父亲的缅怀情感——这应该是我积极向读者及编者极力推举这篇作品的主要因素。甚至将在文字意境上帕氏结构流派引向蓝色的印象——”回来的  依旧是那点记忆,与其回来,还不如就在那个固定的地方  从春天开始就应该想到了凋零,冬天  只不过去休息了,还在那个固定的地方。春天的行程也很紧  甚至无暇他顾。一簇花代表不了什么。只是有了这样的警示。如果没有花的日子  我们如何识别春天。幸得  春天不是一种方式。而是多种  还有我们不掌握的。雨也是,雨是最具体的记忆,积水成渊的道理我们都懂,最好少有这样的现象  有大海就够了。蹈海的目的,就是找回从前,从前可以是尘埃  可以是雨露  可以是谎言  也可以是杀戮 。没有理由,和过去  一笔勾销,我们总是说  时间是裁判。谁也没有见过时间,人们就喜欢捕风捉影  这是人们的错。全是人们的错也不对,是谁抛出了时间这个命题。单有春天也不行。再延伸,单有大海也不行。我们  兴许都看重回忆。“ 在这种近乎于尉蓝唯美的怀念中,思考的意义替代了缅怀的哀伤意义。死者的灵魂通过生者的哲学释放闪烁出超越客观的理性之光。其实,每当一位亲人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我们都多了一份对生命的思考,对生存意义的思考。如果我们仔细回忆一下我们缅怀过世亲人时的情感轨迹,总是会发现对生命的敬重与敬畏心理实质上超越着表面的哀伤心理。这就是思考的魅力——思考的魅力就在于超越着生命的过程超越着时光的流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