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86|回复: 1

上海-上虞骑行日记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21-8-20 08: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02-01  星期六  天气:晴
  这是一次特殊时期的特别骑行。
  今年的春节非常特殊,腊月二十四(1月20日),钟南山院士赴武汉调研,揭开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盖子,震惊全国。钟院士认为,发生在武汉的“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潜伏期为10到15天,并宣布“新冠病毒”会人传人。
  在此之前,虽有报道武汉发现“新冠病毒”感染性肺炎,并关闭了一家售卖野生动物的水产批发市场,但官方的宣传口径是:现有调查结果表明,尚无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人传人的可能。即使有人传人的可能,也是有限的,持续人传人的能力较低,上海-疾病可防可控可治。
  “1月18日,在湖北武汉,百步亭社区万家宴开席,现场人声鼎沸,热闹异常,据报道今年的百家宴活动共四万多家庭参加。据悉,该活动已举办20届,从最初的百家宴升级到万家宴。”——摘自媒体的报道。一片歌舞升平,莺歌燕舞,丝毫没有“疫情”来临的“恐惧感”和“临战”的措施。
  从1月20日以后,媒体对“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人数有了明确的通报:1月20日,全国确诊人数291例(其中武汉270例)、1月21日为440例(其中湖北375例)、1月22日为571例(其中湖北444例)。1月22日晚,武汉宣布关闭离汉通道,即宣布武汉“封城”。但春节是中国的人口“大迁徙”,在武汉“封城”之前,已有500万人口离开了武汉。大量在汉经商、打工、旅游、途径人员通过各种方式流向周边的湖北各地、流向全国和世界。“封城”当日约有50万人“闻”风“逃离”武汉。
  “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在持续上升,1月24日(除夕)的疫情通报:1月24日0-24时,2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44例,新增死亡患者16例。新增治愈出院3例。1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疑似病例1118例。截至1月24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湖北省39例、河北省1例、黑龙江1例)。已治愈出院38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965例。另外,国(境)外通报确诊病例:中国香港5例,中国澳门2例,中国台湾3例;泰国4例(2例已治愈),日本2例(1例已治愈),韩国2例,美国2例,越南2例,新加坡3例,尼泊尔1例,法国2例。
  1月25日(初一)的疫情通报:1月25日0-24时,2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688例,新增重症病例87例,新增死亡病例15例(湖北省13例、上海市1例、河南省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1例,新增疑似病例1309例。截至1月25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收到3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975例,现有重症病例324例。累计死亡病例5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9例。现有疑似病例2684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香港特别行政区5例,澳门特别行政区2例,中国台湾3例。另外,累计收到国外通报确诊病例:泰国4例(2例已治愈),日本2例(1例已治愈),韩国2例,美国2例,越南2例,新加坡3例,马来西亚3例,尼泊尔1例,法国3例,澳大利亚1例。
  1月23日,浙江、广东、湖南三地启动重大突发公共事件一级响应、24日,又有15个省(区、市)启动“一级响应”、25日,全国共有30个省(区、市)启动“一级响应”。1月30日,世卫组织(WHO)宣布“新冠病毒”为“国际关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L)”。
  可想而知,今年的春节,全国都是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度过的,基本上没有了热热闹闹的节日样子,亲朋好友也相互不再走动,大家都“宅”在了家里。春节算是过完了,但“新冠病毒”还在肆虐,疫情还在发展。  
  1月30日的疫情通报是:1月3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982例,新增重症病例157例,新增死亡病例43例(湖北省42例、黑龙江省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7例,新增疑似病例4812例。截至1月30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692例(四川省累计确诊病例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累计死亡病例2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71例,共有疑似病例15238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28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2例,澳门特别行政区7例,台湾地区9例。
  1月31日的疫情通报是:1月31日0—24时,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102例,新增重症病例268例,新增死亡病例46例(湖北省45例、重庆市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2例,新增疑似病例5019例。截至1月31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1791例(江西省、陕西省、甘肃省各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795例,累计死亡病例25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30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3例,澳门特别行政区7例,台湾地区10例。
  春节在上海陪老娘过年,夫人开车去内蒙陪她妈过年。为了节后返虞,临行前把我的“挑战者”带回了上海:12月31日,把车的前后轮和车把拆掉、车座降低以后勉强放进了“卡罗拉”的后备箱。原打算春节过完,1月31日(正月初七)骑行返虞。但现在疫情管控比较严,不得不重新考虑回虞问题。其他到不怕,240多km路程一天骑行是没有问题的,就怕路上设卡,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疫情的动态,也在犹豫,是不是把回上虞的时间拖一拖?不过按目前的状况,一、二个月内疫情控制是有难度的。我决定近日返回上虞。
  2月1日倒是一个很好的“窗口”期,沿途的上海、嘉兴、杭州、绍兴都是晴天。决定了,就这天出发,正好微信里有个骑友刚从浙江一带骑行返沪,问了他沿途情况,当然主要还是路况,我关心的是沿途道路有没有封路不让骑行的地方,骑友告诉我一路畅通,最多量个体温。
  我想也是,上海到杭州,出上海后基本上沿G320,这是国道,不会封道。上海不是疫区,进出省界也不会有麻烦。就是过钱塘江以后到曹娥江这段路,主要是在“益农”、“群围”这一片,要走些村道,农村地区会做得“过激”一点,会采取“封路”的方法,可能会不太畅通,或者只能绕道了。如果曹娥江塘路不封道的话,最多250km骑行路程了。打算早上4:30出发,争取晚上6:00到上虞。
  至于路上的补给,主要是午餐,不打算找饭店,一是春节刚过又是疫情期间,估计很多餐饮店不营业;二是疫情期间不想进饭店、餐饮店用餐,减小疫情传染的概率;三是节省点时间吧。所以我带了6只鞋底饼,权作午餐了。至于水,家里泡好一杯茶,途中在加油站续点水就行了。
  车也作了简单的保养,主要是清洗了链条,给链条上了油(用的是炒菜用的精制油哦)。
  今天早上三点多起床了,反正醒了,就起来吧。吃过早饭4:00准时出发。我衣服穿得不多,上身一件长袖速干内衣加一件冲锋衣,下身就一条绒里的速干裤,外罩一条薄型速干裤挡灰。
  以上啰啰嗦嗦记述了很多,其实是为自己远程长途骑行积累素材和经验教训。
  骑行的线路早就确定,我的行者路书编号:1319574,路书行程234.8km。上海的大致骑行轨迹是:周家嘴路-唐山路-东长治路-中山东路-金陵东路-淮海路-衡山路-曹溪路-漕宝路-莘庄-新桥-松江-枫泾。
  早上骑行真痛快,路上几乎无人无车,上海城区的道路照明也非常好,除非在高架下的照明有点影响,几乎可以视同白天。不过我还是有意识控制车速,第一不要骑脱力,第二尽量不要出汗,因为凌晨这个时段是一日之中气温最低的,出汗后冷风一吹会出毛病。上海的道路信号灯是自动的,尽管早上没有车,“闯红灯”也没有人管,但还是要在路口放慢车速,看清左右两边没有车辆才可以“闯过去”。
  1月份,在上海待了20多天。元月1日,送夫人去内蒙,在那边待了十天,乘10日晚上的飞机到上海已是次日凌晨,坐夜宵线凌晨3点到家。上海在下雨,在外面的小吃店吃了碗面,回家就睡觉了。
  这个月,只是在元旦这天绕上海内环线骑行了30km。在内蒙没车,就是有车也不敢骑。刚到内蒙的几天,天气晴朗,但上次下的雪还在路边积着,道路上还有被车轮压得实实的冰块,一片一片的,敢骑吗?过几天,又下雪了,一夜之间全部变成了白色世界。北方的雪跟南方不同,很干很干的,捏不成团。雪地上行走,真的很累。6日早晨,七点钟了,天才蒙蒙亮,路上几乎不见行人,我绕道走了5km多,几乎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得我浑身冒汗。8日吃过午饭,去了趟昭君墓,雪地上来回走了10km多。这就是在内蒙的10天运动量。
  回上海以后,要把这个月的“公里数”“补”出来,否则这个月的行者APP挑战“金牌”没有了,今年的“金牌”也“泡汤”了。12日以后,雨停了,我坚持每天早上四点起来,绕上海城区骑行60km。尽管1月份雨水很多,尽管受“新冠病毒”的影响,我总共骑行了1065km,终于把行者APP“金牌”拿到了。
  4:50吧,骑行了50多分钟,到上海火车南站,平时坐地铁也要1个小时左右。身上微微出汗了,可能是在城区的缘故,风不大,倒也不冷。过南站再前行就是莘庄立交。莘庄立交那边道路交通是非常复杂的,上次骑到这里搞错了方向,差点“迷”了路。主要原因是天黑参照物不明确,立交桥下方向也搞不清。不过我摸索出比较有效的方式,就是把行者地图放大,及时发现骑行轨迹有没有脱离路书轨迹。
  过“康城”,路书把我导到了一个住宅小区,好像是个别墅区,反正黑咕隆咚看不清,外面有保安执勤。发现不能通行,我又回推车过马路,见一个跑步者,身穿背心短裤在跑步,真佩服!有心拍照,隔着马路,光线又不好,也来不及了。再往前过二个弯就到了铁路“春申”站了,原来我不知道上海还有春申站,事后查了一下,才知春申站是金山铁路的一个五等小站。不过春申站边上的一条叫“站前路”骑行起来似乎有点瘆人,路灯很暗,有几段路就漆黑一片,道路有点颠簸,一些地方是围墙,这种场景好像在特战片里才会出现,加上已经出上海城区,气温也低了,车速一慢下来就有点冷。
  过“站前路”,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松江城区,骑行了约2个小时余,骑行里程40多km,比预计快了约40多分钟。松江城区一直往西,出城区后就到了“松蒸公路(松江-小蒸)”,沿松蒸公路过泖河进入青浦界,回头东望,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鲜红鲜红的,想把它拍摄下来,不过被道边一排排水杉挡住了,拍不好,只得作罢。公路两边的田野一片雪白,好大的霜,就像刚下了一场雪,再看看路边水已经结起一层薄薄的冰,气温已经冰点以下了。公路通向村庄的通道用竹木拦起来了,上面挂着大红的横幅:重点地区返沪人员请主动隔离。看到这条横幅,心一下子凝重起来,似乎有点“疫情”的临战状态。
  从松蒸公路斜插进入老松蒸公路,再穿过小蒸镇(属于青浦练塘镇)就是“朱枫公路”,沿朱枫公路向西、向南骑行13km余就到枫泾镇了,沿途经过的村庄,村口都封闭了,留一个出入口,外人一般都不许进入。
  枫泾镇的西南面就是国道G320沪瑞线(上海-云南瑞丽)和上海省道S225朱枫公路(青浦朱家角-金山枫泾)的交叉口,S225的终点。再往西就是G320枫泾检查站,也就是上海和浙江的分界点。原以为在枫泾检查站两边的上海和浙江都会设“疫情”检查点,而且应该是“如临大敌”,到了检查站(应该是原来的国道收费口)云淡风轻、一片祥和。在“G320-86K”里程碑边上拍了张照片,我就轻轻松松从上海进入浙江了。到此时此地一共骑行里程76Km,用时3:45。原来预计到枫泾是9:00,比预估省了一个多小时。
  进入浙江界后,一直到嘉兴市区只需沿G320骑行便是,这段路现在很好走,尽管边上在拓宽,但该拦的拦,该围的围,标记清晰,道路整洁。主路上的车辆很少,几乎可以说没有。辅路上以前“成灾”的电瓶车也没有了。太阳高高挂,感觉不像在现实中,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路况环境很好,我开始提速了。
  到嘉善县-嘉兴南湖区的分界点,国道上设了测温点,由东向西进入嘉兴市区的车辆必须停车逐人测量体温,我是走辅道的,也降速下车推车过检测点,竟然没有人要我测体温。往前行,路边有个加油站,我喝掉一点凉茶,加了点开水,又喝了点热茶,再在厕所里洗了把脸,舒服极了(骑行中,加油站就是我们骑行者的“驿站”:加水、盥洗、补充吃食、休息,夏天可以蹭凉)。又骑行了半个多小时,快到嘉兴主城区了,感觉有点饿了,早饭到现在已经有6个多小时,再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吧。吃了一个饼,喝了点水,继续前行,进入嘉兴城区。经过嘉兴火车站,冷冷清清;经过南湖边,冷冷清清;商场、商店大都没有营业,只有一些小区的出入口,有检查人员在测体温,也有三三两两的老头在“看热闹”。
  过了嘉兴城区,又回到了G320国道,这就到桐乡濮院了,嘉兴的羊毛衫市场和濮院的轻纺市场几乎是连成片的,就在嘉兴市和桐乡市之间的公路两边,这段路在嘉兴一侧叫“嘉洪大道(嘉兴-洪合)”,桐乡一侧叫“濮院大道”。市(商)场都没有营业,整个市场加上国道,连起来就像巨大的广场,空空荡荡的,只有广播在不断地进行疫情宣传,回声在空旷的广场里回荡。
  快到桐乡城区了,国道上又有一个疫情检查站在测量体温,这里好像是双向检查,在国道两端都有几辆车在等待测量。检查站前面的喇叭,连续不停的在播放“请关闭空调、降下车窗,配合测量体温”。我下车推行而过,也没人对我测量体温。
  看到“立马滚蛋”这个标志性的雕塑就进入了桐乡市区了,像嘉兴城区一样,桐乡市区也是冷冰冰的,不过交警到是非常尽职地管理城区的交通。自东北到西南穿过桐乡市区后,时间快11:30了,驻车午餐吧,吃了二只饼,喝了几口水,用时也就十来分钟,继续赶路。出桐乡城区以后有5km左右的“烂路”,大概在G320-150K~155K路段,辅道大概有好多年没有修理了,柏油都磨掉了,留下了“狰狞”的石子,有些柏油路面破碎了,高高低低、坑坑洼洼,怪不得那天骑友说有一段道路非常不好,我想应该就是指这里。
  出桐乡城区后不久又是一个检查站在量体温,这次不但给我量了体温,还要我出示身份证,看我不是从疫区过来的,就直接放行了。继续在国道G320上往西南方向骑行,过京杭大运河就进入海宁市界,再前行就是海宁县道X712“科天线”,桐乡城区西到科天线约17km,在G320与X712交叉口叫许村,这里有个加油站,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过马路去续水,当时心想这一路总有加油站,杯子里还有半杯水,到下一个加油站去续水吧,这一念之差,给后半程的骑行带来……,这是后话了。
  哦,许村也有一个测温点,是附近农村组织的吧,也没有给我测,甚至也没有要我下车。从许村到钱塘江边的之江路,有15km路程,中间又停下休息了一会儿,吃了个饼,喝了点水,其实也没有用多少时间,不过中间明显感觉到体力有些不支,平均速度从21km/h下降到20km/h,巡航速度再也提不上去了。这一路我还留神找加油站,我知道这一路没有加油站的话就要过钱塘江以后了,可惜确实让我失望了。
  从海宁的“科天线”到钱江九桥(江东大桥)也就4-5km路程,这也从海宁进入了杭州,过钱江九桥就到了杭州滨江区,一下桥就是检查站,需要登记姓名、手机、身份证、何地来、往何处等一系列信息。接下去走江东大道-河庄路-红十五线-信益线-三益线-新围路-兴滨路-致远中大道,这就到曹娥江了。原本可以在三益线从群围穿过去,直接到新围路,但没有必要找麻烦,又量体温,又要登记,自己找不自在。也就多骑几公里路而已。
  从钱江九桥下来是13:50,骑行里程177km,过钱塘江以后骑行方向转南偏东,有点逆风了,尽管今天是微风,局部阵风也就2-3级,不过有点吃力了,在红十五线上又停下来歇息片刻,吃了一个饼,喝掉了最后一口水。过曹娥江大桥以后,到家也就只有30余km路程了。可能是逆风骑行的缘故,口渴得很,这一路很空旷,没有加油站、没有商店、几乎无人,只有死撑了,两腿就机械的骑行着,巡航速度只有15km/h左右了。过新城大道,就是沥海城东村了,见路边村旁有家小杂货店,喜出望外,赶紧买瓶水,先喝掉半瓶再说,余下半瓶倒入水杯,还有大概15km样子的路程,留一点吧。前面有一个加油站,曾去讨过水,好像没有,今天再去看看,有了,新置了饮水机,在城东加油站又喝了点热水,把水杯续满水,没有“后顾之忧”了。上曹娥江塘路之前把最后一个饼吃了,“轻装上阵”。塘路骑行还算顺利,天虽灰蒙蒙的,但视线还好。平时这个时段往来车辆很多,今天也不多。到“五甲渡”老桥下了塘路,天基本上已经黑了。到家是18:13,今天骑行里程241.3km,全程用时14:14。
  进小区只是量了体温,没有登记。一周以后,凡节后返虞者都要居家隔离14天。而从湖北、宁波、台州、温州来虞人员原则上不能进上虞。2月9日起,上虞规定每户人家每二天只能出小区一个人去采买生活用品。这是后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0

帖子

5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8
发表于 2021-8-20 09: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骑行期间,总是感觉没什么胃口,估计是肾上腺素刺激的缘故,一般中午吃一个自带的三明治就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