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5|回复: 0

初中记叙文:暑假生活拾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9 12: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暑假生活拾锦
  生活就像水池。白开水,一天一杯;果汁,三天一杯。咖啡,一个月一杯。比起享受后如隔数年的等待,我更愿意一天一杯细水长流式的雅致。
  我的暑假,刺激不多,闲暇却也似无所剩。饭以一件件如沙粒般的微小构成此一幅小家碧玉式的沙画来勾勒我活出的精与彩。
  我如愿做了一次义工,成功蒸出了一笼馒头,替出游的邻居顺利照看了他家的大发(黑狗),在一个退休老工匠的帮助下一套精致小巧的家具诞生我手……这这些星星点点象钻石一样镶嵌装饰着精彩,缺一不可。
  或许有人会想不到,也许亦有人想不通那些"向前迈步的足印"之中,我最难忘的却是那一笼馒头的来由经过。许是我终究是个馋鬼把,矛盾的却是我从不屑那些售货点上看似精致诱人的面粉疙瘩,现在我明白那味道之中掺杂着努力的味道。
  我记得那是一个大晴天。整个暑假我起得最早的一次。早过了妈妈,意料之中的缺了早餐这一环。我心血来潮般学着电视里老北京打早上街买油条、包子。路上,我仍想着那是怎样平淡的一天。
  未到,透过聒噪,我便明三分一一今天可是一个工作日啊,恰巧与赶着上班的劳动人民碰了个正着。犹豫着是否"移驾"蛋糕店。确被另一个自己拦了下来,等一下又有何妨呢?排队是件无聊透了的事,便透过玻璃看起了里面大师颇具演绎色彩的"节目"一一揉面团。这师傅果是世外高人,满手绝活啊!只见他一拍案板,在面粉纷扬中挥起庞然大面团,"唰唰"两下,左拐右绕,未见其落,他一巴掌托起,后又已他泰山压顶之势双手并用地置"团团"于"死地"。按罢,淡看那零零粉末乖乖降落在面团之上,其均匀之程度,其气势之浑然程,将小女子深掩的崇拜彻底激发了出来。未有停歇,只见他宛如天降菜刀一般在我未看明白之前挥起那重量级的宰猪刀便要向"团团"痛下狠手。无丝毫犹豫地断其梁,割其首,砍其腰,落其尾。此刻,大叔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已如古侠电视剧中的凛然大侠一般威风。但!他却突然弯起腰,表现起"妇人之仁"来。用裙围擦了擦刀面,小心翼翼地比划着将那几大段"团团"分成一个个一条条力求全等的立体几何。那一刻我若是坐着,我若是戴着眼镜,我若是拎着鸡蛋,可定会推眼镜,扔鸡蛋,拍大腿啊!这戏的转折点也太鲜明了一点啊!让悬着欣的观众一一我就这样一个不留神将心甩了下来。我看着他揉捏,看着他甩拉油条,看着他将其送入油锅"小姑娘,你买什么啊?"这声音象催眠师的钟声一般使我惊醒。我尴尬地环顾一下四周,高峰期已过,熙攘人群变得三三两两,老板娘也由刚才地彪悍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我我我买三根油条三个豆沙包三个烧麦。"此故作淡定也。
  回家路上,那些现代版的武侠镜头不停的在我眼前回放,当下即决定我要下厨一次!顺便说一句,第一次下厨是在七岁,我记得老家的厨房自此便"黑"了。
  这次我可不敢马虎了。好好地在网上查了一下具体做法。翻来找去,到处是复制的回复,大多就只有三步:酵母水揉面团、发面、下蒸笼。其产物即是千篇一律的"白馒头",大失所望,却有满心希望。我可以自创的嘛!为了生态,也为了掩盖早上我煮紫薯不成却弄得一团糟的事实,还为了解决面粉不一定够用等诸多问题。我决定:将紫薯泥掺杂在面粉中。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我是甩不起来,放不下,满手浆糊走天下啊。等到我弄出了所谓的"三光面",竟花了我半个小时的光影阴。听说发面也是有讲究的,可不是丢在一边任它发酵,需要用湿布掩盖。想了想,那是为了积蓄二氧化碳为酵母呼吸提供有力环境。那在接近30度的大热天里竟又花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我思来想去,我既然帅(甩)不起来,那就做出我的独一无二吧。我掏出变身后的面团,突然小时候捏橡皮泥的乐趣像昨天的事一般涌上心来,三下五除二地捏成了几十个团,我做起了玫瑰花来。我惊奇地发现,原来我也能细心的考虑蒸后的变形程度,故此我有意将花瓣捏得更薄一点。第一笼,因为手法生疏做得有一点大大小小无整体美可言。可说到这第笼,自它诞生起,我可是舍不得下蒸笼舍不得留牙印!看着它泛热气,又看着热气消散,最后一刻喀嚓下了她一瞬的美。
  做馒头——平淡无奇甚至无聊的一件事,但它却是生活里潺潺流水中的一部分,细细地品,你会发现白开水也会有它甘甜的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