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回复: 0

有关描写打暑假工作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昨天 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考结束后,带着稍微还有些沉重的心情与一个同学小玲以及一个16岁的小孩朱飞去了深圳她的表姐夫打工的地方打工。
  起先我以为是打暑假工,经过了六个小时的大巴到达后,同学才告诉我我们将以长期工的身份进场,我也只是张张嘴却不再说什么……
  到了之后,我们先去了一趟工厂,因为表姐夫带了树菠萝去给他当保安的同事,我也就知道表姐夫是当保安的了。然后我们回到表姐夫的出租房,一个很小的地方,能放下一张床与一张桌子后剩下的地方也就只是容两张课桌了。我看到屋里桌子上有许多眼药水,小玲说表姐夫以前是开长途汽车的,只是后来眼睛不好就选择了当保安的工作。朱飞是表姐夫的孩子,他在床上玩着。我与小玲在一个小阳台上坐着说话,她讲未来的工作会是十分辛苦……我有一点害怕面对,但都来了不能打退堂鼓。
  第一个下午很困,在学校是有午睡的,虽然午睡的质量经常不如人意,但第一天我还是坐在小凳子上埋在膝盖上睡了一会儿。在表姐夫回来后,太阳已经褪去了光芒。
  我们出去外面吃饭,四处是工厂,还有一条形成的购物小街。我们吃完饭后,我与小玲就在附近的一个旅馆上住了下来,毕竟是工业区,一宿的住宿费甚是便宜,普通双人间也就30元而已。
  晚上我们躺在床上无非就是聊聊过去的一些事情以及对面对即将出现的高考分数。
  还值得一说的是,我与小玲的名字都有一个相同的字,以及我们都有一对双胞胎弟弟。
  在小玲睡着后,我还想了许多东西,我知道这次打工只是最多两个来月,可是莫名的恐惧已经侵袭了我的身体,厂工的生活有多少人是喜欢的呢?
打暑假工作文篇【二】  我们第二天就到工厂报名,一些登记程序,由于还是周日,我们就先搬宿舍。
  工厂提供住宿以及一日三餐,只是到的员工要先经过三天培训,培训以及在分配工作岗位前后几天都住在临时宿舍。在进宿舍的第一天,几个工人阿姨在门口闲聊,她们看我与小玲就问:“你们是来打暑假工的吗?”我想要说是的,但却被小玲抢先说了:“我们是来打长期工的,高考成绩不好,我们就不准备读大学了。”她们笑笑说我们看上去年纪好小,身上的书生气很浓,这么小不读书可惜了。办好进宿舍的手续之后小玲就立刻拉着我上楼了,“不要轻易和她们说我们的事情,不要让她们知道我们是来打暑假工的……”我答应了她。
  宿舍时男女混合的,只是一楼到三楼住女的,三楼到六楼住男的,宿舍管理员在睡觉时间会将分隔的门锁上。以及宿舍到工厂大概十分钟的路程。
  我们放好行李之后就出去买一些需要的生活用品,下午在宿舍附近溜达了一下,附近还有好几个工厂,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个小草坪,虽然不大,可是夜幕降临还是有许多人扎成一堆一堆聊天吃东西。
  晚上我们住在临时宿舍,宿舍里还有另外四个人,看上去都已经是十分成熟的人了,有一个看着就知道是常年种田的妇女,她穿的凉鞋已经有所明显的破裂,脚趾甲与指甲也如同她的鞋子有缺失的部分,脸十分黝黑,笑起来十分沧桑。其他三位还好啦,看着就是普通的打工女的容颜,应该经历都还不多,不像那位沧桑的大姐刚从农村出来。
  虽然是打工的,可是她们都十分友善,其中有两位是经过了培训现在已经在部门工作的了,另两位也就是那位大姐和她在娘家的老乡,闲谈中得知大家叫阿兰,现年才26岁,嘎,那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我还以为她快四十岁了,真的是日子是一把折磨人的刀,可以将一些人削的面目苍老。而大姐的老乡才19岁,我刚开始的差距是二十几,看来这叫成熟。
  当然啦,可能真的就是我与小玲没有经历过什么社会生活,在几乎所有见到我们的人都觉得我们是刚考完高考的学生,书生气太浓了,毕竟我们还是文科生。
  夜晚睡眠不怎么好,即使表姐夫提醒过我们以及给我们备了药,可是临时宿舍的臭虫还是侵袭了我们,半夜就开始挠身体了,睡眠糟糕得很,盼望着搬离临时宿舍,因为非临时宿舍每个月都会打药好几次防止臭虫的繁衍生息,但我们却又矛盾着不要那么快搬离,因为我与小玲很可能不能分在同一间宿舍。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