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回复: 0

夏日阳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4 02: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天的阳光是不给谁留情面的。核聚变的巨大热量传到地表,灼烧着从泥土到花木的一切。空气中似乎还淡淡地弥漫着一丝焦糊味,也许是那只跑出晒太阳的昆虫被就地火化的痕迹吧。
  屋檐并不长,遮不到院子的一半大小。坐在屋内,心中不免为院中的花担心。“兰花可是精贵的植物……经不得这么烤……”我这样想着,便出去见见它。
  蹲下靠近地面,清楚地感到一阵热浪袭向身子来,确乎有蒸“桑拿”的感觉,而兰花被我植在了院子中央,一日自早到晚无时不刻不在阳光之下,热是不必说的。纵然有水枪在喷着水,蒸发得也比睁眼的功夫还快三分。兰的叶子有些卷曲,有的叶片已经完全被烤蔫了。
  “该死的阳光!”我切齿道。遂取了一把伞来,撑开扣在上面。一片阴凉很快取代了阳光的灼射。兰花似乎也恢复了精神气,挺得似乎比原来直,叶片也不像刚才那样卷了。我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屋内。
  夏天很忙,再没有下过院子了。坐在屋里,远远地望着伞下的那一片绿荫,不禁为自己感到自豪。“若是兰花也能言语思考,可要感谢我祖宗八代了吧……”我时常这么想,当然也曾联想到过“骂我祖宗八代”这样的不吉利的话,可当我再走入院子时,发现如果兰花真能言语,选择后者的可能会大得多。
  周围的花木已经该复苏的复苏,长了几片新叶子,阳光烧灼的痕迹被藏在了绿叶之下。而兰花——死了。枝干是弯着,拧着的,一如它已枯黄的叶片,蜷杂在一起,全乎看来似美杜莎的头颅了。
  我自然很难过。将它埋在了院子的一角。父亲正看我做此事。“我觉得吧,它说不定已是大限到了,回天无力了罢。”我这样为自己辩护,觉得除了这个没有什么原因能让它在我如此精心的照顾下还难看得死了。父亲似乎也这么想,但他又问我了:“这伞是什么用处?”我便将原委告诉了他,说后一副“看,不是我的问题吧”的表情。
  “怪不得呢。”父亲一句话像耳光一样扇在我脸上,“它有二个多月不见到阳光啦!”我十分不平,“阳光烤伤了它呢。”父亲摇头:“阳光再灼烤也是半片叶子而已,两周不到新叶子就出来了,可没有阳光,无异于给它绝食啊。”
  我呆住了。
  原来每个生命都是需要阳光的,虽然阳光有时会伤害他,但若是缺少了阳光,更是宣告了死亡啊。
  不要为任何生命在他的阳光中支起哪怕是善意的保护伞,永远不要——因为那就是谋杀。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