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回复: 0

【原】谁是中亚第一城?

[复制链接]

27万

主题

27万

帖子

8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1177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NO.255,海的那边/文
也就是说,哈萨克斯坦一国占了中亚经济总量的61.1%,而阿拉木图一城占了12.8%,几乎与土库曼斯坦相当,是塔吉两国总和的两倍还多 。

编辑校/捕风者 画/一条人文主义狗 图/地缘谷
中亚的范围到底有多大,众说纷纭。最普遍接受的一种界定就是土、乌、哈、吉、塔五国所辖区域。作为现代民族国家,它们都很年轻,但都有源远流长的文明,这里的城市也历经盛衰兴废,享有很多的历史盛誉。

编辑来自shutterstock
阿拉木图—巅峰已过,繁华再续
谁是当前中亚第一城,综合来看,阿拉木图也许是最佳答案。
2018年,专业的城市研究机构—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网络(GaWC),给予阿拉木图“Beta-”的评价,即全球准二线城市水平,这是中亚城市的最高名次,与中国大连和法国里昂相当。

编辑有人质疑,从都市区人口上看,2020年初,阿拉木图有193.1万人,不如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的257.4万,哈国迁都后,它也失去了政治中心的光环,它当第一是不是徒有虚名?
繁华的阿拉木图就像一个滨海城市

不是,因为它确实领先得太多,它有多强呢?
2019年,全哈GDP为69.53万亿坚戈(约合1801亿美元),阿拉木图占20.9%,达到377.1亿美元,是努尔苏丹的2.06倍,人均1.96万美元,是哈平均值的2.05倍。同年,土、乌、塔、吉四国GDP分别为407.61亿、579.2亿、81.17亿和84.55亿美元,也就是说,哈萨克斯坦一国占了中亚经济总量的61.1%,而阿拉木图一城占了12.8%,几乎与土库曼斯坦相当,是塔吉两国总和的两倍还多。这一点,其他中亚城市实难匹敌。
然而,这还不是它的绝对巅峰。2013年,在油价和汇率助推下,阿拉木图实现了475亿美元的经济总量和近3万美元的人均GDP,是货真价实的土豪之城。
阿拉木图的今天,自然与哈萨克斯坦的地位和资源禀赋密不可分。客观的说,也与苏联有关。没有计划经济的推动,它难以在二战前就发展成门类齐全的现代化城市,也不会拥有全地区的经济中心地位。
阿拉木图曾拥有世界首条超音速客运航线

当代阿拉木图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占整体经济比重86%的服务业,特别是在金融领域,该城牢牢把控地区资金汇聚的龙头地位,哈萨克斯坦人民银行、里海银行、BTA银行、哈证交所等一批地区实力最强的金融机构云集于此,截至2020年初,它拥有近9万亿坚戈(约合1500亿人民币)占全哈总量45%的存款规模,并拥有360亿美元市值的股票市场;2010-2020年间,阿拉木图还吸纳了共计26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是外国投资者最青睐的中亚城市之一。
总部位于阿拉木图的哈萨克斯坦人民银行(HalykBank)
是中亚最大的银行,资产总额
约为10.7万亿坚戈(约合1767.1亿人民币)


编辑有了这一支撑,阿拉木图仍有向前发展的十足底气。
据哈经济部数据,2010年1月阿拉木图拥有139.1万人口,到2020年1月增长到191.6万,增幅为37.8%,增量达到52.5万人;而同期努尔苏丹从64.9万增长到113.6万,增幅和增量分别为75%和48.7万人;而塔什干从223.4万增长到257.1万,增幅和增量分别为15.1%和33.7万人。可见,阿拉木图仍有很强的人口吸引力,这将有利于它确保未来的优势。
阿拉木图在中亚的热度一直不减

但是,阿拉木图的未来仍面临着挑战,油价波动是无时不在的风险,腐败、民族纠纷、产业外移等新旧问题依然需要城市决策者认真应对,阿拉木图也需要审慎处理自身存在的金融体系相对脆弱、企业抗风险能力不足、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滞后等问题,以避免战略性的失误使自己走向衰落。
展望未来,利用好难得的地缘优势,是阿拉木图的希望所在。拜地理位置所赐,阿拉木图在能源供应、交通运输上拥有无可取代的枢纽地位,其金融服务能力也在欧亚经济联盟战略中得到重视,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需求,也使其获得了更强的外在动力并受益匪浅,而两大合作倡议在此对接的愿景,更给了阿拉木图再续繁华的无限可能。
连云港至阿拉木图双向货运专线于2015年
底开通,成为畅通亚欧经济的大动脉


编辑塔什干—涅槃重生,静静崛起
作为中亚最著名的历史名城之一,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是很多人心中的地区第一城,因为无论是从历史、人口、文化上看,该城都有无可置疑的老大哥地位。
塔什干拥有丰富的文化遗产

不过,2018年,GaWC只给予塔什干“Sufficiency”的评价,即有“准世界城市”的实力,但离发达的国际化城市有明显差距,比阿拉木图低了不少,主因是其经济相对落后。
观察一下它的基本数据,2019年其GDP为84.6亿美元,约为阿拉木图的22.4%,人均3290美元,只有后者的16.7%。而在1991年,两者差距并不显著。
事实上,塔什干拥有更优越的基础条件,其所在的锡尔河中游也是中亚富庶之地。经历了1966年8.3级大地震后的持续重建,它的城市设施水平处于中亚前列,尤其是地铁和机场首屈一指,甚至还拥有中亚唯一的高铁。

编辑此外,它周边有希姆肯特、撒马尔罕、杜尚别等中亚重要城市,拥有利于产业发展的高人口聚集度。塔什干所属的乌国发展禀赋也不差,人口占中亚的45%,天然气、黄金、棉花和铀的产量都位居世界前十。
塔什干至撒马尔罕高铁是中亚唯一高铁,时速250千米/时

拥有这些有利条件,为什么塔什干没有形成相应的经济实力?
首先,塔什干的发展格局,受苏联影响很大,苏联给予乌全国的首要定位就是原料生产基地,工业上虽对塔什干作出配套安排,并建成了相对较好的农机、冶金、棉纺等产业,使其工业产值达到全乌总量的30%,在中亚也占据规模优势,但这些产业主要还是装配或是初加工业,在市场、装备和技术上对联盟的依赖很重,同时计划经济体制也限制了塔什干的活力,以至解体时该城棉花加工量还不到全国产量的5%,远没有发挥好丰富的劳动力优势。
编辑塔什干随处可见苏联的遗迹

而苏联解体对塔什干造成的打击,更不啻为另一场大地震,没有完整体系的支持,该市经济循环能力明显下降,原有产业被严重削弱,费尽心血打造的一批杰出工业成果也令人惋惜的衰落。比如,巅峰时期年产70架伊尔-76运输机的塔什干航空生产联合体,解体后大幅萎缩亏损,于2012年彻底闲置歇业;知名的塔什干拖拉机厂、联合机械厂也辉煌不在,并已将82.75%、93.05%的股份出售给外资以求生存。
塔什干航空联合体歇业后封存的伊尔-76

这样的去优质化过程,再加上外援不足、金融体系落后和现代服务业发展缓慢,塔什干和阿拉木图的地位已不能同日而语。
但正如前面所说,拥有众多优越条件,塔什干仍有机会再次涅槃重生。实际上,近年来,它正在实施拥有自身特色的经济崛起进程,并逐渐收到成效。
塔什干采取的重点措施有,注重发展原料本地加工,争取创造更多附加值,特别是在轻纺和农业领域,正在推进19个大型项目,新增产值预计超过10亿美元;加强引进外资力度,2019年该市吸引外资达22.6亿美元,是2018年的3.6倍,呈大量涌入之势;鼓励中小企业发展,2018和2019年新建小微实体数量分别达12 071和18 252家,经济活力不断增强。
塔什干的发展水平不如阿拉木图,但规模更大

同样,支持塔什干的,还有来自中国的东风,安格连—帕普铁路、中吉乌国际道路、中乌天然气管道等重大合作项目现今都已建成并成功运营,大大增强了塔什干与外界的互联互通水平,并正在为其腾飞贡献力量。近年来,塔什干经济增速达到8%的高水平,2019年甚至跃升至10.5%,是同期阿拉木图的两倍以上,如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势头,未来两者的差距有望得到缩减。
努尔苏丹—时代新贵,未来之城
如果说谁有希望在未来撼动阿拉木图在中亚的地位,那么最有力的竞争者一定是由阿斯塔纳更名而来的努尔苏丹。
2019年,该城人均GDP为1.65万美元,达到阿拉木图的84.4%,当然,由于人口体量上的差距,其总量是后者的48.6%。而在刚刚迁都的1998年,这一比例仅为19.5%,足见阿拉木图的优势之大,以及努尔苏丹追速之快。
2018年,GaWC将努尔苏丹划为“Sufficiency”的水平。但客观的说,这个评价没有体现出它是目前中亚最现代化且最具发展潜力的大城市这一事实。
努尔苏丹的天际线在中亚也是无人能敌了


编辑那么当前有哪些因素使它有可能去赶超阿拉木图的巨大优势呢?
首先是国家的决心,努尔苏丹能够成为首都,到逐渐发展成新的经济文化中心,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倾注了很多心血,而领导国家27年的他,在哈民众中享有的威望和荣誉无人能及,特别是以他而得名后,这座城市就是领袖雄心的象征。为了它的长久繁荣,哈政府在政策、资金方面给予重视是很自然的事情。
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其次是均衡发展的客观需要,哈萨克斯坦是一个颇具多样性的国家,它幅员广阔,兼受东亚、欧洲、中亚文明的影响,各地民族构成和发展水平差异很大,需要一个能尽量兼顾全国发展的中心城市。这一点上,阿拉木图由于过于靠近东南边陲,无法起到盘活其他地区的作用,而位于中部靠北的努尔苏丹可以更好地带动偏远地区的经济,改善全国发展不平衡的现状。

编辑以上这些因素,使它在城市发展上一直能够得到强大助推,2008-2017十年间,努尔苏丹年均固定资产投资额达到6200亿坚戈(约合102.6亿人民币),而同期阿拉木图为4893亿坚戈(约合80.9亿人民币),是后者的126.8%,而到了2018年,数据变为10674亿和7329亿坚戈,比例变为145.6%,而这类差距可能继续呈现扩大之势。
另一方面,自身活力和潜力得到激发,也是该城能够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尽管有国家的支持,但实际主导努尔苏丹发展的是充满活力的中小企业,2018年数据显示,中小企业产值在全市GDP中的占比达61%,纳税额占比达57%,同年,全市中小企业数量超过4.9万家,较2017年增长20%,增速为全国之首。
努尔苏丹构建的良好营商和投资环境是促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例如,近年来有多项免税优惠的“新城”、“科技城”经济特区不断完善,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顺利启用,以及阿斯塔纳全球经济论坛的连年举办等,持续提升了该市的投资吸引力。2018年该市吸引了超过79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占全国的三分之一以上。
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AIFC)是努尔苏丹
在金融领域异军突起的重要象征

当前,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的双城之争进入新的阶段,总的来看,阿拉木图实力仍力压一筹,但努尔苏丹已能做到望其项背,且发展崛起的势头更盛。除了总量差距逐渐缩小外,它的存在感已不落下风,比如在此举办的2017年世博会就吸引了很多关注;两者在阿拉木图传统优势领域—金融业的角逐也越加激烈,努尔苏丹国际交易所的总市值已达150亿美元,超过阿拉木图国家证交所的40%,而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总部于2020年7月从阿拉木图迁至努尔苏丹,也对两者的竞争态势产生了重大影响。
以未来能源为主题的阿斯塔纳世博会
改变了世人对于中亚城市的印象

更重要的是,时间在努尔苏丹这一边,因为它的扩张速度更快。2019年1月,该市市长苏力坦诺夫曾预计,努尔丹的常住居民年有望在2030年增至200万人,而到2050年将超越阿拉木图并突破300万人,如果这一预言成真,届时的努尔苏丹有望成为中亚第一城的最强竞争者。
被誉为中亚明珠的努尔苏丹

天山脚下—谁能脱颖而出
西段天山区域自古就有中亚最密集的城市群,除老大哥塔什干外,比较重要的还有楚河流域的比什凯克,锡尔河流域的希姆肯特,塔拉斯河流域的塔拉兹,泽拉夫尚河流域的撒马尔罕、布哈拉,费尔干纳盆地的奥什、安集延、纳曼干等,总体上都属于中亚最适合发展农业和城镇的富饶地带,人口稠密且增长稳定,具有良好的城市扩展条件。

编辑那么,上述城市是否有挑战中亚第一城的潜力呢?
答案是有,但是难度很大。
首先,这些城市总体实力距离阿拉木图的差距过于悬殊。即便是经济实力最强的哈萨克斯坦第三大城市希姆肯特,其2019年GDP总量也只有58.7亿美元,不足阿拉木图的六分之一,其他城市的更是存在至少一个数量级的差距,除非后者走向衰落,否则短期内不可能追上。
同时,各城的发展水平仍有待进一步提高,目前该地区整体上也仍未摆脱对农产品、资源的出口依赖,工业以初加工业和部分重工业为主,除了轻纺、能源和冶金外,亮点并不多,大规模制造、高附加值服务业发展都相对滞后,产业投资、消费、创新等也过于集中在几个大城市的少数经济领域,对就业的带动能力不强,难以发挥出人口优势。
希姆肯特炼油厂是中亚最大最先进的炼油厂之一,
也是该市的经济支柱

其次,该地区尚未形成整体合力,经济内循环水平较低。近年来在外界助力下,瓦赫达特—亚湾铁路、别伊涅乌—阿赫志格特公路、奥什—巴特肯—伊斯法纳公路、中亚天然气管道A/B/C项目等重要基础设施项目宣告竣工,使分属于哈吉塔乌四国的城市间互联互通问题得到改善,与外部的交通和能源连接水平也得到提高。但由于历史等多方面问题,各城间的联通合作基础依然脆弱,易受突发事件和民族情绪的影响。
此外,地域内经济同质性较高,各城互补发展的动力不足,结构上难以提供良好的内循环条件。公共合作上,虽然有独联体和上合合作机制,但距离一个整体有效的框架仍相距甚远,使得形成统一市场的难度很大。
独联体和上合合作机制,但距离一个整体有效
的框架仍相距甚远,尚处在共识阶段

此外,这一地区尚未出现一个具有较强带动能力的明星城市,整体实力上讲,除了塔什干,分属哈、吉两国的希姆肯特和比什凯克,是这一地区未来最有可能提升为中亚领先城市的候选者,但希姆肯特面临着产业结构过于依赖炼化等重工业、易受国际市场风险波动的问题,比什凯克则存在经济基础薄弱、自然资源匮乏等明显短板,二者在外资、产业发展、国家政策等方面受阿拉木图、努尔苏丹和塔什干的挤压竞争影响也不容忽视。
比什凯克总体来说比较落后

从长远看,由于不断增长的人口和相对优越的自然条件,只要这一地区坚持开放的经济政策,积极融入域外国家的发展倡议,并逐步加强域内一体化的合作进程,所属众多城市就会继续稳步向前发展,但是否能够有提升至中亚顶尖水平的优等生出现,还需要长期观察。
如同民族和领土划分一样,当前中亚的城市竞争格局,难免仍受沙俄和苏联时期的历史影响。不过毫无疑问,今天这一地区的城市已经拥有对自身命运的主导力量,未来无论谁能够问鼎地区之首,这些灿若明珠的繁华都市定会走向更加精彩的发展征程。
编辑参考资料 l 中亚一体化新趋势及其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 . 张宁;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城市化水平比较 . 任群罗 文亚妮;石油熊市里的中亚危机阴影 . 梅新育;总领馆领区基本情况 . 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猜你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