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回复: 0

尤二姐事件,他们的态度很微妙

[复制链接]

26万

主题

26万

帖子

8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571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韩雪丽
一、尤二姐事件中的王夫人

凤姐把二姐哄进府中,在贾母和王夫人面前一番表白,说是她的主意接二姐进府给贾琏做二房,这自然让王夫人高兴,因为之前王夫人很为凤姐吃醋的声名忧虑,看起来凤姐无子又干涉贾琏纳妾,在那个时代并不是理直气壮的事
其实每个正房都头疼姨娘,可是都要表面上宽容贤惠,这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你厌恶也要作喜欢的样子,这是风度,也是正房的本份。别人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都不似凤姐这般的张扬,与贾琏吃醋闹到贾母面前,合府心动,逼得贾琏认错。当然贾琏的认错是给贾母面子,这是凤姐深得贾母喜欢的结果。可是这名声是传了出去,凤姐的威名,府内府外都是晓得了。
别人也吃醋,可是吃得漂亮,比如李纨,贾珠一死,所有的姨娘都打发了,说是人家守不住,其实她才不要这些女人在眼前晃呢,李纨是赶了人,还落个好名声。王夫人有娘家背景,有女儿作皇妃,可还是要容忍赵姨娘的惹事生非,当然对赵姨娘的容忍恰可以证明王夫人的风度,赵姨娘更像一个反面教材,让王夫人的身份更加高贵
凤姐既无李纨的怀柔,也无王夫人的沉稳,把一切都作在表面上,时间久了,恶名在外,同是王家出身的王夫人,在贾府也算是凤姐的后台了,自然有些忧虑。
所以尤二姐的出现是让王夫人放了心,正好可以修补凤姐的名誉,对于凤姐来说,坏事变了好事。她自然是同意。
后来二姐被众人欺负嘲笑,秋桐还告二姐的黑状,这些事情,精明的王夫人自然是知道的,至于二姐能不能生存下去,凤姐会不会善待,这就不是王夫人操心的了。这些事情王夫人是过来人,其中的事端如何不知,但是她是不会关心的 。
其实二姐的事情府中的人都明白,可是都会沉默,王夫人作为凤姐的直接上级,更是会如此。大家族的利益关系在那里,这时的王夫人自然是凤姐的后台了。当然只会关心凤姐不会考虑别人了。所有的冷漠都是从高处开始的,若非如此下边也不会那般行事。
二、尤二姐事件中的贾珍

一直在奇怪贾珍是宁府的第一把手,就算是荒唐些花天酒地,可是官场上混了多年,又管理一族事务,也该是老谋深算了,如何在尤二姐与贾琏的事情中,会痛快地答应贾琏,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凤姐之为人处事,连尤氏都不乐意招惹,而且凤姐是有名的醋坛子,这样的人岂能会容忍别人帮着丈夫娶姨娘?其中的利害关系一望便知,是什么原因让贾珍乐得做这个媒人?
如果单纯的看法就是他想帮助贾琏,贾琏安一个外室,他也多一个地方荒唐,可是就算贾琏不安这个外室,也不影响他和尤家姐妹的关系呀,又何必花钱弄个小花枝巷子。看不出对贾珍有什么好处,当然贾珍这样的人可以不在乎钱,可不会白白地忙活呀。
如果从身份上看贾珍是宁府的头,那么荣府将来的世袭则是贾琏,这是说贾府不发生意外的情形之下,贾琏袭贾赦的职是十拿九稳的事。也就是说贾琏将来很可能是荣府的头。那么贾琏的身份就又要重新考量了。一直不懂大家都忙着争宝二奶奶的地位干什么,宝玉是没有世袭的可能。人家贾赦袭职是传子,不会是传侄子。
也就是贾琏是个潜力股,是有投资价值的。那么贾珍热心此事,就可以理解了,他是在为未来搭桥。这尤二姐毕竟名义上是尤氏的妹子,也就是说是东府的亲戚,而且二姐性格软弱,自然容易控制。如果二姐真的有子,将来进府后必然是有身份的。
后来张华告状,贾珍的反应并不慌张,似乎他早已做好这个思想准备,这是他和贾琏贾蓉不同的反映。也就是说贾珍久在官场,对于每件事的风险与收益,他是有考虑的。所以二姐的事情,他的考虑和贾琏贾蓉也是不同的。
相对于凤姐和二姐来说,贾琏自然喜欢二姐。同样的相对于贾珍来说与凤姐是不好相与的。贾珍自然希望能在未来的荣国继承人的大事上管上一笔,也算是对将来的一种投资。所以明知二姐许亲,还要促成贾琏的意愿。当然是要花钱费事承担风险的。
当然事情被凤姐察觉,二姐进府,后来被凤姐逼死之后,后事也是他帮着贾琏料理的。也就是说凤姐知情后的闹府,张华的告状,他都是有所料想的,可是依然还是积极帮着贾琏,自然是有所思。
三、尤二姐事件中的贾琏

二姐被逼而死是悲剧,凤姐表面上大获全胜却失了贾琏的心,引起了贾琏的怀疑也间接的得罪了东府,是一场闹剧。而事件中的男主角贾琏呢,他的生活又回归了从前的轨迹,可是一切还能一样吗?
贾琏与凤姐的婚姻本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让外人看起来自然是天造地设。而且凤姐与贾琏虽不能说是青梅竹马,二人之前也是表兄妹常见的,凤姐自然也是经常出入贾府的,那时若只如初见,一个是温文尔雅,一个是姣花照水,自然是欢欢喜喜的
谁料想,后来的事情起了变化,凤姐一心揽权,贾琏无心权利,这样时间一久,贾府大小事务的权利尽落凤姐之后,贾琏从最初的不在意至些微微地失落。本来凤姐管事,贾琏吃酒也是一种和谐。可是凤姐偏又是好吃醋的,打发了贾琏原来的房里人,又严防着贾琏与别的女人的往来,这样的情形之下,贾琏明里不说,暗里自然另有打算。
遇上尤二姐,应该说二姐最初打动他的是美丽与温柔,二姐完全不同于凤姐的张扬与威风,她是低调甚至是卑微的,这自然吸引了贾琏。若无贾珍贾蓉的推波助澜,贾琏也未必能那么快的变出个小花枝巷子的家,那么快地迎娶了二姐,一口一个二奶奶的唤着,那时的贾琏有一种脱离凤姐掌控的快感
他想要的生活就是这样,让凤姐在府中上下逢源,他乐得在小花枝巷子里另有一片天地。若能如此,他自然是欢喜的。凤姐主着贾府,他消遥在小花枝巷子里。他心里还是畏惧凤姐的,深知凤姐的为人禀性,所以在凤姐面前不敢提一字,他才不要惹这麻烦呢。当然贾琏最初的作法,对二姐和凤姐都是一种伤害。凤姐作为夫人,却是最后晓得的。二姐被放在外面,瞒了家里,也有些不见天日的落寞。
二姐被凤姐哄进府里,贾琏最初真是吓了一跳,担心凤姐生事。不想凤姐另设计谋,表面上温和贤惠欢欢喜喜,把贾琏蒙了过去。加之秋桐这个三房的出场,贾琏再一次被吸引了视线,看凤姐对尤二姐和容悦色的便放了心。
二姐软弱,不敢说一字之委屈,贾琏乐得省心不闻不问,凤姐坐山观虎斗,看秋桐打压二姐。二姐最后选择自杀,不只是看透了凤姐,也是对贾琏灰了心。若是对贾琏存了心,如何也会坚持下去,就是因了最初给她梦想的人,让她落了空,她才没了指望
二姐一死,贾琏才算清醒,明白凤姐不是好惹的,其中必然有凤姐的算计。他的大哭,他的大办后事,也算是有一点真情。那一句终究对出来替二姐报仇的话,一时愤怒所言,不敢真真。只是他是真的有些伤心吧,他自己作回主娶了二姐,不想会是如此的结果。
他不能给二姐想要的,又不能给凤姐安心,二个女人,一死一怨。而他深在其中,好像什么都得到了,又什么都失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