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回复: 0

县城式土嗨:除了X生活,就是麻将、直播与精神出轨

[复制链接]

23万

主题

23万

帖子

6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91408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县城的娱乐生活,没有健身、游泳,没有大型演唱会和球赛,也不是电影和足疗,而是酒局和麻将,以及最原始的X。在网络盛行后,还多了一种精神鸦片——抖音、快手里的直播和短视频。
在全世界的发达城市都削尖了脑袋钻向“文明”圈、努力戴上“高级”帽子的时候,中国县城独自放任自流,左肩扛着传统社会,右肩占着现代技术,在浓重的烟火气和人情味儿中,任庸俗与土嗨之气到处流淌。

这种信马由缰的放纵与城市的战战兢兢和疲于奔命、村镇的辛劳疲乏和舆论森严相比,成了一种别具特色的文化,其本质,其实是人类集群卡在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夹缝中的迷幻与搁浅。
县城的生活节奏是最悠闲的,不如乡村辛劳,不如城市繁忙,物价不高,节奏不快,竞争不激烈,衣食住行都可以轻松解决,形成了一个自带保护罩的匀速小社会。
人们虽然没有太多钱,但也没有压力,只有大把时间和过剩精力,无聊之外还是无聊,因此,县城的生活需要色彩,县城人需要情绪出口和精神寄托。但在娱乐方式粗糙、匮乏的传统环境里,这种需求以最俗不可耐的方式表现出来——X和赌博刺激。

麻将,县城人的精神食粮
20年,初春新冠来袭,夏天又洪水南北夹击,全国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但中国人的乐观总不缺席,不少坊间笑料在网上翻飞,其中最不能不提的一个话题就是麻将。
疫情封锁期间,城市的人们白天在阳台与对面楼的住户隔空尬舞,晚上开着窗与整个小区的人一起“歌唱祖国”,而县城的人们,在头套塑料袋打麻将。
8月洪水漫灌到川蜀,床高的水在屋里飘飘荡荡,乐天派的重庆人坐在高出水面两指的椅子上淡定摸牌出牌;政府通知转移时,花上四个人也不忘将麻将机抬到安全驻地。

在网上引起了一番热议——麻将什么时候成了重要财产?这得多大的瘾?有人这样回答:麻将怎么不算重要财产,那是人家的精神食粮。是的!麻将、扑克这些从赌博工具泛化成娱乐项目以后,已经成了一些人每天必须定时定点打卡的东西。
跟少年沉迷网络游戏一样,成年人沉迷麻将,成瘾的一天没摸牌、没见牌友都觉得没着没落,浑身不自在。麻将,就是他们的精神食粮。而县城人,将这份食粮吃到了极致。
追求刺激是人的本能,赌博是一种让人成瘾的刺激,而麻将是温和化、合法化的赌博。县城里不存在什么石破惊天的机遇和可能,人们的生活没边没沿地重复,人生一眼望到头,一切如此乏味。
作为简单易学、人人可参与的娱乐项目,麻将既可以实现心理刺激又能发展社交,还有什么比它更好的情绪发泄方式呢?清闲的整天坐在麻将桌旁,忙碌的偶尔过过牌瘾;有经济条件的打大的,没经济条件的干摸牌。掷骰推牌,烟茶共舞,嘈杂吆喝……每个麻将桌旁,都是超神的灵魂。

X,被道德拘住了表皮,在县城放出了灵魂
X是人的本能,在中国被拘在了传统道德框架里,是晦涩烂俗的代名词,在发达的城市里,X排在忙碌的生活之后,藏在灯红酒绿之下,尚有一层文明体面的伪装。
但在县城,一个基础物质生活富足却尚未完成文明转型的环境里,人们大都受教育程度不高,道德观念松散,更易自我放纵,更盛行“温饱思淫欲”。X,在县城人的过剩时间和精力里畅游。
县城的KTV没有量贩式,县城的酒吧没有清吧。年轻的小姐们化得妖魔鬼怪出出入入,男人们成群结队光顾KTV、酒吧、洗浴中心,通过X服务获得生理满足,甚至是一种向同姓口头炫耀的资本。

县城里灯红酒绿的场所几乎都赖X维生,没有X服务,喝酒、唱歌、洗浴变得魅力缺缺,店铺几乎无人问津,只能关门大吉。
县城的酒桌上,男人们可以借着酒气对朋友的妻子、女友语言调戏,甚至小动手脚,女人们把接H 色笑话当交际礼仪,男男女女X暗示无处不在,谁也不太在意些细碎的眉目传情,谁跟谁暗中擦出火花都见怪不怪。
县城里的老公、老婆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千篇一律的生活里,每天共处15小时,大都不能在简单的生存环境里沉淀出什么趣味内涵和不死魅力,常常相看两厌,乏味得不能再乏味。
不待几年之痒,路边的野花就开始变得格外香。不管男人、女人都有两个暧昧对象,出轨更是家常便饭。X在县城可以大摇大摆走在街上,像一个魅惑的妖怪四处作乱。无法得到精神享受的人,都沉迷在肉体享受中。

直播背后,是娱乐还是诱惑
县城是一个人情社会,谁跟谁都可以拐几个弯搭上些七七八八的关系,好事坏事都可日间传千里,X这种只适合隐晦生存的东西在这种没有秘密的环境中风险非常高。
直播盛行后,县城人找到了另一处精神皈依,除了漫天的笑话和闻所未闻的新奇事件,直播提供了一种比出轨、偷腥、光顾娱乐场所更隐晦、更安全的精神出轨方式。
有人看直播是看田园生活、看艺术展览、看新闻时政、看养猫逗狗、看时尚明星、看搞笑段子,真的是为了娱乐,但县城大部分沉迷直播的男人看的都是撩人的小姐姐。看直播不分时间、地点,不问美丑、有钱没钱,只要点开手机,购得起礼物打赏就能享受特殊待遇。

一个个年轻貌美的女性隔着屏幕唱歌跳舞,扭腰摆股,搔首弄姿,收了礼物就甜甜地叫大哥,表感谢,给屏幕前的人献吻,打赏或礼物多的还可以私下要来联络方式。
对县城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简单、更享受了;对县城的散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容易的赚钱方式了。于是县城的女人成了快手、抖音的直播主力,在公园、广场或人群里土嗨吸流量;县城的男人成了看直播的主力,花钱充值、打赏不心疼。
那些屏幕里开放的女孩多才多艺,一举一动都带着“撩拨”感,其实大都本身就是X服务业者,经过训练或包装后掩盖了生活里的本貌,摇身一变成了网络红人。

但她们的工作本质没有改变——让心痒的男人们花钱,从前是现金钞票,现在是飞机火箭的打赏。而男人们借此躲过现实中被抓包的风险,也满足了窥探心理,实现了三千宠爱于一身、我自独享的渴望。
直播可以说为县城流淌的X带来了一种二次元革命,将现实社会和道德无法接纳的、风险极高的东西变成了一种近乎合理的虚拟精神享受。躲在屏幕后看直播的人,其实都是偷窥者。
县城独自热闹着、独自世故着、独自庸俗着,把风气交给人性的本能,到处寻找刺激和精神发泄口,这里的物质文明开花,但精神文明尚未破土,以致生活在其中的人卡在了两种文明的夹缝中,一边享受安逸,一边在安逸中混沌沉沦。

无论麻将、直播还是X盛行,说到底其实都是人们在一种天花板极低、无可突破的环境中情感转移的结果。如果生活日日新鲜,机遇无处不在,社会生机勃勃向上发展,人们大抵都忙着提起精神去追赶潮流时势,去突破自我,实现价值了。
县城,一面是一个轻松美好的乌托邦,一面是一盆煮蛙的温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