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回复: 0

【原】婚姻的真相是:你会和错的人结婚

[复制链接]

23万

主题

23万

帖子

7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01295
发表于 2020-10-17 13: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婚姻观最混乱的年代
最近一周,又是一个让无数吃瓜群众狂欢的一周。
吴秀波后宫大乱;
林青霞女神下台;
张雨绮江湖儿女;
以至于刘强东妻子奶茶妹妹中秋寄语——团圆才是硬道理,都被淹没在热搜榜的狂欢浪潮之下。
一般来说,主流的声音无非是这三种:
对吴秀波一案:大骂无耻小三,痛批虚伪男人;
对林青霞一案:缅怀当年风采,叹息美人迟暮和婚姻的无解。
对张雨绮一案:厉害了我的姐!痛快,痛快,怒扇汪小菲,闪离王全安,刀扎新老公,多潇洒地转身,何等英雄的气概!
由此,我们大概可以概括出主流的婚姻观:
1) 既然结婚了,就要一生一世,永远忠诚,做不到的,去下地狱;
2) 既然不爱了,就要痛快离婚,顺带给对方一万个耳光,做不到的,都活该被唾弃。
看到评论区里千篇一律的叫好和痛骂的时候,我真的是五味杂陈。
一方面觉得荒谬:如果在大马路上,一言不合就动刀子的人,我们称之为黑社会,但在婚姻中,如果一个女人这么做,就被称之为女侠。
在婚姻中,一个男人和女人闪婚又闪离,我们称之为不负责,但到了女人这里,就成了敢爱敢恨。
一方面又觉得心疼。我知道,所有的需要来自残缺,需要那么多“爽”的人,他们的人生该有多不“不爽”?因为有太多人做不到像张雨绮这样说离就离,而是忍辱负重,所以大家才会对她各种羡慕。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寓言:狗熊掰棒子。
狗熊永远都有一个难题:我怎么知道手里这个棒子是这片玉米地里最好的?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分化出两种人生:
A “下一个会更好”的人生:
因为害怕失去更好的,于是就果断的不断掰下去,闪婚,闪离,闪婚,闪离——后台上总有人问我:所谓的好男人是不是就是个梦想?她已经40岁了,谈了20年恋爱,换了20个男人,终于累了,现在她准备吃斋念佛,退出红尘了。
B“下一个会不好”的人生:
因为害怕没有更好的,于是就在犹豫中等待下去,被出轨,被家暴,被冷暴力,隐忍,崩溃,再隐忍——直到忍无可忍。
其实说到底,都是恐惧。
这个世界上其实就是两种恐惧:
一种是害怕成为强者,
一种是害怕成为弱者。
害怕成为强者的,往往都要找靠山,小时候靠父母,长大靠丈夫,靠孩子,靠孩子的孩子……
害怕成为弱者的,往往都要当上帝,小时候靠成绩,长大了靠赚钱养家成为心机婊,一辈子拔尖,完美,妥妥的大女主。
往往相信“下一个会更好”的,是“害怕当弱者”的“大女主们”;
往往相信“下一个会不好”的,是“害怕做强者”的“小女人们”。
但在我看来,两者都是一丘之貉。
她们共同思路1)都是试图建立一个“不解决问题”的“泡泡世界”。
“弱者恐惧症”们会以为:只要我做超人,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强者恐惧症”们认为:只要我做低伏小,就可以用跪舔改变世界。
共同思路2):试图把世界“二维化”,也就是非黑即白,就是把复杂的微积分的世界,变成简单的加减法,多选题变成单选题。
这么总结下来,其实就是童话式的人生。
  

成为主体:你是有选择的人,还是别无选择的人
所以在咨询中,我经常会遇到这两种人。
“小女人”跟我哭诉:为什么我这么无能?任由我父母安排我的婚姻,不敢反对;任由丈夫暴力我,不敢反抗;任由丈夫出轨风流,不敢离婚?
“大女主”也会跟我哭诉: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听我说这些话的人了,在别人眼里,我都是光彩夺目的,我的婚姻是很多人心中的模板,我有那么多朋友,却没法跟任何人说我的心里话……
我只会问她们一个问题:发生什么了,让她们敢于面对自己的恐惧?
最后我会发现“小女人”和“大女主”殊途同归:
“小女人”想要离婚,找妈妈商量的时候,妈妈一听就崩溃了:你要离婚了,我就不活着了……
“大女主”在中考的时候,阑尾炎发作,被送医院,爸爸冷冷地说:这么脆弱,为什么不坚持一下考完试?
她们在脆弱的时候,父母要么袖手旁观,要么落井下石,要么反过来向她们索要安抚,最终她们置身于“三无”的世界里,成了“别无选择的人”。
她们必须成为“被动”的人,成为“不得不”这样句式下的人。


我问“小女人”:如果你在想离婚的时候,妈妈说些什么,你就会有力量离开这个男人?
她沉默许久,眼泪下来了:如果她说,没关系,无论发生什么,妈妈都会撑着你。
我问:如果你听到这句话,你会有什么感觉?
她说:我一辈子,就等着这一句话,好像有了这句话,我就敢于走向外面的世界,我就长大了,我就可以去冒险。
我问“大女主”:你在阑尾炎发作以后,最渴望听到爸爸说什么?
她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爸爸好心疼你,闺女还疼吗?
有了这句话,你的人生会有什么不同?
她说:我可以撒娇,可以示弱,可以被男人疼爱,而不是永远要打败所有人,这样活着,太累。
当你看到一个人一生只能偏执一端,永远那么执著地做“小”或者“强撑”,只是因为她们从小到大,她们生活的精神世界,太艰难。


我做了15年心理咨询,觉得这个世界上,其实人真正想要的,不是名,不是利,不是情,而是两个字:“允许”
· 孩子,我允许你成为你自己;我认可你拥有你的意志;我肯定你的存在本身;
· 无论你身处何境,何地,何时,我都接纳你。
我们一生追求的,只是这句话。
问题是,我们绝大多数人,也可以说是所有人,只得到了半句话,那就是:“只有……才能……”:
只有你成为强者,我才爱你;
只有你成为弱者,我才爱你。
因为没有父母的“允许”,我们很多时候,都不能完整地活着,我们必须要忘记,自己还有另外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活在父母的世界里,而非自己的世界里。
我们没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以为的选择,不过是一种自欺的“别无选择”。


婚姻最大的错误,就是试图找一个“对的”人
所以在这个角度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对”的人。
在“旧式婚姻”里,女人寻找一个在经济上“靠得住”的人。
在所谓的“新式婚姻”里,女人寻找一个在情感上“靠得住”的人。
似乎只要找到“对的”人,从此就幸福了,就无忧无虑了。
但其实,当你在努力找“对”的人的时候,就说明,你没有应对“错”的能力。
换句话说,你的人生没有“B计划”,只能像过河的卒子,一条道走到黑。
转身、放下、直面和断舍离,这样的词汇如果和你无缘,你的人生,就永远是一种“被支配”的人生。
你从来没有成为过主体。
要么被父母支配,要么被观念支配,要么被自己的情结支配,失去了“选择权”而成为像机器人一样的“被支配者”。


在一次团体咨询中,我记得带组老师跟我说:卢悦,我发现,你似乎要共情在场的所有人。
那一瞬间,我先是震惊,然后是心酸。
因为这句话让我看到了我的“A计划”,看到了我的“必须”,看到了无形中牵着我的人生的那条细线——我试图成为所有人的妈妈,把所有人当婴儿照顾,只不过因为,我不能去好好爱自己。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你不知道自己“被支配”,你以为的“对”的人,不过是你的幻觉。
而这个幻觉就像泡泡一样,一定会有破灭的一天。
你是继续加固“A计划”还是开始“B计划”?
选择A计划的人,要么觉得这个世界全是渣男,要么觉得只有自己是作女,别人都是好的——继续吹更大的泡泡,让自己活在童话里。
选择B计划的人,则开始直面“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
比如,我的“B计划”是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我这么需要照顾别人?为什么我这么无法忍受他人的脆弱,而一定要去照顾?因为我只有成为暖男才能被父母接受吗?因为我小时候被人欺负而无人帮助,所以我才对弱者的眼泪这么敏感吗?
我离开了“圣母”的世界,而不得不低头看着内心的那一块像圆明园废墟的遗忘之地,那就是我一直试图逃离和忘记的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我热爱心理学的原因,因为它会给我们提供一个过渡的空间,让我们可以摆脱“父母”的“允许”、“社会”的“允许”;开始获得真正的“允许”。
而最神奇的是,我们几乎是陌生人,在大街上相遇,我们擦肩而过,不会认得彼此,但却可以在这里,我们能找到这个世界上最理解我的人。
在这里,我们能找到这个世界上最接纳我的人,
在这里,我们能找到这个世界上最启发我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