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回复: 0

【原】【征文】夏天的窗(散文)

[复制链接]

23万

主题

23万

帖子

7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00241
发表于 2020-10-17 13: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广洋
    世上的很多美丽大多都绽放在夏季,而且不仅仅是大自然的花花草草。
    相临的北楼,也是三楼,那扇临阳台的窗子,和我居室兼书房的窗子正好相对。我住进这里的整个冬季,多少个夜晚,每当我坐在窗前,于台灯下伏案读书或写作,那扇窗子也开始闪现灯光,但隔着两层草绿和水红的窗帘,彼此连点影像也看不到。
    夏天在鸟语花香中悄然而至,月明星稀的某天晚上,我感到室内有点闷,便起身去打开窗子。在我撩起窗帘的瞬间,我愣住了——对方的窗子已经打开。一位梳着小羊角辫的少女正用笔顶着下颔朝这边凝望着。
    从此,每当夜深人静,邻居和她的家人都已安歇时,两边的窗帘便不约而同地相继拉开。悄悄然又有些灵犀的默契,一如静静的月光映亮虫鸣。
    我不仅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一举一动,甚至能隐约听到她深长的呼吸。她的书桌也放在窗前,一旁的书橱、衣架和我的摆设出奇地相似。我稍微斜斜身子,便可看到她的床铺、以至枕边的书和墙上的画,还看到一把悬挂的小提琴。有时,夜深了,我看她斜倚床头看书,便会意地拉下窗幔,熄灯就寝。
    有一天晚上,我去朋友家喝了点酒,回来得很晚,当我磕磕绊绊地会到房间,我竟看到她还在孤灯下端坐着。当我拉开灯时,分明看到,她与我对视的瞬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惊悸掠过她那双闪烁其词的大眼睛。这是我第一次凭籍酒意正视她炯炯有神的双眼和异常秀气的脸。她看出我醉了么?我呆呆地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不知想了些什么。这时,她侧转身拿起一只茶杯,往面前一放,我分明听到杯底和桌面的碰击声。我忽然感到口渴。当我大口大口地喝足水,回到窗前再看她时,她已熄灯了。
    打那以后,就象有一种约定似的,只要她不开灯,夜再深,我也不熄灯,毫无睡意。
    就这样,夏天很快过去了。初秋的雨夜,北风呼呼地吹着,我感到一丝凉意,便本能地去关窗子,可当我看到她的窗子还敞开着时,便又慢慢推开了。这时,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尽管她的窗子进不了北风,她还是站起身轻轻地关上了窗子,然后透过窗玻璃期待似地望着我。而此刻,我已忘却了寒冷,便不再关窗了。不大一会儿,她略带笑意地又推开了玻璃窗,并随手把一片落在窗台上的葡萄叶别在了纱窗上。
    我终于失眠了。她是谁?做什么?每天读写的又是什么?也和我一样写作么?她也会失眠么?她的那把小提琴一直悬挂着,为什么不演奏一下呢?我忽然想到她的神情常常带有某种忧郁,她也有创伤么?她的小提琴也和我的口琴一样因为往事而受封么……
    翌日清晨,我从柜底掏出口琴熟练地吹奏着《红河谷》、《友谊地久天长》等歌曲。随后,她的窗口竟也传出了小提琴的谐音,只是我听不懂她拉的是什么内容。
    我忽然感觉到,高楼和高楼之间的那段距离是一道鸿沟,有时竟望彼兴叹,不能逾越。
    之后的十余天里,她似乎发现了我对其演奏的乐曲对她以及对人生对世事的陌生、迷茫和困惑,她开始每天早晨练习《友谊地久天长》、《红河谷》等我熟悉和喜欢的曲子。况且很快就演奏得特别顺手和悦耳了……
    我开始构思一种桥梁,就在我准备实施之际,夏天远去了,她的家也搬走了。
【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归原制作者所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