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回复: 0

【原】记我的朋友韩森

[复制链接]

23万

主题

23万

帖子

6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9087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中时合影,中间为韩森)
有的朋友就像茶,越煮越淡,可是,有的朋友却像老酒,久久封存依然醇厚。                                         ——作者手札
这是2008年写的一篇东西,当时只是寥寥几笔写了一个大致脉络,很多细节上的东西都没有触及到。
前段时间,韩森出差来到郑州,老友见面,再次聊起以前的事情,感慨颇多。时光易逝,曾经青葱年少的韩森脑门日渐光秃,现出中年人的疲态。
而兄弟我现在也人五人六的,不再是当年那个坏事干尽的狗头军师。分别之后,将这篇东西重新拿了出来,在细节上进行了补充。
一、朋友啊,朋友
以前的某个时候,我躲在抽屉下面看小说,一只手忽然伸过来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说你这个版本的删除太多,改天送你一本未删版的《废都》。抬头一看,一个乌漆麻黑的脑袋正努力向我藏在抽屉里的小说上凑着,五官极不情愿地挤在一起,颇为猥琐。我以为来了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结果,他张嘴来了一句:看你的面包在抽屉里塞了老半天了,我替你将它干掉?说着,也不管我同不同意,直接据为己有。吃完了一抹嘴,指着黑板说,今天老师讲的重点好多,你要努力学习,我替你研究会儿京都是如何废掉的。我心说得了吧,你哪天不蹭我的面包。
这个乌漆麻黑、长相乱七八糟的家伙居然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韩森。他解释说他们家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韩国的大森林里。丫挺的八代贫农,还来自韩国的大森林,我估摸着丫挺的连韩国在哪个方向都搞不清楚。但我偏偏跟这样一个样子猥琐、满嘴放炮的家伙成了朋友。此中缘由,至今未明。
我想,在很大程度上市因为我们的同病相怜吧。
那个时候的韩森年方十八正是春心荡漾的年龄,虽然样子猥琐了点儿,但是,谁也没有规定样子猥琐的不能谈恋爱啊。韩森喜欢的姑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整天没事装出一副热爱学习的乖宝宝模样,向人家请教问题趁机搭讪。学生时代,什么样的姑娘最有魅力?学习好的姑娘最有魅力,什么漂亮啊、气质啊、优雅啊、碰到成绩优秀的立马低人一等。长得漂亮但成绩不好的姑娘,通常被称作胸大无脑,长得不漂亮但成绩好的姑娘,被称作品学兼优,长得漂亮学习好的姑娘一般是大众情人,谁想据为己有很可能被群殴。
而我和韩森喜欢的姑娘恰好处于两极。
韩森喜欢长得不漂亮但成绩好的学习委员,而我喜欢的则是长得漂亮但成绩不好的姑娘,是刚刚转学过来的。
经过多次的不耻下问当面讨教之后,韩森觉得自己博得学习委员的芳心,正想芳心暗表,却发现那学习委员的心理只有学习,而自诩风流的我本以为凭着语文课代表的优势在那转学过来的漂亮姑娘心中占据了一定的位置,却发现,那姑娘的心中早已有了他人。所以,当我们知道了彼此的遭遇之后,那可真是英雄惜英雄,失恋惜失恋啊。
之后每次重温《灌篮高手》看到樱木花道和宫城良田抱头痛哭说“我们还有篮球的时候”,我就不由地想起了我和韩森在晚自习之后,围绕着环城路,每人手里握着一个啤酒瓶子,一边踢石头一边诅咒各自暗恋的女生的情景……
《灌篮高手》中,樱木花道和宫城良田说,没有爱情,可是我们还有篮球。
而我和韩森,有的却是足球。
作为大时代的儿女,我们像每个十八年花春心动的少年一样,在那个时候无比热爱着文学,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进入文学的殿堂,而我之所以跟韩森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也是缘于他的那篇被语文老师在当作范文阅读的作文,名字忘了,但其中一句话却让我铭记在心:“井,要往天上挖,因为水从天上来的。”
但我们平日里讨论的话题却不涉及文学,最多的,好像是足球。当时正赶上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国足的出线点燃了我们这些少年心中的那团火,每天放学之后最大的活动就是踢一场球。踢完之后带着一身臭汗吃饭的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上厕所的上厕所。我夹着足球以中国队门将江津扑哥斯达黎加点球的速度冲进厕所,嘭的一声跟刚刚小便归来的韩森撞在一起,于是,两个臭味相投的英雄好汉就这样惺惺相惜了。
我们盯着对方手中的足球,几乎同时开口问道:你支持谁?
然后,又在同时开口回答:邵佳一。
同时问:为啥?
同时答:帅啊。
男人在看男人的时候,对帅的男人总有几分向往的,总向往着要是自己能够长成那样就行了。
我们当时真的是臭味相投啊,各自的足球上还沾着刚刚相撞的时候弄上去的尿泥,差点儿结拜。最后因为快要上课了,只好约定改天一起喝酒。说起喝酒,其实,我和韩森都不是那种能喝的主儿。啤酒嘛,韩森顶多也就是半瓶的量,我更白给啊,一杯下肚,就面红耳赤脚下发虚。
记得有一次,我们去大隅首那家兰州拉面馆里吃三块钱一份的炒拉条,看见邻桌大杯小杯酒到杯干,看得我们心里直痒痒,于是,也装模作样地要了一瓶。结果到了最后,还剩下半瓶,相互指责说丫咋不喝。我觉得那饭馆老板都想冲我们吐口水了。每次写信,韩森总会跟我吹牛说,今天又跟某某某去喝酒了,遇到了劲敌,他妈的,一下子喝了十五瓶才把那家伙给彻底放倒。我心说,你不会是把别人喝完的空酒瓶放到你桌子下面冒充的吧,那样你还得给别人付酒费啊。
他那么一说,我那么一听,因为我知道他满嘴放炮的本性又犯了。
高考之后,我以为对文学有着一颗赤诚的热爱之心的韩森,选择一所偏重于文科类的原型的,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却选择了理科,去了新乡的一所专科学校,读了一个叫做生物工程的专业,而我,也去了西安,选择了一门在当时看来还算热门的计算机网络专业去读。只可惜的是只念了一年便转了专业,没办法,对于计算机,我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我觉得当时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还没有我自己在网吧里琢磨出来的多呢,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以后可能毫无建树的专业上,还不如买个电脑自己鼓捣呢。而我也是一个群胆群威的家伙,也就是说,只有跟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将身上的潜力完全激发出来,就像星矢突然领悟了第八感一样。所以,在读计算机专业的那一年里,基本上是我人生最郁闷、最灰暗的时刻,因为我跟周围的同学根本找不到共同的话题,无法共鸣。而韩森,却好像对他的专业很感兴趣,每次年终聚会,他都会不停地向我炫耀他所学到的专业知识,什么无土栽培啊,什么微生物遗传啊,什么……反正说了一大堆类似于外星文的话。
之后,我对他的专业做出了总结,他在毕业之后,将进入某个秘密的研究所,拿一个类别的动物区跟另外一个类别的东西乱搞男女关系,然后,生出一种怪胎,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新品种。这个结论让韩森甚是郁闷,跟我连连碰杯以发泄心中不满。
作为对文学同样有着一颗赤诚之心的朋友,韩森很能激发我的创作灵感,现在我文章中出现的很多有意思的语句都是在他的激发下想出来的。
如下:
1.离子烫……离过婚的女人给你烫头发。
2.前人栽树,后人着凉。
3.遍地都是狗男女,其中一个就有你。
4.甩女朋友就像旷课那么随便,而且从来不写请假条,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不打。
5.有的人品质极坏,别人遇到困难时不仅落井下石,而且还把井给盖上。
6.我们每个人都是装在套子里的人,因为我们都穿着衣服。
7.记得有次韩森买了个鸡腿,我要求分享,韩森把眼一瞪,说:好小子,居然敢虎口夺食。
8.下课去小解,和韩森在厕所相遇,韩森说,你来干什么,我说憋的难受来放水,韩森说,这你就不懂了,有压力才有动力。
9.我:天这么热了,你怎么还穿着毛衣呀。韩森:你不是还穿着眼镜嘛。
10.高中之后我去了另外一所学校复读,在信中跟韩森抱怨说:真怀念原来的学校啊,虽然她很破。
韩森说,那当然了,儿不嫌母丑嘛。
11.有次考试,一向让我头疼的数学居然得了高分,韩森醋兮兮地说,哼,这次是你半路拣了个牛逼,该你吹呀。
12.体育课上,整理队形的时候,老师冲着我们大喊了几嗓子,韩森在下面道,哇,好音(阴)道。
13.政治老师喜欢往女生堆里扎,韩森厌恶地道:瞧他那副笑吟吟(淫淫)的样子。
14.韩森不知从哪搞来个橘子,我凑上去要求分享,韩森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吼了起来,我靠,你居然要跟我分居(橘)。
15.午休的时候,我回宿舍,韩森表现出了少有的热情道:哦,回来了呀。
我受宠若惊,道:是呀,是呀。
他却把扫帚往我手里一塞说,那赶紧把卫生打扫一下吧。
16.发情,抒发感情。
17.语文,用语要文明。
18.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看见无数男女在相互喂饭,韩森说,唉,人人喂我,我喂人人,没想到咱们学校居然提早进入了大同社会。
19.大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作出来的文章。
20.不听男人言,失身在眼前。
韩森的妙语,我记了整整一个厚皮笔记本,有时间一起欣赏吧。
二、相亲记
韩森在遭遇了连续三年的考研“滑铁卢”之后,突然悔悟了,或者说看透了人生世态苍凉,决定回家相亲。
那天,我看《逆水寒》看得昏天暗地睡得正嗨,韩森突然发来短信跟我说:哥们儿明天要去相亲了,给点儿人性化的建议呗。
我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吓一跳,说:你小子真打算去相亲呀。不过相亲好呀,成功率高啊,本来担心你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现在凭空落一媳妇儿,多喜庆呀。那你好好收拾收拾自己,现在农村相亲的可都是90后的小女孩,连00后都可以出来跟你竞争了,你不好好收拾自己怎么跟他们争啊。不过你也别太自卑,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过年回到家,老牛吃嫩草。据说现在大叔很吃香的。
结果,韩森那边立刻来了一句:别鸡巴想入非非了,那女的比我还大呢。
我诚心消遣他,继续跟他起哄架秧子:哎哟哟哟,是姐姐型的呀?姐姐型不错呀,知道疼人。正所谓女大三好性感,女大五不辛苦,女大十真是值。我就一直想找个姐姐型的,可惜一直没机会,你小子现在有机会了那就替哥们儿把愿望实现了吧。人生不是有四喜嘛: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待到相亲时,姐姐变媳妇。
韩森好像被我的调侃带动了情绪,开始变得意气风发起来,说:咳咳咳,那什么,哥们儿是初次经历这场面,心里很没谱儿,简直比生孩子还紧张,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应付。哥们儿不是号称玉面诸葛小二郎嘛,给支个招呗,比方说,中间人给介绍说这是谁谁谁之后,我该怎么说,给点儿人性化的建议。
我:你就说,你好,我是韩森,请多多指教。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跟对方先握个手什么的。当然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也可以跟人家拥抱一下。不过,据我所知拥抱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农村,见面就跟女人拥抱,很可能被当成流氓的。
韩森立刻说,什么拥抱,就是见面就握个手也会被当流氓的好吧。那接下来我又该说些什么呢,总不能两个人就那么干愣着吧,也挺难为情的。
我:能聊得话题多了去啦,比如说,在哪里上的学呀,现在做什么工作的呀,平时上不上网不雅,上网都干什么呀,玩什么游戏呀,杀怪的时候需要帮助不之类。要不,你就直接跟她说要不要跟你一起去海边的小屋喝啤酒吃小龙虾然后探讨人生什么的。当然了,以上这些话题前提必须是对方得有几分姿色。如果对方是恐龙的话,估计换成我我也会没什么话跟她说的。当然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只看外表的人,但如果对方没有外表的话,我是不会看的。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那姑娘肯定没有外表的,要不然,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也不可能成为剩女这么年。
韩森: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要不怎么会剩到现在呢,除非特优秀。不过不可能呀,如果她很优秀的话,估计也不会堕落到相亲的份儿上。当然了,我这么优秀的还跑出来相亲的则另当别论。我觉得你明天还是别走了,干脆去给我当电灯泡吧。(注:我第二天要回郑州)
我:靠,你就不怕我去了拔了你的萝卜占了你的坑。毕竟,我的光芒太盛了,要是把你给掩盖了,多不好意思。
韩森:吹吧吹吧,就你,还掩盖我的光芒?哼,现在我把你有一比,我是天上明月,你是地上狗屎一坨。哦,对啦,你再给支个招看我应该怎么把中间人甩开,好让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探讨人生?
我:好办,你直接跟中间人事先说好,说你一施眼色,他就撤。不过,中间人应该都很有眼色吧,自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消失。不过,也有不识趣的中间人,就在那跟你耗着,怕你到时候饥不择食,二话不说直接就对人家饿虎扑食,那就完了。人家得对那姑娘的贞洁负责不是。
韩森:呵呵,我觉得也是,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嘛,都有点儿不放心的,不过,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一回生,两回熟,三回盖上被子一起捂,我突然对明天的聚会充满信心。
当天中午我去车站的时候,韩森发来短信,让我去县城。原来,两个人正在会面,让我去,意思是让我参考参考。
我背着包,背着电脑,去了,然后,看到那姑娘。
我立刻傻了。
天呀,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成为剩女了。
那确确实实是一张剩女的脸呀。
当时,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能笑笑。
据说在评价姑娘的时候,有一绝招:不漂亮的姑娘,要说她有气质,气质都没有的,要夸她有个性,没有个性很平庸的,就夸她随和,不随和的,就……直接掉头走人就行了。
所以,我直接买票上火车走人了。
下午到郑州的时候,韩森发来短信说,你觉得这姑娘怎么样?反正我没看中。
我说:你没看中,说明你还算正常。
接下来,韩森的电话一直没有反应了……
我估摸着,这家伙受打击了,初次的相亲遭遇就遇上这样的,换谁也大受打击呀。
三、失恋记
韩森又失恋了,即使没有正式,差不多也成候补了。
半夜的时候,韩森发短信跟我抱怨说,牵手容易,分手难,这是为啥?我说,过年的时候贴年画,浆糊一抹,门上一糊,好贴吧,可是,过完年再想撕下来,就很难了。即使撕下来了也撕不干净。为什么?因为其中还包括着时间的侵蚀和渗透,不仅仅当初一个一抹、一糊的动作那么简单。两者之所以如此纠缠,门没有错,年画也没有错,错的是你当初就不该有贴年画的念头。
韩森说此言差矣,大过年的,别人都贴了,我都不贴,岂不是很另类?我说这就对了,在学校那种环境,大家都恋爱你不恋爱,显得另类,大家都失恋你不失恋,更另类,一是年龄到了生理使然,而是环境如此,本性使然。韩森说兄弟你太有才了。我说爱情其实就是一锅汤,是需要慢慢熬的,时间短了,熬不熟,时间长了就熬糊了。但我们却不能因为汤不好熬从此就不喝汤了吧,你呀,就属于那种又想喝汤又怕烫嘴的类型。
韩森说去你大爷的,什么玩意儿,跟你这种没有经过伟大爱情洗礼过的人谈论爱情,简直是浪费口舌,这个中滋味儿仅仅靠脑袋是想不来的……哦,我的伟大爱情呀,哦,我的心爱女人呀,哦,我的那颗脆弱嘎嘣脆的心灵啊。
我不无鄙夷地看着他说,你小子又失恋受打击了呀。你这王八蛋,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不给我报告一些好消息呀,比方说你们要住在一起了,比方说你们要结婚了,比方说你们要生娃娃了,你就是跟我说你把她一脚踢开又换了一女朋友了我也替你自豪呀。每次手机一响,看见你的短信我就右眼跳个不停,觉得你不是被人甩了就是快要被甩了要找我拿主意呢,你个大鸡巴就不能给我这个做哥们的争口气。
这段时间,韩森正在复习考研,政治科目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思想那主义背的死熟死熟的,听到这话之后,就给我来了一大串的政治术语,一脸严肃地跟我解释说,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乃是世间万物相统相一的两个方面,分是表面,合也是表面,只有伟大的爱情真谛才是本质,而甩与被甩对爱情来说则是表面与本质的内外统一,最后统一的结果就是俩人散伙。因为两个人都觉得对方不再不合适了,对谁来说,分手都是一种解脱。
我说,说来说去,你就是个软脚虾,你就是个孬种,你就是个软蛋,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以后出门的时候不要跟人说是我哥们儿,我丢不起这个人呀。
韩森仿佛也觉得自己的马屁理论有点儿扯远了,一本正经地说,可是,不管怎么说,我跟那姑娘已经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感情还是有的,现在真的分手的话,就意味着从此以后我们两人要形同陌路了,心里上有种负罪感,或许会成为我永久的心结。唉,那种酸楚中夹着悲痛,悲痛中带着感伤的心情不是你这种没有经过失恋洗礼的人能够明白的。而且,你不知道,那个女人跟其他女人不一样,有那么一点儿钻牛角尖儿。如果我跟她说分手的话,肯定会闹出人命的。
我说,既然你甩她让你觉得有种负罪感,那就让她甩你得啦,这样一来,你就不用有什么愧疚了。
韩森嘿嘿一笑说,兄弟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整天深沉得跟诸葛亮似的。人家诸葛亮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你是眉头一皱,坏水就不停地往外冒,嘿嘿,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说出来听听,如何让她能够甩了我。
我说,这个简单极了,把人撮合在一起我没有什么把握,但棒打鸳鸯的事还是比较拿手的,让她甩你,有这样种方法,一种呢就是,在某种特定的场合,你可以给她以讲故事的形式暗示你要跟她分手的想法。比如在吃饭的时候,你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为了朋友的分手大业我甘愿牺牲一下自己的声誉,你跟她说,我的朋友林歌曾经写过这样一个爱情故事,故事中说有这么一对情侣,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忽然觉得在一起没什么意思了,因为那个男的觉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新鲜感,相处中,觉得很累,觉得很烦,想分手,可是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向那个姑娘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那个姑娘是个好姑娘,有时候,虽然对自己管的严了一点,不准抽烟,不准喝酒,不准看别的姑娘,可心地却是很好的,他怕那个姑娘伤心,于是,有一天吃饭的时候,那个男的就给那个姑娘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向她示意。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结果,我还没有把剩下来的几个办法说完,韩森就怒发冲冠说,你丫变态呀,居然唆使我们分手。哼,我们很有爱的,你这是嫉妒,你这是眼红,你这是赤裸裸地棒打鸳鸯拆散连理枝。
我一脸委屈地说,我操,你不是想分手又怕愧疚有负罪感呀,我这也是好心好意的帮你出主意呀。
韩森说什么好心好意,我看你就是臭狗屎,一坨,还是刚刚拉出来的那种。
我当时就晕倒……
枉做好人呀。
四、后记
说完了韩森生活,忽然觉得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用韩森的话说就是,往事如烟就如烟吧,反正我不抽烟。
韩森是我最好的朋友,至今为止仍然是最好的朋友,我唯一用了三篇文章用来纪念的人。
高中的时候,我们一起踢球,一起吹牛,学习成绩一起往后掉,我们甚至同时仇恨我们那位班主任。
我们之间有种配合无间的默契,如果我们生在科威特或者伊拉克的话,肯定就是俩乱世英雄。
高考之前,学习压力太大,我们围着老城墙周围的环城路来回晃悠,经常去大隅首那家不怎么干净的兰州拉面馆里吃三块五一份的炒拉条。
韩森说老子就爱吃炒拉条,等以后老子有钱了就天天吃炒拉条。
现在,每次回家的时候,我仍然会怀念性地去那里吃一次炒拉条,可是,总也吃不出当初那种感觉了。
而价钱,也已经涨到十来块钱一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师哈哈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