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200|回复: 88

弓正遗绪品读《红楼梦》——简析王子腾之女对宝黛钗婚姻的影响

[复制链接]

2

主题

142

帖子

29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0
发表于 2020-9-16 15: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析王子腾之女对宝黛钗婚姻的影响
  弓正遗绪
  前言
  自从《红楼梦》这部惊世之作问世以来,关于作品中男主角贾宝玉和并列“金陵十二钗正册”之首的姑舅表妹林黛玉、两姨表姐薛宝钗之间的感情纠葛,一直为广大的“红学”爱好者所关注,也早已有众多名家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
  弓正遗绪对《红楼梦》的最初印象来自于八七版电视剧,初始记忆最深刻的地方就是这部电视剧的每一集都有一个单独的名称,大体上可以概括本集的主要内容。年龄稍长以后直接接触到了《红楼梦》的原著,阅读过原著之后再次观看同一部电视剧,发现前二十九集的名称与后七集的名称有所不同。最直观的差异当然是字数,前二十九集的名称都是八个字,后七集的名称都是七个字。相对而言更大的不同则是各集名称的具体内容,前二十九集的名称基本上直接来自于《红楼梦》原著的各个回目,或者是直接引用,如“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寿怡红群芳开夜宴”等,原著相应回目的文字直接就被用作相应剧集的名称;或者是对原著回目的文字略加改动而成,如《红楼梦》第二十五回的回目文字原本是“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与八七版电视剧第十一集的名称“为争宠姐弟遭魔魇”并不完全一致,但还是电视剧相应剧集的名称还是保留了“姐弟”、“魔魇”这样的关键字眼。至于后七集的名称,与程本《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相关回目基本上没有多大关系,大体上来说是制片方重新拟定的。
  如果进一步比较八七版电视剧前二十九集的名称,第二集的名称显然有些另类,似乎也是制片方根据本集的内容重新拟定的——宝黛钗初会荣庆堂。比照本集内容所对应的原著回目,彼此之间的关系显然不是很大。
  在推动《红楼梦》故事情节向前发展的众多线索之中,宝黛钗之间的情感纠葛肯定是不容忽视的主要线索之一。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是姑舅表兄妹关系,贾宝玉和薛宝钗之间是两姨表姐弟关系,单纯以血缘关系的亲疏远近而言,如果仅仅是在林黛玉和薛宝钗这两个人之间选择贾宝玉的正室妻子的话,林黛玉相比薛宝钗略占优势。关于这一点,《红楼梦》作者在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一回里有明确的说明。原文摘要如下:
  这里黛玉越发气闷,只向窗前流泪。没两盏茶的工夫,宝玉仍来了。林黛玉见了,越发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不料自己未张口,只见黛玉先说道:“你又来作什么?横竖如今有人和你顽,比我又会念,又会作,又会写,又会说笑,又怕你生气拉了你去,你又作什么来?死活凭我去罢了!”宝玉听了忙上来悄悄的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林黛玉啐道:“我难道为叫你疏他?我成了个什么人了呢!我为的是我的心。”宝玉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林黛玉听了,低头一语不发,半日说道:“你只怨人行动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你自己怄人难受。就拿今日天气比,分明今儿冷的这样,你怎么倒反把个青肷披风脱了呢?”宝玉笑道:“何尝不穿着,见你一恼,我一炮燥就脱了。”林黛玉叹道:“回来伤了风,又该饿着吵吃的了。”
  在上述故事情节之前,作者简要叙述了同样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之一的史湘云的第一次正面出场。因为贾宝玉和薛宝钗一起出现在了林黛玉和史湘云的面前,而且贾宝玉在向林黛玉说明自己之前行止时还说了一句——“只许同你顽,替你解闷儿。不过偶然去他(注:指薛宝钗)那里一趟,就说这话。”一贯“小性儿”、“行动爱恼”的林黛玉顿时醋意大发,再一次和贾宝玉发生了口角。为了向林黛玉表明自己的真实心迹,贾宝玉才说出了上文那一大段话,其中的核心思想就是血缘关系的亲疏远近。贾宝玉的言行举止明确说明了这样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按照《红楼梦》故事所处时代的风俗习惯和道德标准,姑舅姊妹近,两姨姊妹远。总而言之,身为贾宝玉姑妈家的表妹的林黛玉,完全没有必要去吃贾宝玉姨妈家的表姐薛宝钗的醋。
  在《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的婚事是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的重要线索之一,直接或者是间接涉及到的人物非常之多,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复杂。但是从现有的《红楼梦》原著来说,最有竞争力的人选似乎只有两个——林黛玉、薛宝钗。在贾宝玉的心目中,林黛玉是唯一的爱人,这在《红楼梦》不同回目的故事情节中有太多的直接证据,无需冗述;而在现实的故事情节中,虽然不同的研究者对《红楼梦》八十回以后的内容在认识和评价上存在不少分歧,贾宝玉最终迎娶的是薛宝钗,这一点却基本上是所有业内人士的普遍共识。
  但是如果仔细阅读《红楼梦》原著,或许会发现这样一个不太容易注意到的细节:在姑妈家的表妹林黛玉和姨妈家的表姐薛宝钗之外,贾宝玉还有一个表姐(表妹),此人就是贾宝玉嫡亲舅舅王子腾的女儿。由于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王子腾的这个女儿仅仅有一次间接的出场纪录,而且作者并没有明确说明她的年龄相比贾宝玉而言大小如何,为了谨慎起见,弓正遗绪在本文题目中称之为“王子腾之女”。关于王子腾的这个女儿的相关信息,仅有的一次说明出现在《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原文如下:
  偏生近日王子腾之女许与保宁侯之子为妻,择日于五月初十日过门,凤姐儿又忙着张罗,常三五日不在家。这日王子腾的夫人又来接凤姐儿,一并请众甥男甥女闲乐一日。贾母和王夫人命宝玉、探春、黛玉、宝钗四人同凤姐去。众人不敢违拗,只得回房去另妆饰了起来。五人作辞,去了一日,掌灯方回。
  理论上来说,王子腾的女儿与贾宝玉之间的血缘关系不但比薛宝钗近,甚至可以说也比林黛玉更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42

帖子

29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0
 楼主| 发表于 2020-9-16 16: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今天的风俗习惯,对于林黛玉的母亲我们在正常情况下应当称之为贾敏;但是按照《红楼梦》故事所处时代的风俗习惯,从贾敏正式与林如海成婚开始,她就不再是贾家的人了,用十八世纪中国社会的集体意识来形容就是所谓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严格按照十八世纪中国社会的风俗习惯来描述,身为林黛玉母亲的贾敏的正式名分是“林门贾氏”,或者简称为“林贾氏”、“贾夫人”。在《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里,冷子兴在向贾雨村介绍贾家宁荣二府时曾经提及贾敏,“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名唤贾敏。”在冷子兴的话语中,“在家时”这个用来确定时间范围的限定语是断断不可缺少的。
  与王子腾这个贾宝玉的嫡亲舅舅相比,身为贾宝玉姑父的林如海与贾宝玉的社会关系显然要略远一些。这是因为贾宝玉的嫡亲舅舅王子腾与贾宝玉的生身之母王夫人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二人体内流淌的血液是相同的;而在《红楼梦》故事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林如海和贾敏成婚之前林贾两家之间已经存在某种形式的姻亲关系,换言之,贾宝玉的姑父林如海与贾宝玉之间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血缘关系,只是因为林如海迎娶了嗣荣国公贾代善的嫡生女儿、贾宝玉的姑妈贾敏,林家与贾家才因为姻亲关系的建立而开始维系着直接的社会关系。
  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大体上可以划分为六个历史阶段,或者可以称之为六种社会形态——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社会存在;生产力是人类社会中最活跃的因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又反过来影响生产力的发展;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的演变开始一直到未来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的最终实现,其中最根本的、最具有决定性的因素是生产力的发展水平。
  在原始社会时期,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主要经历了氏族公社——部落——部落联盟等阶段,从部落联盟的瓦解到早期奴隶制国家的出现,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整体上来说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如果进一步分类,这其中的氏族公社阶段又可以再细分为母系氏族公社时期和父系氏族公社时期。人类文明之所以会从母系氏族公社时期逐渐过渡到父系氏族公社时期,最根本的原因是原始农业的出现和发展,种植经济凭借稳定而丰富的劳动成果逐渐取代了采集经济的社会地位,男性公民由于身体素质相对于女性公民的优势而逐渐成为生产活动的领导者和主体力量。从父系氏族公社时期开始一直到原始社会结束、奴隶社会建立的历史发展进程是如此,封建社会取代奴隶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也是如此。
  从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邑到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灭亡山东六国、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制国家,这段历史是中国历史上的东周时期。今天的史学界一般将这一历史时期细化为春秋时期(从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76年)和战国时期(从公元前475年到公元前221年),形容这两个历史阶段最常用的专业语言就是“春秋时期是中国社会奴隶制生产关系的解体时期,战国时期是中国社会封建制生产关系的形成时期,铁制农具的广泛使用和牛耕的普遍推广有力地促进了农业生产力乃至整个社会生产力的飞速发展,是推动整个社会生产关系变革的决定性因素。”
  从公元前221年秦朝建立到公元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国古代经历了时间长度不等的多个封建王朝,但是从整体上来说整个社会的性质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虽然中间曾经出现过蒙元和满清这样在政权性质上带有一定的奴隶社会残余甚至是原始社会军事民主制痕迹的由少数民族占据统治地位的全国性政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与汉民族尖锐对立的蒙古族和满族最终还是汇入了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而且无论是蒙元还是满清,无论最高统治集团是否心甘情愿,只要其试图建立统一的国家政权,无论其自身对民族融合持何种态度,蒙古族和满族自身的汉族化进程都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蒙古族政权和满族政权的封建化进程与其民族的汉族化进程大致是在同一个历史时期内完成的,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体的两面。
  延续时间长达两千年的中国古代封建社会最终确立并且不断强化着“男尊女卑”的社会心理,直到近代资产阶级革命兴起以后,“男女平等”的理念才开始逐渐为整个社会所接受。
  在《红楼梦》故事所处的时代,对于任何一个作为社会个体的人而言,在舅舅和姑父之间,舅舅的地位一定是高于姑父的,个中原因不言而喻:在正常情况下舅舅与自己一定是有直接的血缘关系的,姑父与自己一定是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的——姑妈和姑父的婚姻关系属于“亲上加亲”的特殊情况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自然而然,在姑父和姨父之间,在正常情况下姑父的地位一定是高于姨父的。假定姑父姑妈、姨父姨妈的婚姻关系都不存在“亲上加亲”的额外因素,在姑父、姨父与自己都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而只有姻亲关系的大前提下,衡量二者与自己在礼法关系上的亲疏远近的唯一标准就取决于二者各自的夫人。姑父的夫人(姑妈)与自己的父亲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姨父的夫人(姨妈)与自己的母亲有直接的血缘关系,父亲的地位高于母亲,姑妈的地位自然高于姨妈,姑父的地位自然也就高于姨父的地位,这是当时社会环境下的普遍思维,不会以任何人的个人意志而转移。
  总而言之,在《红楼梦》故事所处的时代,在任何一个人所有的表姐妹之中,舅舅舅妈家的表姐妹地位相对最高,姑父姑妈家的表姐妹地位次之,姨父姨妈家的表姐妹地位相对最低,这是在正常情况下为整个社会所普遍接受的集体意识。表兄弟的情况也是一样,因为无论是表兄弟还是表姐妹,在血统分类上都是从属于各自的父亲的。
  反映到《红楼梦》这部文艺作品中,王子腾的女儿是贾宝玉舅舅舅妈家的表姐(表妹),林黛玉是贾宝玉姑父姑妈家的表妹,薛宝钗是贾宝玉姨父姨妈家的表姐,三人之中王子腾的女儿的地位是最高的。
  当然,以上的分析过程和最后结论都是以贾宝玉为原点来进行比较和衡量的,如果思维的角度有所转换,得出的结论也将会略有不同。
  如果从贾政的角度来衡量,林黛玉是自己妹妹与妹夫所生的外甥女儿,王子腾的女儿仅仅是妻子的哥哥的女儿、自己的内侄女儿,从个人情感上来说,在正常情况下外甥女儿肯定比内侄女儿更亲近。原因很简单,外甥女儿与自己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内侄女儿与自己在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的。在贾政的心目中,贾宝玉的三个表姐表妹的排序应该是林黛玉——“王子腾之女”——薛宝钗。
  如果从王夫人的角度来衡量,薛宝钗是自己亲妹妹的女儿、自己的姨甥女儿,林黛玉是自己丈夫的妹妹的女儿、自己的外甥女儿,两相比较,肯定是薛宝钗更亲近。“王子腾之女”是王夫人的亲哥哥的女儿,自己的内侄女儿,与薛宝钗相比,地位更高。在王夫人心目中,贾宝玉的三个表姐表妹的排序应该是“王子腾之女”——薛宝钗——林黛玉。
  如果从贾母的角度来衡量,林黛玉的地位毫无疑问是最高的,原因就更简单了,林黛玉是贾母自己的女儿贾敏的女儿,与自己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而王子腾的女儿也好,薛姨妈的女儿也好,她们与自己并无任何瓜葛,只是因为自己的二儿子贾政娶了金陵王家的小姐贾家荣国府才与王薛两家有了直接的姻亲关系,姻亲关系再亲近也不如血亲血亲更亲近。在贾母的心目中,贾宝玉的三个表姐表妹的排序肯定是林黛玉——“王子腾之女”——薛宝钗,而且林黛玉的地位还是高高在上、远远优于后二者的。
  综上所述,从不同的角度来衡量,林黛玉、薛宝钗和“王子腾之女”三人的地位略有不同。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怎么算,薛宝钗的地位即使不是最低的,也肯定不会是最高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分析,“王子腾之女”的地位一定是在薛宝钗之上的。
  然而在《红楼梦》原著之中,相对于故事中以“金陵十二钗正册”为代表的众多个性鲜明的年轻女性人物,“王子腾之女”的形象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若有若无。其他人暂且不论,薛宝钗是贾宝玉姨妈的女儿,论姻亲关系是不如贾宝玉的嫡亲舅舅王子腾的女儿的;但是在《红楼梦》原著之中,薛宝钗的形象相当的立体和全面,无论是品貌气质、待人接物还是诗词歌赋、翰墨丹青,甚至是医药饮食、持家理政,所有大家闺秀有可能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几乎都有所展现;而姻亲关系相对而言更为亲近的“王子腾之女”,在《红楼梦》原著中给读者留下的印象几乎只有惊鸿一瞥,如果阅读《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时不太注意的话,甚至都不会留意到王子腾的这个女儿、贾宝玉舅舅舅妈家的表姐(表妹)。
  如此巨大的反差实在是令人生疑,有鉴于此,弓正遗绪将在接下来的分析过程中首先从对比《红楼梦》原著中与王子腾夫妇和薛姨妈相关的故事情节入手,逐步展开论述,重点分析同样是贾宝玉的生身之母王夫人一系姻亲的王薛二家与贾家荣国府的关系,探讨“王子腾之女”的存在是否会影响到薛家与贾家联姻的“金玉良缘”,是否会影响到维系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情感关系的“木石前盟”。上述思索,也正是弓正遗绪将本文题目拟定为“简析王子腾之女对宝黛钗婚姻的影响”的原因所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0-9-16 16: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了这么多,一句有用的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0-9-16 17: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子藤之女和宝玉结婚,第一个不同意的是谁?
  为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0-9-16 18: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家说了,吝啬,是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42

帖子

29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0
 楼主| 发表于 2020-9-16 18: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相似的姻亲,巨大的反差
  理论上来说,无论王子腾是不是王夫人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无论薛姨妈是不是王夫人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二人属于贾宝玉母系的姻亲这一点都是确定无疑的。无论王子腾的年龄是否大于薛姨妈,对于十八世纪的中国人而言,舅舅的地位肯定是高于姨妈的。自然而然,只要是来自于舅舅家的表兄弟、表姐妹,无论年龄是大还是小,与自己的姻亲关系肯定是比来自于姨妈家的表兄弟、表姐妹相对而言更亲近的。但是在《红楼梦》故事中,无论是王子腾与薛姨妈之间还是“王子腾之女”与薛宝钗之间,在个人形象的完整性上都存在巨大的反差。
  1、王子腾——位高权重的嫡亲舅舅
  对于广大的“红学”爱好者而言,哪怕仅仅只是粗读过《红楼梦》,对于贾家宁荣二府诸人的相关信息大致都能有一个最基本的印象。个中原因很简单,作者早在《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就已经通过贾雨村和冷子兴之间的对话初步介绍了贾家宁荣二府诸人的相关信息。从比贾宝玉辈分高两辈的祖母史太君,到贾宝玉之父贾政以及与贾政辈分相同的贾敬、贾赦,再到与贾宝玉辈分相同的姐妹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等人甚至是比贾宝玉辈分还要低一辈的侄儿贾兰,多多少少都有所披露。按照十八世纪中国社会的婚姻制度和社会风俗,女子的姓名、年龄等个人信息在未出嫁之前是不能为外人所知的,即使是在出嫁之后无关的人也不一定会知道。反映到《红楼梦》故事中,贾雨村在林家担任林黛玉的家庭教师差不多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但还是从冷子兴口中才得知林如海的夫人闺名叫做贾敏。相形之下,冷子兴居然连年龄最大不超过六岁的贾惜春的姓名都知道,可见冷子兴所陈述的关于贾家宁荣二府诸人的信息是相当可信的。
  相对于薛姨妈而言,在《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故事中,王子腾的形象十分单薄,称之为若隐若现都有些勉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可有可无。考虑到王子腾与贾家荣国府之间的姻亲关系,这样的情节设计显然有些另类。更何况在《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故事中,王子腾不但在出场时就已经是在京城任职的朝廷命官(京官),而且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王子腾的权力地位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呈现上升趋势的,以“位高权重”一词来形容毫不为过。
  关于王子腾个人社会身份的信息第一次出现在《红楼梦》故事中是在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原文如下:
  (贾)雨村断了此案,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等语。
  理论上来说,贾雨村了结薛蟠纵奴行凶一案之后,致书贾政略叙前因后果是情理之中的事。因为在此之前,贾政在贾雨村重新起复任职的过程中曾经起到过巨大的作用,详细情节可见《红楼梦》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原文如下:
  有日到了都中,进入神京,(贾)雨村先整了衣冠,带了小童,拿着宗侄的名帖,至荣府的门前投了。彼时贾政已看了妹丈之书,即忙请入相会。见(贾)雨村相貌魁伟,言语不俗,且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况又系妹丈致意,因此优待(贾)雨村,更又不同,便竭力内中协助,题奏之日,轻轻谋了一个复职候缺,不上两个月,金陵应天府缺出,便谋补了此缺,拜辞了贾政,择日上任去了。不在话下。
  甲戌本《石头记》在这段说明贾雨村起复过程的故事情节中两次加注了“《春秋》字法”这样的批语,贾政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可想而知。相对而言,贾雨村在致书贾政的同一时间一并致书王子腾,多多少少有些让人异样的感觉。
  按照清代的职官制度,此时的贾雨村是金陵应天府知府,属于“外官”中的文职官员,而王子腾是京营节度使,属于“京官”中的武职官员,二者之间并无任何直接的职能交叉关系。理论上来说,如果王子腾的身份是“江南节度使”、“两江节度使”,他是有可能拥有节制江苏、安徽、江西等省各级文武官员的权力的,二者之间有公私来往自然也是正常的。但是既然王子腾现任“京营节度使”,那么他与贾雨村之间连理论上的统属关系都不会存在。在封建君主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日益强化的清代,京官与外官关系密切堪称是官场上五百万伏的高压线,等闲不会有人敢去轻易触碰。贾雨村此举可是有实实在在的巨大风险的,万一为言官所知,刚刚恢复的金陵应天府知府一职都有可能会很快失去,大好前途可就毁于一旦了。
  由此可见,贾雨村致书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一事,其中必定另有玄机。仔细分析一下,或许可以有以下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很简单,贾雨村经历了一番宦海沉浮,投机钻营的本事大有长进,就算是有风险,也要找机会攀附权贵,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王子腾身为京营节度使,掌握京畿地区的驻军,要是能够和他搭上关系,以后多半会有飞黄腾达的机会,就算是暂时没有好处至少也不会有什么坏处。薛蟠是王子腾亲妹妹的儿子、王子腾嫡亲的外甥,自己刚刚帮助薛蟠了结了一件人命案子,就算是自己在信中丝毫不显居功自傲之意,王子腾也不至于在这种情况下拒绝自己的殷勤之意吧!
  第二种解释可能就比较复杂了,那就是王子腾和贾雨村之间在此之前已经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利益关系,甚至连贾雨村重新起复并补授“金陵应天府知府”一事,可能都是在王子腾的支持下才得以实现的。关于这一点,通过《红楼梦》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中贾雨村和门子之间的对话可以得到直接的证明。原文如下:
  门子笑道:“老爷当年何其明决,今日何反成了个没主意的人了!小的闻得老爷补升此任,亦系贾府王府之力,此薛蟠即贾府之亲,老爷何不顺水行舟,作个整人情,将此案了结,日后也好去见贾府王府。”(贾)雨村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事关人命,蒙皇上隆恩,起复委用,实是重生再造,正当殚心竭力图报之时,岂可因私而废法?是我实不能忍为者。”
  门子曾经是贾雨村寄居过的姑苏葫芦庙里的小沙弥,还俗以后做了金陵应天府府衙的门子。阅者可以尝试一下掩卷细思,连门子这样的人都知道贾雨村此次荣任金陵应天府知府一事“系贾府王府之力”,王子腾在贾雨村起复过程中是否有起到作用还用再分析吗?
  而且如果仔细分析《红楼梦》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的故事情节,在贾雨村询问门子案情背景的过程中,金陵王家曾经有人中途前来拜访。原文如下:
  (贾)雨村犹未看完,忽听传点,人报:“王老爷来拜。”(贾)雨村听说,忙具衣冠出去迎接。有顿饭工夫,方回来细问。
  对于前来拜访贾雨村的“王老爷”的具体身份,作者并未直接明示于读者。不过在此之前,作者在贾雨村阅览由门子提供的“护官符”的时候,明确点明了这样的事实:金陵王家是“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共十二房,都中二房,馀皆在籍”。
  理论上来说,金陵王家有大约六分之五的子弟现居于原籍,其中有几人甚至是十几人与王子腾辈分相同、年纪相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如果王子腾的某一个堂兄弟前来拜访新任的知府大人,即使来者是布衣之身,考虑到对方与王子腾之间的关系,相信贾雨村也不敢怠慢。
  从《红楼梦》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的相关情节来看,薛蟠犯案以后王子腾很快就知道消息了,并且开始有所应对。原文如下:
  次日起来,省过贾母,因往王夫人处来,正值王夫人与(王)熙凤在一处拆金陵来的书信看,又有王夫人之兄嫂处遣了两个媳妇来说话的。(林)黛玉虽不知原委,(贾)探春等却都晓得是议论金陵城中所居的薛家姨母之子姨表兄薛蟠,倚财仗势,打死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如今母舅王子腾得了信息,故遣他家内的人来告诉这边,意欲唤取进京之意。
  以王子腾的社会地位和政治阅历而言,无论薛蟠所犯之案的具体情节是轻还是重,案件悬而不决终究是个隐患。从时间上来看,几乎是在林黛玉进贾府的同时,薛蟠犯案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京城里来了,不但贾家荣国府的贾政、王夫人夫妇知道此事,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及其夫人也都知道了。
  综合对比分析《红楼梦》故事中从贾雨村进京谋求起复到了结薛蟠纵奴行凶一案的相关情节,“金陵城起复贾雨村”一事的背后必定有重重内幕,贾政之所以会帮助贾雨村“谋补”金陵应天府知府一职,固然有不负妹丈林如海所托的因素在其中,借机了结外甥薛蟠悬而未结之案的因素一样不可忽视。
  林黛玉第一次住进贾家荣国府的时候,二舅舅贾政的官位实际上很低,工部在六部之中名列最末,员外郎仅仅只是六部下属各司的副长官,工部员外郎一职的权力地位实在是很有限。
  按照清代中枢机构的设置和运作体制,在贾政的官职仅仅只是“员外郎”的大前提下,如果贾政不是工部员外郎而是任职于具体负责职官调配的吏部,哪怕一样是个“员外郎”,帮助贾雨村复职的可能性肯定会更大一些,至少“吏部员外郎”与本部的尚书、侍郎还能有同寅之谊,即使是请托也能更方便一些。
  综上所述,弓正遗绪个人认为贾政多半没有能力办好“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这件事情,真正在这件事情上起作用的人不是现任工部员外郎贾政,而是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0-9-16 20: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的都懒的看你的,最后一段,你的意思省长没能力,市长有能力呗?大官没能力,小官能力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42

帖子

29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0
 楼主| 发表于 2020-9-16 21: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真如此,那么“金陵城起复贾雨村”一事的真正运作过程有可能包含着以下几个程序:
  贾雨村随同林黛玉一起进京,以“宗侄”的身份前来拜见贾政,随身还携带着贾家荣国府姑老爷林如海的举荐信;
  “彼时贾政已看了妹丈之书,即忙请入相会。见(贾)雨村相貌魁伟,言语不俗,且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况又系妹丈致意,因此优待(贾)雨村,更又不同”,有心要助贾雨村一臂之力;
  然而以贾政的身份地位而言,想要帮助贾雨村这样曾经因罪革职的官员重新复职绝非易事,贾政自身的品阶较低还在其次,关键是自己任职的部门是工部,与具体负责职官调配的吏部没有直接的关系,贾政虽然有心相助,最多也只能暂时留贾雨村于贾家荣国府内暂住,等待合适的时机;
  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二天一大早,贾政的内兄、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派人前来通报薛蟠因为与别人争买丫鬟而牵涉人命官司一事;
  贾政顺水推舟,将自己妹丈林如海举荐过来的贾雨村的门第出身和从政经历向王子腾略加说明,鉴于现任金陵应天府知府任期将满,先由王子腾出面向吏部疏通一下,“题奏之日”先帮贾雨村“谋了一个复职候缺”,暂且不要实授职务,以免一下子动静太大了横生枝节,大约两个月后,金陵应天府现任知府任期届满,依例进京述职,届时再将贾雨村补授金陵应天府知府,想来贾雨村经过这番波折之后,必定会妥善了结薛蟠涉嫌纵奴行凶一案;
  仅仅以职权的分类和范围而言,京营节度使一职属于“京官”中的武职,吏部尚书属于“京官”中的文职,二者之间一样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但是“京营节度使”掌握京畿驻军,就算是当朝宰辅也要给几分薄面,吏部尚书就更难直接拒绝王子腾的保荐了;
  如此一来,贾政既不负妹丈林如海之所托,又能帮助薛家的姨甥儿薛蟠消弭潜在的隐患,就是内兄王子腾,相信也不会反对这样的安排。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的推理过程是从贾政的角度来分析说明的。理论上来说,也有可能是贾政无力完成妹丈林如海的嘱托,不得已去转托王子腾,最后由王子腾想出这样的应对之策的。但是无论个中原因究竟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重新复职的贾雨村要感谢的对象不单单有为自己写举荐信的林如海和在自己复职过程中“竭力内中协助”的贾政,肯定还有王子腾。
  在不同版本的《红楼梦》(《石头记》)中,第三回的回目并不完全一样,除了“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以外,还有“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等。
  从根本上来说,贾雨村随同林黛玉一同进京是整个《红楼梦》故事情节发展的需要,否则作者叙事的角度难以在第一时间内从身在扬州且正在为母亲贾敏守丧的林黛玉身上转移到之前“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之时曾经浓墨重彩地介绍过的身在长安的贾宝玉的身上。但是这样的视角转换并不意味着林如海在官场上的能量就小于贾政,恰恰相反,此时林如海的社会地位远远在贾政之上。
  关于林如海的门第身世,《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有详细的说明。仅仅以门第高低而言,贾政之父贾代善拥有荣国公的爵位,比起林如海之父的列侯爵位至少要高出两个等级——国公之下还有郡公;但是贾代善死后承袭爵位的并不是贾政而是兄长贾赦,可见贾政在贾家荣国府贾代善一系宗族内部的身份最高也只能是嫡次子,正常情况下是没有机会袭爵的;综合衡量下来,贾政的门第身世相比林如海而言也只能说是略占上风。
  但是如果比较科举功名,林如海远远超过贾政,可以说二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林如海曾经参加殿试并且高中探花,是地地道道的天子门生,标标准准的“正途”出身;相比之下,贾政仅仅是因为父亲贾代善去世之时天子额外加恩才获得了一个“主事之衔”,奉旨“入部习学”;在当时的官场上,像贾政这样因为“恩荫”而入仕的官员会被视为“杂途”出身,林如海贾政二人在政坛上的发展前景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如果比较“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这一年林如海和贾政二人的官职,反差其实是很大的。贾政的身份是“工部员外郎”,大概相当于现在某一个负责土木工程建设或者是农田水利建设的中央部委的副司级干部;而林如海原任“兰台寺大夫”,现任扬州地区的“巡盐御史”,不是有实权就是掌握着巨大的经济利益。甲戌本《石头记》(《红楼梦》)在关于林如海官职的文字介绍中有这样的批语——官制半遵古名亦好,余最喜此等半有半无,半古半今,事之所无,理之必有,极玄极幻,荒唐不经之处。
  理论上来说,包括“甲戌本《石头记》”在内的脂本系列《石头记》(《红楼梦》)是有伪书嫌疑的,但是即使是如此也并不妨碍我们对其中的一些批语的内容本身持肯定态度。
  举例而言,贾家宁荣二府与贾宝玉辈分相同的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四位小姐的身边,共计有四个名字中分别带有“琴棋书画”字样的大丫鬟。只要是对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稍有了解的人,很容易理解出这是《红楼梦》作者在向读者暗示贾家宁荣二府是“昌明隆盛之邦”的“诗礼簪缨之族”。
  甲戌本《石头记》(《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中,在贾迎春的大丫鬟司棋与贾探春的大丫鬟侍书一起出现的文字中有这样的双行夹批——妙名,贾家四钗之鬟,暗以琴、棋、书、画四字列名,省力之甚,醒目之甚,却是俗中不俗处。
  甲戌本《石头记》(《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中,在贾惜春的大丫鬟入画出现的文字中有这样的侧批——曰司棋,曰侍书,曰入画,后文补抱琴,琴、棋、书、画四字最俗,上添一虚字则觉新雅。
  《红楼梦》第十八回的回目不同版本略有不同,有“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有“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还有“隔珠帘父女勉忠勤,搦湘管姊弟裁题咏”等。庚辰本《石头记》(《红楼梦》)在这一回中介绍到“贾妃原带进宫去的丫鬟抱琴等”的时候有这样的双行夹批——前所谓贾家四钗之鬟暗以琴、棋、书、画排行,至此始全。
  对于广大的“红学”爱好者来说,无论是阅读脂本《石头记》(《红楼梦》)还是阅读程本《红楼梦》,对于《红楼梦》作者在情节构思过程中对“琴、棋、书、画”四大丫鬟的命名动机,相信理解方向都是大体上一致的。
  清代肯定是没有“兰台寺大夫”这样的官职的,所以关于其职能权限的分析只能从历史资料中拣选分析。《旧唐书·职官志三》记载如下:
  御史台(秦、汉曰御史府,后汉改为宪台,魏、晋、宋改为兰台,梁、陈、北朝咸曰御史台。武德因之。龙朔二年改名宪台。咸亨复。光宅元年分台为左右,号曰左右肃政台。左台专知京百司,右台按察诸州。神龙复为左右御史台。延和年废右台,先天二年复置,十月又废也。)
  大夫一员,(正三品。秦、汉之制,御史大夫、副丞相为三公之官。魏、晋之后,多不置大夫,以中丞为台主。隋讳中,复大夫,降为正四品。《武德令》改为从三品。龙朔改为大司宪,咸亨复为大夫。光宅分台为左、右,置左、右台大夫。及废右台,去“左”、“右”字。本从三品,会昌二年十二月敕:“大夫,秦为正卿,汉为副相,汉末改为大司空,与丞相俱为三公。掌邦国刑宪,肃正朝廷。其任既重,品秩宜峻。准六尚书例,升为正三品,著之于令。”)
  《清史稿·职官志二》记载如下:
  都察院左都御史,初制,满员一品,汉员二品。顺治十六年并改二品。康熙六年仍升满员为一品,九年并定正二品。雍正八年升从一品。左副都御史,正三品。俱满、汉二人。
  左都御史掌察覈官常,参维纲纪。率科道官矢言职,率京畿道纠失检奸,并豫参朝廷大议。凡重辟,会刑部、大理寺定谳。祭祀、朝会、经筵、临雍,执法纠不如仪者。左副都御史佐之。
  对比从秦代至唐代“御史台”或职能类似机构的沿革,再参照清代都察院的机构设置和职能权限,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红楼梦》故事中林如海“兰台寺大夫”之职的地位权限大致相当于唐代的御史大夫、清代的都察院左都御史,职司监察朝廷百官之责。对于十八世纪的中国人来说,如果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有所了解,不难得出上述直观印象。
  设想一下,曾经是殿试探花郎的林如海至少担任过正三品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甚至有可能是曾经担任过都察院左都御史这样的一品大员,当年与林如海一同参加殿试并且高中榜眼甚至是状元的两位“同年”,他们现在的官位会很低吗?倘若有一个甚至是两个都在京城任职,则几乎可以肯定是位高爵显的朝廷重臣,如果林如海以“同年”之谊为词相托,请对方设法利用“都中奏准起复旧员”的机会助贾雨村一臂之力,对方能轻易拒绝吗?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与林如海有“同年”之谊的状元、榜眼其时都不在京城任职,同一年参加会试、殿试的“同年”至少还有上百人,随随便便找一个人出来,官位都不见得会在贾政之下。
  弓正遗绪个人认为,“托内兄如海荐西宾”一事从根本上来说是整个《红楼梦》故事情节发展的需要,但是还有一个不易为人所知的背景是为了衬托林如海个人的品质。林如海曾经是负责监察朝廷百官的三品高官甚至是一品大员,如果因为贾雨村曾经是自己女儿林黛玉的家庭教师,“向蒙训教之恩未经酬报”,自己就直接出面举荐贾雨村这样一个“有些贪酷之弊”而因罪革职的“犯官”,恐怕于自身清名有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20-9-16 22: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王子腾的这个女儿仅仅有一次间接的出场纪录,而且作者并没有明确说明她的年龄相比贾宝玉而言大小如何,为了谨慎起见,弓正遗绪在本文题目中称之为“王子腾之女”。关于王子腾的这个女儿的相关信息,仅有的一次说明出现在《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
  这位“王子腾之女”,与样板戏《沙家浜》中人物阿庆嫂的丈夫阿庆一样,属于没有正式出场的人物,对书中人物、事件、情节等方面基本上没有产生过任何作用,因而可以是一个忽略不计的角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42

帖子

29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0
 楼主| 发表于 2020-9-16 23: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弓正遗绪     @张黎明观点 2016-08-18 16:04:00
  由于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王子腾的这个女儿仅仅有一次间接的出场纪录,而且作者并没有明确说明她的年龄相比贾宝玉而言大小如何,为了谨慎起见,弓正遗绪在本文题目中称之为“王子腾之女”。关于王子腾的这个女儿的相关信息,仅有的一次说明出现在《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
  这位“王子腾之女”,与样板戏《沙......
  -----------------------------
  多谢关注!
  本帖的中心内容是分析“王子腾之女”的存在对“宝黛钗婚姻”的影响,对于“王子腾之女”在礼法关系上的特殊性本人已经有所陈述,只因受本帖已有内容所限,尚未完全展开论述。
  诚请继续留意,欢迎理性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