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940|回复: 2

【原创】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读后

[复制链接]

25

主题

72

帖子

1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9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读后 
  时髦的傻子【图片源自网络】【版本:戚蓼生序甲戌本】
  

318724858.jpg

318724858.jpg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本版本“庵”字原作“广”。据在线新华字典解释:“广”字本读yǎn,其含义是依山崖建造的房屋。还有一读音“ān”,义同“庵”,多用于人名。“狭”之意),看题目,应该是大观园中众才女的本分,作者偏要让识字不多的王熙凤打头起首句【一夜北风紧】,虽觉粗俗,反被众才女夸赞,【(大家)都相视笑道:“这句虽粗,不见底下的,这正是会作诗的起法。不但好,而且留了多少地步与后人。就是这句为首,稻香老农快写上续下去。”】——作者行文总能出人意料,真叫人匪夷所思!
  所谓【争联】,实际上湘云、宝琴、黛玉联的最多。尤其是湘云,心快口快,绝不拉后的,似乎其敏捷聪慧胜过宝钗、黛玉。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也不是作诗,竟是抢命呢。】薛小妹(宝琴)虽然初来乍到,但因见多识广,才思敏捷,联诗不甘人后,连宝玉都【见宝琴年纪最小,才又敏捷,深为奇异。】再加上她容貌出众,艳冠群芳,大有压倒宝钗、黛玉之势。实际上也为后面的贾母动心,似乎要为宝玉求配留下伏线。
  雪天赏梅赋诗当有风雅之趣,李纨等人都知道栊翠庵红梅喜人,但也深知妙玉性格孤僻,难与相融,故委派宝玉前去求取——这个李纨怎么会知道宝玉在妙玉处很有面子呢?又是叫人匪夷所思!果然,宝玉竟能两次讨得红梅来。先是不辱李纨使命,掮来一枝二尺许红梅。后来无人支使,竟二度寻来——【宝玉笑向宝钗黛玉等道:“我才又到了栊翠庵。妙玉每人送你们一枝梅花,我已经打发人送去了。】
  ——作者如此安排情节究竟有何深意?实在令人颇费踌躇。联想第41回中,刘姥姥二进贾府时,宝钗、黛玉、宝玉三人栊翠庵品茶,妙玉戏谑宝玉:【“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蹋。【庚辰双行夹批:茶下“糟蹋”二字,成窑杯已不屑再要,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实有此等人物,但罕耳。】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说的宝钗、黛玉、宝玉都笑了。】——敢用不雅的语言戏谑宝玉,我想贾府之中除了黛玉和这个妙玉,再无第三人。更有甚者,妙玉给宝玉斟茶,竟然【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想妙玉素有洁癖,刘姥姥用过的【成窑的茶杯】即使非常珍贵,也宁愿弃之如敝屣。况这茶杯乃口唇接触之物,妙玉竟不避嫌,把自己常用的茶杯给宝玉用,有人甚至戏言说这是【间接性接吻】,这里面究竟有何深意?偏偏这次宝玉又能于妙玉处讨来梅花,还赋诗赞曰:【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当然,从宝玉的角度来说,凡对才貌出众的女子都会心生爱慕和敬畏。但从妙玉的角度来说,她虽身处佛门净地,但是否尘心未泯,也在暗恋着宝玉?第5回里妙玉的判词说【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是否也隐含了这层意思?凡此种种,也实在令人颇费踌躇。
  还有更令人颇费踌躇的情节:李纨【罚】宝玉去栊翠庵讨红梅,【宝玉忙吃一杯,冒雪而去。李纨命人好好跟着。黛玉忙拦说:“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李纨点头说:“是。”】——黛玉聪明灵透,但肯定会在对宝玉的爱情上敏感多疑。对宝钗、湘云的多方防备就是例证。前次在栊翠庵吃茶她就在现场,对妙玉有何歪歪心思不能说毫无察觉,但她没有任何多疑妒忌的表现。这次李纨委派宝玉去栊翠庵讨红梅,她又强调不让有人跟着,专门给宝玉和妙玉创造单独相见的机会。人常说【爱情都是自私的】,具有强烈的排他性。但黛玉对妙玉为何竟然毫不设防?岂不又是真叫人匪夷所思!
  

318724879.jpg

31872487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72

帖子

1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9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还有更令人颇费踌躇的情节:皑皑雪景中,【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在贾母看来,竟比仇十洲画的《双艳图》上的美人还要俊美。老太太竟牵动心思,与薛姨妈言谈中隐隐露出为宝玉求配之意:【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只是已许过梅家了,因贾母尚未明说,自己也不好拟定,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道。。。】——若说贾母并非为宝玉求配,那还会有谁的婚姻大事能牵动老太君之心?偏王熙凤最会察言观色,揣摩贾母心理,投其所好——【凤姐也不等说完,便嗐声跺脚的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又已经许了人家。”贾母笑道:“你要给谁说媒?”凤姐儿说道:“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了他们两个是一对。如今已许了人,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贾母也知凤姐儿之意,听见已有了人家,也就不提了。】有人说,黛玉和宝玉的【木石前盟】,贾母、王熙凤是坚定的支持者,我先前也是这样认为。凤姐姑且不论,因为她的作风本就是唯贾母马首是瞻,此处所言未必是真心话。但贾母的态度说明了什么?难道说在她心目中,宝玉将来究竟要选谁,到目前为止还没定谱吗?如果说贾母在【木石前盟】上尚犹豫徘徊,那黛玉又能指望谁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出头露面当家做主?岂不更是真叫人匪夷所思!
  后半回【暖香坞雅制春灯谜】可分为两部分,由两句对话作为分界线:【宝钗道:“这些虽好,不合老太太的意思,不如作些浅近的物儿,大家雅俗共赏才好。”众人都道:“也要作些浅近的俗物才是。”】所以,第一部分灯谜比较高雅,是李纨、李纹、李绮三个人做的四个灯谜,都出示了谜底,分别是:【虽善无征】、【蒲芦(也)】、【山涛】、【花】(萤)。这四个谜底究竟有何深刻含义?网上的探究文章多不胜数,但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文雅点说就是见仁见智。究竟谁的最靠谱?实难定论。第二部分属于【雅俗共赏】的。由湘云、宝钗、宝玉、黛玉四大主角所制。只有湘云的【一支《点绛唇》】灯谜出示了谜底是【戏耍的猴儿】,其余三个只有谜面没有谜底。这又引发众多读者发挥想象猜测谜底,当然又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究竟谁的最靠谱?同样实难定论。我试对湘云所作灯谜略作分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72

帖子

1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9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湘云笑道:“我编了一支《点绛唇》,恰是俗物,你们猜猜。”说着便念道:“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溪壑】一词既指溪谷也借喻为【贪欲】。如《北齐书·幼主纪论》:【虐人害物,搏噬无厌,卖狱鬻官,溪壑难满。】因此说【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有两层含义:从【溪谷】意思上说,自然界的溪谷把大地分割成不同种类,有平原有河谷,这本是【红尘】中的自然现象,谈不上有趣无趣。从【贪欲】意思上说,人们为满足自己的贪欲强行把猴子分裂成不同种类,绝大多数仍然是自由自在地生活嬉戏在自然界中,而有些猴儿则被人拘禁起来失去【猴身】自由,成为供人戏耍取乐为人谋取利益的玩物。不但对这些猴子来说毫无生命的乐趣,就是对耍猴人来说,剥夺猴子的自由而谋取自己更多的自由,又有什么趣味?就像第36回,贾蔷专门花一两八钱银子买了一个【会衔旗串戏台】的雀儿戏耍,就为逗龄官开心。【众女孩子都笑道“有趣”,独龄官冷笑了两声,赌气仍睡去了。贾蔷还只管陪笑,问他好不好。龄官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我好不好。”】结果贾蔷慌了手脚,拆了鸟笼子,把雀儿放了生。在龄官看来,剥夺别的生命的自由为自己谋取更多的自由,真的就有趣吗?【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更是劝诫人生:功名利禄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可能永远一成不变,即所谓【后事终难继】。用老百姓的俗语说【穷根不会扎到底,富贵也不会万万年】。这里面其实蕴含了用发展的观点看待人生的深刻哲理,而且这种观念在《红楼梦》中多处都有体现。
  这个灯谜的谜底是【戏耍的猴儿】。正因为是【戏耍的猴儿】,才会【后事终难继】:【众人道:“前头都好,末后一句怎么解?”湘云道:“那一个耍的猴子不是剁了尾巴去的?”众人听了,都笑起来,说:“他编个谜儿也是刁钻古怪的。”】——既揭示了【后事终难继】的历史必然,又隐含了赫赫贾府必将无法逃脱【树倒猢狲散】、【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可悲结局。
  【蒙回末总批:诗词之峭丽、灯谜之隐秀不待言,须看他极整齐、极参差,愈忙迫愈安闲,一波一折路转峰回,一落一起山断云连,各人居度各人情性都现。至李纨主坛,而起句却在凤姐,李纨主坛,而结句却在最少之李绮,另是一样弄奇。】
  诗曰:
  红粉娇娃薛宝琴,
  太君着意美佳人。
  堪怜黛玉痴愚愿,
  何日才能放下心?
  

318724937.jpg

31872493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