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11|回复: 2

废墟

[复制链接]

2

主题

5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路走着,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现前所未见的悲壮,并为之震撼——
  一个平常的下午,我走出屋发现院子里寂静的很。近几年左右邻居都搬去了城里,院子周围连鸡飞狗跳的声音也没有了。面对着陪我度过大半辈子的家突然觉得无所事事起来,也许是真的老了,但心里绝无就此颓废的念头,觉得日子还没过呢。一切还可以再雷厉风行一回,只是腿脚已经不怎么配合,不过心絮还是可以随意飞翔的。于是,我走出门去——
  在乡镇的边上,我惊奇地发现一处不平常的所在,高耸着的一座座土垣此起彼伏,就像一具具弯腰匍匐的脊梁,裸露在阳光下光秃秃的泛着惨白的光,那是久经风雨侵蚀的倒坍多年的房屋主墙!——这里离家六七里,我居然从未来过。
  红墙绿瓦、郁郁葱葱之中的这一片废墟,突兀嶙峋、沧桑四溢。在那光的阴影里、在那脊梁的皱褶处生出来绿色的小草,针叶状的不怕干旱的那种草。因为这千年的宅院和倒塌的墙头还长不出茂盛的植物。也许是上天觉得这里太过荒凉,就用这顽强的小生命来陪伴被废弃依然铿锵矗立的这些断壁残垣,给这被岁月丢失的角落增添一点儿鲜活气息。
  小镇就在废墟正南两里路的地方,繁华如天上的街市、东边三四里就是宽阔的衡大线,日夜车辆如流。一位牧羊人告诉我,僵卧于此的这片废墟是二十年前集体搬迁的小村。它横亘于它的千年故地、沉默与现代繁荣的包围中,恍如隔世,似乎和周围的一切没有了丝毫的关联。
  慢慢的走近,就像徐徐拉近了的时空,我觉得它与我有关。与我走失的华年有关,与我童年的欢笑有关、与我头上的白发戚戚相关,夕阳西下的人生和夕阳里的废墟在这一刻堪称一幅绝配的风景。我不认识这个村子,但踏上它的边、踩着那片笃立的尖尖小草的时候,我有了想流泪的冲动。
  村子不大,南北纵向四五排房子,每处院落轮廓清晰、每户人家的间隔距离都差不多。主道南北向、道宽两三米。进村的路显然早已不存在,脚下寻不见一处人走的痕迹。
  我来了,我发现那些院墙的外围原来是有砖砌的封面的,那些镶嵌在土坯墙上的砖块显然是被房屋的主人剥了去,只留下深深的坯缝像一张张干涸的大嘴,含着风化了的泥沙,迫切的想与来人倾吐它们的经年旧事。
  我顺着村子当中绿草茵茵的“主街道”由北向南、然后又环绕小村一周,由这些房屋遗迹看出原来各家房屋的格局大致相同。我在村子南面发现已经干涸的坑塘旧址,在村子的东面有一片不大的开阔地,似乎是当年的场院。一边走着,旧日的画面就在脑海里一幅接一幅在脑海中闪过——
  早晨,旭日东升,朝霞漫天,村子里鸡犬喧腾。早起的人们荷锄踏露走出村口,更有背筐捡粪的老爷爷拿着趁手的粪叉沿路寻觅昨夜归家时牛马的粪便,身后的狗儿摇尾相随。母牛带着它的牛犊出了圈栏,毛驴竖好了耳朵悉听队长调遣,身材强健的马儿打着响鼻又要大展一天的宏图。渐渐地每家的烟囱飘起了炊烟,渐渐地小孩子背着书包奔出家门,呼东喊西聚齐了伙伴去上学……
  中午,村头的树荫下井台边光着脊梁的老汉在汲水饮牲口,坑塘边杨柳树下,收了工的妇女们在浣洗衣衫,小孩子们在坑塘中游泳玩儿狗刨,凉爽的清风拂过每个人的笑脸,那笑纯朴归真、酣畅淋漓。
  而当夜幕降临,端着海碗的老汉就会踱出家门,右手拿着秫秸挺杆做的筷子,左手的四个指头端碗,剩下的一个小指牢牢地把一个窝头卡在掌凹里,窝头背面小小的坑坳里就塞着一小撮萝卜条咸菜,三两个老伙伴在树下一坐边吃边聊,这顿晚餐就齐活了。
  我想起小时候,一到开春,栖息在烟熏火燎的堂屋檩梁上燕子就会飞出家门去找寻食物,嗷嗷哺的小燕子趴在窝边叽叽喳喳身上连毛都没有。村外柳堤上新柳刚刚出芽,到傍晚便缀满了一种黑绒绒的小飞虫,我们拿了瓶子去捉来喂鸡,那小虫十分温良不咬人,那可是鸡的佳肴,那个阶段母鸡生的蛋拿来腌制很容易出油。夏天的雨尤其可人,雨后初霁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可以拿了扫竺拍蜻蜓,蜻蜓十分好看身材颀长,大头薄翼,飞行技巧惊人,本在空中盘旋,扫竺一到忽地就飞远了,成心逗人一般。秋天一到,场院里就是我们玩耍的最好场所,谷子垛、玉米垛、成堆的红薯……,傍晚的时候我们在垛里捉迷藏,安全又安心。冬天,遍地的白雪,我们在院子里扫出一片空地来喂鸡……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天天忙的不见人影的大人们是怎样的心境,单知道忙归忙很少见他们愁眉苦脸发脾气。房间陈旧狭小却总被主妇们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锨叉犁耙也被男人们放置的规规矩矩,日子安稳又精致……
  这一片废墟将我带进回了童年的安乐窝,这一片曾经的安乐窝如今再也没有了庇护欢乐的本能。从这里走出去的老老小小他们在“天上的街市”里忙着各种生意,他们在现代化的繁荣里欢歌笑语,日子过得欣欣向荣。谁也不会回过头来再看一眼曾经的家园。后代们也不会知道他们繁荣的起源之地在哪里、永远也想不起来要了解祖先们简素纯真的心路、他们再也无处领略旧日无邪快乐的原始生活。
  厚重多彩的历史轰然倒卧在断壁林立的废墟下面,涅槃般地滋生出一地茫然——这绿茸茸的小草,睡眼惺忪地张望着似曾相识的天空。天空的确没有变化,贯穿亘古的那个时代结束了。
  我离开了,废墟无语,我心悲壮。废墟时贫瘠的年代和现在的太平盛世固然有着天壤之别,但是,也许有一天这里会发出神冥般的呐喊、也许还会有路人走近聆听……
  

317754496.jpg

31775449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420

帖子

89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9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点赞!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肖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