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1|回复: 0

家乡在建旅游路

[复制链接]

61

主题

66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发表于 2020-9-14 00: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致贤
  去年没有回乡避暑,今年回来一看,家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别的不用说,就说我的出生地中坝田起始的那条环形路吧,也是很奇特的!
  我的家乡中坝田,1956年8月以前,我就住在这里。它隶属贵州大方县核桃民族乡。地名已经说明那里是一坝稻田了,此田坝处于群山环抱之中——
  从北向南流的一条小河,经垭口场、熊家庄、中坝田、窑罐厂、中寨河边六个田坝,中坝田位于中间地段,且田面积亦居六个田坝之首位,故称之为中坝田。田坝像个歪挑,歪挑嘴旁,以前有两株古老的大树,一株是柳树,还有一株也是柳树。那便是中坝田的标志树。远近几十里的人们都知道,河边有两株大柳树那里就中坝田,或曰中坝田有两株大杨柳树。
  那是一个十分闭塞的小山村,村中住着几十户人家,全姓高;有张、王、熊三姓四家,全都住在村子周边。
  我住村里时,村子的房屋全都面向罗家大坡的主峰。那也是青龙山脉的主峰之一,巍然屹立于村子正东面,挡住村里的阳光;村南主岭叫营盘山,形似乌龟,龟背上驮着一个营盘,我们通常叫这山脉为营上。老人们说:那个石头堆砌的营盘是为躲避“下河苗”造反时修的,后来才知道那是清朝地方官吏强令老百姓修来抵抗苗民领袖张秀眉领导的起义大军的。村西矗立着一雄伟的大岩头,海拔大约一千六七百米,相对高度300来米,头像雄狮,我们称它为狮子岩,村外人则称之为高家大岩头,与东面的罗家大坡山尖相对,空间距离也不过2公里吧?村北耸立一座尖山,我们叫其尖山顶。
  东南西北四山耸立,东、南、北为山峰,峰尖如笔,偌大一个“笔架”,可放如椽之笔;西边的狮子岩最为雄伟,可惜它面向南方,面前是一条深深的狭谷,不要说起房造屋,连耕地都是陡坡;而它的东侧一条山脉,分为五个等级,次第向东延伸,岭端就结束于田坝的西面,我们村子就以它为来龙,房屋全部面向东方。人们认为那“笔架”就是为村里人搭笔的,故村里人才辈出。
  一条小河从北向南经村前缓缓流过,那便是我们儿时游泳、摸鱼、捉蟹的地方。河水最深的锅底塘,也只能淹到大人的腋下,最浅的地方不能没膝,我们常在河水中的石缝里摸着一些小鱼,大不过二三两重;有时用野生苦楝树叶,或核桃树叶,抑或是苦蒿草在上游水塘口边捣碎,就会把河里的鱼儿毒晕浮出水面,人们便会趁机抓鱼。田坝北边,一条小溪自西向东,经尖山顶下,流到碾房边汇入北来的小河中;另一条溪水则从狮子岩前由西向东,经园山坡脚绕到村南的营盘山麓,到正对村口的“营尾巴”(营盘山东北岭端)流入小河之中。
  坐在我家正屋大门前看,河水溪水似已流到尽头,没有去路了。何也?一条蛇山从东北的大坡垭口蜿蜒向南前行,来到杨柳树边,蛇头仿佛被小河切断;而龟山(营尾巴)之头正好伸入小河中把水堵住,故尔被堪舆先生们称为“龟蛇锁大江”。其实,那“大江”不过是小河一条,它轻轻扭曲一下身子,便从龟蛇交错的狭缝中踅身向南流去,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管是岩身还是山岭,20世纪50年代初,除耕地和那狮子岩的“嘴脸”之外,均有森林覆盖,覆盖率达百分之七八十。东南的青龙山脉,乔木多为青松,西北边的山岭多长青杠、白杨、板栗等杂树。杨梅树,猕猴桃等则是有土皆长;杜鹃花更是满山遍野,正如她的芳名——艳山红。当时连传染性病菌也传不进村子里去。完全用得着青山环抱、绿水萦流来形容中坝田。这便是我故乡当年的自然环境。
  二十世纪50年代“大炼钢铁”中,山林被毁,改革开放之后山林得以恢复,88岁的族侄高宗明不乏幽默地说:现在,山发胖了!田长房了!寨子也环了。我问他说的“环”在哪里?他说:我带你去看嘛!
  今(2020)年9月4日,在侄孙高洪家早餐之后,我和宗明、祥宗、亮宗、林碧、高鸿、高娜等四代七人,就从文家沟口启程,从营尾巴向垭口田,上大荒土,过三岔凹,过錾子路。远看,我以为这在建公路被那錾子路破坏了,便感到有些惋惜,侄孙高林碧上前细看,那留下錾子琢痕的石头还在的,我叫他们给我在那里照下一张照片,于是,侄镇孙高娜给我拍下照片。她问我为什么就錾子路?
  我告诉她:从这里过去,有个地方叫火烧人弯子,因为很早以前那里发生火烧死人的案件而得名。县衙派人来断此案。那里与一段路从石夹缝里经过,石夹缝很窄,只能过人,轿子过不去,衙门里来断案的人又不能下轿来走路,只好派石匠将人行夹道两边的石头戳开,将法官抬过去……
  我与侄孙们边走边聊,道路盘山,弯弯曲曲,上上下下,建成均通汽车;路边林木森森,放眼群山起伏,山波树浪,无边无垠。路边有各种各样的草莓木果,各色各样,色彩纷呈,采而食之,酸酸甜甜,在生长于沿海城市的高娜眼里,一切都十分新鲜……
  在建中毛路,尚未锤石铺沙,不少路段还有水沁,路边不时看到有人一片片地伐木垦地种天麻之类,有人说,这种成片砍伐林木的做法,既破坏森林,也影响水源,要向有关部门反映……
  一去3个多小时,经过核桃和八堡两个乡的地界,行程十来公里,经过我儿时读过的两所私塾的垭口场、熊家庄,顺路探亲访友,回到中坝田时,觉得疲倦,睡了一个好觉。
  2020.9.12补记于大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