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224|回复: 15

其生若梦

[复制链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发表于 2020-9-12 10: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其生若梦 (原创,不规则的哀歌)
  写在前面的话:作为男孩多的大家庭成员,曾经是伪军迷小姐,跟着兄弟们漫游一战二战旧地有感而发。其实是反思自己作为德系军迷的轻微人格分裂,或者说以这个场景为意象,也反思吾国那些拿大奖或赚大钱的电影缺乏人文关爱精神。其实这部大片1917也有这个毛病,所以,把这首诗拿出来说说。
  (不规则的哀歌)
  其生若梦
  作者:寒武页岩
  彩虹之国倒映在本初的清泉
  长庚初辉于智者冠冕,
  慈悲是最亮的那一颗,
  凝睇着璇玑与瑶光,
  祛魅多少英雄,
  自青铜时代以来!
  初泉的国境线上
  曾禁运此种金属。
  因那火种的桀骜,
  已酿造不安的光谱,
  在轴心世纪的拂晓。
  田园牧歌的驯顺,
  又催生出叛逆之铁。
  战绩与勋臣附逆于暗影,
  无辜之血的描边,
  在金胄白袍之上,赫然!
  唯有仁人志士,堪称英灵,
  多数阵亡者的幽魂被谬赞,
  还在矿脉里跟着时代呼吸,
  这诗篇与舞台,欸乃着幻影与荒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0: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了,那重装甲骑士
  他眼睛湛蓝 他目光坚毅
  他佩戴橡树叶宝剑勋章
  他是个步兵,装甲的步兵,步兵的王者
  他是蓝眼睛的,彬彬有礼的钢之猎杀
  坐骑的履带辗过-141 辆坦克,132 门反坦克炮
  所有繁复的番号,都化为月光下的残垒
  他独自狙击44辆装甲,波卡基村乌夜翾飞,
  硝烟散尽,人们的梦不再静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1: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曾经是安静的男孩,在德国出生
  他也是文静的上尉 战友的依靠
  他的敌人向他致敬,东线或者西线。
  他不知道他就要走了-
  他步入而立 正享受浓缩的幸福
  他刚刚结婚 一见钟情的胜利
  可爱的淑女,希格达·鲍姆斯特。
  在法国的Cintheaux Gaumesnil
  死神亲自带走了他的儿子
  把他的名字刻在 De La Camb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2: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排排相似的大理石矩阵,
  埃库斯特圣曼,écoust-Saint-Mein,
  凡尔登,诺曼底,陆地和海岬
  迷宫、碎片、残垣,不曾醒来的魔怔
  无声的廷辩,你可曾听见,你可需要听见?
  有一种季风,
  带着日曜星芒,正吹拂-
  亚德里亚的橄榄,
  南中国海的桄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3: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姐姐我这首与特拉克尔的战地诗歌放在一起,也是相映生辉:
  Siebengesang des Todes
  死亡的七次歌唱
  翻译:寒武页岩
  Bl?ulich d?mmert der Frühling; unter saugenden B?umen
  春天以浅蓝色破晓:在羽翼未丰的树下(“吮吸的树”即羽翼未丰的树,这是德语成语),Wandert ein Dunkles in Abend und Untergang,
  一缕黑暗在夜色与没落的厄运中游荡,
  Lauschend der sanften Klage der Amsel.
  正倾听着乌鸫那平缓的悲歌。
  Schweigend erscheint die Nacht, ein blutendes Wild,
  显形无声的黑夜,是一片血色的旷野,
  Das langsam hinsinkt am Hügel. 是缓步的沉没在山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4: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In feuchter Luft schwankt blühendes Apfelgezweig,
  茂盛的苹果树律动于湿漉漉的风间
  L?st silbern sich Verschlungenes,
  流散的银色自我纠缠
  Hinsterbend aus n?chtigen Augen; fallende Sterne;
  渐次消退出夜的眼睛:坠落中的星星
  Sanfter Gesang der Kindheit.
  还有孩提时代温柔的歌声。
  译者注:这个孩提时代不仅是指某个人,且是指人类文明、人类精神的孩提时代,歌声歌谣都是一种古老传承的密索斯(口述历史、神话童话传奇等)的象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5: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Erscheinender stieg der Schl?fer den schwarzen Wald hinab,
  预示着即将的降临,降落在那世代沉睡的黑色森林,
  Und es rauschte ein blauer Quell im Grund,
  而它潺潺作响,于心底的一处蓝色源泉,
  译者注:
  源泉---德语里的es,其实还有泛指或者无人称代词的意思,es这里指人格的整体,从哲学意义上讲的完整人格整体由本我(没有被污染的,与生俱来或者婴儿时期的最深沉潜意识,初始的精神源泉动力,就是这里“世代沉睡的黑色森林”)-自我(外部世界塑造过的)--超我(来源于反思与敬天法祖、仰望星空的历史领悟、超验的天启这三种渴望,也是三种源泉,按照因果律结出的果实,可以带着理性和自由有这一对哲学或者信仰的翅膀飞翔于宇宙之中)三位一体组成,至少包含四类精神源泉。
  预示的降临---应该是“超我”的降临+“本我”的觉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6: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到这里,你明白为什么无神论的维特根斯坦与泛神论的海德格尔都钟爱特拉克尔了吧----
  他未必有确定无疑的哲学学科意识,但是他从远在基督教甚至古希腊之前的人类精神孩提时代寻找回来的密索斯,即童话与神话意象令人类精神的源动力自我显现,甚至不证自明!
  Da? jener leise die bleichen Lider aufhob
  那儿正有某个人抬起苍白的眼睑
  über sein schneeiges Antlitz;
  窥视他形如白雪皑皑的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7: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译者注:
  这一段的哲学内涵是自我窥视,自我观照,直接拿友邻 @魔弹射手马克斯  的高见来说明--“我”,只能是作为意识主体的我,但这里又有这么一个矛盾,“我”似乎是可以被对象化的,我依然可以设想一个作为抽象人格的“我”---这实质上是意识的投射。
  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中有这样一句话“眼睛不在视野之中”,那么真正的我,就应该是那个观看的“眼睛”
  (译者注:Da? jener leise die bleichen Lider aufhob 那儿正有某个人抬起苍白的眼睑-----这个某人就是真正的“我”,而“形如白雪皑皑的存在”----既是指外部世界塑造过的,他者的、物理的“自我”;又是指反思的、心理的“超我”),
  但是这个眼睛根本看不到自己,它想要看到自己,只能通过视野里的镜子。那么意识视野中的镜子是什么,我大概想到两种可能,一是反思,二是他者,前者是心理的,后者是物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59

帖子

14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8: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Da? jener leise die bleichen Lider aufhob
  那儿正有某个人抬起苍白的眼睑-----这个某人就是真正的“我”,而“形如白雪皑皑的存在”----既是指外部世界塑造过的,他者的、物理的“自我”;又是指反思的、心理的“超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