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85|回复: 2

水上沅陵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20-9-12 00: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上沅陵
  萧虹  
  1.
  我的家乡在湘西沅陵县,古时又叫辰州府。
  关于辰州,沈从文笔下多有提到。他不仅提到辰州,还写过《沅陵的人》,而且在他的代表作《边城》中,也曾多次提到凤滩和清浪滩两个地名。而那两处地方,恰好也都属于我们县。
  清浪滩我上初一时曾经去那里野炊过一次,但那时还无从知道沈从文的名字。而这凤滩,其实凤滩水电站在我们那一带倒是很出名的。但我却一直未能一睹芳容。侥幸的是,我上小学时曾在凤滩下游的酉水岸边度过了两年,那时养成了饭后散步的习惯,每当黄昏,总喜欢约上几个同学,悠哉游哉地沿着江边的垂柳和菜地,然后来到学校下游一个名叫溪子口的码头。站在开阔的码头或者台阶上,便可一眼看见那条酉水与沅水汇合而成的黄蓝参半的河流,以及对岸一排排纵横交错的吊脚楼。码头是一个渡口,因此总是人来人往。年深日久,临街小巷的青石板路,早已被踩得异常光滑和凹凸不平。
  提到那条堪称奇特的两色河流,沈从文也多有提到。只是先生对此并无解释,其实也无须解释,显而易见,浑浊的一眼便知来自沅江,而干净的无疑就是凤滩水库流下来的,自然是酉水。然而事过境迁,与沈从文当年所见略有不同的是,沅江岸边已经不再有到对面打水去的船只了,因为人人家中都早已有了自来水。
  罗嗦了这么多,其一是因为对往事以及家乡的怀念;其二无疑就是想让人们了解沅陵。尽管老先生为我们县作了如此多的广告,但她却依然默默无闻。其实沅陵(辰州)的历史似乎也有些年头了,这个从诸多文史资料便可看出。然而事到如今,她却越来越不为人所知。因此每当跟人提到我的家乡,总难免要罗嗦的解释半天。然而每次提到凤凰,却根本不必我多费口舌,大家便已津津乐道。看来显然是我们县没出过什么人才。本来好不容易出了个聪明绝顶的周佛海,却又是个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我希望他只是被冤枉的,期待有朝一日能得到平反)。听说他小时在家乡读书过目不忘,记性好到坐在船头读书时,每看完一页便撕掉扔于江中。这当然只是传闻,已无可考证,但他的聪明是显而易见的,否则也无法成为著名的汉奸。只可惜他终究还是个汉奸,要是个其他什么人物该有多好!
  2.
  关于“沅陵”这名字的来历,说法各有不同。一开始以为只因沅江,再加上县城本来就是座山城,中间高,四周低,而且三面环水,远远看去犹如一座坟墓。但这样的解释也许过于牵强,还不够说服力,因此人们便神秘大胆地联想起来,于是又开始对“陵”字也加以剖析。这下好了,一抓住这“陵”字,故事可就多了,人们甚至幻想此地埋葬着古代的帝王。
  提到古代,沅陵确实出土过不少古代文物。尤其是城西的太常乡窑头村,现已改为黔中郡村,那里甚至有许多人曾以盗墓为生。
  上小学时,我曾经跟同学去过那里。当时同学曾耸人听闻的告诉我,她说有一次她父亲挖到一把宝剑,因此惊喜不已的藏于家中,以为终于要发大财了。但没想到却发生了令人恐惧的事。她说自从家里藏了那宝物,全村的鸡狗立马都哑巴了,村子一下子陷入阴森恐怖之中。当时村民们都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正惶惶不可终日,他的父亲终于惊恐不已的把宝剑送给一个过路人。村子终于恢复往日的生机。
  我向来对鬼神不大相信,然而对于同学绘声绘色的描述,我还是有些胆战心惊。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对于窑头村的古遗址却毫不怀疑。前些年,专家也曾在此地发现过一处占地11万平方米的战国时期故城遗址,并发掘出40余座大型古墓,被初步确认是秦代古黔中郡故城遗址。因此甚至让人怀疑,此地便是曾经传说中的夜郎之国。
  传说总是神秘而美丽的,关于我的家乡沅陵,她始终是一个解不开的迷。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听说过在城东黄草尾撅出过一个夫妻合葬的古墓。据说刚出土当时死者脸上还有肉色,仿佛刚刚死去一般。而且明显看出那女子腹中还有个未曾出世的胎儿。然而只可惜人们还是太缺乏经验了,刚打开女官盖才几秒钟,尸体一见了空气,死者身上的肌肉便立即化作了米汤水,腐臭味扑鼻而来,几乎要将人熏死。接下来另一个棺木不敢再打开了,只好赶紧打电话到省里请示专家。如此一来总算留住了那具男尸,至今,那男尸仍然无辜的躺在城西北的龙兴讲寺内。估计他也未曾料到几千年后还要被人挖出来展览,更不知有多少人因他而丢失乌纱帽。
  小时侯我曾去龙兴讲寺参观过过几次,只见那尸体又瘦又长,一点也感觉不出是具真的尸体,倒仿佛是用铜铸成的古人类化石。然而每当一闻到那屋子里弥漫的腐朽气息,阴森恐怖的感觉却陡然袭来,不得不令人毛骨悚然。
  沅陵的神秘不仅仅表现在她的古老文化,比如这个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的“虎溪书院和龙兴讲寺”,以及《辞源》上曾经记载“学富五车,书通二酉”的二酉山藏书洞。除此以外,其实还有许多奇怪的自然景观以及古遗址。比如位于麻溪铺镇西南部的“母性图腾”女人山(因山的石壁上长有一个巨大而惟妙惟肖的女性生殖器而得名);再比如近几年在丑溪口乡境内新发现的盘瓠洞穴遗址等等。因为这些自然景观以及古遗址的相继被发现,甚至让人怀疑沅陵就是中华始祖盘古的发祥地。小时侯曾听父亲说过沅陵还有一个咪子山(方言:奶子山),顾名思义,就是山的形状如同母亲的乳房。因此人们便说沅陵滋养女性,所以像我们这样漂泊在外的女子更应该常回去看看。
  除了以上这些,沅陵还有一个堪称神秘的地方,那就是县城下游的河涨洲。关于这个河涨洲,沈从文也有提到,先生说:“沅陵县沿河下游四里路远近,河中心有个洲岛,周围高山四合,名合掌洲”,名目与情景相称。洲上有座庙宇,名“和尚洲”,也说得过去。但本地的传说却以为是“河涨洲”。因为水涨河面宽,淹不着,为的是洲随河水起落!……”关于这个河涨洲先生已经解释得很透彻了,我不多作解释。惟一须补充的是自从五强溪水电站的修建以后,如今的河涨洲终于不再会随河水而起落了,因为河洲附近早已汪洋一片。而那洲上的居民,也早已搬迁到远离那里的凤凰山脚下。
  3.
  其实这河涨洲,我大约很小的时候就去过,估计在我上学之前,那时母亲曾背着我去那里走过亲戚。小时候我倒是去过不少地方,只可惜那时尚未记事,许多经历都早已模糊不清。比如这河涨洲,现在想来,除了一丛丛茂密的芦苇,以及大片布满卵石的沙滩,其它大多都想不起来了。记得有一次大概是喝喜酒回来的途中,因为除了喝喜酒,很难有别的机会去到那里。那次我跟着母亲在洲上采了很多细沙回去,用来炒炒米。而且那一幕情景记忆尤深,估计是因为有趣的缘故。
  关于那河涨洲上的宝塔先生也有提到,我却没什么印象,听说那白塔也是有些不同凡响的。那塔名曰“龙吟塔”,其实只是个残塔,正如老人所写“由顶到根雷劈了一小片。”但老人却不曾说过,原来这座白塔,刚好与县城对岸那个曾经囚禁张学良的凤凰 山旁的凤鸣塔,遥相呼应。据说这龙吟塔以前也曾修复过多次,但每次修过后却依然很快被雷劈掉。然而那凤鸣塔,多年来却一直相安无事。不仅如此,听说那塔顶还生有一棵百年之久的胡椒树,据说非常珍贵,亦不知真假。
  相对而言这凤鸣塔我倒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我中学时曾转学到那附近,如此一来,不仅每天看见那宝塔,而且还经常和同学到那里去玩。但至于那塔顶是否真有棵长命百岁的胡椒树,却不得而知,因为未曾上过塔顶。不过那塔上的杂树倒是远远的见过一些。
  我转学到那里后,凤鸣塔下的沅江大桥已经通车。因为有了大桥,宝塔又作了翻修,另外还在塔下建了个长长的木质长廊,因此去塔上参观游览的人也就更多了。说起凤鸣塔,就不得不提起坐落在她旁边的凤凰山了。这凤凰山多少还有点名气,大概是沾了张学良的光。因为蒋介石曾将少帅软禁于此(1938年武汉失守后,张学良被送到湖南沅陵,先住苏仙岭,再移凤凰山。),这也可见沅陵有多闭塞了。虽说此地是偏僻了些,然而日本人拿飞机轰炸中国时,沅陵却并未躲过此劫。因此沅陵的许多山上,至今仍有为了躲避飞机炸弹时留下的防空洞。包括这凤凰山上,也就有好几处。父亲说他小的时候,县成经常打仗,一会儿是打土匪,一会儿又是攻打日本人。有一次,飞机连续几天在县城上空飞旋,炸弹和炮声不断。当时父亲还年幼,小孩子不知灾难的来临,只知从未有过的热闹,便欢天喜地的跑到山顶去看。后来天黑了,家人见找他不着,正急得哭天呛地时,他却乐呵呵的跑回来了。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不得不鬼哭狼嚎地被我悲喜交加的奶奶狠揍了一顿。
  提起凤凰山,其实当时我们经常去那里玩,不论春夏秋冬,反正学校离那里近,当时门票也检查得不严。每次只要说是前面胡家村的人,便可轻易蒙混过去。从去年开始,已不再收费了。
  凤凰山上记忆最深的是花圃和望江停。花圃当然是哪里都有的,只不过我对那里的感情比较深厚。然而这望江亭,多少还是有些壮观的。站在亭上一看,视野确实开阔壮观。比如对岸县城里错落有致的吊脚楼,以及往上看去那一层又一层的青青瓦背,还有眼下川流不息的沅江……到处都是一览无余。但遗憾的是不知什么开始,对岸江边的吊脚楼早已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划一的仿古楼房,全国各地都有,已经毫无湘西特色了。
  凤凰山顶还有座庙,估计是先有了那庙,然后蒋介石才把少帅软禁到那里去的。当时老蒋大概怕少帅寂寞,因此又让人专门挖了个钓鱼池,供他钓鱼消遣。那个钓鱼池至今还在,鱼却早就没了,估计要不是被少帅闲来无事钓光了,就一定是鱼儿自己孤独忧郁而死了。
  想起那庙,记得好象是每年的九月九日都有斋饭可吃的。以前我有同学去吃过,然后还从山上带了几个核桃回来,骗我们说是梨。我们见那核桃皮青得那么可爱,便毫不犹豫的塞进嘴咬。谁知涩得肠胃都差点要吐出来,这时他们才忍不住得意大笑。
  沅陵的特产是板栗,而这核桃却是稀罕之物,以至上到中学还未曾见过。
  在家乡,每当中秋过后,山上的板栗就裂嘴笑开了。因此秋风吹过,山上便下起了栗子雨,滴滴答答的,落得遍地都是。小时候我们经常上山捡栗子,往往是边捡边被栗子砸中了头,但却一点不觉得疼,望着板栗籽从树上的刺球里掉下来,心里欢喜无比。沅陵人吃板栗不像北京人那样加了糖去炒,然后贴上某某宫廷密制的标签。沅陵人只是喜欢把栗子放在通风的楼板上阴(晾)干了,然后保存起来,等到春节,吃起来又脆又甜。这种吃法其他地方的人听都没有听过,每当我跟人说起时,别人都会毫不例外地睁大眼睛,拿我当外星来客看待。
  4.
  回想沅陵,还有几个地方不能忽略。其一是纪念湘西剿匪牺牲在此的三十七军团烈士的“胜利公元”。其二便是“中南门”了。
  中南门居位于县城正中的沅江码头,码头上以前有个趸船和渡口。渡口一边是渡人的客船,一边是载车的轮渡。小时我经常从那里坐船到对面的南岸去。当然,那时还没有横跨沅江的沅江大桥,如果不坐船就过不了河,过不了河就回不了家,否则除非我会飞。当时南岸也是比较繁华的,那边有五一厂,还有一码头发电厂。但后来沅江大桥通了车,五一厂也由于五强溪的修建迁往望城,那个渡口自然也就消失不见了。但近几年回去,发现那个渡口还在,只是停靠的都是到其他偏远乡镇的小客船。
  提到这中南门,据说以前是杀人示众的地方,大约相当于北京的菜市口。在家乡,骂人最狠毒的话就是中南门砍脑壳的。这话之所以歹毒,因为既然是砍头示众,必将都不是好人。比如有一个名叫张平的大土匪头子,据说就曾将他的头颅在中南门上悬挂了三天三夜。对那张平,民间有几句顺口溜:“天见张平日月不明,地见张平村草不生,人见张平九死一生。”可见这张平确实可恨。
  虽说在这中南门砍过那么多坏人的头,然而却并未给人阴森恐怖之感。以前在家乡看赛龙舟,我们每年都最喜欢到那里去看。一来因为那里离  台近,看得真切;二来那里地势高,周围也比较繁华。从古至尽,每年的端午时节都是沅陵最热闹的时候。沅陵人把赛龙舟叫“爬龙船”,普通话就是“划龙船”的意思。小时候在家乡上学,一入五月,沅江上便锣鼓喧天,那时我们就开始心急火燎地盼着看龙船了。
  离开这中南门,从沅陵老城上去新城的路上有条很有名的巷子,名叫“尤家巷”。尤家巷顾名思义,大约是那条巷子的人大多姓尤。但沅陵方言把“尤家巷”和“油条巷”混为一谈,因为谐音,再加上那条巷子曲里拐弯,与油条也确实有几分相似。因此久而久之,一说起尤家巷,就必然会让人联想起油条,而并非姓尤的人家。这尤家巷的半坡,有一口井,名叫“龙头井”。一来因为人们认为这水是城市的龙脉所在,因此这水便是从龙头喷出的了;二来因为这水是从石缝中流出来的,为了方便接水,人们便在出口处给安了个水龙头。这龙头一年四季不用关,流出的水冬暖夏凉,永不枯竭。因此许多人都喜欢来这里打水喝,不论富人穷人还是路人,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人传说这水能治病。夏天时,有人便挑了水桶在井旁卖凉粉。凉粉兑了凉水,加了白糖或者红糖。喝完了,再歇一会儿,那种感觉是很令人满足和惬意的。后来这井上已建了座凉亭,就更好不过了。
  尤家巷旁边还有一条更小的巷子,那条巷子里有一座天主堂、一个清真寺,还有一个英国人留下的基督教堂。可见沅陵很早就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影响。那条巷子曾经是我母亲童年时上学的地方。后来也曾是我的长去之处。有一阵子,我三姐有个朋友在教堂里弹琴,于是介绍我去那里玩。我从小热爱音乐,因此喜欢去找她教我唱歌,而她也乐为人师。但后来去了几次,却再也不敢去了。因为里面一个阿姨有了意见,她吩咐我下次再去要往公德箱里放些钱。但我没有钱,因此再不敢去。多少年后我到北京上了音乐学院,我经常会想起教堂里那个姐姐,心想到她现在会在哪里呢?后来我也曾到教堂去找过她,但却再没见过了。
  现在我已离开家乡沅陵好多年了,然而离她越远,却越感觉到她的美丽与神秘。我小时候在沅江上长大,十一岁时在江上游泳险些逆水而死。往事历历在目,然而多少年后当我身处干燥的北方,我却时常怀念那险些吞噬我生命的环城之水。
  2013年于北京
  2017年于福建稍作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20-9-12 01: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沅陵人,可惜我十几年都没去过了,这篇文章勾起了我的好多回忆,好温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20-9-12 03: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啃过青皮核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