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0|回复: 0

海地诗歌《乌镇的时光》点评 陈虚炎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2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发表于 2020-9-11 15: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地诗歌《乌镇的时光》点评
  《乌镇的时光》
  到乌镇去
  准确地说是去看水乡的桥
  去看流水如何从桥洞穿过,再
  穿行于下一个桥洞
  去看女人们如何在夜晚
  提着花灯从桥上鱼贯而行
  到乌镇去
  准确地说去打磨岁月的时光
  那一张张瓦,一面面乌黑的墙
  一缸缸晒得发亮的酱
  让你感觉乌镇仿佛不存在其它颜色
  在乌镇
  我就一直浸润着这种色彩
  脚步在青石的指引中穿行
  感觉这千年的古镇
  并没有因为漫长岁月的冲刷
  而有丝毫的褪色
  陈虚炎浅评:老实说,一开始我觉得诗人用题并不准确,因为无论篇幅还是重心,乌镇之色彩是被诗人浓重刻画的,所以《乌镇的色彩》或许更贴切。这就引发了我的反思,为何诗人执意要用“时光”一词,而关联到时光的语句,仅仅是“打磨岁月的时光”,或者“千年的古镇”两处。再仔细看,诗人末段:古镇并没因为岁月冲刷而丝毫褪色。这里似乎表明了,时光凝固于一点,凝固于那种色彩,千年未变,而诗人也同样浸润着这种颜色,显然,那就是乌镇之“乌”。这种色彩已不单单成为色彩,而是成为时代的印记,成为乌镇的全部——瓦,墙,缸,酱……这些被时光凝固住的历史,人文与“色彩”,如同定格胶片摆放在那里,而唯一鲜活的,便是第一,三段中所描绘:桥洞间穿行的流水,鱼贯而行的女人们,加之“青石的指引”中穿行的诗人(以及众多类似诗人的游客们)。这种静与动的画面穿插,很容易令读者感到时光之流逝,可诗人一再强调的色彩,又凝固了所谓“岁月的冲刷”。显然,诗人以为,岁月只是冲刷走了一代代乌镇的住客,而真正的人文精神,那种“乌”的色彩与气质(诗人自比)是冲刷不走的,将与岁月长留,不会褪色。所以,在诗人心中,乌镇的时光与色彩已经同质化,自然,引用“色彩”一词,内涵就浅薄了。
  2020.9.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