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66|回复: 0

十三张脸

[复制链接]

8

主题

11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2020-9-11 15: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炮姑
  炮姑住在村子的最后面。开后坎门,即是一个接着山岩的小斜坡。
  山岩高三丈有余。山上岩缝里长着桂花树、乌桕树、相思树和腊叶树,一年四季青姣姣,斑鸠在里面左飞右飞,扑棱棱地。
  炮姑在小斜坡上开出园子,丝瓜苦瓜牵栽在竹篱笆上,茄子辣椒长在巴掌大的院子里。园子里还有两棵树,一棵桔子树,一棵桃树。桃树不经虫噬,主干上年年挂满桃花泪,枝上叶子一年少过一年,不几年,桃树不再开花,自己原地干枯了。
  对这棵桔子树,炮姑是上心的,厕所里的大小便,窖熟了,用小木桶装了,提过去,都给这棵桔子树使上了。
  东干脚不缺毛桃树,而这颗桔子树,却是唯一的。
  整个夏天,街上不缺卖桃的。秋天,卖桔子的屈指可数。
  炮姑的桔子照料得好,结出的桔子,个个零碗大,皮子金灿灿的泛着光,摸在手里润润的。皮也薄,肉厚汁多,掰一瓣连着丝络一起塞进嘴里,有桔子特有的味,却一口清甜。
  炮姑的桔子是只卖,不送人的。
  村里人想吃她的桔子,一个是买,一个就靠用不正常手段。
  炮姑无子女,她男人在世的时候,在村里得罪人太多,全村的人都不怎么善待她。男人死后,她一个人生活,几乎不出门。
  不过,每年秋末,稻谷晒燥后,她提一个笸箩,每家每户走一趟。
  她吃五保,粮食由各家各户供给。
  他到我家。我看到她了,平日里,我不敢正眼看她。她头上围着黑色纱巾,鬓角上的头发油亮亮的,没有白一根。眼睛很亮,眼眸子如点漆。脸圆,很白,也很干净平整。到了嘴巴周围,好像有无数条蚯蚓要爬进嘴巴,尤其在闭嘴的时候,更为明显。一身黑——黑衣黑裤黑布鞋。她坐在我家门前德斯顿上,裤管拉上去了,我看见她的两只脚脖子上一片猩红——她抓的。
  我爸说她有鱼鳞病。
  还有人说是狼斑疮。
  各种说都有,她卖了桔子也去医院治过。蛇膏、凡士林、酒精都没用,她干脆不治了。实在痒的受不了,就使劲抠,抓出血来,用痛来止痒。
  我爸听她说完,又把车箩里的谷子倒回箩筐,从谷仓里挖出一车箩的谷子给她。
  炮姑意识到了什么,眼瞪瞪的看着。桔子下了的时候,用车箩装了,盖上布,给我们送来两个。
  我爸又拿给他一点什么,红薯,或者南瓜。
  炮姑越活越孤独,最后选择了梁上自绝。
  村里主事的长辈把她所有值钱的东西变卖了,葬她。吃丧席的时候,才说起她的可怜来。又说对得住她,他们夫妻作恶那么多年,我们还养她吃了二十年的五保。
  她在自绝前,已过了八十三岁生日。
  那棵神奇的桔子树,第二年就被虫蛀空了中心,不打花,不结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