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0|回复: 0

【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九十章)电文秘密

[复制链接]

119

主题

130

帖子

4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05
发表于 2020-9-11 10: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8671769.jpg

318671769.jpg

                     第九十章   电文秘密
  “行吧,我尽力说服他们离开重庆,但是您也知道,要想让他们离开,绝对不是一件易事,这方面您也要帮忙想想办法,我毕竟还是个弱女子,哪儿有您的面子大,办法多呀。“董晓雨拿话套着丘成。
  “过几天我们银行会有一批物资由水路到宜昌,我设法安排他们化妆成押送人员离开,但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做好他们的工作,不然我就不好办了。”丘成似乎也明白了董晓雨来找自己的真实目的,终于松了口,答应想办法送马云龙等人离开。
  董晓雨见丘成松了口,脸上露出笑容,也不再多耽搁,借口回去安排劝说马云龙等人,匆匆地离开了丘宅。
  丘成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也立即着手安排。
  董晓雨回到住处,将自己面见丘成得到的结果说出,表示可以在近日内安排马云龙等人秘密离开重庆。
  二宝子等人早已经有如惊弓之鸟,自然是欣喜万分,马上就开始收拾东西,做着离开的准备。
  “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回去!”南造云子沉吟了片刻,终于开口否决了董晓雨的建议,“不除掉黑室回去交代不了任务,我们都是渎职罪,一样是死路一条!”
  听了南造云子这句话,二宝子等人都鼓噪起来,向她列举着留下来的危险。二宝子还信誓旦旦地说出了留下有用之身,才能更好的为皇军效力的话。但南造云子的面色铁青,似乎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你们不要争了,我倒有一个办法,既可以保存咱们的实力,也可以完成原定的计划。”一直躺在床上,沉默不语的马云龙,这时坐起身来说道。
  由于马云龙一向表现的非常睿智,且数次安排都是合理到位,所以众人都暂时停止了争吵,一起看着他,希望马云龙能拿出一个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连南造云子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马云龙。
  “现在我们的身份与来意都已经暴露,再想按照原来的想法去执行刺杀肯定是非常困难,留这么多人在重庆不但起不到相应的作用,反而容易暴露目标,被军统的人来个一勺烩,不如让二宝子带领76号的兄弟先到宜昌等待,我和云子小姐留下,在重新寻找机会刺杀龚书友,并设法将军统的黑室电台破坏,你们看这样如何?”马云龙讲出了他的计划安排。
  二宝子立刻兴奋地说道:“这样当然好……”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感到背后有人瞪着他,那凌厉的目光让他感到了一阵寒意,立刻闭上了嘴。
  “就凭我们两个人,你觉得可能顺利完成任务吗?”南造云子将目光从二宝子身上转到马云龙身上,用一种质疑的口气问道。
  “只要方法得当,绝对没问题。当然,这还需要董小姐多多配合了。”马云龙说完,将目光转向了董晓雨,董晓雨诧异地看着马云龙,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危机已经降临在了她的头上……
  夜,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已经沉沉睡去,马云龙由于有伤在身,又因为特殊的地位,得以在董晓雨安排的住处,享受到了独自睡一个房间的待遇,此时,他半躺在床上,嘴里叼着一支烟,任凭烟雾将自己笼罩,却是脑子里在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方向,根本无法入睡。
  尽管凭借着和沈醉、宋臣的配合,现在已经成功赢得南造云子的信任,并回到日本人身边,但是就如南造云子所说,如果不除掉龚书友,并破坏掉黑室,回到上海也无法向土肥原交差。而且,隐藏在国民党内部的内奸还没有铲除,他也不能就这样离去。
  但是董晓雨的口风很紧,想要从她的嘴里探听出到底谁才是国民党内部的高级内奸,确实是非常困难,她坚持只是以单线联系去和对方保持往来,并拿出这是土肥原长官特意交代过的话做为护身符,使得马云龙对她是无计可施。
  好在现在已经言语将二宝子等人骗离重庆,只有南造云子留下,马云龙的自由空间相对原来要多了一些,他觉得自己毕竟抓紧有限的时间,设法再与沈醉见面,制订出新的办法,才能做到两全其美……
  除了马云龙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也睡不着觉,她就是董晓雨。马云龙当着南造云子等人的面,变相的给她出了难题。要求他设法约沈醉出来见面,并声称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从沈醉的身上找到突破口。而南造云子居然还认可了马云龙的计划,这就让她更加紧张。虽然过去也曾经和沈醉见过面,但毕竟两人只是一种萍水之交,并无过深来往,但沈醉的作风她却是早有耳闻,连美国领事都敢用枪去顶头,可见沈醉的胆色过人,而且数年来与76号和日本特高课的周旋,不但每次都得以全身而退,还给予了对方多次打击,足以说明沈醉的能力。对付这样一个人物,只靠自己一个弱女子,董晓雨想起来就有些心惊肉跳。
  当然,最令董晓雨感到别扭和紧张的原因,还在于马云龙自始至终不肯向她透露,到底要如何对付沈醉,毕竟她约沈醉还是只能在舞厅这样的公众场所,万一引起打斗,她的身份必定将暴露,后果不堪设想。但马云龙的态度非常强硬,让她有无法推辞,这才是使董晓雨心里七上八下的主要原因……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一曲幽婉的歌曲从一女歌手的口中唱出,伴随着浪漫轻柔的舞曲,重庆最有名的山城舞厅中,宾客云集,纷纷随着舞曲翩翩起舞。
  人群中最引人注目地却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男人身穿了一身白色中山装,庄重且有风度,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一道伤疤,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相貌,反而更增添了几分英气。他身边的女人身着一件紫罗兰大花的旗袍,也是优雅大方,妩媚动人。这一对男女自然就是沈醉与董晓雨。
  两人随着乐曲在舞池中轻舞细语。董晓雨带着几分欣赏的口气对沈醉说道:“沈先生,您不但英武,舞也跳得好,真是后悔没有早点与您结识。”
  沈醉笑着说道:“董小姐交际广泛,沈醉不过是个粗人,哪里入得了您的法眼。”
  董晓雨却就势把身子往沈醉身上一靠:“谁说粗人我就不喜欢,我恰恰就喜欢您这样的英雄豪杰。”说着话,她的眼睛挑逗性的往上一翻,那撩人的眼神,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沈醉自然也不例外,搂住董晓雨腰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收紧,而董晓雨也很自然地将身体与沈醉贴得更近……
  一曲终了,董晓雨和沈醉早已经打的火热,两人似乎已经不满足于只是在舞池里耳鬓摩擦,不约而同地向着舞池后边的包厢走去。
  由于这包厢都是为高级贵客准备,所以走廊里来往的人很少,一进走廊,沈醉就迫不及待地搂着董晓雨亲吻起来,而董晓雨也立刻投怀送抱,双手搂住沈醉的脖子,回应着他的亲吻。
  就在两人如胶似漆的时候,沈醉忽然停住了动作,董晓雨诧异地看着沈醉,只见沈醉的背后显出了一个人,他手中的枪已经顶住了沈醉的腰,而他自然就是马云龙。
  马云龙冲着董晓雨微微一笑,似乎是在称赞她事情做的好,董晓雨也很得意地要开口炫耀,马云龙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一掌打在了董晓雨的后脖子上,董晓雨几乎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马云龙将董晓雨的身体托住,直接拖进了旁边一个包厢,沈醉也迅速跟了进来,两人将包厢的门好,把董晓雨扔在床上,然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开始了谈话。
  “艳福不浅呀,这次占够便宜了吧?”马云龙看着沈醉嘴角留下的口红印,半调侃地说道。
  “靠,谁知道这女人的嘴被多少男人亲过了,这种烂艳福下次你还是自己享用吧。”沈醉轻蔑地哼了一声,奚落着马云龙,“幸亏上次你把这女人的底细告诉了我,要不我还真不知道是你约我见面,才不搭理她呢。”
  “行了,闲话少说,抓紧时间商量一下。”马云龙随后把自己暂时还不能离开重庆的原因与想法说出,想跟沈醉商量一下对策,没想到沈醉却开口说道:“你回上海交差这事并不难,因为即使没有人破坏,黑室也没法工作了。”
  马云龙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猜出了答案:“是龚老他已经……”
  沈醉有些伤感地点了点头:“是,老人家毕竟已经是八十高龄,又连日辛苦,前几天不知道是哪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又把美国忽略我们情报的事跟他讲了,老爷子急怒攻心,已经晕倒,据医生说,已经很难度过这一关了。”
  马云龙听完了沈醉的介绍,脑子飞速地转着,突然脱口而出的:“太好了,是老天爷帮我们了!”他这话才一喊完,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以及语言上的不妥,赶忙冲沈醉道歉道:“对不起,我是想到如何回上海交差的办法,所以有些兴奋了。”
  沈醉倒是没有在意,反而直接说道:“这事我不能答应你,老爷子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人都快不行了,我们不能再对他做任何不敬的事情。”
  “放心,沈醉,我现在好歹也算是军统的一员,怎么可能去做对老爷子不敬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你能转告戴局长,以及其他知情人,千万不要把龚老病危的消息散布出去,而将他秘密转到一所医院,等到老人真的离开我们的时候,可以找一位专门为死人化妆的大师,为老爷子梳妆一下,就可以蒙混过关。这并不算为难吧。”马云龙将自己的想法向沈醉讲出。
  沈醉思索了一下,明白了马云龙的意思,他说道:“这件事我不能马上答复你,需要先去请示戴局长。”
  马云龙明白沈醉的难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还有,关于那个内奸,我怀疑他可能是跟中央银行的人有关。因为他能够调动银行运送物资的船送76号的人离开重庆到宜昌,说明他权力不小。我觉得我们应该往这方面动动脑筋。”
  “嗯,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会回去向戴局长汇报,请他去查,另外我也把我们掌握的情况跟你说下,你帮着分析分析。最近我们发现日本间谍的新密电中开始混杂一些英文字母,通过重新的排列,龚老之前提出的结论,是诸如‘her’(她的)、‘light’(光线)还有‘grain’等具有实际意义的单词。可是这些单词从何而来,又有什么意义却是弄不明白。”沈醉将自己这边掌握的情况向马云龙介绍着,并拿出几张之前截获的的电文给马云龙看。
  马云龙看了几眼,一时想也不想答案,将电文收起,准备带回去细想。他对沈醉说道:“行了,就先这样,我得赶紧回去了,南造云子对我并不十分放心,时间长了该有疑心了。”
  沈醉点了点头:“那倒是。哎,这个贱人怎么处理?”沈醉说着话,指着旁边还在昏睡的董晓雨说道。
  “我已经破相把她打晕了,肯定是不能再让她跟我回去。而且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让那个隐藏的汉奸紧张,说不定,他就会主动跟我们联系了,这样我才有机会找到他。所以这女人,你就看着处理好了。”马云龙对沈醉说道。
  “妈的,每次你都让我干擦屁股的活,行吧,那就把她送到息烽监狱去吧。她这一折,还不定有多少男人伤心呢,小妖精!”沈醉说着重重地朝着董晓雨啐了一口。
  马云龙无奈地看着他摇了摇头,然后率先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怎么你就一个人回来了?董晓雨呢?”看到马云龙一个人神色匆忙,狼狈地逃回住处,南造云子本能地感觉到他们的行动又出了问题,马上追问道。
  “这个小贱人,真是他妈的大笨蛋!”马云龙也不回答南造云子的问题,只管自己骂着,显得异常的愤恨。
  “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赶紧说呀!”南造云子催促着。
  马云龙这才停止骂人,将事情经过一一说来,无非就是埋怨董晓雨操之过急,不等着把沈醉带到隐蔽地方,就露出马脚被沈醉戳穿,结果害得他还差点被抓,只能仓皇逃回来之类的话。
  听完马云龙的讲述,南造云子更加着急了:“现在董晓雨被抓了,我们一点内应都没有了,而那个所谓的内线又不出来与我们见面,这可怎么办呀?”
  “你也别太着急,董晓雨虽然没能帮咱们把沈醉引出来抓住,但我们暗中听到他与沈醉交谈,提到了什么医院,我估计没准是上次那么一折腾,那龚书友老头扛不住病了,等明天我再到医院去查访一下,看看有没有线索。”马云龙看到南造云子着急,赶忙安慰着她。
  “行了,你的伤还没好利索,还是我去吧。而且论化妆掩饰,我比你的本事大。”南造云子十分自信地说着。
  马云龙也没有与她多争执,点了点头,算是定下了行动计划……
  次日,南造云子出去后,马云龙将沈醉交给他的几张电文纸打开,一一的仔细查看着。渐渐的,他看出了一些端倪,电报中除了出现诸如“her(她的)”、“light(光线)”、“grain(粮食)”等具有实际意义的单词,有一份密码中出现了“hesaid(他说)”的字眼,这引起马云龙的注意,因为这样引起对话的词组一般出现在小说中。
  马云龙想起了当初在东京时,佐尔格曾经跟他提到过的一种“书籍密电码”的编制方法,密码底本是一本英文长篇小说,在它的前100页中必定有连续三页的第一个词分别是her、light、grain,只要找到这本小说,就可以将敌人的秘密电码破解,并且根据这本书,就可以找到这个发送电报的汉奸。
  银行,精通英文,这两个必然的条件在马云龙的脑袋中不断的转着,思索着到底这个隐藏极深的汉奸是谁?
  这时,住处门外突然传来了门铃声,这让马云龙的心里一阵紧张,因为他们和董晓雨早有约定,这个地方不会告诉其他人。而南造云子外出返回,肯定是不会按门铃,那么这个按门铃的人到底是谁?
  马云龙起身,悄悄的走到大门前,透过门缝向外张望,只见一个仆人打扮的人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封信,显然很是紧张和惶恐,不停地向门里探着头,并四下张望着,生怕有人发现他一样。(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318671768.jpg

31867176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老师好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