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9|回复: 0

【原】以水墨·创新为题 ——张越新文人水墨小品分享会纪要

[复制链接]

36万

主题

36万

帖子

11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07605
发表于 2020-8-10 14: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yduavrrfmba.jpg

yduavrrfmba.jpg

2020年7月18日,“墨韵生花”水墨小品展在沪上陕西北路“艺享空间”开幕。此次展览是女画家张越在2020年的小品画首展,也是画家张越的手绘封(海上书画名家手绘封)的首发日。
周六画家签名钤印是艺享空间的“传统活动”。开幕当天画家张越与到场的许多爱好者互动,反响极好。而展览自展出以来一直受到众多同道书画家及艺术评论家好评,赞誉不断。
此次展览呈现的新水墨画小品,尺幅不大,但古朴清新,别具一格,萧散的笔墨,有抽象内涵,夸张传神,呈现的却是“莲”的简练之美,还有几幅圆扇,表现瓶花繁花点彩,使人赏心悦目。
在展览的最后一天,2020年7月31日上午10:30,沪上几位画家相聚艺享空间各自对展览谈了观后感及对水墨创新的理解。
三远堂特此记录予以微发,让更多的书画同道及艺术爱好者倾听画家们的分享,是非常有意义的。

e21fxtbgbs2.jpg

e21fxtbgbs2.jpg

以水墨·创新为题
——张越新文人水墨小品分享会纪要
整理/张越?时间:2020年7月31日(周五)上午10:30
?地点:陕西北路艺享空间
?主题:水墨·创新——画家水墨谈
?主持:恽甫铭
?出席:
恽甫铭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协海墨画会副会长、上海书画院签约画师、上海崇恩书画院副院长。
许根荣
上海《文汇报》《新民晚报》资深记者、美术编辑,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文化友人协会艺术总监,上海书画院签约画师,上海美协海墨画会会员,中国炎黄画院副院长,灵岩书院院长,上海闻道书画院院长。
陈福兴
黄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陈荣明
荣墨轩书画社主管、上海美协海墨画会会员。
朱彤煦
海上画会创始人,现为海上画会副会长。
杨继光
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静安区书法家协会主席、静安书画院副院长。
夏云
媒体人,曾在上海多家期刊、报社供职,任记者、编辑,经济部主任、总编办主任、杂志主编等职务,多件作品被评为上海好新闻一等奖。
吴云涛
国家级工艺美术师、上海市收藏协会陆羽紫砂传习所所长、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会员、上海城镇文化发展研究院特聘艺术家、上海同济城市规划院城开分院城市评估中心文创产业顾问。
章怡茜
芝加哥艺术学院MFA。
主编独立艺术杂志,出版诗集,执导拍摄实验艺术短片、纪录片、舞蹈影片、行为剧场。

himyb5ccez5.jpg

himyb5ccez5.jpg

4e2pdpzpdmc.jpg

4e2pdpzpdmc.jpg

4au1a2stv3g.jpg

4au1a2stv3g.jpg

张越:
在18日我在艺享空间做了一个小品展览,今天是小品展的最后一天,通过分享会的形式,以“水墨·创新”为题,邀请各位在座老师到来,听一听老师们的对画展的建议,以及对于中国画水墨的态度和看法,分享当今水墨画的现状,谈谈创新。

wzpcbwo1sf0.jpg

wzpcbwo1sf0.jpg

f4r0dd4tmkb.jpg

f4r0dd4tmkb.jpg

t03baa5q5mz.jpg

t03baa5q5mz.jpg

3s042b21lah.jpg

3s042b21lah.jpg

aswzkhtv1np.jpg

aswzkhtv1np.jpg

e2e20jdssdv.jpg

e2e20jdssdv.jpg

wm0gqmdqaw2.jpg

wm0gqmdqaw2.jpg

vmisqxsdcu1.jpg

vmisqxsdcu1.jpg

ps4qtjrn0qi.jpg

ps4qtjrn0qi.jpg

2wkly2llb10.jpg

2wkly2llb10.jpg

恽甫铭:
祝贺张越作品展出。张越作品一直在我们海墨的展览中看到。这次在艺享空间展出水墨小品,可喜可贺!今天张越召集我们大家来做一个研讨很好,我作为主持,那么我们接下来都要一起谈谈。
许根荣:
一张画,怎么说这张画画好,有什么标准?是不是画的“像”?
比如照片比赛上面这些东西“像”的,即使讲照片,照片里的有些东西也不是艺术品。成为艺术品,光“像”没用,“像”只是一个方面的要求。那么是不是画的“准”呢?“准”也不是的。像画画,你怎么也比不过人家制图,人家制图要生产产品要造大楼,或者航母导弹什么的,“准”,是准不过他来的。因此这个也不是主要的要求的,有时候有些方面只不过是一个因素。
我觉得关键的是一张画基本上能够立住脚,拿我们上海人经常讲的一个口头语来说:看一张画,这张画要有“米道”,就是讲要有味道,有味道就叫有趣味。
不仅是一张画,也不仅仅是一张国画,哪怕是油画版画宣传画,哪怕你是文学作品,哪怕你写首诗或者写一篇文章,哪怕你做报告,你就必须要有趣味,没有趣味的东西,人家是不容易接受的。
像这个观念我很早就有了,是从什么时候?从70年左右,那个时候和王劼音,包括张培成,那时我们在一个创作组,在那时候的人民出版社里。那个时候大家看画,一张画来了,一看有“米道”,那么这张画基本上这是一张不错的画了。从来没有人看画,一看画,欧呦!“像”的哦,那么这个人(欣赏水平)是低级水平的了,这个是不大懂画的;或者一看画得蛮准确的,那么这个人是有点基础的;还有讲,一看讲画的老有“米道”了。这是三种不同层次(指看画),所以这张画好不好,要有这几条。
我相信张越在画画的时候肯定是考虑我这张画怎么画的,有味道,这个是放在首位的。肯定不是讲这张画的怎么像,怎么画的准确,画的怎么有传统或者其他。讲创新,关键还是讲画,包括构成,包括内容。构成是吸收了一些工艺美术方面的装饰,因为我出版过装饰画集的,所以我的画里有装饰构成成分在里面。
最主要的是你脑子里要有想法,想法就是观念。
因为我们这里(指画家)都是画了几十年了的。基本功都是有的,没有基本功,你不要谈这个事情。基本功打打好,基本功很好很扎实了,接下去就是你的观念了。观念要有,想想老袁同志这几年和前几年大不一样了。前两年我的朋友就讲过,这老袁现在的东西也比原来好,前两天还与王老板讲过的。(作品)这个是因为观念,还有就是要听听朋友的东西,能够听得进,能够吸收。
我就觉得一张画的好坏,就是要有趣味。
你一篇文章要有趣,做人也要有趣,对于做人来说这个人无趣,人家就不高兴与他打交道了。比如我举个例子,人家一个人帮人家介绍男朋友。这个男朋友,又有貌,有钱,另外一个有地位,是很好的,可结婚了以后到后来还是离婚了,是无趣。结果她后来找了一个人,又没有(前面)人家好,又没有钱又没有当官,但她觉得她生活有趣了,她觉得很幸福。
关键是我觉得最无趣的两件事,你看我讲的两件事情:一个是听领导作报告,一个家长训小孩子。被家长训肯定没戏了;还有领导的话枯燥无味,都不听了,那也无味了。
回过去刚刚第一个问题,就讲一张画一定要有趣味,因为基本功大家都可以练一练的。那趣味怎么来的?
第二个问题:趣味是怎么来的?
首先,基本功力一定会有,关键还要有综合素质好。
你在绘画上,不仅在国画上,你还得在其他画种中也要有,要熟悉。像我的作品中,民间玩具、民间年画、民间刺绣、民间建筑都有。还有一个要看外国的,比如马蒂斯的。还要看老祖宗的,当然那个时候是从古代到现在的。有些的老祖宗(传统)的(作品)有些是我喜欢的人的画,背也背得出的。我觉得学画,老祖宗(传统)的是好东西,这个是遗产,能够用尽量用,但是你不能够拿老祖宗东西来天天卖钱,天天拿老祖宗的来作为自己产品,这个好像也不大行的。
产品要改良了,不改良要退化了。
就像(学)老祖宗(传统)的东西一样,它就像是高山一样,老祖宗已经把道路一层层台阶,已经起到这么高了,你非要从其他地方爬上去,这太吃力了太浪费了。跟老祖宗学好了你就爬上去,到上面还有一点路,你自己去看一看,你这样子就能够“高”上去了。不要自己好像是什么老祖宗了,老子天下第一了,没用的,结果许多人就会走回头路。到年纪大了以后画了几十年觉得还是一个补课。就拿补课来说,像我在画画在台上,就这两天在看什么?是一这么大本,这么厚一本(清末)龚贤的放在面前,也在看着。还有四王,四王(画册)也这么大的。
包括你看上海画画的。画山水的,讲讲起来很有名的,他也走回头路。萧海春便是。他画老祖宗(传统)画得张张好。你要有了老祖宗(传统)这种东西,你底气就更足了。你底气足了,再要创新,你要搞什么都可以了。
因为刚刚一开始上面讲到是水墨创新,这是常说常新的(问题),实际上是几十年前就提出的了。80年代搞创新,像我学生谷文达,他创新的很厉害的。谷文达,他原来是工艺美校出来的。
是不是能够创新的东西?我觉得新的东西你一定自己要有综合素质。
实际上张越也不缺综合素质,她的文章,写的也很好,想法也很多的。为什么她的思维超越了我们习惯,因为她的思维跳跃,看她的东西,我觉得我有的时候都要想一想。
再讲一点,提一个方面。比方这个画,我觉得就是虚实怎么结合好?这是因为牵涉到中国画,我说笔墨两个字,包括书法在里面。
在整个画里面实中有虚,虚中也要有实。你比如讲虚的东西(笔墨),要大块笔墨。虚的东西吧,我一些画画朋友也讲,淡墨要不淡,淡墨要显得厚;重墨要显得轻,轻里面有云在飘的感觉,重的有轻,轻的有重,要一样的。
还有你画虚的东西,搞实的东西,虚实怎么融化,要结合在一起?
虚实要怎么结合,要融入到一起,还有它们之间的比例结构也重要,我觉得实的东西一定要把握的好,要搞的融合的好。你像张大千的泼墨,他(重点)就不在泼墨,他到后来就靠收拾。假如没有收拾,她不实的东西都是空的。没东西的,没有内容画就不耐看,将来他厚的这个地方收拾得好,人家觉得他的虚的东西后面都是东西(笔墨)。
还有李可染的画,大片的东西(笔墨),他有些东西(笔墨)先画出来,再把墨汁泼到后面,再把它盖掉,它(墨)在后面就感觉到后面有东西了。这个事情上对你来讲,我觉得还是一个探索的方向,还是大有可为和探索的理由。
还有就是学习工艺美术问题上,我说是好的。学工艺美术,我觉得很有好处,但是也会有坏处,如果别人用这个套路来,因为现在学过工艺美术画出来的东西很僵很板的,对于他没有把它好的地方用上,(有时候看作品)看到了就像人家养儿子一样的,要把父母的优点全部接过来,缺点接过来的话长得很难看。
还有就是画画,所以现在比较就是新的观念,搞搞颜色搞好块面。怎么在画里面组合得更好?实际上画画之前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在之前要有想法,我觉得一个人的进步首先是观念上要坚持。
我的基本工作也就是观念,观念进步了以后你才会有的。但是具体创作的时候前面要有想法要好,像个画画的,哪怕画长卷,我画小条子的,都打小稿子的,长卷的我的小稿是很小的,就像这样子长,这张纸头我这个小条子画这么宽,这里可以画5张小条子。(创作前)我就想画什么更好,到这里怎么连接怎么好,这个(稿子)也看看心里都有数了,而且每个地方见着我心里都有数了。山水这个地方放什么房子,放什么人,画什么房子心里就都有数了,那么个长卷就好了,就可以画下去了。
(创作前)要做到心中有数。但是画的时候也会自然生法的,自然生法就是要心中无数也可以的,心中所画有时候到现在(正式画)是要结合起来的。
我画的速度都基本上差不多,但是我还是很认真,我最大好处就是认真。
随便人家送人的,或者是出大价钱的,或者(送)有些朋友意思意思的,都要这样画(认真)。为什么?东西出去是你(画)的,人家以后看画,一看这个是张三的画,从来没考虑这张画是怎么画的。我们现在是未来的古人,不要以为我们现在是现代人,(如)陈佩秋就变成古人了,过去以后它就是传统。
我们是未来的古人,因为再过100年200年300年,人家都不会提到在xx时代在xx时代的人,那个时候有什么画院,在上海有什么窑,有哪些个代表画家,到那个时候是以作品说话的,而且到那个时候不会讲这个人(曾经)当什么官,明清人(画家)以不当官为荣的,当然这个是个时代造成的。
画画,我就觉得,你假如要想意识上要有成就或者有追求的,还是不要太考虑市场,但是你有时候也可以考虑市场,因为我有些朋友也蛮有名的,他们是以画养画的。
因为到底这个社会你还得吃饭(生活),有些人是专业画家,他还有一些是职业画家,他还要吃饭(生活),比如像xxx,他半年画一张卖不掉,他全家老婆小孩都在这里。那么他这个是另外一个情况,假如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话,讲的也要想从艺术上来讲,就考虑不要受市场影响。
像我退休以后,我就搞创作,创作的时候,你比如像我还有一本专辑,我画的时候根本就不考虑我画的东西卖掉卖不掉或者卖给谁,真的没考虑这些,我就考虑把它画好。但是我现在没有精力画这么多了,(曾经)画的整个一套(画),后来这些套(画)的全部被杭州一个老板叫xxx收藏了。我宁愿整套(作品)被收掉,因为如果一张一张的卖掉以后(作品)就要散掉了......
对于这个现象来说张越也要考虑生活的问题。
在画上面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走市场,一条腿就是搞学术创新的路子。刚才讲过了,我的作品是“三民主义”的,我的要求是我的这个作品就是能够雅俗共赏,内行朋友看了以后有道理,外行朋友看看也蛮好看的,蛮欢喜的,有看得懂的人。
因为现在要(评论艺术好坏)很难,有的(作品)可能真的好漂亮,但是稍微有一点市场就会更好了,所以这个东西我就觉得讲讲雅俗共赏,这是很难的,要做到很难的。
因为你知道一些(艺术界)的朋友,眼光都厉害的。你的画在社会上美术界上能够认可你,我觉得还是雅俗共赏的东西,最好的。就是说内行人一看画的不错,有“米道”,外行看挺漂亮,挺好的,好像现在年青人审美跟我们一定不一样。
我有个观点:觉得现在不要搞成丑书,不要眼睛一睁,这张画一看吓了一跳,太恐怖太吓人了。千万不要搞,我觉得不搞。
“美”就是要美的,这个美,与搞什么漂亮的是两个概念,美可以是抽象的,也可以是具象的,还有一个是纯水墨的。
要辩证的也要利用,因为毕竟是艺术的。
你说谁不想画好?每个人想画好的,但有些人画的真心不好,你不能讲他,他吸收不进去的。他不是不想画好,他因为他这个观念还没到这个程度,他就觉得这样子好,他才这样子画了,否则他不会这样子画了。所以你(如果)讲他,他一下子还接受不了,他还体会不到这一点。所以他们这里多讲你就没意思了。
有的人聪明一点就通了,还有些人出名了以后你也不能点,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很牛了。比如到工作实际中,我看他这个画,我想这个(画)要怎么样。那么你应该怎么讲,讲什么话,这个要互相理解的。
我也在不断努力,我(画)讲“三民主义”的。民族的,因为我的画一看是中华民族的,中国的;还有民间的,因为我(作品)一看是民间的元素,吸收了广泛的民间的东西;但是我也是民俗的,我的(画)题材内容(来说),我每张画都可以讲故事的。那么这个(三点),所以我觉得是三民主义。
因为我的黄山市和惠州的朋友,他们的美协主席,书协主席还有名誉主席,我跟他们讲,画古徽州的许多人去画写生,他们(写生)也是必要的,但是这个写生还停留在表象上,没有深入到他精神里面去,你要深入到徽文化精神里面去,那么就更进一步了。所以他们讲我创作的一条路很好。
陈福兴:
张越的展览一个内容非常好。还有今年元旦在朵云轩她和她爸爸和弟弟办了一个展览,感觉很好。张越是个能人,是个才女,写的东西也好。
实际上现在,已经有一个名词叫前浪后浪。前浪的东西,我不接受,但总归总想看看是什么,看进去了就有粉丝了。新鲜!所以许老师刚才语重心长讲的,张越博览众长,东西多,工笔、木刻、版画、设计。又是山水,又是花鸟,又是看到她爸爸在弄(画),基础(已经)打好了。当然这次想法一来,东西(小品展览)(画)出来了。像这次展览的品种,有想法。但怎么走下去?
像刚刚许老师刚才讲的,海派是一样的倡导雅俗共赏,并且延续到了现在,到了最高的地位,否则的话海派也没有了。像任伯年最早,像江寒丁还画过蔬果一类的东西,好卖的东西才会画,但他的功夫(画)拿来画蔬果是不好画的。东西(作品)喜欢,人家才会买,(比如)这张画几万块,人家怎么不买衣服鞋了。
我听到的题目叫水墨创新,什么是创新一直也说的,刚刚他(许老师)也说80年代,新潮,那时全国都在动(创新)。我那时也是初出茅庐,我也在学,我出道也早,没有继续弄下去,一直失败的。
我76年开始(画)连环画,在长乐路,在出版社的时候,那个时候施大畏、张培础也有时碰到的。在前段时间(讲到)上海美校一个老师叫xx,他之前出过一本画册,怎样画油画(肖像画)。(回忆)有一次(他)跟我说隔壁朵云轩去吗,我去了一看,里面又两个学生,一个陈逸飞,一个俞晓夫。坐着,蛮老实的,一个正在画正面的肖像写生,一个画侧面的肖像写生。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是xx老师叫过来的。说:那好,一起来坐坐看看。......这么一个小故事。
我出道早,看得多,没有用,没悟性。我办过一个展览,在波特曼,很早。(曾经画画的一件事)地上堆了一摊纸头踩在地上,我看纸没有干透,又把颜料铺上去,老早宾馆里的地板也被我(糟)蹋的一塌糊涂。有时候拿丙烯(颜料)倒上去,有时候不知道是什么的广告颜料也倒上去,有时候墨汁也倒上去,我看看地上(画得)蛮灵的。实际上这是个启发,xxx对我说就以后这样画,我说,这不是画。我想其实这也是创新,许多东西都是不经意下的。
因为刚才讲创新大家都在弄。所以张越这样起步比原来迈出一大步。如果说创新,哪样的能到头,像恽老师、许老师,许老师早期的我也看过,像(许)现在后期的东西越来越精到了。
恽甫铭:
我插一句话,画家一开始画画我们也不说博览众长了。但到了一定年龄,(一定)要收缩,到最后我就专攻一样两样,专是专不下去了,最后要拼什么,就是品牌。其他画什么(种类)都会画的,但出去要有品牌,像许老师的徽派建筑,收藏下来都很好的,品牌很重要,市场要留下来的。
许根荣:
我们现在国家领导访问,(说到)中国梦等等,我觉得这里面最有道理的,而且今后的生命力最强的,就是与时俱进了,因为其他的这部分都是阶段性的。三个地方是阶段,和谐这个也是一个阶段。中国梦的现在需要,那么这也是我们的历史笔迹,永远都是要的,所以相对来讲我们这(创作)个要动脑筋了,关键的还是要不断的去学习,这个可能是最主要的。
陈福兴:
我第一是有感而发,过来是学习的,向张越学习。创新离不开扎实的功夫,我感到张越(创作)工笔写意都在弄,所以我想想你们什么都弄的好,我还什么(形式)根本没有弄(过)。
我曾经弄过创新,尽管弄到后来也好买也好弄,但走到后面就觉得学的不够,学的基础不够就弄不下去了,弄不起来了,我回过来又去搞传统去了,甚至我一个月画一张两张的,六尺八尺的,所以我弄(画)了又进去(传统)了。有许多时候有(人)意见跟我说那个积墨、泼墨东西不好弄,我也知道的也可能是要走“西化”道路(才行)。所以我再画,回到传统里去,许老师也提到的,他画的时候把龚半千的画摆在面前,还有八大的东西。刘小晴给我写扇面的时候,还有一个高式熊,说陈福兴,那个明朝有个才子叫文征明的(画册)让我拿过来。我想想他90多岁的人还学老的(传统)基本的。你给他(传统)这个弄过来,那个弄过来,丰富自己(创作)。那么在画的时候,手里的东西多了,就像许老师讲的,篮子里的都拿进来都是菜,这个菜在这幅画里好就可以,在那个菜里蛮好的,(可是)在这个菜里就不灵了,就把他扔掉。
要扎实的基础,创新在里面,离不开博采众长,离不开扎实的基本功,还有离不开每天有一种新的想法,要发现新事物,要看外面的世界。
当今的世界,审美选择在哪里?拿秦朝宋朝老祖宗的审美,一个是胖为美,现在我们说瘦为美,但“瘦”得有病态的就不美了,所以按照眼光来说,以什么审美为准?什么画好?“跳”(指醒目),我看到现在的画很“跳”。“跳”有多少人喜欢,要有眼光去看大的,不是看局部的,不是看你一个人(作品)。我就讲这两点来,或者我们再交流。
朱彤熙:
我讲几句,张越其实我跟她很早就认识,那么他父亲原来是宝钢冶金建设公司。(她父亲)在宝冶在宝钢地区它是很有很有名气的,(他)画山水很好。那么我把她当自己小孩一样的,真的看得很心疼,她确实真不容易。那么特别是近10年,她父亲出了事以后,是个大孝女,真好,很感动人。那么我就觉得今天我们可以说是有些(来的)是好朋友,有些是前辈了。作为前辈来说一定要关照,要罩着他。那么杨馆长是慧眼识珠,所以刚才大家讲了在这个地方搞了个小展览,确实(好)。我刚才来的时候跟恽老师我也说过一句,张越这个进步大,不是说我过去说她的东西不好,她的作品过去也很好的,但是这几年她有变化,这变化说明在原来基础上她有创新了,所以大家讲了要创新。
这个(作品)里面带了什么很多新水墨,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词叫新水墨,也是个画派。我(有)个同学,高中同学叫陈孝信,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在新水墨当中他是领军人物,评论家。我不欣赏他东西的,虽然(作为)同学是很要好的,但我说你这东西我看不懂,但你是很高雅,我只能这么说。但是他这个东西,是他新的东西归到了新水墨里面去了,他还有很多创新的东西。
那么刚才讲画画,刚才是许老师讲的话,画首先第一要美,要好看。
美是各个方面的。拿张越的画来说,因为我不是搞这一行的,我是搞技术的,搞计算机的,我从小就喜欢艺术,所以退休以后就从技术转到艺术了。那么(曾经)搞了一些策划,搞了一些东西,平时也写字搞个篆刻。(这是)雕虫小技,别的东西都不行了,弄的好玩,所以今天来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向大家学习。
另外我刚才讲的就是张越这条路(艺术之路)是刚刚走,路还很长的。实际上在文化上,余秋雨有一本书叫文化苦旅。那么他这个艺术本来就是个苦旅,很枯燥的,要构思要吃苦,要想了很多东西的,而且你的东西不一定马上就得到大家认可的,你要走打向市场,走向市场,不一定马上(有人)就能承认你,但是逐渐的形成气候以后,那么我就觉得她这个路子还很长,而且要走下去。所以刚才很多老前辈大家提了很多意见,我觉得很好,继续走下去。我是力挺他,将来我希望大家都力挺他。
陈荣明:
我比较说白了一点,张越文采好,包括她的绘画思路都是比较超前的。
我在今天各位老师里面,我稍微跟张越比,我还年龄算大一点,跟大家比我好像还小一点。那么因为我有一个画廊(在)开,可能接触的人就是比较杂,包括西画的、中国画的、书法的什么的,当然我们在平时也经常在交流中国画的东西,因为我也现在看到好多西化的人转行了,特别是年龄大的。
因为前一段时间中国画的市场比较火,所以好多画西画的人也转到画中国画了,但是我发现他们有一个缺点,是什么?他们重视的是“形”,或者是色彩。这个西画的透视跟这几年的教育也有关系,因为各大美校都是主要是以西画为主,那么中国画往往把中国画精髓的东西,说白了一点,没有台下10年功,他走不到这一步了。所以说他们画的时候,你一看就看到他是从西画里走出来的。
我们在交流的时候,我刚才跟杨(继光)老师也说,中国画里面两个最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扔,笔跟墨。
所以说笔墨玩的好的,你会在这个里面越看越有味道。一根线一块墨你看好了以后你会站在边上(一直看下去),你再看那块墨,你有时候好的墨,你就看越看越有味道,越好里面的东西就越看越多,一根线条也是这样,这根线条你就是模仿(就看)他这十年功,你看有没有成就。我们说白石老人的一根线条上去,他就是买钱的。上去就是多增加了5尺6尺,你画画看看你能临摹出这个(作品)吗,这就是真功夫。所以有的时候我一直是这样子想的,就像张越像她现在画的东西,她比较现代,也比较适合于现代人的审美。
就色彩来说,那么我们好的话我们不说了,我谈谈我自己的观点,我们在座的老师已经都说过了,我不重复了。我就说张越这个画里面,实际上因为毕竟我们说是雅俗共赏,雅就是说我们说的内行的人喜欢看“到位”,不管是笔墨什么东西各方面都“到位”。我们就雅俗,人家就看着漂亮,可现在(现代人)其实就不懂,但是我愿意掏钱,市场喜欢。我是从这个理由(来谈)就是说雅是内行,俗是可能就是掏钱的人,他从另外一个角度,那么这个“俗”里面我牵扯到个人的(因素),因为他生活的处境不一样,和他经济的东西不一样,他审美都不一样。所以说有的人喜欢强烈的对比,有视觉冲击的,有的人喜欢,比如说可能是我听取家里的情况(家居装饰),我喜欢哪一种调子了,所以说绘画里面现在又说蓝色基调,什么基调,讲基调的,那么各种从西画里面有的好多人,因为他接受这种西化的东西机会比较多。他审美的地方,他往往从西的方面考虑比较多,但有的人喜欢传统的东西,它就往传统的审美的就比较多,所以我发现张越现在在摸索这个东西。
她(张越)现在是中国画里面,她实际上已经带一点“西”的东西,特别是色彩,色彩上面它泼墨泼彩,它已经朝西里边(发展),跟现在的我们叫“俗”(说法),并不是不好。我说这个是市场,有时候特别是我们说现在的特别年纪轻的人,他喜欢跳跃一点的颜色,要不要传统的,是有点是沉闷,很闷的,那么这个颜色我有时候说我发觉还是蛮有市场潜力的,但是有一点,我一直想要朝我们大家中国画传统这个地方要走的话,这一个雅不能扔,千万不能“偏”,偏到“俗”上面去了。那么“雅”里面就是说我们的笔墨功夫里面要下点功夫,这是我是个人观点。
“雅”里面线条和笔墨在研究的时候,现在有的好多笔墨是用技巧。
我们说的是要尽量“硬”功夫,我现在也在上课了,我有时候跟学生和我们聊天的时候,我说看一幅画好不好,你首先先看懂这幅画,画的好坏你知道了但你手里功夫不一定有。我说好多评论家他说的头头是道,叫他画,他的毛病都出来了,因为他不画了,你叫他去画,他说应该怎么画,这样画的错的,那个画的对的,他说的头头是道,但是到他画(作品)他拿不出来,这就是因为他平时并不画,它毕竟是理论的。
那么我们画画的人实际上就是你首先一点先要懂理论,你知道这些东西(传统),你连这个审美都不知道(就不行)。丑的东西,现在好多丑书丑画一样的,就像表演耍猴一样的耍,那么他也有一批群体喜欢,他就刚好像酒喝醉了一样发泄一下,但是他这个只能说它是一种表演,我们不能去学。你学了就完了。
(如当今现象)就是身上倒墨,往纸上一滚起来就是一幅画,还抽象的。这个时候我就是说我们画画,中国画里面,一个是材料,一个工具不能扔,扔掉了以后你就不叫中国画了,你不用毛笔画,你用刷子画,怎么能说明你是水墨画,用水墨在画,你没用笔。那么这个是我个人观点,就是我们怎么样子画画?到后面你一定要给人家感觉我这幅画我是用毛笔画的,用笔在画。这是一个,哪怕你是墨倒上去洒上去可以,但是你不要离开笔(笔墨)。
因为谈到笔墨,接下来就又有了一番对话:
许根荣:
讲毛笔画,我观点不一样,对笔来说,不是讲的毛笔就是笔,你像指画,他画出来的线条这个也是笔。对于毛笔,他能够(容易)画出线条,像其他东西画不出。因为一般画画都是用毛笔来画,而对于指画(来说)有点累。但是一般来讲都是用毛笔。
陈荣明:
因为我看现在他们有的人(画),有用油画笔,用牙刷、用维斯,用那个丝瓜巾也在画,我感觉我可能跟许老师的意思一样的,可能就是我们用有的工具,作为特殊的工具,为了达到某种特殊的效果,但出来的一定要有笔墨效果。我就随便这样说说观点参考,有时候大家可能不同的声音。
许根荣:
如果一种笔墨拿在手里,你会画不会画?我不要你画,叫你点个点子,这个相当于线条就知道你会画了。你这个点子点了,“浮”上面还是“切”进去的,你这个线条里面有没有。
陈荣明:
许老师说的实际上是在你的绘画技术、你的笔墨技术上面,你只不过用别的东西来表达了,你因为你如果没有没这个基础的话,你用手指你画不出这个效果。
许根荣:
用手指画实际上它也是“笔”,还是用这个“笔”的原理。就像武林高手一样的,他到最后,他甚至拿根竹子、拿根木棒子都是非常好用的。哪怕飞花走叶,等于是“剑”从心到膀到外面的东西等于是一种延长。
陈荣明:
我看到有一次,上次他们在搞笔会表演,那个人画的竹子,他是用底纹笔画出这个“笔”,画出来是很漂亮。我不反对他是用这个(笔),但是他如果是什么东西都用个笔,那么离开这个笔他就画不来了。
许根荣:
他这个竹子细枝到后来叶子,自然他还得用毛笔。
陈荣明:
但是他还是用笔这个问题,还是有矛盾,他撇竹子他用水彩笔,然后也能撇,撇的时候它也是扁的会转。看上去差不多,他(画)也是经过特殊工具加工的了。
所以对我可能比较传统一点,就是说有的人喜欢用工具,用工具的画出来(漂亮)。但我比较传统,比如说你现在工笔画和生宣、熟宣、绢,那么我们一般写意画里面大多用生宣比较多一点,但现在熟宣和绢上面也画,也可以把写意的画好。
许根荣:
实际上还是一个基础,你一定要有这个基础,你才能用别的材料来代替你达到这个效果,在笔墨基础上的达到整个水墨创新。
陈荣明:
而且现在有几个画西画的再画国画也很到位的,透视,特别是房屋建筑,他们绝对没问题,色彩也没问题的。
许根荣:
你像王劼音,还有俞晓夫,还有方思聪也在画中国画了,上次一说,我一笑了,讲方老师也在画这个(中国画)了。
许根荣:
看上去还是线条不一样的,没有变。
恽甫铭:
他这个线条里面没有线条,不一样的,他就是型准,但是它的线条质量是不行的。
许根荣:
它就是把西画的方法用韵味的构成,他(方法)这是就掌握了。
陈荣明:
他们有他们的强项。
许根荣:
对,但是他们还是缺“笔墨”。这个仔细去看看,可以看出来的。
陈荣明:

中国传统画有时候有唯一的缺点有点“程式化”。程式化就是说,我们有时候,我喜欢画山水,我就不用划分了,我们传统山水画,我这幅画好了,我还能画第二幅,第三幅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差不多,可以重复的。但是你如果(画)大写意的话你做不到,你(笔墨)下去就有偶然,有偶然性在里面,但是你收拾,关键要控制住,这个就是本事。(如果)你笔墨你能控制的住,那么就是我们传统的东西,有时候程式化了以后你就比较容易控制。
许根荣:

所以上海老美校这一批是吧?像王劼音、陈可爱...他们老一批里头,他们的书法老师很好的,但是他们现在后悔了,没有很好学习。比如就是像xxx他们,他们画一张画就签个名字。当然,与那个时代有关系......
大家讨论的气氛很浓
......

bpsl1yenmip.jpg

bpsl1yenmip.jpg

杨继光:
这次展览水墨画定位的很好,但是她要转到新文人画。
我觉得,因为中国画的一个特点,除了笔墨以外,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意境。意境后面是什么?就是文化。那么张越(作品)我们也看到了她作品中间书法也在支撑,因为书画同源,没有书法是不行的。
我感觉到(她)今后最怕的就是走两条路,一个是从工艺美术上面走,就像上次我与她说的那类作品少画。因为为什么?它是很多的(技法)不是画出来的,是工艺,比如颜色是弹上去的。我很坦诚的跟她讲,但是你走市场你必须这个路,但作为一个职业艺术画家的话,越到后面你这个路越窄,不是越宽。宽不对的。样样东西都来弄,可以看到版画。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就是小“陆抑非”。当时我帮他策划展览的时候,最后他把版画的东西放进去,版画的东西放进去以后,中国画就死掉了。我就举个例子,所以我就感觉到其实他们的功底都很好的,(以后)不灵了。
那么张越要走(艺术)了,我昨天形容她,我说:坐着,她是一个小女人,站起来是一个大女人,为什么?所谓的上海小女人不是说你小气,上海小女人是有素养的,安静的,有情调的,什么都能打理好。站起来是大女人。就是什么?就可以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人。
吴云涛:
我就随便讲讲我的感受。我跟张越老师我们也是做活动做展,看到过好多次。那么因为我自己本身对书画这一块不是专业,我的专业还是工艺美术这一块,那么就是说从我这次过来看张越老师的作品来说,还是对她的本身有了一个新的改观。
原来我觉得可能像我们这圈子的话,(看到)青绿山水的,画花鸟的传统的多,那么今天我觉得她这些作品还是非常的有当代的一些水墨,或者说是一些新的一些中式或者说文化的一些感觉在里面。因为笔墨我都不懂的,但是我觉得(作品)看起来很舒服,然后也很有意境。谢谢。
章怡茜:
还是蛮惊讶张越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做的一些新的探索,而且这批系列里面比起我前面看到她另外的一些水墨的东西,感觉更灵动,而且抽象的虚实的东西尝试的蛮好,很喜欢,谢谢。

3sua31yxh2u.jpg

3sua31yxh2u.jpg

va2fgd4p0wd.jpg

va2fgd4p0wd.jpg

1qbap2i1oes.jpg

1qbap2i1oes.jpg

x2m3qsudhdo.jpg

x2m3qsudhdo.jpg











▼ ▼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ICP1404946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