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5|回复: 4

《金瓶梅》中的相命預言

[复制链接]

124

主题

620

帖子

14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00
发表于 2020-7-1 10: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金瓶梅》中的相命預言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620

帖子

14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00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1: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瓶梅》中的相命預言
  曾俐瑋?
  提要
  《金瓶梅》中相命預言的情節主要出現在第29回吳神仙相面、第46回妻妾卜龜、第96回葉頭陀相陳經濟等章回;其中以第29回吳神仙出場為眾主角相面的篇幅最長,對整本《金瓶梅》人物的性格、命叨歼_到了提綱挈領的功效,更透露了作者對書中人物的褒貶與價值觀。
  本論文欲對《金瓶梅》中相命預言的章回作一內容的爬梳,透過分類整理的方式,來探究作者創作相命預言情節的背景因素與欲達到的目的,更進一步藉以反映作者對《金瓶梅》全書的創作態度與旨趣。
  研究後可歸納出,《金瓶梅》創作相命預言情節的主要背景因素有二︰其一,在「擬話本」的體裁下,以玄怪類小說「預敘懸念」的寫法,勾起讀者的好奇心。其二,以當時社會的民俗生活中各種相術占卜方法,反映出的迷信氛圍,來塑造使讀者盡信的果報觀。而《金瓶梅》創作相命預言情節的目的有三︰其一,揭露小說中隱而不彰的人物性格。其二,為人物將來的命撸鞒鰷蚀_的預言,呈現命吲c果報的必然性。其三,作者借相命者之口,來褒貶書中人物的貴賤,並演繹因果報應的價值觀。
  關鍵詞︰金瓶梅、相命預言、著書宗旨、預敘懸念
  《金瓶梅》中相命預言的情節主要出現在第29回吳神仙相面、第46回妻妾卜龜、第96回葉頭陀相陳經濟等章回;其中以第29回吳神仙出場為眾主角相面的篇幅最長,對整本《金瓶梅》主要人物的性格、命叨歼_到了提綱挈領的功效。其他章回中的相命預言情節,也補足了書中所有主要人物的命哳A言,由此我們可以觀察到,相命預言的情節在《金瓶梅》一書中起了相當關鍵性的作用,除了說明小說中人物的性格與命咭酝猓嘎读俗髡邔腥宋锏陌H,與作者撰寫小說的內含價值觀。
  本論文欲對《金瓶梅》中相命預言的所有章回,作一內容的整理爬梳,藉以探究作者寫作相命預言情節的背景因素與欲達到的目的。背景因素將分為:「擬話本小說中的預敘懸念」、「對當時民俗生活的反映」兩方面,就文學與文體演變特色及社會環境兩個層次來分析背景因素。而作者寫作相命預言情節在小說創作中欲達到的目的,則分為「揭露人物的性格」、「預言人物的命摺埂ⅰ赴岛宋锏陌H」等三方面來研討,其中,作者以寫作相命預言的情節來褒貶人物,包含了其創作的價值觀,是論文必須掌握的核心要點。
  經過上述的一番整理與研討後,文章欲進一步討論相命預言情節在《金瓶梅》小說中的對應結果,對於其少數無法相對應的結果,提出「虛實交錯的真實寫法」與「作者的疏漏」兩種原因來探究,由此強化相命預言在《金瓶梅》小說中的重要性與合理性。期望經由本論文的寫作,能更進一步釐清作者在寫作相命預言章回中的背景因素與目的為何,再藉以反映對《金瓶梅》全書的創作態度與旨趣。
  一、《金瓶梅》中相命預言的主要章節
  在100回的《金瓶梅》中,描寫西門慶家族中所有家人、妻妾的生命故事、生活瑣事,更不乏西門慶當官以後,與當時官場人士的送往迎來的細節;其篇秩的浩瀚,反映了當時社會的風俗民情與生活逸趣,是相當寫實的章回小說。《金瓶梅》裡每隔幾回就出現的「相命預言」情節,扮演了在小說中製造懸念節奏、提綱挈領的功效,此處先對《金瓶梅》中的「相命預言」情節,作一觀察整理。
  (一)第29回吳神仙貴賤相人
  《金瓶梅》的第29回「吳神仙貴賤相人」是小說初次對所有當時已出場的主要人物,進行篇幅最長的一次相命預言,也是書中最詳盡的一次相命情節。吳神仙出場後,為西門慶相八字、面相、相步,也為西門慶家族中的妻小相命(主要是面相)。吳神仙是周守備自行送來的相面先生,出場時作者對他外在外形象有一小段論的描寫,無論是「生的神清如長江皓月,貌古似太華喬松1」,還是「身如松,聲如鐘,坐如弓,走如風2」等,都可以看出作者對這個角色的形象塑造,充滿正面意味。從吳神仙和西門慶的對話中,也透露了他對相法的無所不知,無形中增加了書中角色甚至讀者,對於他相命能力的信任感。
  對於此回,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回評認為是小說中的一大關鍵,他說︰此回乃一部大關鍵也,上文二十八回一一寫出來之人,至此回方一一為之遙斷結果,蓋作者恐後文順手寫去,或致錯亂,故一一定其規模,下文皆照此結果此數人也。此數人之結果完而書亦完矣,直謂此書至此結亦可。3可見張竹坡認為,在29回中寫作相命情節的目的,是作者給所有角色安排結局的一種自我提點,以免之後在寫作過程中對角色的特性或結局發生錯亂,所以將角色的結局提前披露,預備將來能與結尾互相呼應。在這回的相命中,主要角色裡僅遺漏了陳經濟,但我們能從西門大姐的命咧懈Q見陳經濟的結局,也可以從第96回葉頭陀單獨相面陳經濟,來予以補闕。
  (二)第46回妻妾笑卜龜兒卦
  張竹坡認為「妻妾笑卜龜兒卦」是吳神仙後,又是一番結果也。4這一回當中的卜龜婆卦,比起吳神仙到府相命,讀來更似一種隨機而起的安排。只是在這樣的安排中,我們可以看出作者經卜龜婆之口,對角色所發出更精準的警語與讖語。卜龜婆的到來,僅因吳月娘、孟玉樓、李瓶兒等偶然在門首站立,恰巧遇上的「鄉裡卜龜兒卦兒的老婆子」,她的穿著簡潔,出場雖不若吳神仙那般聲勢洪大,卻也不影響她卜卦的準確性。雖然本回中的卜龜婆,只有為吳月娘、孟玉樓、李瓶兒卜卦,但卜卦內容也不與吳神仙有過多的重複,比起對未來命叩耐嘎叮嗟氖钦f出了角色人物的性格特徵。且相命所用的語言,經過吳神仙之口,或卜龜婆之口,便各有各的特色,兩兩相比,毫不相似,可以看出小說角色塑造的成功之處。
  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回評認為︰卜龜兒,止月娘、玉樓、瓶兒三人,而金蓮之結果卻用自己說出,明明是其後事,一毫不差。而看者止見其閑話,又照管上文神仙之相,合成一片。5潘金蓮隨口說出的︰隨他明日街死街埋,路死路埋,倒在洋溝裡,就是棺材。6作為自己的讖語,絲毫不差。月娘三人的卜卦結果與金蓮的讖語,都可以視作對吳神仙預言的補足情節。
  (三)第96回葉頭陀相陳經濟
  李瓶兒、西門慶、潘金蓮相繼死去後,作為《金瓶梅》後面章回中的主要角色陳經濟,被安排在第96回中,由葉頭陀為之相面,補足了對他的預言。葉頭陀為一獨眼的火頭僧,是陳經濟流落到水月寺做工時的巧遇之人,他的形象敘述簡易,對陳經濟之後命叩念A測卻十分準確。綜觀吳神仙、卜龜婆和葉頭陀,他們到書中角色身邊未知相命,其實都有一種不請自來、隨機隨性的意味;比起書中西門府中時常往來的姑子,三位相命者的形象反而更加客觀正面。
  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回評認為︰此回葉道相面,單結敬濟。蓋上回冰鑑7為眾人一描,後回卜龜又一描,方將眾人全收去。夫既遮遮掩掩,將敬濟8隱於西門慶文中,則不必急為敬濟結束,今既放手寫敬濟,是用於將到守備府中,即為之照冰鑑卜龜一樣結束,以便下文一放一收而便結也。9在這一回的葉頭陀相命中,張竹坡指出,《金瓶梅》的後段欲放手寫陳經濟,所以便安排了葉頭陀為之相面。這裡可以呼應張竹坡向前所說,《金瓶梅》的作者要完結一個重要角色時,必先以相命預言的手法來預示此人的必然結果,待到這些角色一一對應到了預言結果,小說的結局才算完整結束。
  此回中葉頭陀為陳經濟看相,預言他將來有個「三妻之會」,只是可能會「美中不美」。數回後,「三妻之會」就在陳經濟的墳上,應驗了葉頭陀所謂「美中不美」之處。
  (四)其他
  上述三回,為《金瓶梅》中篇幅較長,且最重要的幾回相命預言情節,除此之外,第61回李瓶兒死前打數卦、第79回西門慶死前求問吳神仙、第91回孟玉樓再嫁前卦肆合婚等,也是與相命預言有關的情節。我們可以把第61、79回李瓶兒與西門慶死前求卦相命的情節,視為一種求生手段,畢竟在相關的醫療作盡之後,病人情況都不見好轉,就只能在卦相預言上,取得對病人生死問題的安慰或是心理準備。在這裡安排相命的情節,一方面加深對角色死亡不可轉逆的確定性,另一方面,更樹立了相命預言者的權威性,作者經由預言者的預言,來宣判角色的結局,是不容質疑的。第91回中,孟玉樓再嫁前,兩位媒婆在卦肆的合婚過程,相較於之前的相命情節,充滿了更多的人為操作。為了讓孟玉樓能夠順利再嫁,媒婆與卦肆先生合指Z改了出生八字,但是卦肆先生仍說出了對孟玉樓未來命叩臄嘌裕谔搶嵔诲e間,預示了孟玉樓未來可能的結局。畢竟到全書結尾,作者都未再說明孟玉樓後半生的情景,讀者僅能以相命者對孟玉樓的預言,作為她命叩牟孪搿?
  二、《金瓶梅》中相命的背景因素
  對《金瓶梅》中的相命情節有簡單的瞭解之後,可以進一步探討這樣預言式寫作的背景成因。我們可將成因歸結為二︰其一,在小說的體裁上,相命預言情節表現了「擬話本」小說中常見的「預敘懸念」手法;其二,在小說的內容思想上,相命預言情節體現了對當時民俗生活的反映。論述如下︰
  (一)「擬話本」小說中的「預敘懸念」
  《金瓶梅》的創作體裁,承接了宋元以來話本小說的傳統,是一種「擬話本」的形式,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不時地哂谩冈捳f」、「卻說」、「不說……單表……」、「畢竟未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等說書人的套語,又大量地插入詩詞唱曲。對此,付善明曾在〈論《金瓶梅》為擬話本之杰構〉,一文中提到︰在文人參與擬話本的創作之時,雖然已經不再是用來在書場上說唱的作品,而是用來閱讀的案頭之作;但是擬話本作者是模擬書場說話進行創作,在心目中有其潛在讀者。
  由此可知,以「擬話本」形式來創作案頭小說時,作者還不能完全跳脫將自身設定為「說書人」的這種視角,所以在小說中闡述的人稱時常是跳躍的,平時以第三人稱方式敘事,有時以「說書人」的視角跳出來對小說的情節、人物進行評論,間或以主角本身的視角來講述觀點,增加其敘事視角的豐富性。確認了《金瓶梅》的擬話本形式,我們回過頭來看「相命預言」情節在這種體裁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在傳統中國小說的體裁中,「預敘懸念」是一種常見的寫作手法。這種寫作手法是承接了《左傳》以來的寫作傳統,預先說出即將要發生的事情與結果,藉以吸引閱聽人的興趣。在《三國志通俗演義》中,也曾將神異或致灶A敘在小說情節中,成為當時話本小說、擬話本小說以至於後來的章回小說常見的寫作方法,更可說是中國小說與西方小說可區別的特色。
  關於「預敘懸念」的情節設置,李鵬飛曾經在〈中國古代小說懸念的類型及其設置技巧中〉清楚地闡述︰在預敘式懸念中,有一類懸念感特別強烈的乃是屬於表現命定觀念的題材,亦即人物的命呋蚴录慕Y局被某個具有預言能力的人確鑿無疑地預言了,然後小說再敘述這一事件或人物命叩木唧w發展過程,這時,讀者的懸念感與好奇心便都會被完全吸引到這一過程之上來,並往往會造成強烈的懸念。11《金瓶梅》「相命預言」情節的寫作方法,毫無疑問地是像這樣哂妹ㄓ^念的題材,從吳神仙、卜龜婆、葉頭陀、卦肆先生等等有預言能力的相命者口中,以準確無疑的方式將小說人物的性格、命摺⒔Y局事先披露出來。在《金瓶梅》漫長的100回中,預言情節可以增加故事的懸念感,使讀者不會在西門家族流水般的筵席、送往迎來的細節中,消磨掉閱讀下去的興趣,反而會因為預先知道了可能的結局,而提升「欲知後事」的興致,為小說的節奏起了調和起伏的作用。            《金瓶梅》在「擬話本」體裁下,設置「預敘懸念」的寫法,安排了各種相命預言情節的寫作,是傳統小說常見的創作手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620

帖子

14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00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2: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當時民俗生活的反映
  《金瓶梅》相命預言的另一個寫作背景因素,是對於當時民俗生活的反映,如果不是在常民的文化生活中,相當倚賴各種相命的宗教行為,小說中不會出現那麼多細節的描寫。
  從吳神仙出場時相八字、相面、相步等種種相法看來,小說中描寫相命的場面極為細膩,綜觀全書,大大小小的相命卜卦方法有︰子平、麻衣相法、六壬神課、打數算命、相思卦、金錢卦、龜兒卦、灼龜、抽籤、看水碗、祿馬數、演禽星、圓夢、看黃道好日等十數種方法。這麼多的相命方法,反映了當時的人對生活中未知的變數產生不確定感,進而延伸出的各種占卜方法,或者可以說是作者個人的興趣表現。顏清祥就曾經提到︰作者於書中敘及各項宗教行為時,行筆極為細膩,並且都用專業術語,……,中間措辭遣字皆非外行人所易懂,顯示作者一定深通此道,並且對廣義的占卜術極為著迷,這對探討本書之作者或改寫者,應可提供一條小路。
  《金瓶梅》中各種相命預言的故事情節,也可以作為研究作者背景的線索之一。作者本身必然十分熱衷於各種相命占卜之術,一來,我們可以看到他行文處的熟稔度;二來,作者筆下的相命預言者,其揭示的角色命撸瑤缀醵际菓灥模^少有不應驗之處,對相命者形象的塑造也較具正面性。
  在《金瓶梅》中,除了相命預言的情節外,也充滿了各種豐沛的道教、佛教的宗教行為;但相較之下,其他的宗教行為多半揭露了社會現實的醜陋面,其所謂僧人或宗教人士的作為,時常以金錢、欲念等「酒、色、財、氣」作為出發點,以此救贖芸芸眾生,形成相當深刻的諷刺筆法。而相命預言的幾位相者,多是不貪財色,呈現仙風道骨、道貌岸然的正面形象。在作者通曉相命卦術的背景之下,透過這些相命者預示小說人物的結局,從而達到警世勸善、以正視聽的效果,可以說是別出心裁、有意為之的創作。豐沛的宗教活動、各種相命卦術的方法、對命叩牟豢烧莆张c好奇心等,樣樣皆反映了當時人民的民俗生活與價值觀,是《金瓶梅》寫作相命預言情節的背景因素之一。
  三、《金瓶梅》中相命預言的目的
  由前段敘述我們可以歸納出,作者在寫作《金瓶梅》中的相命情節時,是有意識地透過創作技巧,來表達作者的價值觀,或是他著書的宗旨。本段將從幾個面向來討論《金瓶梅》中作者寫作相命預言的目的:首先,相命預言寫作可以揭露小說人物的真實性格;再者,也為小說人物預言將來的命撸蛔钺幔陬A言中披露了作者自身對於小說人物的價值褒貶,這就牽涉到作者寫作《金瓶梅》的著書宗旨,是否將寫作的主要目設定為因果報應的教化功能。論述如下:
  (一)揭露人物的性格
  《金瓶梅》中相命預言情節裡,相命者除了預言人物命撸步沂玖巳宋锏男愿瘛_@裡將所有的預言內容,其中揭露人物性格的部分,以表格整理後,得到以下的結果:《金瓶梅》相命情節中所揭露的人物性格:
  人物相命者相命內容
  西門慶、吳神仙
  為人一生耿直,幹事無二。喜則和氣春風,怒則迅雷烈火。細軟豐潤,必享福逸祿之人也。兩目雌雄,必主富而多詐。淚堂豐厚,亦主貪花,谷道亂毛,號為淫杪。
  潘金蓮、吳神仙
  髮濃鬢重,兼斜視以多淫;臉媚眉彎,身不搖而自顫。舉止輕浮惟好淫,眼如點漆壞人倫;月下星前長不足,雖居大廈少安心。
  李瓶兒、吳神仙
  花月儀容惜羽翰,平生良友鳳和鸞;朱門財祿堪依倚,莫把凡禽一樣看。
  卜龜婆
  為人心地有仁義,金銀財帛不計較。人吃了賺了他的,他喜歡;不吃他不賺他,倒惱。
  龐春梅、吳神仙
  五官端正,骨格清奇,髮細眉濃,稟性要強;神急眼圓,為人急躁。
  吳月娘、吳神仙
  乾薑之手,女人必善持家;照人之鬢,坤道定須秀氣。
  卜龜婆
  為人一生有仁義,性格寬洪,心慈好善,看經佈施,廣行方便,一生操持把家做活,替人頂缸受氣,還不道是。喜怒有常,主下人不足,正是喜樂起來笑嘻嘻,惱將起來鬧哄哄。別人睡到日頭半天還未起,你人早在堂前禁轉梅香洗銚鐺。雖是一時風火性,轉眼卻無心,就和人說也有,笑也有。
  孟玉樓卜龜婆
  你為人溫柔和氣,好個性兒。你惱那個人也不知,喜歡那個人也不知,顯不出來。一生上人見喜下欽敬,為夫主寵愛。只一件,你饒與人為了美,多不得人心。命中一生替人頂缸受氣,小人駁雜,饒吃了還不道你是。你心地好,□了去了;雖有小人,也拱不動你。
  孫雪娥吳神仙
  體矮聲高,額尖鼻小,雖然出谷遷喬,但一生冷笑無情,作事機深內重。
  陳經濟葉頭陀
  一生心伶機巧,常得陰人發跡。人物性格的塑造一般取決於人物在事件中的處事方法與語言特徵等,有時也經由其他角色評語、作者視角等等方式揭露。
  先前提到,作者在處理《金瓶梅》相命預言的情節時,是有意識地利用這些相命者口中的預言,去揭示人物在命呱稀⑿愿裆稀鸽[藏而真實」的部分。可以說利用這些情節,去補足了作者在創作人物中,隱而不發的幽微之處。例如,孟玉樓的真實性格,在小說末幾回的幾個事件以前,都表現得相當隱晦;我們可以明白看見潘金蓮性格潑辣、李瓶兒遇事多忍耐,但孟玉樓貌似善良溫和,卻沒有清楚而具體的形象。在第46回中卜龜婆的卦象裡,說孟玉樓是︰你為人溫柔和氣,好個性兒。這是她表面上能顯露出來的性格,但接下來她提到孟玉樓性格深沉的部分,則說︰
  你惱那個人也不知,喜歡那個人也不知,顯不出來。一生上人見喜下欽敬,為夫主寵愛。只一件,你饒與人為了美,多不得人心。命中一生替人頂缸受氣,小人駁雜,饒吃了還不道你是。你心地好,□了去了;雖有小人,也拱不動你。
  簡而言之,孟玉樓是個喜怒不發於形的人,我們若是在小說中有隱約感受出來她這樣的人格特質,這裡就可以透過卜龜婆的語言當中證實。由於孟玉樓喜怒不發於形,所以表面上多能與人為善,實際上卻給人難以捉摸、難以親近的感覺,因此她少能取得別人十足的信任,這裡可以從她與吳月娘最終的相處情況中看出來。然而很重要的是,這裡說出了孟玉樓的性格基礎是良善的,這種良善在她的一生中,終能保護她不吃小人的虧。另一個例子,可以參考吳神仙口中的孫雪娥。孫雪娥的形象,在《金瓶梅》的前段中,是最不受西門慶寵愛的妻妾,雖然身居「四娘」之位,實際上卻只是西門府中上灶管事的廚娘。幾回孫雪娥與潘金蓮、宋蕙蓮鬥氣,只能看得出雪娥的性格暴躁、遇事軟弱、又不善看人眼色,彷彿是愚鈍又毫無心計的人。但29回時,吳神仙相她卻說︰一生冷笑無情,作事機深內重14。孫雪娥這樣的性格特質,在《金瓶梅》的結局之前,都是無法被看出的。在小說的末幾回,西門慶死後,孫雪娥拐盜家財,與來旺私奔,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平日妻妾們,依據彼此的財力互相出錢請客時,孫雪娥總推說沒錢不參與,實際上卻私下積攢了許多體己,預備著將來有用到的一天。對照潘金蓮的經濟不寬裕,卻愛打腫臉充胖子,剛好形成對比,又呼應了吳神仙說她「機深內重」的評語。且結尾時,孫雪娥唆打陳經濟、唆賣潘金蓮,有仇必報的性格,不得不說確是個冷笑無情之人。
  以上,從卜龜婆與吳神仙兩人的預言裡,確實反映了《金瓶梅》中孟玉樓與孫雪娥隱而不顯的性格特質。
  (二)預言人物的命運r
  《金瓶梅》相命預言的情節中,除了揭露了人物性格外,最重要的便是透露小說人物的命摺_@裡先將所有人物命哳A言的結果,以表格整理以後,陳列如下︰
  人物 相命者 預言內容 應驗與否
  西門慶吳神仙
  一生多得妻財,不少紗帽戴。臨死有二子送老。△
  目下透出紅鸞天喜,熊羆之兆。又命宮驛馬臨申,不過七月必見矣。~
  六六之年主有嘔血流膿之災,骨瘦形衰之病。△
  頭圓項短,必為享福之人;體健筋強,决是英豪之輩;天庭高聳,一生衣祿無虧;地閣方圓,晚歲榮華定取。~
  眉抽二尾,一生常自足歡娛;根有三紋,中年必然多耗散;奸門紅紫,一生廣得妻財;黃氣發於高廣,旬日內必定加官;紅色起於三陽,今歲間必生貴子。~
  潘金蓮吳神仙
  面上黑痣,必主刑夫;人中短促,終須壽夭。~
  金蓮自己明日街死街埋,路死路埋,倒在洋溝裡就是棺材。~
  李瓶兒吳神仙
  皮膚香細,乃富室之女娘;容貌端莊,乃素門之德婦。△
  只是多了眼光如醉,主桑中之約無窮;媚靨漸生,月下之期難定。~
  觀臥蠶明潤而紫色,必產貴兒。體白肩圓,必受夫之寵愛。常遭疾厄,只因根上昏沉;頻遇喜祥,蓋謂福堂明潤。~
  山根青黑,三九前後定見哭聲。法令綳纏,雞犬之年焉可倖過。~
  卜龜婆上面畫着一個娘子,三個官人。頭個官人穿紅,第二個官人穿綠,第三個穿青,懷着個孩兒,守着一庫金銀財寶,傍邊立着個青臉撩牙紅髮的鬼。~
  一生榮華富貴,吃也有,穿也有,所招的夫主都是貴人。只是吃了比肩不和的虧,凡事恩將仇報。正是︰比肩刑害亂擾擾,轉眼無情就放刁。寧逢虎生三張嘴,休遇人前兩面刀。~
  今年計都星照命,主有血光之災。仔細七八月,不見哭聲纔好。
  龐春梅吳神仙
  山根不斷,必得貴夫而生子。兩額朝拱,主早年必戴珠冠;行步若飛仙,聲響神清,必益夫而得祿。三九定然封贈。但乞了這左眼大,早年剋父;右眼小,周歲剋娘;左口角下只一點黑痣,主常沾啾唧之災;右腮一點黑痣,一生受夫愛敬。~
  天庭端正五官平,口若塗硃行步輕;倉庫豐盈財祿厚,一生常得貴人憐。~
  吳月娘:吳神仙
  面如滿月,家道興隆;唇若紅蓮,衣食豐足。山根不斷,必得貴夫而生子;聲響神清,必益夫而發福。~
  淚堂黑痣,若無宿疾必刑夫;眼下皺紋,亦主六親若冰炭。~
  女人端正好容儀,緩步輕如出水龜;行不動塵言有節,無肩定作貴人妻。~卜龜婆上面畫着一個官人,和一位娘子在上面坐;其餘都是侍從人,也有坐的,也有立的,守着一庫金銀財寶。~
  疾厄宮上着刑星,常沾些啾唧。吃了你這心好,濟過來了。往後有七十歲活哩。~
  兒女宮上有些貴,往後只好招個出家的兒子送老罷了;不論隨你多少,也存不的。~
  李嬌兒吳神仙
  額尖鼻小,非側室必三嫁其夫;肉重身肥,廣有衣食,而榮華安享;肩聳聲泣,不賤則孤;鼻梁若低,非貧即夭。△
  額尖露臀并蛇行,早年必定落風塵;假饒不是娼門女,也是屏風後立人。~
  孟玉樓吳神仙
  三停平等,一生衣祿無虧。六府豐隆,晚歲榮華定取;平生少疾,皆因月孛光輝;到老無災,大抵年宮潤秀。~口如四字神清徹,溫厚堪同掌上珠;威媚兼全財命有,終主刑夫兩有餘。~
  卜龜婆上面畫着一個女人,配着三個男人,頭一個小帽商旅打扮,第二個穿紅官人,第三個是個秀才。也守着一庫金銀,有左右侍從人伏侍。~濟得好,見個女兒罷了,子上不敢許。若說壽,倒盡有。掛肆先生命中直到四十一歲,纔有一子送老,一生好造化,富貴榮華真無比。△這位娘子如今嫁個屬馬的夫主,方是貴星,享受榮華。寅皮是尅過的夫主,是屬虎的。雖故受寵愛,只是偏房,往後一路功名,直到六十八歲,有一子、壽終、夫妻偕老△
  孫雪娥吳神仙
  吃了這四反的虧,後來必主凶亡。夫四反者,唇反無稜,耳反無輪,眼反無神,鼻反不正故也。~
  燕體蜂腰是賤人,眼如流水不廉真;常時斜倚門兒立,不為婢妾必風塵。~
  西門大姐:吳神仙
  鼻梁仰露,破祖刑家。聲若破鑼,家私消散;面皮太急,雖溝洫長而壽亦夭;行如雀躍,處家室而衣食缺乏;不過三九,常受折磨。~
  惟夫反目性通靈,父母衣食僅養身;狀貌有拘難顯達,不遭惡死也艱辛。~
  陳經濟葉頭陀
  印堂太窄,子喪妻亡,懸壁昏暗,人亡家破;唇不蓋齒,一生惹是招非;鼻若竈門,家私傾喪。那一年遭官司口舌,傾家喪業。~
  早年父祖丟下家產,不拘多少,到你手裡都了當了。你上停短兮下停長,主多成多敗,錢財使盡又還來。~
  後來還有三妻之會。你面若桃花光焰,雖然子遲,但圖酒色歡娛,但恐美中不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620

帖子

14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00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4: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對照以上表格中所預言的人物命撸托≌f中結局相符合的以~記號,與結局不盡然符合或有不確定之處,則以△記號;其預言中不應驗之處,將在下個段落中探討。為了塑造出相命者預言準確的權威性,作者在創作小說之時,還安插了吳月娘、潘金蓮等人對這些預言的質疑,用以對比將來預言應驗時,所謂天理不可違的因果報應之處。在29回吳神仙為眾人相命以後,吳月娘對預言的反應是︰
  相的也都好。只是三個人相不着!
  相李大姐有宿疾,到明日生貴子。他現今懷着身孕,這個也罷了。相咱家大姐明日受折磨,不知怎的折磨?相春梅後日也生貴子,或者只怕你用了他,各人子孫,也看不見。我只不信說他春梅後來戴珠冠,有夫人之分。端的咱家又沒官,那討珠冠來?就有珠冠,也輪不到他頭上
  吳月娘首先不信李瓶兒有疾,再不信出身千金小姐的西門大姐未來會受折磨,最不令她相信的,是身為丫鬟的龐春梅將來會有做官夫人的命。偏偏吳月娘所不盡信的,將來都一一應驗︰李瓶兒確受疾病而夭亡,西門大姐受了陳經濟的折磨後上吊惡死,龐春梅則在西門慶死後,被吳月娘變賣,但變賣至周守備府中的春梅,卻受到夫君敬愛,後從小妾搖身一變為正頭娘子,正是戴珠冠的官夫人命。另一個不相信預言之說的人是潘金蓮,第46回妻妾們請卜龜婆相命時,潘金蓮來遲了,聽見眾人說她晚到,不然也卜卜時,她的反應是︰我是不卜他,常言:『算的着命,算不着行。』想着前日道士打看,說我短命哩、怎的哩!說的人心裡影影的。隨他,明日街死街埋,路死路埋,倒在洋溝裡就是棺材。
  原來之前吳神仙相她短命,惹得她也內心不安,不如不要相信這種預言之說。此處有趣的是,潘金蓮的命叩故菑乃约旱目谥姓f出,一語成讖,想必活在當下的潘金蓮,絕不能想到,未來自己的命邥娴氖墙炙澜致瘢匪缆仿瘢粫r間不得安葬吧!另一處值得注意的,是葉頭陀相陳經濟的「三妻之會」。葉頭陀為陳經濟相命,是在他落魄潦倒時,此時葉頭陀就斷言陳經濟將會有個「三妻之會」,只是會有美中不足之處,惹得旁人笑話說,陳經濟落魄到做人老婆呢,怎麼還能有三個老婆呢?怕是相錯了吧。作為小說中後面20回的男主角,無論是吳神仙或是卜龜婆,都沒有幫陳經濟相過命;第96回的葉頭陀相命,不僅相準了陳經濟的「三妻之會」(馮金寶、葛翠屏、韓愛姐的相會),更相準了他「美中不美」之處(三妻是在他墳上相會)。這裡不僅補足了對陳經濟的預言之說,更可以看出相命預言的情節安排,對於全書人物的命撸计鹆司V領性的作用,重要的角色必然有他的讖語,且故事都結束在預言成為讖語之時。從李瓶兒、西門大姐、龐春梅、潘金蓮、陳經濟等人的準確預言來看,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作者企圖塑造相命者預言命叩臋嗤裕瑤缀跏遣蝗葙|疑的。
  (三)暗含人物的褒貶
  《金瓶梅》相命預言的情節,除了揭示人物真實性格、暗示角色實際命咄猓覀兛蛇M一步看出,作者對書中人物的褒貶。要了解作者對人物褒貶的態度,得先回到作者著書的立意與價值觀上來看。我們若將作者創作《金瓶梅》的主要目的之一設定為發揮「因果報應的教化功能」,就能比較清楚地探討相命預言情節在這之中起到的作用。實際上,作者著此書的目的之一,絕對是為了創作一個因果報應的故事,來勸人為善,發揮教化社會的功用。從《金瓶梅》的開頭所書的「四貪詞」,要讀者慎戒四貪,便可以知道作者演繹的這個故事,書中凡是沉迷於「酒、色、財、氣」之人物,必然會遭受到各種果報。在全書的末了,作者以詩結尾︰
   閑閱遺書思惘然,誰知天道有循環,西門豪橫難存嗣,經濟顛狂定被殲;樓月善良終有壽,瓶梅淫佚早歸泉,可怪金蓮遭惡報,遺臭千年作話傳!17顯然作者堅信人生在世,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的一個過程,無論誰都無法逃避這樣的輪迴,與開頭的「四貪詞」形成了強烈的首尾呼應。
  因為作者相信因果業報,又熟悉相命占卜的方法,這就不得不為《金瓶梅》中的相命預言情節,增添了許多迷信氛圍,對此,周中明曾說︰為什麼作者要用吳神仙、卜龜婆的相命、卜卦來預示人物的命吣兀窟@就不能不指出,作者受宿命論世界觀的影響了。因此他無論在寫吳神仙或卜龜婆時,總不免要宣揚「平生造化皆由命」(第29回),「萬事不由人計較,一生都是命安排。」(第46回)
  既然相命預言情節,隱含了所謂命定觀,彷彿人生在世「萬事不由人,都是命安排」,那麼人生是否就應該隨波逐流,一切聽從命甙才拍兀孔髡叩拇鸢甘欠穸ǖ模駝t不會寫出「四貪詞」和整部《金瓶梅》的果報故事,來勸人為善。《金瓶梅》故事的基調,是被作者設定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業報故事。有了這個基礎概念以後,回過頭來看書中相命預言的情節設定,自然也就變成勸世情節的一環了。我們可以舉篇幅最長的第29回「吳神仙貴賤相人」為例,從回目中,就可以看到作者對人物的評斷,是有貴有賤了,這些貴賤不僅僅指人物的命吆脡模瑥男愿衽e止上來看,貴賤更是取決於人物自身的行動果報。在《金瓶梅》相命者的眼裡,人物容貌舉止與命叩馁F賤,是密不可分的,李洪政曾提到︰吳神仙的相面有一個重要特點,在他的眼中,凡是貴人都長得很美,凡是賤人大都長得奇醜無比。
  ……作者是帶著濃厚的情感色彩來寫他的人物的,他愛憎分明,對他所寫的人物是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20我們可以看到,作者所授意的吳神仙,之所以以「貴賤相人」,是有果報不爽的基礎準則在,在這個準則之下,符合德行的便是有善報的貴人,不符合德行的便是嚐惡果的賤人。在簡易的二分之下,西門慶、李瓶兒、龐春梅、吳月娘、孟玉樓,是所謂的貴人;而潘金蓮、李嬌兒、孫雪娥、西門大姐,則是所謂的賤人。不過貴人的命咭瞾K非都是善終,若沒有相對應的善行,也可遭到疾厄凶亡,西門慶、李瓶兒、龐春梅等都是例子。只能說,他們相較於潘金蓮等人的貴,是指本身擁有較好的機撸蚴怯休^高貴的品德素質。
  作者將人的命叻譃橘F、賤兩種,表露了本身對角色的好惡,以此來褒貶書中角色。這樣的價值判斷,直接地反映了作者著書的目的,是以因果業報為警惕的勸世小說。而 《金瓶梅》在相命預言的情節中,除了揭露人物性格與命咄猓再F賤的價值評斷彰顯人物的因果業報,是創作這些情節的最重要目的之一。
  四、《金瓶梅》中相命的對應結果
  《金瓶梅》中相命情節的對應結果,多數在小說結尾時都能應驗,故此段僅以不對應之處作為討論。不完全應驗之處,參考前段表中的△記號,計有西門慶、李瓶兒、李嬌兒、孟玉樓等人,但與實際結局的落差都並非很大。不應驗之處,表格整理如下︰人物相命者不應驗之預言說解西門慶吳神仙一生多得妻財,不少紗帽戴。臨死有二子送老。西門慶死時,官哥兒已夭折,孝哥兒尚未出生,不能說有二子送老。
  六六之年,主有嘔血流膿之災,骨瘦形衰之病。西門慶死時是33歲,並非吳神仙所說36歲有得病之災李瓶兒吳神仙皮膚香細,乃富室之女娘;容貌端莊,乃素門之德婦。李瓶兒嫁西門慶之前本是梁中書之妾,嫁花子虛後又與西門慶勾搭。花子虛死後先嫁蔣竹山再嫁西門慶。豈可稱為德婦。李嬌兒吳神仙額尖鼻小,非側室必三嫁其夫;肉重身肥,廣有衣食,而榮華安享;肩聳聲泣,不賤則孤;鼻梁若低,非貧即夭。在小說結尾時,李嬌兒嫁給張二官做二房娘子,之後尚不能看出他是否會「三嫁其夫」,還是僅應驗當側室之言;也不能看出她是否最終「非貧即夭」,只能將此預言當作李嬌兒結局的補述。孟玉樓卜龜婆濟得好,見個女兒罷了,子上不敢許。若說壽,倒盡有。孟玉樓的結局,僅止於與李衙內歸鄉攻書,並不知其後結果。故在此我們只能將所有相命者的預言,當作是孟玉樓個人結局的補述。兩位相命者只對孟玉樓未來生男或生女的說法有出入,但是說孟玉樓長壽似乎是可以肯定的,依照結尾詩所說「樓月善良終有壽」,就能確定她的長壽。卦肆先生命中直到四十一歲,纔有一子送老,一生好造化,富貴榮華真無比。這位娘子如今嫁個屬馬的夫主,方是貴星,享受榮華。寅皮是尅過的夫主,是屬虎的。雖故受寵愛,只是偏房,往後一路功名,直到六十八歲,有一子、壽終、夫妻偕老。
  仔細檢視《金瓶梅》相命預言情節中的不應驗之處,會發現除了西門慶的死亡年份對不上以外,基本上不會有很大的錯誤。對於不完全應驗的結果,歸納出的可能的原因有二︰
  (一)虛實交錯的真實寫法
  作者常在《金瓶梅》中透過人物說出「算得著命,算不著行」,可見得人物的行動與抉擇,也是決定最終命叩年P鍵,如同前段所述,果報是對應到德行的,也是西門慶、李瓶兒、龐春梅等人,雖有好的機邊s無法善終的原因。相命者的語言,時常都是抽象的,沒有百分之百應驗,如果對相命者的預言結果有所疑慮,就會製造一種虛實交錯的感受,這種感受帶給小說讀者較多的真實感。畢竟《金瓶梅》雖相信因果報應,但戒四貪的目的在於節人欲,而不僅僅是提倡宗教迷信,沒有必要創造出一個百分之百鐵口直斷的相命者;反而要在虛實交錯的寫法中,提升人物的真實感。
  (二)作者的疏漏
  另一個對相命預言情節不應驗的因素,可能單純因為是作者寫錯了,如西門慶的死亡流年預言,就僅僅是33歲與36歲的區別。前段我們討論過,張竹坡認為29回的吳神仙預言,是作者寫作角色的綱領,有了這個綱領,作者才不會在最後結局時,讓人物故事間彼此錯亂,類似作者給自己的一種提醒。在《金瓶梅》的長篇的故事中,其瑣碎細膩的程度,開創章回小說的先河,在這樣漫長又繁瑣的情節中,甚至在可能傳鈔失誤的過程裡,書中會有前後對應不上的微小錯誤,也不足為奇了。
  結語
  總結以上論述後,我們可以瞭解到,《金瓶梅》創作相命預言情節的主要背景因素有二︰其一,在「擬話本」的體裁下,以玄怪類「預敘懸念」的寫法,勾起讀者的好奇心,呈現中國小說中常見的手法特色。其二,記錄當時民俗生活中,豐沛的相術與占卜方法,在小說中以各式各樣的卜術反映迷信的社會氛圍,望讀者能盡信果報觀。《金瓶梅》創作相命預言情節的主要目的有三︰其一,藉由相命者的預言,來揭露小說中隱而不彰的人物性格。其二,為人物將來的命撸鞒鰷蚀_的預言,讓人物的當時狀態與最終結局的反差,來說明命叩牟豢蛇`逆性與果報的必然性。其三,作者借相命者之口,來褒貶書中人物的貴賤,實際上是以一套德行標準,來演繹因果報應的價值觀。
  從《金瓶梅》相命預言情節的準確度來看,可以清楚地知道,作者藉由樹立相命者的權威性,來達到創作勸世小說的目的。《金瓶梅》中的相命預言,反映了作者盡信因果報應的價值觀,並以此教化世人的著書宗旨。
  徵引文獻
  一、傳統文獻〔明〕蘭陵笑笑生,梅節校訂:《金瓶梅詞話》(臺北︰里仁,2007年11月)。
  二、近人論著
  李洪政:《金瓶梅解隱︰作者、人物、情節》(臺北︰台灣商務,2000年)。周中明:《金瓶梅藝術論》(臺北︰里仁,2001年)。黃霖:《金瓶梅資料彙編》(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3月)。蔡國梁:《金瓶梅社會風俗》(天津︰百花文藝,2002年)。
  三、期刊論文
  付善明:〈論《金瓶梅》為擬話本之傑構〉,《澳門文獻信息學刊》第8期(2013年4月),頁58-64。李鵬飛:〈中國古代小說懸念的類型及其設置技巧〉,《雲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3卷第3期(2014年5月),頁79-87。顏清洋:〈《金瓶梅》中的民間宗教行為〉,《明史研究專刊》第13期(2002年3月),頁225-25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620

帖子

14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00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5: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真的是中国的神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