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7|回复: 0

红楼梦里钗黛合一的原型,与真假香玉以及李绮都有关系

[复制链接]

26

主题

77

帖子

2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2
发表于 2020-7-1 10: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红楼梦里钗黛合一的原型,与真假香玉以及李绮都有关系
  红楼梦第五回,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翻开金陵十二钗正册,见头一页上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其下有一首诗:
  可叹停机德,【甲戌夹批:此句薛。】
  堪叹咏絮才,【甲戌夹批:此句林。】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甲戌双行夹批:寓意深远,皆非生其地之意。】
  红楼梦太虚幻境里,出现金陵十二钗判词,但是第一女主与第二女主,林黛玉与薛宝钗,她们的判词却是合二为一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脂砚斋”评语中有关于“钗黛合一”的说法:“钗、玉名虽两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故写是回,使二人合二为一。请看黛玉逝后宝钗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谬矣”(第四十二回总批)。
  我认为,为了解释钗黛的判词为何合一,必须釆纳脂评的说法,钗黛的原型,很可能有同一人的影子,她的很多主要事迹,曾经发生在同一人身上。初听起来,说宝钗与黛玉的原型是同一人,很多人会觉得很不好理解。因为宝钗与黛玉性格完全相反啊,境遇也差得远,有何理由原型是同一人?我以前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后来见了霍氏姐弟的书中提到的代香玉的存在后,脑子里有了比较清晰的想法,就是钗黛合一的原型,首先很可能跟李煦孙女李纹密切相关。
  很显然,进宫为妃的是代香玉,不是李香玉。那么为什么李香玉本人不肯进宫参选呢?因为由于李煦获罪,李氏家族的家眷当时已经全部被罚没为奴,李香玉属于奴籍,这样身份的人进宫参选,就算选中也只能是身份十分卑微的奴才,加上李煦是罪臣,李香玉就算进宫,不可能得到较好的前途。
  李纹最初应该是被人看好,与曹雪芹成就金玉良缘的,但是随着李家、曹家相继获罪,这个金玉良缘首先被曹家否决了。李纹最后应该是嫁到平郡王府做妾了,在小说中她类似于尤二姐这样一个角色。但是嫁的可能不是平郡王福彭,而是福彭的二弟福静,在小说中类似于贾琏这么一个人。
  李纹在嫁入平郡王府后曾经很受宠,但是可能遭到丈夫妻妾嫉妒排挤,很快病死了。李纹死后,曹雪芹曾经很悲伤,小说里有写贾宝玉祭金钏,可能正是映射的曹雪芹祭李纹这个事件。红楼梦小说中,尤二姐没有入贾府宗庙,现实中,似乎那个嫁给福彭二弟的香玉也不获家族承认,他们的家谱也没有将她记载下来。
  不久,那位代李纹参选进宫的代香玉意外成为皇帝的妃子,她名义上的妹妹李绮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她后来似乎嫁给了一个王爷,很可能是福彭,也可能是弘晓。但后来出事了,要么是类似秦可卿在宁国府遭遇的事情,要么是别的什么幺蛾子。李绮最后不容于王府,似乎只有死路一条,但她却逃出王府,找到曹雪芹。其时曹雪芹的妻子已经病故,他陪伴李绮一路逃出京师,回到曹雪芹的故乡江宁。二人在花塘村同居过一段时间,遭到王爷派来的人追拿。为了不连累曹雪芹,李绮毅然选择出家。
  花塘村至今有曹姓人家宣称是曹雪芹后人,有人推测这些曹雪芹后人很可能是曹雪芹与李绮在此地隐居期间所生孩子的后裔。
  曹雪芹因为拐跑王爷爱妾,做了这么一件荒唐事,所以无法再到京城立足,晚年应该是回到故乡江宁居住。曹雪芹在这段时间开始写红楼梦,目的是为自己与李绮私奔的行为正名,翻案。
  现实中,曹雪芹携王爷侧妃李绮私奔,野合成夫妻。小说中,则让警幻仙姑郑重其事将秦可卿许配给宝玉成就姻缘。警幻仙姑在太虚幻境里的身份是秦可卿的姐姐,如果李绮对应小说中的秦可卿,则警幻仙姑就对应的是李绮的姐姐李纹或者顶替她的那位代香玉姑娘。曹雪芹携李绮私奔时李纹已经不在人世,曹雪芹在小说中安排这一情节,是想寓意,自己的这些行为是能得到已在天上仙境里的李香玉的容许与首肯的。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游太虚幻境,借警幻之口,判定自己与王爷侧妃李绮私奔野合的性质,属于至情至真至性,为闺阁增色增光的有正面意义的正当行为。这显然就是曹雪芹一次成功而得意的意淫。
  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以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
  秦可卿的原型就是李绮,小说里反映秦可卿容貌的文字不少,我这里就不多说了。至于李绮的姐姐李香玉,她可能就是警幻仙姑的原型。红楼梦对警幻仙姑的容貌是有浓墨重彩的描写的,实际上对应的就是李香玉与代香玉共同的形象。
  第五回: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有赋为证: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仔细看这首词,原来是仿曹植《洛神赋》而作,这样也暗指警幻就是水仙洛神了,红楼梦里另外一次提到洛神,是贾宝玉跑水月庵去吊祭北静王的一位爱妾。第四十三回,王熙凤过生日,贾宝玉却到水月庵去吊祭一个女子,现在普遍的红学观点认为,宝玉去水月庵吊祭的是丫头金钏。然而,真的是金钏吗?
  金钏之死发生在第三十二回,贾府去清虚观打蘸之后没几天,所以时间应该在五月上旬,而贾宝玉去水月庵吊祭发生在第四十三回,时间是在九月二日。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如果真是吊祭的金钏,他为什么要选择这么重要的一个日子去做?因为这一天不仅是王熙凤过生日,还是一个正经社日,贾府众人都聚在一起热闹地搞活动。在所有人强烈反对下,贾宝玉仍然跑了出去干这种事。
  书里始终没有明写贾宝玉吊祭的究竟谁,能够支持人们认为宝玉吊祭的是金钏的唯一线索,是这一天是金钏的生日,但按照中国的民间习俗,祭祀死人都是选在忌日这一天,而不是生日这一天。
  李纨等都说道:“今儿凭他有什么事,也不该出门。头一件,你二奶奶的生日,老太太都这等高兴,两府上下众人来凑热闹,他倒走了,第二件,又是头一社的正日子,他也不告假,就私自去了!”袭人叹道:“昨儿晚上就说了,今儿一早起有要紧的事到北静王府里去,就赶回来的。劝他不要去,他必不依。今儿一早起来,又要素衣裳穿,想必是北静王府里的要紧姬妾没了,也未可知。”
  贾宝借口北静王的爱妾没了说要去凭吊,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去北静王府,而是漫无目的地在郊外只往僻静处瞎跑。原文:
  天亮了,只见宝玉遍体纯素,从角门出来,一语不发跨上马,一弯腰,顺着街就下去了。茗烟也只得跨马加鞭赶上,在后面忙问:“往那里去?”宝玉道:“这条路是往那里去的?”茗烟道:“这是出北门的大道。出去了冷清清没有可顽的。”宝玉听说,点头道:“正要冷清清的地方好。”说着,越性加了鞭,那马早已转了两个弯子,出了城门。
  最后到了水月庵,其实宝玉当时啥也没有带,宝玉顺便在这里借了香炉,托他们办了香供纸马。随后与茗烟一起到水仙庵烧香凭吊亡人,面前供的正好是洛神塑像。遂通过宝玉之口表达了曹氏对洛神的观点。原文:
  宝玉道:“比如这水仙庵里面因供的是洛神,故名水仙庵,殊不知古来并没有个洛神,那原是曹子建的谎话,谁知这起愚人就塑了像供着。今儿却合我的心事,故借他一用。”
  这里特别突出写了水月庵里供奉洛神像的姿态,宝玉仔细赏鉴了一番后,显得十分悲伤:宝玉进去,也不拜洛神之像,却只管赏鉴。虽是泥塑的,却真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之态,“荷出绿波,日映朝霞”之姿。宝玉不觉滴下泪来。
  可见吊祭的是一位如洛神般美丽高贵的女子,这个女子绝对不会是金钏。曹雪芹担心读者混淆,特意安排茗烟在身旁,记录见证了这一切。茗烟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我茗烟跟二爷这几年,二爷的心事,我没有不知道的,只有今儿这一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敢问。只是这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想来自然是那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极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二爷心事不能出口,让我代祝:若芳魂有感,香魄多情,虽然阴阳间隔,既是知己之间,时常来望候二爷,未尝不可。”
  贾宝玉回家后,立即遭到家里人的责怪埋怨,贾母王夫人都说他:“怎么也不说声就私自跑了,这还了得!明儿再这样,等老爷回家来,必告诉他打你。”说着又骂跟的小厮们都偏听他的话,说那里去就去,也不回一声儿。一面又问他到底那去了,可吃了什么,可唬着了。宝玉只回说:“北静王的一个爱妾昨日没了,给他道恼去。他哭的那样,不好撇下就回来,所以多等了一会子。”
  贾宝玉的借口仍然是去吊祭北静王的爱妾去了,但可能只有一半是真话,他确实去吊祭了北静王的爱妾,但却没有去北静王府,而是找了个僻静处独自凭吊。
  小说中将宝玉吊祭的对象强烈指向北静王的那位小妾,但既然吊祭北静王小妾,而且已经明告家人是去吊祭她,却为何不去北静王府去吊祭,而要跑到一个如此僻静的地方独自哀伤呢?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亲自登门前去吊祭?所以,宝玉去水月庵吊祭金钏,影射的可能是曹雪芹在现实中曾经去吊祭那位嫁入平郡王府的李煦孙女李香玉。
  第五回:警幻便命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甲戌侧批:难得双兼,妙极!】
  秦可卿乳名兼美字可卿,小说中说她“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正说明她就是钗黛合二为一的原型人物。红楼梦小说金陵十二钗判词中,香菱为黛玉之副,其实香菱就是香林,是黛玉的一个影子。秦可卿是宁国府贾蓉的妻子,人称蓉大奶奶。小说里说香菱具备有蓉大奶奶的品性,这个蓉大奶奶还是贾母最得意之人,她在宁国府靓丽的存在,可能就是演绎的李纹以及李绮嫁给王爷做妾后的生活。
  第五回: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媚人、晴雯、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第五回贾宝玉随贾母去宁国府赏花,曾经进入秦可卿房间午睡,仔细欣赏小说里对秦可卿居处的描写,这哪象是正经人家元配的房间?如果是王爷爱妾的卧室那就差不多了。
  所以,薛宝琴就是少女时代的秦可卿,而钗黛二人,则是婚姻过程中分裂的秦可卿。小说中秦可卿与她的公公贾珍发生不伦之事,香菱与宝玉的侍妾袭人换了裙子,不论哪种情形,王爷与这位爱妾的感情最终生出嫌隙,小说中是安排秦可卿上吊自尽了,现实中这位美女应该是被逼离开王府,成为王爷家的下堂妾。最后,嫁给了曹雪芹。
  第五回,警幻对宝玉说: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以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
  贾宝玉在梦中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曾安排他与秦可卿成婚,其实就是暗示这个秦可卿的原型李绮,在被丈夫王爷抛弃后,曾经成为作者曹雪芹现实中的妻子。
  满族是蛮族入主中原,雍乾时代也未过百年,在男女之防上原没有汉族人那么严格,所以发生越礼出轨的频率肯定比汉族高得多,而且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相关人员受到的惩罚,也没有汉族严重。有史料显示,顺治皇帝的第一位皇后被废后,返回蒙古草原,也曾结婚生子。说明满清初期的风俗习惯,从皇帝到王爷,他们的一些主次配偶被休被黜后,被赐死或自我了断的情况并不常见,而多数会选择再嫁适人。
  “甲戌本《石头记》第一回: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这几位美女去世后,作者非常悲伤,由于这些美女的生前其实有污点,作者哭成此书,为爱者讳,运用了幻笔,将女主的生平分裂成钗黛二人,倾毕生感情,浓墨重彩地塑造出一位稀世俊美品行高洁出淤泥而不染的林黛玉,同时也用深厚的同情之笔,刻画出一位同样美貌藏在停机之德外表下虚荣世故随波逐流的薛宝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