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回复: 0

【武侠小说】少年侠客江湖梦

[复制链接]

43

主题

43

帖子

13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5
发表于 2020-7-1 10: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del.gif

del.gif

少年侠客江湖梦。
  后来我这样同茶馆垂垂老矣的说书先生道。
  那时候距离我师父的死已经过去十个年头。
  京城的九月,秋已经很深,出了城门,人烟便稀少。京郊的大道空空荡荡,逐渐刮起凉风,夹着点黄沙,吹得我的衣角猎猎作响。我闻到了更西边大沙漠的味道,灌进喉间,呛人一脸泪水。
  出了城门,一路向西,是茫茫的大漠与戈壁。
  大漠里没有人,苍穹之下,只有漫天黄沙,卷在苍茫的大风里,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我很喜欢。这些年来,我走过很多地方,山川河流,不断追寻我师父从前的足迹。他曾经说过,我们的归宿是天地,不是人世,只有不断游历,才能找到我们的归宿。
  那时候我不懂师父所说的归宿是什么意思,而现在其实也并未明白。但师父不是一个执着于此道的人,在他看来,我的不通透源自于我还未历经磨练沧桑,因此对世道的看法怀着一种强烈的执念,这种执念常常让我沉迷于将世间许多问题的答案都纳入自己认同的想象当中。
  比如我一开始就理所当然地将师父当做是一个三流剑客一流酒徒,并且在与师父的相处中日益坚定着这个判断。当然,师父也没有让我失望,成功地将这一形象坚实地烙印在了我心中。
  师父嗜酒如命,常常酒不离身,喝了酒又爱耍酒疯,大着舌头说要给我耍剑法,提着剑跃到树上,冲我嘿嘿一笑,再喝口酒,摇摇晃晃地躺在树上,呼呼大睡过去了。
  若是寻常人看了,指不定要以为这是一个傻子,但其实师父一生都清醒得很。而这一点,我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也正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对师父着实知之甚少,也明白了师父所说的执念的意思。
  在我能记事以来,师父就是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游侠,一路与风尘为伴,是师父最大的乐趣。仗剑持酒游历山水是他毕生所向,而他的一生也正是游走于天下山水之中的。
  在他看来,所谓江湖太过无趣,人人都想成为天下第一,而为了成为天下第一,人人都在想尽办法干掉天下第一。于是在一个人人都想成为最强的时代,难免便会有人人勾心斗角、心狠手辣却又人人急于自保的江湖。而在天子脚下,这样的江湖又难免与朝堂纠缠不清,但那是侠客与政客之间的故事了。
  对于这样的江湖,师父曾经给我做过一个极其生动的比喻。
  那是一个月光清明的山间夜晚,我们宿在一间破庙里,师父喝完酒葫芦里最后一口酒,没过瘾,颇惆怅了许久,便四仰八叉地躺在破庙茅草堆里开始同我絮絮叨叨。
  山野里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声混沌的兽鸣,被浓墨般的山色吞掉。山风清朗,吹得破庙外的树木草丛簌簌作响。我昏昏欲睡,师父打了个酒隔,说起在南方某座山山腰的茶馆里歇脚遇见我的事。
  那时我尚在襁褓,胸口贴着枚白玉蟠螭,已奄奄一息。恰巧那一年南方来了个冷冬,天寒地冻,据师父的描述,他游历至此,向来独自一人,无牵无挂。只是见年幼的我被遗弃在茶馆后头,恰巧他那日突然发了善心,不愿我流落山头叫野兽叼了去,便决心带上我上路。
  茶馆里头说书先生笼着袖子,喝口茶摇着破旧的白纸扇,欲言又止:少侠侠肝义胆自然令老生心生敬佩,只是这个娃娃……各人自有天命,还是顺应天时罢了。
  师父听了,兀自低头思索一会儿,良久,才抬头道,多谢先生提醒,只是,这小儿实在可怜,蝼蚁尚且惜命,在下亦不忍小儿惨死深山。
  于是叫小二顺道温了两壶酒,带着我便上路了。
  我不知背后竟有这样的因缘际会,原以为我生来便是跟在师父身边,只有去路没有前尘,跟着师父便能一世逍遥。
  师父阖着眼,借着悠悠月色,我看到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下意识伸手摸摸胸口,硌手的地方是一枚被身体温得常常失去存在感的白玉,纹着一只精致的蟠螭,是我出生的印记。
  师父翻了个身,继续道,你我师徒缘分如此,都是命道使然。江湖是滚滚江流,你我是舟中行者,人生不过须臾几十年,掌方向的舵主你争我也争,来往之间的,不过人心而已。徒儿跟着为师逍遥于江湖之外,不困于世事之中,方能赏遍沿岸之美景。
  我隐约觉得师父的话大有深意,只是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他说得太过于意味深长,以至于昏昏欲睡的我到底没能体味出什么来。遑论师父最后翻过身来语重心长地对睡着的我道,这是为师的选择,亦是为师的命。
  夜过三更,我睡得正深,不知师父背着我越过山头,天亮时分才到达一个村镇。找了个刚开门的酒馆,迫不及待便叫小二温了壶酒,又吩咐小二寻来两套新的衣裳。
  我揉着惺忪的眼,望着远方氤氲在稀薄晨光中的山野,天地静默一片,苍白的天空残余着几颗清冷的星子。隐隐有些来自山野的风,带着凉意吹进骨子里,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师父一脸惊魂甫定地看着我道,徒儿着紧衣衫吧。说完便将店家小二送来的衣裳一个劲儿地往我身上套,将我裹得严严实实的。
  师父揣了两壶酒,没有多做停留,马不停蹄又继续上路。
  我们一路奔波,用后来说书先生的话来说,就是那时的我们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宿命感,我以为我们一直游离于江湖之外,寄情于山水之中,只是时过境迁之后才明白,师父在那个月光清朗的山野夜晚里所说的一切都暗含着极大的意味。
  那个夜晚我没有懂得,只是当做无数个风餐露宿的夜晚中最最普通的一个。很久以后当我再一次走过师父游历过的山水时,当我路过那个半山腰的小茶馆时,当那个已是耄耋之年的说书先生颤悠悠地指着我身后背着的我师父的剑时,我掏出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同先生道: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师父遇见我,又因此丢了性命,是命道使然。
  师父与我的因缘从此处起,因缘让他那日发了善心,因缘让他思索良久决心带我上路。师父说这是他的命。
  命里注定他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南方冬日里遇见我,命里注定他要带着我上路便从此不能逍遥于江湖之外,命里也注定了他死在太尉府穷凶极恶的刀客手中。
  师父死的那夜,我们宿在京城郊外一座破道观中。我们身上的钱财不多,又大半都让师父买酒去了,夜里便不能舒舒服服地宿在客栈。运气好的话我们能找到间破道观或者破庙子,运气不好就只能睡大街了。
  那夜我们运气不错,按照师父的计划,我们要从京城往西一直走,走到大漠深处,明早天蒙亮就出发,不多时便能出京城,到了大漠便能真正实现师父所期盼的远离江湖俗事。行至城郊,已是三更天,月上梢头,白色的月光掉落下来,被树影切割成零丁的碎片。师父在道观外负手而立,站得稳重笔直,月色极美,将师父的身影勾勒得极其修长魁梧。
  也正是那夜,我才恍然发觉师父或许并不是我想象中以为的那个混沌酒客,他的脚步稳重手臂有力,握起那柄长剑时身手利落,剑法又快又准又狠。而我所一直以为师父不过是一个三流剑客则完全是出于我尚未开化的心志以及顽固的执念。
  师父回过身来,扯出我胸口的那枚白玉,然后将我抱起轻轻一跃,把我藏匿在破道观的房梁上。那着实是个藏人的好地方,皆因这夜色浓黑,我又着一身破旧的灰衣,身板矮小,笨重的房梁遮住我整个人。
  我偷偷地在房梁上打量着师父,他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凝重,远方有密集的脚步声以及与月光交错的黑色人影。
  深秋的月色极美,白色的月光利落得像明晃晃的剑光。那是我此生唯一一次见到师父用剑来杀人,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师父一直认为,即使我们是一个剑客,但其实很多时候是不需要用剑的,剑一旦染了人血就有了戾气,而戾气不是个好东西,常能置人于死地。只是我一直执着地以为师父这话不过是句玩笑。
  太尉府的刀客个个是顶尖的高手,直到那一晚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师父除了是个嗜酒如命的三流游侠外,还是一个身手极好的剑客。皆因多年以来师父从未在我面前与人争斗,师父常说,刀剑无眼,容易伤及无辜,而当我们伤及无辜时,也就不配用剑了。
  师父那一夜死在道观外,我看不见打斗的场景,却听见师父的剑落地的声音,极响,像把尖刀刺在我心头。刀客离去,只带走了师父从我身上取的那枚玉。师父吞着最后一口气,胸口染出大片红色的血,伏在我耳边说,各人自有天命,徒儿也应顺应天时。白玉蟠螭是个好东西,只是非你我所能拥有,如今前事已了,徒儿可自由去寻找你的天地。
  我不知道师父所说的我的天地是什么,只是隐约感到一种对生命的无能为力与巨大悲伤。这种无能为力与巨大悲伤在那个夜晚深深地击中了我,让我在往后更漫长的岁月里都难以释怀。
  那个夜晚我独自抱着师父在荒凉的破道观里直至天亮,我感到自己身体里涨满了滚烫的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掉到师父身上,但师父的身体却逐渐冰凉。晨光熹微之时,我擦干师父剑上的血迹,将师父埋葬在京郊的道观外。
  师父死在一个月色极美的深秋夜晚,是为太尉山九大人府里刀客所杀。这件事情两个月之后江湖人尽皆知,起因是我朝出兵大漠大胜而回,收回京郊以西大片腹地,一支骁勇善战的铁骑军出现使我朝军队实力大增,一鼓作气杀得大漠蛮夷军铩羽而归,  龙颜大悦。民间都知晓    得一白玉蟠螭,此白玉蟠螭者乃江湖第一剑士所持信物,该信物乃是一道出兵符,背后是一支剑士所训练的铁骑军。江湖传闻称铁骑军骁勇善战,遂有号令铁骑军者战无不胜的传闻。江湖侠士之间皆流传“得此白玉者得天下。”
  我在京城的酒馆里让店家小二温一壶酒,酒馆里有书生,有侠客,有商人权贵,他们对此事议论纷纷。书生盛赞太尉山九大人乃忠贤之臣,竭尽心力为圣上献上这枚白玉蟠螭;侠客惋惜愤恨铁骑军符落入朝堂政客手中;商人权贵感慨山九大人险恶用心,心机颇深,背后不知搭上多少条性命。
  我喝了口热酒,又想起那一夜的师父,师父说这是他的选择,是他的命,从他把我从大雪纷飞中捡来,到最后死在我怀里,都是他的命。
  师父一直同我说,江湖难免人多,恩恩怨怨,从未能了,其实我们从未逃开。可我的徒儿,人心最难测,你来我往间,我们看不明白。只是,你自有你的一方山水,找到自己的快活处,便已足够。
  我想,这也是师父要同自己说的话,只是他终究未能做到。
  我一个人背着师父的酒葫芦和长剑上路。师父在世时我没能明白为何师父喜爱游历山水并一直跟我说要远离江湖之事,明明嬉笑怒骂插科打诨却常常一本正经地同我说意味深长的话,等我真正经历江湖人心,回过头再去一一走过师父的行迹时,方明白师父说的天地归宿。
  说书先生摇着一面破旧的白纸扇,慢悠悠地呷了一口茶,我掏出一枚铜子儿放到茶杯旁,先生漫不经心道,出了京郊再往西便是大漠,虽说如今盛世太平,上有明君下有贤臣,少侠一路还是保重为好。
  我抱拳道,多谢先生提醒,此途漫漫一去不复返,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
  我从京城一路往西,到大漠深处。穿行在茫茫荒漠之中,天地开阔,天边几双云雁默默飞过,留下悠长的展翅声消失在风中。长天大地,哪里都可以去,哪里也能停留。
  可江湖险恶,我只好只身上路。

del.gif

del.gif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