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89|回复: 1

门前有棵皂角树(连载)----周沟/古城

[复制链接]

3

主题

6

帖子

2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1
发表于 2020-7-1 10: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
  门前皂角逾千年,看惯苦辣甜酸。
  兵匪蝗灾瘟与战,蝼蚁偷生死,鸡犬血泪干。
  百年家史苦和甘,幸福源自艰难。
  盛世繁华福禄寿,万世和为贵,国富天下安。
  -------------古城
  第一集 修寨墙半夜遇刀客  想回家山寨被枪崩
  老家管皂角叫“叫叫”,门前的皂角树突兀嶙峋。
  树冠足足有几十米,因年事已久,树身多半已空,老人们说是老天爷打雷空的,说是一场惊雷过来,皂角树就成了后来的样子!树干有半间房的样子,树洞成了村里一拨拨孩子的玩耍之地,树下是村人们吃饭、乘凉或开会的地方。
  几块半米左右的顽石,光滑透亮,人多的时候,只有上了年岁的老人才有资格坐,其他人或者孤堆(蹲着),或者干脆坐在地上,这也是村人们惯常吃饭或者休闲的样子。大人们经常拿着竹竿,去卡树上的皂角,然后拿到河滩,用棒槌和衣服一块捶了,当肥皂用。
  刀客来的时候,
  太爷和村里人修了一天寨墙,
  吃过晚饭,正召集村里的年轻人讨论寨墙的摊派。
  太爷就是爷爷的父亲,老家人叫老爷。
  在老家,直系的爷、老爷等都直接称呼,
  不含数字,含有数字的都是旁系,比如五爷,三老爷。
  世道混乱,自从开了春,刀客已经到村里光顾过好几次了,每次都扫荡一空,村东头德超三太爷家的大青骡子,沟沿边上德光八太爷家挂在门边的玉米辫子(玉米穗编在一块,像辫子一样),连村西头四太奶奶门口养在鸡窝里三只正下蛋的母鸡,都被刀客们洗劫一空。
  乱世刀客多,军阀割据的年代,除了跑兵,就是跑刀客,跑怕怕。据说,方圆100里,有“一乔二代三口锅(郭)”6股刀客,“一乔”是乔子荣,“二代”和“三郭”分别是另外几股刀客。
  头天晚上,在镇上当保长的德超三太爷专门回来布置了一下,说要把寨墙修起来。
  村子西、南、北三面靠崖,东面临沟,沟里有河,河水一直向东,流入洛河。整个村子像藏在鳖盖下的一方空地,鳖头的地方叫寨嘴,出村需要从老鳖裙边绕到脖子上,然后翻过鳖盖一路向西;而鳖头和身子的中间,脖子的方位,是村里的唯一出入口,也是德超老爷布置的修寨墙的隘口。祖辈把村子安设在于这样一个下有水源、后有靠山、出入不便、不易发现的地方,想必与跑匪躲兵有关吧!
  平常隘口都是村里轮流守更,不管是过兵还是过匪,守更人一旦发现动静,就赶紧跑到皂角树下敲钟。说是钟,其实就是一个铸铁的牛车咕噜,悬挂在皂角树上,车轱辘边上放一榔头,敲起来全村都能听到。上工的信号是慢吞吞的声响,“当……当……当……”,轻松舒缓又余韵悠长;过兵过匪的信号是急切的声响,“当当..当当..当当”,听到响声,村里人都赶紧关门闭户,连哭闹的孩子一听说“刀客来了”,也口若寒蝉,紧紧搂住大人脖子,入睡了事。
  当晚值更的德惠九太爷平时就比较懒散,刀客来的时候,他刚好溜号上茅房,这是事后德惠九太爷的解释!或者在家里睡觉,具体已无从考证。
  这一天,按照德超三太爷的安排,德山太爷和村里一众青壮年已经修了一天寨墙,吃完晚饭,大家聚在我家门口的皂角树下面,一起讨论修寨墙的摊派,多数人的意见是按人头,才娶的媳妇、才生的孩子都算,有一算一;出门(出嫁)的闺女、走了(去世)的老人不算。  
  德光八太爷家人口多,意见是按户摊牌,好算帐!大家正为摊派的方式争论不休!突然,村东德超三太爷家的大狼狗汪汪几声,接下来,村里其他家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接着,从寨脖冲过来一众人马,一拨人冲到村东德超三太爷的家进行洗劫,另一拨人直接冲到皂角树下。腿脚麻利或离家近的急慌慌跑回家插上了院门,老爷虽然离家最近,但担心别人笑话,和几个年轻人没有跑!
  一群训练有素、经验老道的持枪刀客,霹雳咔嚓,一顿下马威,没费一枪一弹,就把皂角树下的几个青壮年制伏,一个个反剪双手,低头蹲下,嘴里塞上了布团!年龄大的,刀客们感觉搜罗不到什么油水,吆喝他们回家取钱取粮!
  德山太爷5人,被刀客带回设在宜阳灵山的山寨。刀客的行话里,他们带回了5张肉票,意味着他们可以用各自的赎金,买肉吃了!
  带回灵山以后,按照惯常,一般会有中人(和刀客有交情的中间人,或者和主家熟悉的刀客成员)说合,谈好价钱和粮食,交钱赎人。
  但村子已遭多次洗劫,这几家都是一贫如洗,一个银元也拿不出来,加上村子极端封闭,交际有限,连一个中人都找不到!被绑票几家,没有赎人的门路,也没有赎人的银子,只是在德惠九太爷家哭闹一番。
  刀客等了三天,不见有人过来说合,也没人赎人。除了折磨、吓唬太爷他们,气不打一处来,准备杀一个吓唬一下!然后放一个回家捎信,让各家多少凑点钱粮,赎人了事!
  后来,回来的人告诉太奶(爷爷的母亲),刀客先是一个一个审问家里情况,太爷他们都说家里刚被打劫,一个粮食子也没有,一个铜钱也拿不出来,希望刀客爷把人放了;刀客又问起大家当天晚上在干啥,其中有人说漏了嘴,说在讨论修寨墙的摊牌;刀客知道修寨墙就是为了防止他们去抢劫,就接着审问是谁领头修寨墙,大家都说没人领;刀客又问“谁想回家?”,其他人等着不说话,太爷想到自己家境,求告刀客说:“我父亲去世不久,老母亲年老多病,3个孩子都小,最小的刚刚满月,希望刀客爷放我回家!”刀客一计枪响,太爷从灵山走了!
  (下集:孤儿寡母逃荒要饭,洛阳城里姑奶走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

帖子

2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1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1: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写自家的百年兴衰苦难,记述家乡豫西偏远农村的风土人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