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164|回复: 12

大侠刘馆长

[复制链接]

4

主题

33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发表于 2020-7-1 10: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王转世,七海臣服,行天下,迟玉玺,荡气回肠。
  2018年,海王降世,2019洪水肆虐,魔君来袭。
  大战一触即发。
  三叉戟,定海神针,宝物现世。
  红跑鞋,紫金冠,湛卢寻主。
  硝烟起,血海翻滚,生灵涂炭。
  17勇士,28星宿,全部战死。
  封神出征,玉帝换届,星移斗转定乾坤。
  预知末世浩劫,请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20-7-1 11: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个欠债未还的人
  欠下半畦韭菜,一生的绿
  从土地中叛离出来
  至今仍在水泥的城堡中流亡
  欠墙角那朵枯萎的小花,一只蜜蜂
  曾经许下的诺言,不知在哪里遗失了
  而它依然等在那里,将蜜封存心中
  那个时代,我渴望面包,和面包上的奶油
  我们缺少第三只眼睛
  在黑夜里盲目
  我曾在月朗星稀的夜晚
  答应给影子以光明
  它一直委身于我,不离不弃
  我要把踩得深一些的脚印
  还给土地,把头颅还给向日葵
  之前,先还藤架上最后一只苦瓜以苦
  还镰刀以痛
  我们曾彼此亲近,彼此信任
  又彼此猜疑,彼此伤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20-7-1 11: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1,父亲的手
  无意中,我再次看到了父亲的手
  那十根变了形的骨节
  暗淡了再暗淡的颜色
  我知道,那十根没有低过头的手指
  在五十三年的时光里
  曾经用鲜血打磨、装点过的城市
  一次让他流落街头
  一次让他险些丧命
  一次让他空手还乡
  我还知道,那十根像天气预报一样的手指
  每到天阴下雨
  就会开始想家
  就会在异乡嘱咐我们添衣、带伞
  我也知道,那十根赤裸裸的手指
  天亮了,就是十根柱子
  夜深了,就是十根刺针
  回乡的那天下午,我拉着父亲的手
  一直走到了戏台中央
  我知道,在这苍茫的人群中
  我们爷俩
  肩并着肩、手拉着手
  至少再不会互相寻找
  2,母亲的菜地
  太阳还是没有迟点升起
  鸡鸣仿佛是清晨的话语
  隐隐中,只看见一个老人走进了菜园
  再一次俯下了身子
  采摘着眼前的花朵
  韭菜、香菜、洋葱、黄瓜、辣椒
  以及泥土里的阳光
  儿女们还在熟睡,门轻轻地开了
  又轻轻地关上了
  她小心的把蔬菜放进盆子里
  像洗宝贝一样
  身旁的塑料袋,被洗得透明、发光
  等我们起来,她总是唠叨着
  这些你们拿走
  那些捎给妹妹
  剩下的送人吧
  饭后,当我路过那片的菜地
  几只蜜蜂停留在叶子和花朵上
  此时,我们仍在归来的途中
  我们像是匆匆离去的强盗
  3,装卸工二叔
  一辆车走后,又来了一辆又一辆
  做装卸工的二叔
  一个被温暖抛弃的男人
  总是头也不抬的把一根根钢筋
  像搬运一根根骨头似的
  一次又一次的往外输送
  此时正是夏日的午后
  偌大的厂房中,满是钢铁的回声
  像是他的心跳
  更像一种呼唤
  一捆捆钢筋,一会挑起他
  一会扔下他
  他与自己分离又合拢
  合拢又分离
  而盘旋在心头的尘世
  对于他来说
  仿佛这人间没有他
  仿佛这人间只有他
  4,在田边看二婶锄地
  她每放下一次锄头,土地就开出一些裂痕
  玉米就长高一截
  像她的伤疤
  像她的儿孙
  没有人给她送水,送饭
  她蹒跚在肥沃的玉米地
  她的背影像被田鼠窜过
  她不断的抡起锄头
  一起一落
  反反复复
  落地的锄头
  距离她越来越近
  晚饭时分了,她还是头也不回的锄着
  我不由得劝说
  “天黑了,快回家吧”
  她却朝着黑压压的地方
  低声回答道
  “我去那里探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20-7-1 11: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入秋,散漫的风,一阵紧似一阵。
  花瓣,蝉鸣,还有那些自命不凡的燕雀,受不住季候风的一声轻咳,纷纷落下。
  矜持与娇柔,纷纷断裂。
  浪漫与光鲜,在日渐泛红的叶片上,肉跳心惊。
  我这根狗尾巴草,是的,我就是一根狗尾巴草。
  始终把一种信仰,折叠成一只桀骜不驯的纸鸢,在夏日的最后一抹晴暖里,啼叫出春天的芬芳、夏天的热情、秋天的高远和冬天的素洁。
  我把平淡的追求,安放在宗教的法堂上,用尼采的哲学,给黑夜的龌龊与魍魉,判一个终身囚禁。
  鬼魅的影子,在某一个时段是很猖狂的。
  甚至那些鄙夷的目光,也在秋风中凶相毕露。
  而我,仅需要一缕清风,我就可以唱出豪迈的歌咏。
  仅需要一米阳光,我就可以傲视天下。
  仅需要一滴雨水,我就可以穿透山岩的封堵,
  在山岗,在原野,在城市和村庄……
  饱蘸上古的笔墨,融入所有的情感,给天空写下一份证词——
  生命,不是一味的哀叹,抑或退让。
  顺着风,或者命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20-7-1 12: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见到舅爷爷,我就见到了山里的神仙
  他从易经里出入,也在白云深处
  出入,“江湖郎中”的名号
  震响山里山外方圆好几十里
  医者,易也。木主肝
  水主肾,金主肺,火主心
  土主脾。水生木,木生火
  金克木,木克土…
  舅爷爷的老花眼镜,泄露的尽是
  八卦五行相生相克的
  阴阳之理,以及岐黄之术的玄妙乾坤
  舅爷爷九十大寿时,无意惊醒了
  几十里开外的花花草草
  舅爷爷摇摇手,说,我还年轻
  随后自制几味药膳,门口贴上了
  自酿的对联:腾上白云邀思邈
  采来明月炼仙丹。横批:悬壶济世
  不料今日头晕目眩,舅爷爷摸摸
  我的额,探探我的手,并要我
  吐出舌头。稍后闭目,摇头晃脑
  捋捋银须:未烧,舌苔淡白
  气血虚亏。可食补四物汤,外加吃
  龙眼干、葡萄干和深色蔬菜
  舅爷爷随手摘下
  老花眼镜,立马伸出微笑与指头:
  用此膳,不出三日,便可痊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20-7-1 13: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线上停满黄昏
  一大片深蓝放空云彩
  夜晚从一朵向日葵
  蔓延,晚归的农人
  一会儿银亮,一会儿漆黑
  月亮悄悄地翻过群山
  一个村庄就这样关上栅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20-7-1 15: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受灾的玉米
  受厄尔尼诺事件影响
  蝗虫以闪电的方式莅临故乡
  莅临这个夏天的暴露
  被母亲捧在手心的玉米
  从母亲手掌的皱纹中生长出来
  打痛父亲重叠的苦涩
  而在我被砍伐的记忆深处
  它更像一粒甜美的果实
  虽然干瘪,却
  心甘情愿地栽种
  柔软的亲情
  ●遗失的粮食
  在故乡
  在山坡最窄的地方
  在悬崖和石头的旁边
  遗失的粮食
  在尽可能地生长
  它们尽可能地
  把自己长成
  村庄里的男人
  最次也要长成被男人
  拥着入睡的女人
  它们绝不长成炊烟
  绝不长成
  被一个男人拥抱后
  又遗弃的女人
  ●粮食的版图
  从识字开始
  我就试着从书本里
  搜寻粮食的版图
  搜寻那些繁衍的粮食
  在什么地方拔节
  直到母亲被接进城里
  与我一起生活
  我才发现
  粮食的版图
  刻在母亲一生的
  厚茧里
  2016、06、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20-7-1 15: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于平原,远山的遮挡可以忽略不计
  大地的生机或哀伤触目可及,无限开放
  一场雨的足迹留在高粱和梧桐碧绿的叶上
  也挂在小草和野花哭过的睫毛上
  和你一样幸运,可以饱有这无垠的暖阳
  我拿自己做实验,挤掉雨水和糜烂,蒸出的
  盐撒在旷野上,看它长出——
  我心仪的植物或骏马的模样;平原之上,
  山的骨骼渐次清晰。
  不可忽略如巍巍太行,如太行山下一把稚愚
  的锄头和斧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20-7-1 15: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的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20-7-1 16: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黄昏打开池塘宽广的画布
  请给青蛙画上一万张嘴,那些叫声
  一下子,抹去了
  一种宁静的寂寞和孤独
  像长在池塘边的蒲秧青青
  沉闷的马头琴,也不过如此
  此起彼伏,它们不是尘世的喧嚣
  那是属于内心的共鸣
  像夜莺在田野里,一次次萋萋着禾苗的茁壮
  诗经里的蒹葭青青
  河边的蒹葭,在诗经里青青
  我望了一眼又一眼,我看不到伊人
  我能看到流水,看到河中的沙滩高地
  看到河对岸的行人
  还有水草相接的地方,就是蒹葭青青
  也许,它们就是我的佳人
  在水一方,是诗经里留守
  等待我一个喜欢诗歌的书生
  在黄昏里的一次次漫步中,回眸,相守
  我走在河边的石径上
  有迂回,有平坦,有溯回,有溯游
  凳子上的一个洞眼
  黑色皮子凳子上的,一只洞眼
  我看到了里面淡黄的海绵
  我想过一千次,也想过一万次
  那个洞眼,就长在凳子上
  不要长在某个人的脸上
  否则,那不是一颗宇宙黑洞一样的麻子
  那会成为一个人性的陷阱
  我会在恶意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就当做是,被人赐我的宝座
  是一朵克冢蛘吆谀档さ氖⒖土粝?
  只是没有毒,没有杯弓蛇影
  腾飞的雕塑
  四棱台的座基,镶嵌着乳白色的瓷砖
  雕刻着,腾飞二字
  我看到,一枚螺丝的螺纹
  被放大,被拉长
  却依旧不该,螺旋式上升的意念
  红色的金属,是红色的血液
  血液的雕塑,金属的雕塑
  金色的星星在血液中闪烁
  两只银白色的鸟儿,在展翅飞翔
  一只叫做白天,一只叫做黑夜
  在腾飞的顶部,这是一种支点和接力
  江山一览
  明明是在河堤的下面,在低陷着
  我念了一遍又一遍
  那是一种高拔,像我总是喜欢
  河边的蒹葭青青,在水一方
  一种书法的镌刻,是我在沐浴
  文存石寿的另一种不朽
  仿佛,我站在祁连山顶上
  在审视人间的江山一统
  一种洁雅的浪漫,以及文人的情怀
  是河岸边的一株豌豆花
  用粉红装饰着我的目光
  像夕阳的无字书法,装饰着人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