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302|回复: 21

《张岱诗文集》:张岱诗歌评读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发表于 2020-7-1 10: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岱诗文集》:张岱诗歌评读
  

305082167.jpg

305082167.jpg

  【王雨谦评、李尚飞读】
  四言古诗:
  ——
  快园十章
  有序
  己丑九月,僦居快园,葺茅编茨,居然园也,诗以志之。
  于惟国破,名园如毁。虽则如毁,意犹楚楚。薄言葺之,诛茅补垒。若曰园也,余讵敢尔。
  王雨谦【评】十章真不愧渊明。
  其二
  园亭非昔,尚有山川。山川何有?苍苍渊渊。烟云灭没,躨跜蜿蜒。呼之或出,谓有龙焉。
  【评】卧龙却自写照。中有陶庵老人。
  其三
  皦皦山月,以园起止。载升载沉,若出其里。星汉灿烂,若在其底。水白沙明,鱼虾夜起。
  【评】诗中有画。
  其四
  有松斯髡,有梅斯刖。昔则蔚苍,今则茁蘖。龙性难驯,鸾翮易铩。傲骨尚存,忍霜耐雪。
  【评】是铭是赞,古奥异常。
  “难驯”之能言之,“易铩”二字便不易辨。
  其五
  维沼有泥,维园有畦。斞泥灌畦,畦蔬则肥。水深泥薄,始可以鱼。旁通小潴,以菱以渠。
  【评】即此已见经济。
  其六
  厥蔬维何?冬菘夏瓠。味含土膏,气饱风露。藿食莼羹,以安吾素。日买菜乎,求益则那。
  【评】
  此中大有身份。寄傲甚远,自是西山风骨。
  其七有何可乐?南面书城。开卷独得,闭户自精。明窗净几,蔬水曲肱。沉沉秋壑,夜半一灯。
  【评】想见其人。
  其八
  伊余怀人,客到则喜。园果园蔬,不出三簋。何以燕之?雪芽禊水。何以娱之?佛书心史。
  【评】淡古。
  其九
  空山无人,读书深柳。聊用养和,赖此红友。子美掀髯,浮白在手。博浪一椎,取以下酒。
  【评】既饶风月,亦饱风雷。
  其十
  身无长物,惟有琴书。再则瓶粟,再则败袽。意偶不属,纳屦去矣。敢以吾爱,而曰吾庐。
  【评】自赞。
  李尚飞读《快园十章》
  张岱曾在快园生活了24年,并著有《快园道古》。这十首诗前题有小序:“己丑九月,僦居快园,葺茅编茨,居然园也,诗以志之”。说明张岱前的快园已很是荒芜了,他是经过修整之后才入住的。
  其一:说明自己住进快园,是在国破之后的事情。国破,与快园这个有名的园子被毁是相似的。但快园,还残留着楚楚动人的姿态,自己经过修葺,可以入住。毕竟快园不能与当初相比了,如果把快园还当作名园,他自认为是不敢的。
  其二:园亭已不是当初的园亭了,但大好山川却没有改变。那“苍苍渊渊”的山川,看上去烟云灭没,曲折蜿蜒,怎么能不让人热爱呢?可现在却归于异族。张岱在此诗中说“呼之欲出,谓有龙焉”,对恢复河山,他还是抱有一丝微茫的希望的。
  其三:就在这个园子里,张岱看着皎洁的山月从园子的一头升起来,然后又从另一头落下去,似乎它对这个园子格外钟情。园子在张岱的眼里无限放大。月亮的升与沉,仿佛都以园子为中心,“若出其里”。而那灿烂的星河,被视觉错位之后,反而成为了底部。就在那月光照耀下,水显得格外白,沙显得格外明,鱼虾也变得不安分,在夜晚纷纷出来了。
  其四:快园里面的松树,已经有所损折了;快园里面的梅花,也已经被砍削得不完整了。它们,都像受了刑罚一般。以前它们多么地茂盛啊,而如今却遭到如此的糟践。但作为龙,它不论受到怎样的厄难,龙性却是泯灭不了的;作为鸾鸟,它的羽毛容易被人摧残,可高傲的特性也是不会沦丧的。只要有傲骨存在,就能忍受人世的霜雪。这首诗,应该是张岱的自况了。
  其五:这一首描写快园的景致。那深深的池沼中有泥存在,那园子中间有菜畦平铺。把那些泥取出来,浇灌到菜畦中,菜畦就变得很肥沃了。这样一来,菜畦里可以种菜,池沼里可以养鱼,池沼的旁边还有蓄水,可以种植荷花。国破后的张岱,在著述之余,找到了自己归隐躬耕、享受自然的乐趣。
  其六:往日的浮华生活已经不再,身处快园,张岱只能过一种因陋就简的生活。但就这样的生活,他也过得有滋有味。菜畦中有荠菜,花圃中有梅子。荠菜吃起来甘甜得像饴糖一般,而梅子则酸得像醋一样。对于此,张岱颇有点自嘲的味道:这些东西,终年吃下来,钟鸣鼎食的日子是不用羡慕的,它们土生土长,含有地气,饱受风露,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其七:张岱在这一首中,叙述自己最可乐的事情,那就是有大量的书可以阅读。他所谓的“书城”在快园的南 面,到了这座书城中,他安静地坐在那儿,精心地阅读,每有所得。书城中设有明亮的窗户和干净的几案,这让他不由得想起孔子的教诲: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结尾“沉沉秋壑,夜半一灯”,令人遐想。
  其八:不论怎样,快园中的生活并不是那么枯寂,张岱的心灵也没有那么死寂。他还是盼望着有客人来访,而每当客人到来的时候,他就显得格外欣喜。用什么招待客人呢?有园子里的果子和蔬菜,虽然不多,但尽可品尝;有上好的雪芽茶,用禊水煮了的。而彼此都是文人,坐在一起,读一读书,讨论一些问题,那就有无上的乐趣了。
  其九:张岱颇为羡慕那些能喝酒的人,你看,那些人多好啊,他们一喝多,就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一直打鼾到天亮。可他不行,他不能多喝,所以,连梦也做不成。只有倚在那儿看书了。有着冰雪气质的书,是可以让人愉悦的。实在困了,喝上三杯,就沉入又黑又甜的睡乡了。
  其十:从此诗中,已经可以看到张岱经济上的困窘状况了。他说他自己“身无长物”,只有琴和书。除此而外,就是一瓮米,还有破败了的衣服被褥。如果他心里不畅快了,就穿上鞋子出去游逛。但不论怎样,他还是喜欢这个居处的。
  ——
  述史十四章
  延陵季子
  於戏有吴,延陵季子。解剑墓傍,不倍其死。畀以千乘,弃如敝屣。始祖采药,又世其祀。
  【评】述史十四章,遂令子瞻退舍。
  鲁仲连
  有天下士,义不帝秦。新衍闻之,为之却军。神龙露尾,不见其身。逃之海外,灭没烟云。
  【评】仲连全副风骨,只在三十二字
  陶朱公
  于惟少伯,竟老陶朱。肉为走狗,皮亦鸱夷。五湖一棹,烟水迷离。黄金写像,终是危机。
  【评】高见,人不言及。
  留侯
  何来孺子,圯下取屦。博浪一椎,祖龙魄死。五世相韩,报之以此。来黄石公,去赤松子。
  【评】岂是误中副车。
  东方曼倩
  避世金马,东方曼倩。一十八年,岁星不见。蚁视汉武,小遗便殿。窥牖小儿,王母侍宴。
  【评】如取雀翎,得其金翠。
  严子陵
  滩以严名,千年不泯。足加帝腹,梦还未醒。欲臣老子,去无踪影。桐江一丝,系汉九鼎。
  【评】咄咄子陵,壁立千仞。
  王右军
  晋代风流,会稽内史。峻岭崇山,修禊上已。笔飞在空,鹅浴于水。丝竹山川,终以情死。
  【评】归到情字,匪世所解。
  陶靖节
  有晋高士,柴桑陶潜。荷锄带月,植杖听泉。瓶则缺粟,琴亦无弦。语客且去,我醉欲眠。
  【评】掷术成丹手。
  李邺侯
  圣人衣黄,山人衣白。四皓衣冠,九仙骨格。大官烧梨,御手与擘。愿动星文,一枕帝漆。
  【评】自然道人。
  李青莲
  谪仙李白,藐视王公。调羹非宠,供奉非崇。青莲吐气,五岳储胸。生为明月,死剩清风。
  【评】现青莲身而说法。
  白香山
  香山一老,自号乐天。江山风月,古佛神仙。诗惟婢读,书藉禽言。上陪玉帝,下陪卑田。
  【评】无怪东坡认其后身。
  邵康节
  人比诸葛,自拟庞公。二十八宿,罗于心胸。王侯将相,视若儿童。数不轻授,恐长奸雄。
  【评】深沉,亦复卓越。
  苏东坡
  大苏文字,惊动夷酋。珠崖、儋耳,赤壁、黄州。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双学士眼,半配军头。
  【评】奇伟。
  米海岳
  海岳外史,出守灵璧。怪石为供,抱眠三日。袍笏拜之,诡言长揖。方道米颠,不可无一。
  【评】灯下取影,踽踽欲动。
  读《述史》
  延陵季子
  季札,春秋时吴王寿梦第四子,称“公子札”,是一位古代贤人。传为避王位“弃其室而耕”常州武进焦溪的舜过山下,人称“延陵季子”。张岱于此诗中,赞颂了季札的美好品德,列举了他有名的见于《史记》的三件事情:
  其一: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於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
  其二:十七年,王馀祭卒,弟馀眜立。王馀眜二年,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焉。四年,王馀眜卒,欲授弟季札。季札让,逃去。
  其三:十三年,公子光使专诸手匕首刺王僚,铍交於匈,遂弑王僚。公子光竟代立为王,是为吴王阖庐。阖庐乃以专诸子为卿。季子至,曰:“苟先君无废祀,民人无废主,社稷有奉,乃吾君也。吾敢谁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非我生乱,立者从之,先人之道也。”复命,哭僚墓,复位而待。
  张岱评价第一件事,说季札“不倍其死”;第二件,说他将国君之位“弃如敝屣”,第三件,说他没有断绝吴王僚的祭祀。
  鲁仲连
  此诗写鲁仲连义不帝秦之事,见《战国策·赵策》。齐国人鲁仲连游历到赵,适逢秦国围赵之邯郸,鲁仲连坚持正义,力主抗秦,反对投降,并和秦国派到赵国的“亲秦派”辛垣衍展开一场激烈的论争。最终使辛垣衍心服口服,恰逢魏无忌援军到,从而解了邯郸之围。事情了结后,鲁仲连拂袖而去。
  本诗中,张岱先书史,然后赞扬鲁仲连“神龙露尾,不见其身。逃之海外,烟云灭没”。对鲁仲连的能力和风范颇为仰慕。
  陶朱公
  此诗述春秋时的范蠡,张岱没有叙述范帮助勾践灭吴之事,而直接从范以陶朱的名号,积累了众多财富的事情。然后称赞其“五湖一棹,烟水迷离”的隐逸生活。并且含蓄地指出,一味地赚取钱财不是正道,总是人生的危机。
  留侯
  本诗咏张良,重心放在他因为家族五世相韩的原因,虽韩亡,而心念旧恩,于是“博浪一椎,祖龙魄死”。“来黄石公,去赤松子”,建立一番功业之后,飘然出尘而去,张岱,还是非常喜欢这种传统士人的理想生活的。
  东方曼倩
  此诗述东方朔。开头说他隐居于世俗中,避世于金马门。然后说他作为“岁星”,下凡十八年,却不被皇帝所知晓。作为侍宴于王母的童子,他把汉武帝这样雄大伟略的君主当作是小儿一般戏耍。
  严子陵
  此诗述东汉隐士严光。说他与光武帝睡觉时,足以于皇帝身上之事。光武帝想让他做官,他却不屑一顾,“去无踪影”。结尾“桐江一丝,系汉九鼎”,说严子陵垂钓江边,却牵系着东汉命脉。
  王右军
  此诗述王羲之。张岱认为王羲之是晋代风流的代表人物,然后重点说他兰亭修禊的事情。“笔飞在空,鹅浴于水”,既说明他在书法上的造诣,又说明王羲之爱鹅之事。“丝竹山川,终以情死”,正是对山川的热爱,造成了王羲之过于深情而死。张岱应该有自况的意思在里面。
  陶靖节
  此诗述陶渊明。张岱将评价陶氏,认为他是“高士”。然后根据陶渊明诗意,说他“荷锄带月,植杖听泉”,表达陶氏淡泊自如的田园生活。又说他“瓶则缺粟”,言其贫穷;“琴亦无弦”,言其潇洒。最后点明陶氏沉于醉乡的特点。这与张岱在快园中的生活颇为接近了。
  李邺侯
  此诗述唐代李泌。开头“圣人衣黄,山人衣白”,用李泌陪肃宗出行时,肃宗穿黄,李泌穿白的典事。然后称赞他堪比汉代的“商山四皓”,多次遭到排斥而隐居。既而说他已少吃人间烟火,皇帝来了之后,给皇帝烧梨而已。结尾“愿动星文,一枕帝膝”,来自《太平广记》,说李泌对肃宗说:“臣绝粒无家,禄位与茅土皆非所欲。为陛下帏幄运筹,收京师后,但枕天子膝睡一觉,使有司奏客星犯帝座,一动天文足矣。”李泌反复强调自己是“绝粒无家”的世外人,不争名夺利,或者说世俗名利对自己无用,这样讲无非是要包括皇帝在内的名利之人不要把自己看作一个竞争对手。以世外人的身份参与世内的政治活动,是李泌全身的策略。也是他淡泊处世的真实表现。张岱对此看来情有独钟。
  李青莲
  此诗述李白。张岱说李白“藐视王公”。李白把所受到的待遇并没有看得那么高。他有五岳蕴于胸中。“生为明月,死剩清风”,格调高致,千载独步。
  白香山
  此诗述白居易。白居易享受“江山风月”,而与“古佛神仙”为伴。他的诗作可以让婢女读懂。张岱认为白居易是一个旷达之人,可以“上陪下帝”,“下陪卑田”——与乞丐也可以作伴。
  邵康节
  此诗述宋代理学家邵雍。张岱说,人们把邵雍比作是诸葛亮,但邵雍却把自己比作是庞德公。邵雍研究数理,“二十八宿,罗于心胸”,达到如此高度后,“王侯将相,视若儿童”。但他把数理看得很重,不轻易地授于他人。认为这有可能被奸雄利用。
  苏东坡
  此诗述苏轼。张岱先叙其文采,能够惊动异族之人。然后叙其生平。说苏轼先后被贬谪到黄州、儋耳等地。因为这种经历,也便决定了苏轼交往的人,五湖四海都是,三教九流都有。张岱对苏轼的怀才不遇还是有同情之心的,说他一半就像个配军。
  米海岳
  此诗述米芾。瞅准了一件事情。米芾到灵璧作官,每天沉溺于灵石、怪石、异石之间,让人将这些石头挪来,便可“抱眠三日”,写米芾之痴。米芾给人写完信后,在信末要“再拜”,就真的对着信拜上两拜。张岱觉得像这样癫狂的人,不能没有一个。自然有对这样的人的高度认可在里面了。
  ——
  琴亡十章有序
  琴,哭资深也。资深听余琴,辄据梧而瞑,琴心一往,可畏可矜。子期死,余不复琴矣。作琴亡。
  【评校)造批原缺,据手稿本补。】
  “琴心一往”四句:说自深,俗人不解。
  乙昔避秦,彼山之坳。载捆载担,仆夫劳劳。余书则负,子书则挑。子之挑矣,可以解余之嘲矣。
  其二
  忆昔避秦,彼山之麓。载耨载铫,仆夫匐匐。余采蕨根,子采
  菜菔。子之采菜菔矣,胡不归而食肉?
  【评】莫谓二章便无琴矣。
  其三
  畴昔之日,来餟子茗。有琴为弹,据梧而瞑。余之琴矣,不足以当子之瞑矣,余乃取以治吾之紾。
  (一)珍手稿本作“弦”。
  评】此有妙理,可思可听。
  其四
  畴昔之夜,携琴访子。子听余琴,嗒然欲死。余之琴矣,不足以当子之死矣,余乃取以治吾之指。
  其五
  月犯少微,名土当死。岂饮屠苏,乃先吾党之末席。鸣呼吴中高士,求死不得。
  【评】略自自语,已觉笔锋杀人。
  其六
  剡溪夜雪,有客在舟。戴在可以不见,戴死不可以不留。此言曲折,尔其问诸子猷。
  其七
  呼嗟乎麟,尔生何蹙。明王之不作矣,乃折尔足。麟兮,尔何不化为梼杌?
  【评】毒甚,然亦悲甚矣。
  其八
  吁嗟乎鹖,尔生何拙。求明之不得矣,继之以血。鹖兮,尔何 不化为反舌?
  其九
  哭子者多不识面,余则识面。云胡不唁?鸣呼!谁则使余识子之面也,而使余冥眩。
  【评】知音耳。
  其十
  哭子者多不造庐,余则造庐。云胡不悲?鸣乎!谁则使余造
  子之庐也,而使余欷歔。
  读《琴亡十章有序》  
  本组诗前有序,写明写此组诗的原因。张岱说,琴亡这组诗,是痛哭他的朋友资深的。资深在听张岱弹琴时,总是靠着梧几闭着眼睛,张岱琴声一响起,他就表现出一种敬畏专注的姿态。张岱将他比作是听俞伯牙弹琴的钟子期,并且说,“钟子期”死后,他就不再弹琴了。
  其一:张岱首先回忆的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场景。他说,以前他们一起躲避兵乱,一直到了山里的山坳中。他们都像仆役一般背着、担着行李。张岱背的是书,资深挑的是画。看到资深挑画的样子,张岱同命相怜,也就不用自嘲了。
  其二:这一首还是回忆当年躲避兵祸在山中一起的生活情景。就在那山里,两人拿着锄头、铲子一类的工具,一起去采野菜。相依相伴,资深不回去吃肉,而与张岱相依为命。
  其三:这首诗回忆一个细节。以往有一天,张岱去到资深那儿喝茶。看到有一张琴,张岱便弹了起来,而资深,则凭靠梧几而假寐。张岱不无遗憾地说,我的琴声,阻止不了你的假寐。那就用琴声来解除自己内心的缠结吧。
  其四:张岱回忆起以前的一个夜晚,他拿着琴去拜访资深。资深在听张岱弹琴时,显得极为痛苦。张岱觉得,他的琴声不能消解资深的痛苦,那还是把弹琴的指头治一下吧。
  其五:这首诗写得颇为沉痛。张岱说,按照星相,月犯少微星时,也就意味着像他们这样的“名士”会遭遇不幸,受到困厄。就好像要饮屠苏酒,而他们只能处于末席的位置。身为吴中的高士,只落得求死不得的下场。
  其六:本诗用典,说的是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张岱用这个典故,来说明资深死后他的看法。他说,那个人在,可以不用见;那个人死了,却不可以不留住在那儿怀念。这中间的感情是曲折难以道清的。
  其七:此诗用比喻写成。张岱感慨说:我感叹那麟啊,你的生活是多么不幸。没有圣明的君主诞生,不遇盛世,你只能被折断你的足。你为什么就不能化作梼杌那样的凶兽呢?或许你凶恶了,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其八:本诗咏鹖,用以喻资深。鹖鸟色黄黑而褐首,有毛角,有冠,性爱侪党,有被侵者,直往赴斗,虽死不置。李时珍说这种鸟是在黑夜里呼唤白天的鸟。张岱感叹说,你这种鸟啊,你为什么就那么拙笨不知变通呢?你寻找光明找不到,怎么就啼叫出血了呢?你为什么不化作那反舌鸟,用甜美的声音取悦于人呢?
  其九:张岱此诗写得颇为沉痛。他说,你去世了,哭你的人大多不曾与你谋面,可我却见过你的面。那为什么不去吊唁你呢?正因为我见过你的面,所以,听到消息后,我已经陷入昏眩的境地,你让我怎么吊唁呢?
  其十:张岱继续说,痛哭你的人大多不去你家,而我却到了你家。怎么能避免悲伤呢?是什么人让我到了你的家里呀,到了你家里的我只有一再嘘唏感叹。
  ——
  戒杀诗三章
  山澥虫豸,自了生死。因有放生,愈多网罟。戒以忍生,慈由杀起。不取不放,浑然古始。
  评】为众生说法,何其了了。
  其二
  予自有心,不为乞福。刀俎之间,见彼觳觫。尔食我心,我食尔肉。只说轮回,回头不迷。
  评】大菩萨
  其三
  东坡戒杀,谓经忧患。陶庵好生,身遭祸乱。绝脰屠肠,眼中看见。杀尔若何?当作是观。
  【评】惠世不浅,字字引人佛地。
  读《戒杀诗》
  其一:山里水里的那些虫豸,它们出生后,应该活到自然的寿命,“自了生死”。因为有了佛教宣传的放生,却恰恰使它们更受到被抓捕的戕害。佛教是以戒杀劝导人们的,可随着人的慈悲,却有了杀戮之事。如果没有放生,也就没有抓取。这样,动物们就可以走完自然的一生了。
  其二:我有一颗心,却不是为了乞求福禄。我就在那刀下,看到了颤抖的将要被杀的动物。我虽然吃了你的肉,你却也吃了我的心。人人都说有轮回,但让人回头不食肉,却没有那么迅速啊。
  其三:苏轼曾戒杀,这是他历经忧患得出的结论;我张岱呢?也是好生之人啊,你看我,遭遇了多少祸乱。杀动物时的那些砍头、抽肠的行为,我都是曾经看到过的。那么,如果别人来杀你呢?对待动物,应该站在这样的角度上来看待。
  李佳杰赏析《戒杀诗》
  山澥虫豸①,自了生死。因有放生,愈多网罟②。戒以忍生③,慈繇杀起④。不取不放⑤,浑然古始⑥。
  予自有心,不为乞福。刀俎之间⑦,见彼觳觫⑧。尔食我心,我食尔肉。只说轮回,回头不速。
  东坡戒杀⑨,谓经忧患。陶庵好生,身遭祸乱。绝脰屠肠⑩,眼中看见。杀尔若何,当作是观⑾。
  【注释】
  ① 澥:音xiè,通“海”。  虫豸:《尔雅·释虫》:“有足谓之虫,无足谓之豸。”泛指一切动物。
  ② 罟:音gǔ,《说文》:“网也。”
  ③ 忍:作残忍解。《康熙字典》:“安于不仁曰忍。”
  ④ 繇:通“由”。
  ⑤ 不取不放:《夜航船·佛教》:“北使李谐至梁,武帝与之游历。偶至放生处,帝问曰:‘彼国亦放生否?’谐曰:‘不取亦不放。’帝大惭。”
  ⑥ 古始:宇宙的原始或“道”的端始。《老子》:“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⑦ 俎:音zǔ,割肉用的砧板。《史记·项羽本纪》:“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
  ⑧ 觳觫:音hú sù,恐惧战栗貌。《孟子·梁惠王上》:“王曰:‘舍之。吾不忍其(指牛)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赵岐注:“觳觫,牛当到死地处恐貌。”
  ⑨ 戒杀:苏轼《戒杀诗》:“口腹贪饕岂有穷,咽喉一过总成空。何如惜福留余地,养得清虚乐在中。”又有《岐亭五首》言及“杀戒”。
  ⑩ 绝脰:脰音dòu,脖颈,咽喉。《公羊传·庄公十二年》:“万怒,搏闵公,绝其脰。”注曰:“脰,颈也。齐人语。”  屠肠:《史记·刺客列传》:“(聂政)自屠出肠。”
  ? 观:音guàn,作名词。《韵会》:“所观也。”
  【赏析】
  这是收录在张岱《琅嬛文集》中的一组四言诗。所谓“戒杀”,即戒止杀生,乃佛门五戒之一。前人多有以此为题,或内容相关的诗作,多是以浅显的语言阐述佛理,劝人戒杀行善。而张岱的这组诗在叙述自己对“戒杀”的理解之外,也蕴含着对当时盛行的放生善行的思考,以及对自己人生遭际的慨叹。
  放生在中国由来已久。《吕氏春秋》、《列子》等古籍中便记有成汤网开三面、赵简子放鸠的故事。但放生行为真正理论化、习俗化,却要等到《金光明经》、《大乘入楞伽经》、《梵网经》等宣扬众生平等、鼓吹放生善行的佛经流入汉地以后。佛教认为,六道轮回,众生平等,放生不仅能为自身种善因、谋福报,而且通过放生过程中的念佛、讲经等宗教仪式,还可以帮助被放的动物“生忉利天”(《金光明经》),进而普渡生灵。到了南北朝时期,放生更被信佛的皇帝确立为国家政策。梁武帝曾设置长生洲专门护养物命;智顗大师在陈宣帝的支持下,购买了大片江海作为放生池。经唐历宋,江南地区的放生活动大盛,放生受到高僧、士大夫的推崇,成为佛诞日的一项重要宗教活动[①]。
  晚明时期,随着高僧的推动、居士文人的积极参与、佛教本身的世俗化和民间化,以及江南地区社会物质文化的发展,放生在社会上空前流行。当时,云栖祩宏、憨山德清等高僧创建善会、修订放生仪轨、制定放生会约,使放生在形式上组织制度化;一应佛寺旅游化的风潮[②],寺院常挖有放生池,让善男信女自行购买活鱼或者乌龟投放到池内,亦为对佛门的一种捐赠;文人多组建放生社,冯梦祯的胜莲社、祁彪佳的放生社名动一时;民间编印的善书,也常将“放生”作为重要的宣教内容。细推时人参与放生的目的,既有众生平等观、慈悲观、普渡观等佛理上的虔信,也有因果报应观、积功德、种福田等世俗信仰上的谋求,其动机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③]。
  客观来说,放生对百姓内在仁心的发掘和社会环保意识的培养都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然而,因为放生和佛教世俗化、佛寺旅游化捆绑在了一起,它的消极后果,也十分显著。不少人看到放生背后的商机,便大肆捕捞鱼鼈卖给信众,使“善行”先天地蒙上了一层血腥味;而被释放的动物也不好过,由于放生池空间的狭小,其中的鱼类往往“刿鬐缺鳞,头大尾瘠,鱼若能言,其苦万状”[④]。“善行”已经流于形式化,大多数人只想祈求功德,并不会在意动物的感受。对此,主张“物性自遂”的张岱很早就流露出不满。当他还是个少年时,便向积极倡导放生、开凿放生池的莲池大师(云栖祩宏)提出了“纵壑开樊,听其游泳”的建议;身经忧患之后,在人生的晚年,他又写下这组《戒杀诗》,表现出更深层、更系统的认识。
  先看第一首。一开始,张岱便指出,“山澥虫豸,自了生死”,山林江海中的众生,本来各有各的生活,不需要别人的“超度”,更不期望人类的打扰;信众一厢情愿的放生“善行”,反而令好事者看见了其中的商机,于是数罟密网蜂拥而至,给生灵带来了不必要的灾难。在张岱眼中,“放”未必能拯救动物,反而常常为“捕”推波助澜。
  他的观点渊源有自。《列子·说符篇》中,当邯郸之民在正月元旦将斑鸠献给赵简子时,简子厚赏百姓后放走了斑鸠,并说:“正旦放生,示有恩也”;门客则劝谏道,“民知君之欲放之,故竞而捕之,死者众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过不相补矣。”[⑤]一个统治者的“行善”欲求尚且会造成“死者众矣”的局面,何况放生已经举国若狂,各阶层都参与其中呢?如果张岱在写诗时真想到了《列子》中的这个典故,那我们将不难发现“因有放生,愈多网罟”背后的怜悯和忧虑。
  在辨析了“放”与“捕”的关系以后,张岱更加尖锐地指出,看似善举的“戒”和“慈”,其实是“忍”(残忍)与“杀”的产物。正是由于“杀”、“忍”种下了恶果,人们才会想到以“戒”和“慈”来填补罪业,追求福报;殊不知在当时的环境下,放生的“戒”和“慈”往往会导致新的“杀”和“忍”,从而陷入恶性循环。商人捕捉鱼鼈来卖给信众,是杀;信众将鱼鼈放进环境恶劣的放生池,让动物蒙受苦难,更是杀。这样下去,岂止是“恩过不相补”,肯定是恶大于善,事与愿违。对此,张岱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式:“不取不放”。相关的故事见于《夜航船》,表达的是对以仪轨佞佛的梁武帝的批评。不“放生”就不会助长捕取,不捕捞就更谈不上放生,不如各退一步,让生灵在本初的环境中生存,保持“浑然古始”的状态。“古始”语出《老子》;“不取”的思想则与“禁民勿捕”的观念暗合。因此,这首诗或多或少体现出一点道家的思维色彩。
  第一首是从较为宏观的角度批评“放生”,第二首则进一层,以切身的体验宣扬“戒杀”。张岱声明,自己提倡戒杀,不是为了功利性质的祈求福报,纯粹是因为自己有一颗恻隐之心,不忍看见动物在刀俎之间战栗;当他吃着动物的肉,联想到动物被杀的情景时,其内心也会不安,就像动物在啃食自己的心一样。几句诗生动形象,挺有感染力,但张岱的说理并没有停留于此,他进而搬出佛家轮回的理论:别看现在是我们在吃动物的肉,当我们进入轮回以后,我们会不会成为别人的盘中餐呢?及早回头吧,何况现在回头已经不早了!
  然而,众所周知,张岱是个犯了不少口业的吃货,是什么导致了他思想的转变?在第三首诗中,张岱又讲述了自己“好生”的理由。他说:苏东坡之所以会写下《戒杀诗》,并在《岐亭五首》中劝好友陈季常不再杀生,是因为遭受了贬谪黄州的忧患;而我张陶庵好生的原因,则是由于我亲身经历了改朝换代的战乱,见证了太多“绝脰屠肠”的画面。当我烹杀动物的时候,那些惨景将会浮现在我眼前,杀动物和杀人将毫无二致。至此,张岱的劝导进入最个人化,同时是最深层化的阶段,整组诗也戛然而止,留给人悠悠回味。
  通观三首诗,结构上循循善诱,思想上三教交融,无论是描述感受还是征引道理,要表达的核心思想无非是宣扬“好生”、“戒杀”,以“不取不放”批评、修正世俗流行的“放生”观念,并将其引导到“爱生”、“护生”的道路上来。这较他年少时“纵壑开樊,听其游泳”的建议无疑更进了一层,也更接近佛教慈悲为怀的本意。并且,他的说教并不只是挪用话头的“顿悟”,而是来自自己的切身体验——是荼毒生灵的战乱和国破家亡的剧变让他真正地学会珍爱生命,真正领略到“民胞物与”的精神。这组诗是张岱晚年走近佛理的证明,也是他思想境界的重要见证。其好友王雨谦“为众生说法,何其了了”、“大菩萨”、“惠世不浅,字字引人佛地”[⑥]的评语,切不可以为溢美之词而等闲视之。
  这组诗值得注意的还有它的语言和用韵。语言上,时而平白如话,时而僻字杂出,用典使事在不经意间,佛家赞偈中带着古诗的拗折之气,很有几分“秀才对人说家常话”的味道。至于用韵,则都用仄声韵,第一首押“厉而举”的上声,以较强的冲击力吸引了读者;而“纸”、“麌”(罟)二韵混押,既有张岱方音的因素(明代江南士人诗歌多有止、遇二摄混押者,张岱亦如此),也产生了高古的音声效果。第二首则押入声屋韵,“直而促”的声调很好地烘托了“只说轮回,回头不速”的警醒感和紧迫感。第三首是去声“翰”、“谏”、“霰”通押,“清以远”的鼻音韵尾颇具斩钉截铁的铿锵之效。这些都可以给我们别样的思考。
  附:
  题《宗子与佛》後
  耳畔闻经八十年,先生何日遽逃禅。
  已从竹月寻摩诘,更引机锋效郑玄。
  壮岁鲜衣残岁悔,祇园寒磬快园烟。
  最怜历历曹山梦,屡伴鹃声到枕边。
  注:
  《宗子与佛》:我们小组的古代文学报告题目,欲考陶庵与佛门之关系。
  “闻经”:陶庵自云其母尝许念《白衣观音经》三万六千卷,故耳畔常闻经声。
  “竹月”:陶庵有《竹月诗》二章。
  “郑玄”:陶庵有《四书遇》,引禅释儒。
  “快园”:陶庵晚岁住所。
  “曹山”:陶庵外祖尝于曹山宕造放生池,宗子幼时曾往营佛事。
  ——
  礼宗十章 有序
  礼宗,哭亡姑也。岱与陈受之先生为总角友,自姑过门,受之蚤死,垂三十八年而姑始亡。凡姑所以为女、为媳、为妇、为娌、为母、为姑,不循礼,故目“礼宗”也。诗以唁之。
  其一
  在昔受之,眠娗文弱。余与仲渊,交之总角。风雨晦冥,云林秘阁。曾不移时,尔疾斯作。尔疾不作,何以见吾姑之恪。
  其二
  在昔受之,讷不能言。交之总角,余与仲渊。深柳读书,净几自怜。讵料尔病,一去不旋。一去不旋,是以成吾姑之贤。
  其三
  嗟予季祖,寒铁冷面。吾姑端严,不冠不见。日女之笄矣,犹予之冠矣。
  其四
  予季祖母,非姑不饭。母病弥留,臂肉是剜。日女之肉矣,犹母之饭矣。
  其五
  姑曰匪妇,尔则我子。孤曰匪母,尔则我父。拮据卅年,居然
  富厚。尔家之厚,尔母之有。尔母之有,尔母之守。
  其六
  妇敢曰妇,妇如婢仆。母敢曰母,母如马牛。教子成人,克称厥子。我之不死,谓我有子。尔勿克子,我不如死。
  其七
  人言旌门,旌吾之孝。既旌吾孝,何不移吾之棹禊也,而助蒸尝于家庙。
  其八
  人言旌门,旌吾之慈。既旌吾慈,何不移吾之棹楔也,而施棺槥于贫儿。
  其九
  姑惟知止,请旌则訾。念姑而既死矣,为其子孙者,可亦以其皆而不泣请之太史?
  其十
  姑惟谦让,请旌则歉。念姑而既殂矣,为其子孙者,可亦以其歉而不以记之琬琰?
  读《礼宗十章有序》
  这组诗前的小序,道明写作原委。张岱直说《礼宗》,是痛哭去世的姑母的。张岱与陈受之先生自小就有交情,关系很好。他的姑姑嫁给了陈受之后,陈受之早死。姑姑守寡三十八年后去世。张岱觉得,她的姑姑无论是做女儿也好,做儿媳也好,做妻子也好,做妯娌也好,做母亲也好,做姑姑也好,没有不依循礼节、礼制的,所以,他把这首悼念的诗命名为《礼宗》。
  其一:张岱首先回忆以前与陈受之交往的经历。那时的陈受之身体很是孱弱。张岱和仲渊和陈受之,一起在云林密阁读书,那时候风雨如晦的景象宛然还在目前。可是不多久,陈受之却发病了。张岱颇为感慨地说:如果不是你发病,怎么表现出我姑姑的贞恪呢?但还是隐晦地表达了对陈受之年轻去世的悲悼之情。
  其二:此首承上首而来。还是回忆过往。在张岱的印象中,陈受之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他们一起在深柳之下读书,那时几案明净,真是可爱。不料陈受之却生病了,生病的陈受之最终去世。这也就成就了张岱姑姑的贤惠。
  其三:张岱悼念的这个姑姑,是张岱叔祖的女儿。张岱的叔祖是个十分严肃庄重的人,“寒铁冷面”,在子女面前也不苟言笑。这也就养成了张岱姑姑“端严”的特点。对他人是“不冠不见”,不收拾整齐,不见他人的之面。张岱认为,他姑姑成年的及笄之礼,就如同他成年的行冠礼一样。
  其四:张岱的这个姑姑对待母亲极为孝顺。张岱的叔祖母,见不到这个女儿,就不吃饭。等到她生病处于弥留之际的时候,张岱的姑姑到了剜肉医母的境地。并且表达出女儿的肉,就是母亲的饭的意思。
  其五:婆婆对张岱的姑姑说,你不是我的儿媳啊,你是我的儿子。姑姑的孩子对母亲说,你不是我的母亲啊,你是我的父亲。张岱说他的姑姑经济拮据,整整三十年。经过她的用心经营,家里居然渐渐富厚了。他充满深情地感叹地以对姑姑儿子说话的语气,说:你们家这么富厚,是因为你的母亲才有的,是她多年守家带来的。
  其六:这首诗张岱站在姑姑的立场上来说话:儿媳怎么敢以儿媳的身份自命呢?纯粹扮演的是一个婢女和仆人的角色;母亲敢怎么以母亲的身份从事呢?劳累得像牛马一样。她用心地教导孩子成人,希望儿子能够成材。
  其七:这首以儿子的口吻来写。人都说要光耀门户,那就让我以孝著名吧。可是既然要让我尽孝,为什么要让我的母亲去世呢?我只有在家庙里祭献我的母亲了。
  其八:这首仍以儿子的口吻来写,张岱可谓善于设身处地。人都说要光耀门楣,那就让他们赞扬我对母亲的爱吧。可既然赞扬我对母亲的爱了,为什么母亲要去世,而让我仅仅看到她的棺材呢?
  其九:张岱在此诗中说,她的姑姑“知止”,知道适可而止,不要宣扬。所以,别人请求表彰她的时候,她就生气。张岱说,现在姑姑已经去世了,那么,作为她的子孙,难道就能因为姑姑生气而不向太史请求表彰吗?看来,张岱还是希望官府表彰他姑姑的义节品行的。
  其十:此诗承上首而来。张岱评价他的姑姑善于谦让,正因为有此品格,所以,遇到表彰的事情,她就不想接受。可是,考虑到姑姑已经去世了,那么,作为她的子孙,应该不顾忌姑姑的谦让,而把她的有关事迹刻在碑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1: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言古诗
  孔子手植桧
  昔闻峄阳桐,所剩惟橥橛。剧贼斫为薪,灰烬随手灭。如何杏
  坛桧,既枯能复活。肤纹皆左旋,直干无错节。曾遭空殿灾,烈火
  不能熱。摸之触龙鱗,扣之响铜铁。初见一枯株,委弃在墙缺。谁
  知灵若蓍,一代一枝发。若遇圣人生,扶疏可荫樾。草木通神明,
  谁敢恣屑越?今枯三百年,榾柮无纤叶。昔灵今不灵,顽钝逊蓂
  荚。岂下有虫蚁,乃来为窟穴。余欲驱除之,敢借击蛇笏。
  【评】杏坛桧甚奇,得此奇笔为之写出。
  子贡手植楷
  孔林多异木,问名不能解。云是门人携,奇种遍四海。楷为子贡植,干朽根不毁。石碣志其旁,根株尚蓓蕾。楷族多子孙,萧疏满林霭。大者为棋枰,小者作拄拐。留名在曲阜,三千年不改。轻
  薄大夫松,乃辱秦寮寀。端木命名时,其意自有在。惟不受秦官,真堪为世楷。
  评】忽出“楷”字ー一义,更觉奇想空突。
  瑞草溪亭
  记昔岩上土,仿佛与檐齐。十年事开凿,约有三丈低。刳龙取
  尺木,敲骨碎玻璃。手握巨灵斧,削铁如削泥。昨日为高阜,今日
  成深溪。转眼变沧海,举足已荒迷。草木无常位,更置敢跛蹊?苔
  藓时拂乱,常使变贞萋。近来得休息,奔石如驯蜺。亭台静
  而媚,列障为之闺。清樾湿干尺,空翠非强题。咄嗟破混沌,山灵
  合笑啼。既成无斧凿,造化不及稽。何事秦人拙,驱山如牧羝。
  【校】(一)常使变:手稿本原作“不能保”,复改如今文。
  〔二)休息:手稿本原作“安息”,复改如今文
  〔三)合手稿本作“带”。
  【评】“手握”四句:如炼五色石,俾纸上见五彩龙纹。
  亭台”句:娟细。
  “山灵”句:奇语得情。
  观海八首
  望洋无可言,还想生海始。神功接混茫,四面何起止。攫夺杂玄黄,的铄见金紫。北溟有鲲鹏,至此成虫蚁。
  其二
  海大素所钦,大至无此理。黄河尚有曲,长江尚有里。昼夜受源泉,何处是其底?三教诸圣人,低头都不语。
  其三
  昔登泰岱颠,群山如浪走。今在海中央,浪如山岳陡。山水既同胎,天地是其母。曾说变桑田,桑田尔自有。
  【评】神奇。
  其四
  黄河无白日,大海无晓昏。河清犹可俟,海水只一浑。日是隙麟蚀,灰为鳌足存。开篷惟瞑昡,黯尔自消魂。
  其五
  势大谁收摄?全凭元气吞。浩浩难明理,蒙蒙若醉昏。江湖仍自合,泾渭不能分。肯自藏污垢,支流何足论。
  其六
  四塞苍茫气,孤天日夜浮。龙安无反侧,蜃弦不成楼。浪欲移三岛,烟能冒九州。还思看杯泻,拟上最高头。
  【评】“孤天”句:“孤天”比乾坤更觉有别。
  其七
  百川甫到海,厥味变为咸。精血咸归肾,涕洟本不甘。熬波能出素,炼汞自成铅。应怪木华赋,如何不道盐。
  评】与天寿寺观乳泉赋皆具妙理。
  其八
  山松怯飓风,干年苦不大。茁蘖成槎牙,石肤恒露髁。昔日到补陀,风来船似簸。此下有蛟龙,榜人戒勿唾。
  【评】现出一团神理,勿特空言其大,较之謔庵更自元气茫茫。
  素瓷传静夜
  闭门坐高秋,疏桐见缺月。闲心怜净几,灯光澹如雪。樵青善
  煮茗,声不到器钵。茶白如山泉,色与瓯无别。诸子寂无言,味香无可说。
  【校】诸:手稿本作“请”。
  【评】声色都冥。
  起四句:都是茶。
  枫落吴江冷
  长林来远风,刁寥在木末。洞庭虽未波,秋老枫叶脱。叶落愈鲜明,秋水净于抹。日暮意思凉,孤舟江水阔。衾单夜正长,呼奴加破衲。
  【评】题甚冷,作者正从冷不到处得之,更增其冷。
  此与素瓷作未许世儒参评。噫,进乎诗矣。
  竹月二首
  竹月不藉月,月得竹而清。月态乃委竹,一风与之争。竹木无他意,孤疏风所生。
  其二
  竹月原不属,光乃居其间。竹无取妍意,月光觉更闲。秋空恒澹澹,水气相往还。
  【评】二诗竟是作偈,足空一切释部。
  节妇篇 为徐太君赋
  (太君为何弘茂姊)
  梅葩不期雪,雪若伺梅至。惨澹足贞萋,雪乃梅之砺。古来至性人,性成始堕地。槎蘖如茁芽,嗅之如姜桂。如何在襁褓,闻雷不失箸。寸寸以断葱,方方而切胾。嗃嗃严母风,斩然在童稚。及至字而笄,合卺无一季。玉碎声自清,锷断锋愈利。上事高堂人,不使见其泪。妇在岂逊儿?卑心主中馈。诚孝匪伪为,下体泉合意。长斋三十年,茹茶不二器。坚此澹泊心,而厉冰霜气。石梁勒浈珉,片言重屃赑。彭泽其渭阳,石梁与石篑。石篑自澹远,石梁复孤异。正色立朝端,顽廉懦立志。不谓中帼中,乃有何无忌。弟以姊为师,手授画荻字。岳岳冠进贤,敢说旌闾事。闻之反泫然,麦杖逐其弟。
  【校】一)手授:手稿本作“腹中”。
  【评】写得清刻,字字饱冰霜之气。
  窆石歌
  留此四千年,荒山一顽石。闻有双玉珪,苍凉闭月日。血皴在肤理,摩挲见筋泐。呵护则龙蛇,烟云其饮食。中藏故神奇,外貌反璞立。所储金简书,千秋犹什袭。此下有衣冠,何时得开出?
  【校】〔一)窆石歌手稿本上有“禹陵”二字。
  〔二)神,手稿本作“自”。
  〔三)千秋犹什袭手稿本句下原有“嗟我受髡钳,日日对之泣”,复删去。
  和贫士七首 有序
  丙戌八月九日,避兵西白山中,风雨凄然,午炊不继。乃和靖节贫士诗七首,寄剡中诸弟子。
  校】(ー)八月手稿本作“九月”。
  秋成皆有望,秋萤独无依。空中自明灭,草际留微晖。霏霏山雨湿,翼重不能飞。山隈故盘礴,倚徙复何归。清飙当晚至,岂不寒与饥?悄然思故苑,禾黍忽生悲。
  【评】如泣如诉。
  其二
  风雨当重九,澹然独倚轩。愧非仲舒子,目不敢窥园。村醪远不继,日午厨无烟。残书手一卷,埋头自钻研。婢妾窥我笑,唠唠有后言。囊涩无聊尔,敢谓自称贤?
  其三
  四壁无所有,凄然张断零。每当风雨夜,发此金石音。子期既已逝,谁复来相寻?腹饥徒煮字,樽空耻自斟。岂无长安米,荷得非所钦。丹崖与白石,彼或谅吾心。
  其四
  不食嗟来食,古昔有黔娄。邻翁尝馈粟,愧余无以酬。云是伯夷树,不复辨商周。天柱既已折,杞人复何忧?行吟在泽畔,吾将见吾畴。幸不惭死友,此心何所求!
  其五
  蝉不栖松柏,正气不可干。五年辱陶令,三月解其官。山居不食力,犹然愧素餐。重九尚尔饥,何以抵岁寒。瓶粟耻不继,乞食亦厚颜。行行复何之,荆门昼自关。
  【评】今人动附陶公乞食之名者,请各为猛省。
  其六
  陶公坐高秋,绕室生蒿蓬。苟不忘利禄,赋诗焉得工?身不事二姓,何如楚两龚。采薇与采药,人言将无同。嗒焉名利尽,无复问穷通。九原如可作,杖履愿相从。
  其七
  屼屼徐无山,郁然在中州。君仇未能报,老我田子畴。不学桃源渡,落花向外流。陈咸用汉腊,不为家室忧。西山歌虞夏,我唱无人酬。愧予何能尔,首阳有前修。
  【评】和贫士七首,字字清深,读之铮铮作响,初非有意摹陶,自然有磁铁之合,诚以得之性情也。
  和述酒
  空山堆落叶,夜壑声不闻。攀条过绝巘,人过荆漭分。行到悬崖下,伫立看飞云。生前一杯酒,未必到荒坟。中夜常堕泪,伏枕听司晨。愤倇从中出,意气不得驯。天宇尽寥阔,谁能容吾身?余生有几日,著书敢不勤?胸抱万古悲,凄凉失所群。易水声变徵,断琴奏南薰。竹简书日月,石鼓发奇文。王通抱空策,默塞老河汾。灌圃南山下,愿言解世纷。所之不合宜,自与鱼鸟亲。若说陶弘景,拟我非其伦。
  【校】
  一)过:手稿本作“逾
  二)圆:手稿本作“园”。
  三)所之不合宜:手稿本作“得与豺虎远”。
  【评】
  清音傲骨。
  和有会而作
  乱来家愈乏,老至更长饥。菽麦实所羡,孰敢慕甘肥?未晓舂瓶粟,将寒补衲衣。婢仆褰裳去,妻孥长作悲。彼但悲歧路,讵知世事非!近稍力耕凿,田间有秉遗。喜此偶延伫,每携明月归。但愿岁时熟,丈人是吾师。
  【校】晓:手稿本作“晚
  〔二)“喜此”二句:手稿本作“便可骄妻妾,施施从外来”。
  和挽歌辞三首
  张子自觅死,不受人鬼促。义不帝强秦,微功何足录?出走已无家,安得狸首木?行道或能悲,亲旧敢抚哭。我死备千辛,世界全不觉。干秋万岁后,岂遂无荣辱?但恨石匮书,此身修不足。
  【校】〔一)此身手稿本作“一编”。
  【评】提醒一世。
  其二
  泉台无渍酒,聊复进此觞。山田种新秫,何时更能尝?残书堆我案,敝裘委我傍。老鸮昼亦哭,鬼火夜生光。婢仆各自散,若敖悲异乡。草木阴翳处,啾啾夜未央。
  【评】屼然有一张子。
  其三
  西山月淡淡,剡水风萧萧。白衣冠送者,弃我于荒郊。山林甚杳冥,北邙在嶕峣。翳然茂松柏,孝子自攀条。身既死泉下,千岁如一朝。目睹岁月除,中心竟若何?平生不得志,魂亦不归家。凄凄蒿里曲,何如易水歌?魂气欲何之?应来庙坞阿。
  庙坞,为先父母葬地。
  【校】(一)身既:手稿本“既”原作“虽”,复改如今文。
  (ニ)千岁如一朝:手稿本原作“心犹念本朝”,复改如今文。
  (三)“目睹"二句: 手稿本原作“目睹两京失,中兴事若何”,复改如今文。
  (四)平生不得志:手稿本原作“匈奴尚未灭”,复改如今文。
  【评】今人动言学陶,徒为拾其馀唾。宗子自为宗子,故其和陶诸作便逼真陶公,如颜鲁公书与右军初不相似,却自然力达气应也。
  江上数峰青
  秋水净若无,过鸟影不入。远山积黛痕,空濛用勾勒。江平山欲浮,去天不隔尺。波光横射之,澹澹只数画。历落在其中,天水不得一。
  【校】
  〔一)用:手稿本作“见”。
  【评】历落”二句:乃知王勃之庸。
  焦山瘗鹤铭
  焦山寻鹌铭,磊块委大壑。犹见雷火痕,铲削同斧凿。突犯霹雳威,公然肆暴虐。细想得其繇,焦先遭恶谑。隐侠轻轩冕,何乃塑王爵?侍立皆宫娥,夫人坐锦幕。子胥配拾遗,仅堪恣笑噱。韦布服山龙,真如受炮烙。无地雪奇冤,轰雷起林薄。立碎瘗鹤碑,崩厓断齿腭。高土被污名,焚琴而煮鹤。聊用以解嘲,勿为世人错。
  【校】
  〔一〕瘗鹤碑 手稿本作“瘗鹤铭”。
  龙山观雪
  昔日王元章,携家九里住。绕屋种梅花,三百六十树。日食一树钱,梅实为生计。一当大雪时,炉峰石上憩。四望遂狂呼,世界白玉砌。急足走高冈,凌空欲飞去。  龙山巅,所见亦无异。楼台十万家,波棱起檐际。龛赭鞭白虹,突屼如汤沸。松是白龙髯,竹作琅椤T颇嘎凳洌讯饷簧谨佟H鲅瓮蛟羁眨厶伟嗽轮痢M魄蛑兀吧蕉几脖弧H四窬∶悦桑胶雍洗蟮亍T缸骰煦绻郏锰钊毕菔馈?
  观山民所藏唐伯虎观梅图手卷
  吴侬唐伯虎,高气何岳岳!写此观梅图,袂起不可捉。竟纸三丈长,磊磊皆硗确。笔墨失常理,落纸如刀斫。仄笔横扫之,划然成绝壑。纸外见山,想见其都确。义不受凡卉,人见其濯濯。但有千树梅,疏疏见卓荦。山深路不明,云外闻鸡喔。中有素心人,澹然寄高踔。植杖无所思,阶前数梅落。梅落无艳情,林间自折角。不学桃花源,引人到山脚。
  【评】深得画理,作者观者寄思皆在无何之乡。
  龚春壸为诸仲轼作
  仲轼龚春壶,两世精神在。非泥亦非沙,所结但光怪。应有神主之,兵火不能坏。质地一瓦缶,何以配鼎鼐?跻之三代前,意色略不愧。当日示荆溪,仆仆必下拜。
  【评】古质,亦发神光。
  眉细恨分明
  佳人多不语,孤意在疏眉。一痕澹秋水,春风不能吹。深情几百折,屈曲与高低。所矜在一细,层折俱见之。
  【评】入神。
  山色有无中
  山情留髻螺,居然在木末。脱莽冒奇峰,夏云不可夺。譬如画远山,轻轻刚一抹。缣素近千年,墨气不得脱。帏里李夫人,呵呵或能活。
  【校】(-)木末:手稿本作“天末”。
  种鱼
  山人不得饱,乃读致富书。致富多奇术,其一在种鱼。买鲵得千尾,畜之于水滁。畜之未十日,乃日需草苴。典衣盈一箧,买舟如売蠡。万钱募一老,头禿背且佝。日食一升饭,酌酒满其盂。打草不盈担,强半是菱蕖。赛神期五日,牲醪一祭膢。未曾见寸息,已罄我所储。夏粮遂不足,山厨竟断炊。霪雨绵百日,水涝欲上渠。独宿听檐溜,夜长目正盱。我昔无陂泽,鱼税不到余。高斋只听雁,一卧自纤徐。谁信陶朱术,烦我多起居。夜半陡然省,开围纵所如。
  【评】一团真气,乃见英雄无资身之策。
  社集凤嬉堂
  中国一孔子,何言居九夷?余读论语谶,方知随凤嬉。孔日固不暇,凤隙亦无余。恨当春秋时,治反在四裔。不嬉不成凤,何所览徳辉?饮啄在山麓,凤孤不自疑。凤亦有声气,不与鶠雀俱。欲识凤何德,勿为饮食欺。陶潜瓶内粟,竹实亦何殊?仇池有菊水,他泉总不如。饮食诚不愧,悠哉可乐饥。
  【校】〔一)“饮食”二句:手稿本下原有四句:“庄言正告凤,不嬉尚何之。凤德如孔子,犹然讥接舆。”复删。
  【评】“凤孤”句:大见骨力。
  看蚕
  看蚕古正事,要有桑食之。园桑八九树,老秀无旁枝。下叶仅数篚,树头靡无遗。大妇空弃走,小妇立而嘻。邻桑正累累,无钱敢向咨?剜肉而割股,那可救其饥?余乃?然笑,是岂人所为?嗷嗷十余口,蚤晚正断炊。人饥蚕又饿,辗转在庭除。学问与经济,到此何所施!人饥尚有菜,蚕饿不食葵。男女但林立,老父徒撚髭。仓皇不可说,反变为笑唲。苦至无声泪,此笑真足悲。
  【校】
  〔一)向:手稿本作“与”。
  画中剑客
  剑术苦不传,腕下得其像。天寒渡易水,云深入芒砀。面有不平色,胸中何所想?元亮咏荆轲,深情出纸上。
  甲午儿辈赴省试不归走笔招之
  我年未至耆,落魄亦不久。奄忽数年间,居然成老叟。自经丧乱余,家亡徒赤手。恨我儿女多,中年又丧偶。七女嫁其三,六儿两有妇。四孙又一笄,计ロ十八九。三餐尚二粥,日食米一斗。昔有附郭田,今不存半亩。败屋两三楹,阶前一株柳。二妾老如猿,仅可操井臼。呼米又呼柴,日作狮子吼。日出不得哺,未明先起走。如是十ー年,言之只自丑。稍欲出门交,辄恐丧所守。宁使断其炊,取予不敢苟。寒暑一敝衣,捉襟露其肘。嗫嚅与人言,自觉面皮厚。大儿走四方,仅可糊其口。次儿名读书,清馋只好酒。三儿惟嬉游,性命在朋友。四儿好志气,大言不怩忸。二稚更善啼,牵衣索菱藕。老人筋力衰,知有来年否。儿辈慕功名,撇我若敝帚。持此一管笔,思入麟凤薮。阿堵与荐剡,均非尔所有。不若且归来,父子得聚首。挈瓶往灌畦,捕鱼编竹笱。四儿肯努力,储粟自盈缶。酌酒满匏尊,进为老人寿。温饱得一年,一生亦不负。胜以五鼎烹,哭我荒山阜。
  【校】(ー)附郭田:“附”手稿本作“负”。
  〔ニ〕露其肘:手稿本作“送露肘”。
  【评】字字真气逼之,陶渊明、社少陵出内其中。
  仲儿分爨
  余当兵火余,自分死沟洫。不料有此生,贫窘遂已极。上无片瓦存,下无一锥立。流徙未能安,饥馑又相值。家口ニ十三,何所取衣食?山厨长断炊,一日两接淅。秋来无寸丝,空房叫促织。老妾甚尪羸,短衣不蔽膝。如此年复年,萧萧徒四壁。正告我儿曹,年有近三十。娶妇而儒冠,毛羽不复湿。老父当此时,望尔供晨タ。奈何五六口,犹望我之粒。柴米少不周,诟谇到我側。老人无计施,日夜自煎逼。吾譬吾一家,行船遇覆溺。二十三口人,各各宜努力。手足自踤阹,方能不汆入。如何望我援,乃共拉我褶。沉沦结一团,一人不得出。吾家真类此,儿曹尚不惕。劝儿暂析炊,人人且自给。撑距出逆流,大家拯此厄。攒食一老人,骨瘦如鸡肋。喂儿不得饱,杀之亦何益!留我终天年,吾儿或怆恻。
  【评】只如家常话,而许多情绪,许多法脉,正于无意处见之,洵非老手不能。
  雨梅
  梅开不得时,乃与雨相值。梅意自孤危,威仪仍不失。我见敬畏生,不敢作凄恻。古人爱观梅,原重其骨格。色香不足论,所重惟洁白。濯濯见孤棱,反得雨之力。在雨亦复佳,不必为叹息。所以高士心,受妒不受惜。
  【评】高士传。
  鲁云谷医痘
  记与云谷游,余年尚少小。草卉艳秋深,雪芽报春早。往返二十年,知之尚不了。一旦提药囊,乃复精医道。医道有所师,担山二张老。痘疹得仙传,起名在襁褓。水既辨淄渑,药复分根杪。处则为野花,出则为本草。为余医幼儿,奇功同再造。一团血肉中,经络自分晓。肺腑似能言,与君为向导。用药如用兵,巢穴恣攻讨。刻日落瘢痂,皮毛净于澡。秦人爱小儿,扁鹊有奇抱。愿以广其传,小儿皆寿考。
  【评】“痘疹”四句:疏疏叙去,自尔玄胜。
  补贺云庵道兄七十寿诗
  结发成知己,相与共晨タ。分灯读夜书,合簋谋朝食。水淫为斗茶,鸡盟惟虐橘。人称两孟尝,座中多狎客。风月寄困情,山水供游屐。讵意转盻间,沧桑遂改革!各自变行藏,乃复分儒释。余读汩罗骚,君诵雪庵易。分袂十余年,相逢在路侧。道貌甚庄严,更能精戒律。长斋绣佛前,苏晋断米汁。妖冶摩登伽,走避阿难室。佛印不烧猪,馋涎饿苏轼。余似康乐老,居心不清寂。师仍念故人,邀余入莲席。对师敬畏生,不敢谈夙昔。忘却去年冬,师寿跻七十。冠盖集祇园,井蛙尚未识。昨遇鲁仲连,隔年方语及。懒鸡补更鸣,贺师七十ー。
  【评】落笔古质,而文彩焕然,此为真古质也。
  舂米
  身任杵臼劳,百杵两歇息。上念梁鸿オ,以助缚鸡力。余生钟鼎家,向不知稼穑。米在囷廪中,百口丛我食。婢仆数十人,殷勤伺我侧。举案进饔飧,庖人望颜色。喜则各欣然,怒则长戚戚。今皆辞我去,在百不存一。诸儿走四方,膝下皆哇泣。市米得数升,儿饥催煮急。老人负臿来,臿米敢迟刻?连下数十舂,气喘不能吸。自恨少年时,杵臼全不识。因念犬马齿,今年六十七。在世为废人,赁舂非吾职。膂力讵能加?举杵惟於邑。回顾小儿曹,劳苦政当习。
  【校】〔一)“婢仆"四句:手稿本原作“深厌栊米声,稍闻即呵叱。书室远庖厨,臧获慎供亿”,复改如今文。
  二)辞我去:手稿本原作“散四方”,复改如今文
  三)诸儿走四方:手稿本原作“壮儿既远游”,复改如今文。
  (四)在世为废人:手稿本原作“幸不至胧肿”,复改如今文。
  【评】商彝周鼎,质古而文自焕。
  担粪
  生平所不能,着棋与担粪。棋故绝不为,龚岂人可近?孔门有樊迟,学圃发其问。即以仲尼为,圃事岂不素?余昔爱芬芳,敦彝设藩溷。近日理园蔬,大为粪所困。忆昔文翰林,思以秽舟遁。追者遥迹之,炉香数里殹V僮蛹裙嘣埃愠糈衣郏看跋履瞎先伲们扒咽髂邸L炱愿煞猓嘈氲┩碓恕f酒臀奕耍7喙唐浞帧E己糁勺永矗聪嘌贰?阜隽Σ患樱牖雇舜纭@先擞躺品梗筛也蛔苑埽坑辔乓袄涎裕扰┯幸叛怠H站梅嘧韵悖└春魏蓿?
  【校】〔一)生平:手稿本原作“林逋”,复改如今文。
  〔ニ)亿昔二句:手稿本原作“忆昔有倪迂,曾附秽舟通”,复改如今文。
  三)炉香数里?:手稿本下原有“予癖政与同,芳香敢过问”二句,复删去。
  〔四)“老人”二句:手稿本原作“老人气复雄,挺身仍自奋”,复改如今文。
  〔五〕为农复何恨:手稿本作“为圃亦何恨”。
  【评】“窗下”二句:说秽事亦见芬芳,兼得身分。
  百丈泉有序
  余宗人分居剡中黉院,皆魏公裔也。丙戌以避兵至此,宗人引看百丈泉。泉在万山项上,屈曲棱层,盘郁数里,乘高泻浪,雪蹴雷轰,下悬百丈。余胸中磊块藉以一吐,意甚开爽,为作是诗。
  余昔到龙湫,仰面看瀑布。银河堕半空,摇曳成云雾。今踞龙湫上,瀑布出吾胯。盘郁几干层,巉?得溪路。鲠咽不得舒,张口只一吐。万斛喷珠玑,百丈悬练素。闪铄雷电惊,弃腾神鬼怖。下临不测渊,应有毒龙护。石罅迸飞流,峦开巨灵斧。磅礴不可驯,山川为我怒。余欲比拟之,猛厉何所似?项羽破章邯,乱挝鼍皮鼓。万马如弃云,险隘孰敢阻!余来石上眠,不见其雄武。但以沟畜之,海鸥视石虎。
  【校】〔-)万斛喷珠玑,手稿本此句以迄诗末原作“干峰高插天,群流于此汇。此中何所有?所吐皆磊块。余是避秦来,山川知我意。借汝雷辊泉,出我胸中
  气。弃放至山崖,跳蹴失常理。项羽破章邯,斯言差足拟”,尽删,复改如今文.广东哪里
  白洋看潮
  潮来自海宁,水起刚一抹。摇曳数里长,但见天地阔。阴圆闻
  龙腥,群狮蒙雪走。鞭策迅雷中,万首敢先后?钱镠劲弩围,山
  奔海亦立。疾如划电驱,怒若暴雨急。铁杵捣冰山,杵落碎成屑。
  骤然光怪在,沐日复浴月。劫火烧昆仓,银河水倾决。观其冲激
  威,寰宇当覆灭。用力扑海塘,势大难抵止曰。寒栗不自持,海塘
  薄于纸。一扑即回头,鱼山挡其辙四。共工触不周,崩轰天柱折。
  世上无女娲,谁补东南缺?潮后吼赤泥,应是玄黄血。从此上小
  ,赭龛噗两颊。江神驾白螭,横扫峨嵋雪
  【校
  〔-〕看潮手稿本作“观潮
  〔ニ〕阴阒闻龙腥手稿本作“惨澹闻龙醒”。
  〔三〕难抵止手稿本作“不可止”
  〔四〕挡其辙手稿本作“挠其辙”。
  【评】笔力奔峭,睥睨少陵。
  空翠难强名
  美人立桐阴,深情寄眉黛。只隔数步遥,便增无限态。故知山去远,草木发光怪。每在査霭间,眠聚沆瀣。齐鲁青未了,一语画泰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3: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305161770.jpg

30516177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4: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会稽怀古
  张岱
  會稽前懷古
  其一
  嶙峋霸氣起蠡城,分野當年有歲星。
  圖畫湖山八百里,絃歌君子六千兵。
  寺椽竹不同柯爛,日鑄茶能篡劍名。
  漫道苧蘿人寂寞,浣紗石畔聽江聲。
  其二
  司馬探奇到越州,先登宛委問岣嘍。
  夜摩齏臼曹娥碣,夢入生花江淹樓。
  城郭斷連皆卦畫,田畦交錯見箕疇。
  會稽自古爲文藪,閩浙江南已盡收。
  其三
  朱雀橋邊車馬稀,誰來巷口問烏衣?
  燕巢林木思王謝,鶴到遼陽問令威。
  禊帖賺來花自放,黄庭寫就筆隨飛。
  右軍經濟無人識,古貌峩冠對落暉。
  其四
  坐卧烟嵐在席篠,高垣深柳是吾廬。
  瘦肥令武蘭亭帖,奇崛袁康越?書。
  看竹何須來問主,采蓮不必自攜姬。
  巢由肯買箕山隱,隨地林泉可卜居。
  读《会稽前怀古》(李尚飞译)
  其一:嶙峋的霸气从蠡城升起来,此地当年属于岁星的分野之处。八百里湖山如同图画,弦歌中流传中六千兵的故事。寺里的椽子是竹子做的,不会像木柯一样烂掉,日铸茶也极为有名。不要说苎萝的人会寂寞,就在浣纱溪畔听那江水流动之声。
  其二:司马探寻奇异的景观到了越州,先登上宛委探问岣嵝。夜里摩挲着曹娥碑读碣文,梦中到了生花妙笔的江淹楼。城郭没有连在一起,就像画八卦,田畦交错,如同看到了棋盘。会稽自古就是文人会聚之地,闽渐江南的文人,全都被它收罗了。
  其三:朱雀桥边车马稀少,谁再来到巷口问询当年乌衣巷的事情呢?燕子把巢筑在林木之间,思念当年的王谢家族,鹤飞到辽阳询问丁令威之事。禊贴写好之后,花也就开放了,《黄庭》写好之后笔都随着飞动。王羲之的经济之才没有人能够了解,一片古貌,对着斜阳的余晖。
  其四:坐卧在席子上看着远处的烟岚,那高墙背后深柳掩映的,就是我的家。令武写的兰亭帖有瘦有肥,袁康写的《越绝书》显得很是奇崛。欣赏竹子何必要问主人,去采莲也不需要带上姬妾。巢父、许由愿意买箕山然后隐居,随处都有林泉,自然可以住宿生活。
  會稽後懷古
  其一
  越王城内泣遺弓,杜宇聲聲咽晚風。
  三代衣冠存窆石,六陵苔涕]攒宫。
  燕來巨室人非故,犬人新豐路不通。
  聽得有人言晉魏,共邀酒食款漁翁。
  其二
  重巒叠嶂自層層,雲起烟蒙岭若增。
  高廟梅梁歸渤澥,花街禊帖入昭陵。
  登臨所見惟魚鼈,疏鑿相沿有股肱。
  荆棘胸中誰洗却,每來聽水到田塍。
  其三
  誰向山陰道上逢,昔人至此有高踪。
  探奇禹穴荆蓁外,修禊蘭亭感慨中。
  匱裏玉書常映月,床頭竹篴自謅風。
  人間識者元無幾,肯到爐邊拾爨桐。
  其四
  滄桑更變久蹉跎,咄咄書空怪事多。
  風雨飛來東武石,畫圖興盡子猷舸。
  釣原無餌星爲客,扇不成錢巷躲婆。
  記起當年管道士,黄庭寫就自基Z。
  读会稽后怀古(李尚飞译)
  其一:越王城里面为遗弓而哭泣(遗弓为帝王死亡的委婉语),杜宇在晚风中声声啼叫,显得呜咽。三代的衣冠,只剩下圹旁的石碑,六陵的苔藓,把宫殿包围了起来。燕子飞到大家族时看到人已经不是故人了,狗进入新丰道,发现路已不通了。听到有人在说魏晋之事,邀请他一起喝酒吃饭。
  其二:山显得重峦叠嶂,一层一层,云起来之后,烟雾迷蒙,山岭好像忽然被增高了。禹庙的大梁归于海水,花街的禊帖被放入了昭陵。登高之后只看到了鱼鳖,开凿之功是有许多能臣做的。胸中充满了荆棘,谁能够帮我洗去,每次都到田塍边听水。
  其三:在山阴道上能碰到谁呢,以前的人到了这里之后留下他们的踪迹。在荆榛外的禹穴中去探奇,王羲之修禊时写的《兰亭》充满了感慨。匣子里的玉书经常映着月光,床头的竹子自然在那儿沐风。人间认识的本来就没多少人,谁肯到炉边捡那被烧的可以做琴的桐木呢?
  其四:人世沧桑,变了几番,岁月蹉跎,在空中书写咄咄怪事,怪事可真多啊。风雨从东武石畔飞来,画图中是那王子猷访戴兴尽而归的画面。垂钓本来没有鱼饵,像星星一样是个客人。王羲之不想在扇子上写字,为此躲避那卖扇子的婆婆。记得当年管道士,把《黄庭》写好之后,自己在那儿养鹅。
  评:红楼梦里有怀古诗多首。张岱也有大量的怀古诗。其中,会稽怀古很有代表性。这里面出现了许多越中人士、风物:曹娥、王羲之、袁康、兰亭贴、曹娥碑、越绝书。红楼梦里面也出现了大量的与绍兴相关的名人:西施、虞姬、项羽(绍兴有项王里)、陆游、王羲之、谢安等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6: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會稽前懷古
  其一
  嶙峋霸氣起蠡城,分野當年有歲星。
  圖畫湖山八百里,絃歌君子六千兵。
  寺椽竹不同柯爛,日鑄茶能篡劍名。
  漫道苧蘿人寂寞,浣紗石畔聽江聲。
  其一:嶙峋的霸气从蠡城升起来,此地当年属于岁星的分野之处。八百里湖山如同图画,弦歌中流传中六千兵的故事。寺里的椽子是竹子做的,不会像木柯一样烂掉,日铸茶也极为有名。不要说苎萝的人会寂寞,就在浣纱溪畔听那江水流动之声。
  这首诗里,张岱表白了坚贞的气节,和卧薪尝胆的期盼。虽知道世事不可为,只能闲坐静听流水。只是那一颗跳动的心,还像竹子一样坚定不移。勾践、西施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坐落在荒庐中。
  會稽後懷古
  张岱
  其一
  越王城内泣遺弓,杜宇聲聲咽晚風。
  三代衣冠存窆石,六陵苔涕]攒宫。
  燕來巨室人非故,犬入新豐路不通。
  聽得有人言晉魏,共邀酒食款漁翁。
  其一:越王城里面为遗弓而哭泣(遗弓为帝王死亡的委婉语),杜宇在晚风中声声啼叫,显得呜咽。三代的衣冠,只剩下圹旁的石碑,六陵的苔藓,把宫殿包围了起来。(旧时王谢堂前燕)燕子飞到大家族时看到人已经不是故人了,狗进入新丰道,发现路已不通了。听到有人在说魏晋之事,邀请他一起喝酒吃饭。
  这首诗里,张岱回忆历史往事,看斗转星移,内心倍感沧桑。大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南柯一梦的感喟。蕉叶覆鹿,庄周化蝶,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只有高尚情操比寒梅,忠贞不渝傲白雪、骨硬如刚坚似铁的高人逸士,才能写出如此诗歌。
  张岱,就是许由、嵇康、阮籍、陶渊明一样的人物。
  明末清初有不少遗民,但是能做到张岱这样彻底、甘于籍籍无名又贡献巨大的人,寥寥无几。
  顾炎武、黄宗羲的儿孙辈,也都出来做官了。只有张家,淹没于历史尘埃中。到了道光年间,张岱已经不为文坛所知。琅嬛文集序言里,人们已经不知道张岱为何许人也。悲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6: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甲午儿辈赴省试不归走笔招之
  我年未至耆,落魄亦不久。奄忽数年间,居然成老叟。自经丧乱余,家亡徒赤手。恨我儿女多,中年又丧偶。七女嫁其三,六儿两有妇。四孙又一笄,计口十八九。三餐尚二粥,日食米一斗。昔有附郭田,今不存半亩。败屋两三楹,阶前一株柳。二妾老如猿,仅可操井臼。呼米又呼柴,日作狮子吼。日出不得哺,未明先起走。如是十ー年,言之只自丑。稍欲出门交,辄恐丧所守。宁使断其炊,取予不敢苟。寒暑一敝衣,捉襟露其肘。嗫嚅与人言,自觉面皮厚。大儿走四方,仅可糊其口。次儿名读书,清馋只好酒。三儿惟嬉游,性命在朋友。四儿好志气,大言不怩忸。二稚更善啼,牵衣索菱藕。老人筋力衰,知有来年否。儿辈慕功名,撇我若敝帚。持此一管笔,思入麟凤薮。阿堵与荐剡,均非尔所有。不若且归来,父子得聚首。挈瓶往灌畦,捕鱼编竹笱。四儿肯努力,储粟自盈缶。酌酒满匏尊,进为老人寿。温饱得一年,一生亦不负。胜以五鼎烹,哭我荒山阜。
  【王雨谦评】字字真气逼之,陶渊明、杜少陵出内其中。
  老人的悲哀和坦诚、生活的困窘苦涩,在此诗中展露无遗。翩翩公子转眼间就成了老叟。中年丧偶、儿女众多,十八九口人就等着张岱来抚养。肩上的担子不可谓不重。昔有附郭田,今不存半亩。如今真可谓是身无立足之地了。败屋两三楹,阶前一株柳。张岱倾慕陶渊明,如今活脱脱也是一位陶渊明了。稍欲出门交,辄恐丧所守。张岱内心最看重节操,不能忍受违心出仕,但雪上加霜的是,家人并不理解张岱:孩子们尚不争气,甚至让人失望,妻妾们也耐不住清贫,性情暴躁起来,张岱也只能经常享受狮子吼的待遇。更可悲的是,儿辈爱慕功名,撇我若敝帚。唉,人老了不中用了。回想当年风华正茂,只能效仿周庄梦蝶,写本红楼梦,活在回忆里了。梦里的温存,现实的清冷,是多么的对立啊。张岱还是希望孩子们拒绝效力清廷,安贫乐道,自力更生,享受天伦之乐。温饱得一年,一生亦不负。多么的辛酸,但是内心无愧。胜以五鼎烹,哭我荒山阜。张岱此刻想起了乡贤陆游,心里一定在吟哦“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吧。勾践灭吴的美梦、中兴汉室的祈盼,还埋藏在老人心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7: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甲午儿辈赴省试不归走笔招之
  我本来年纪还不大,落魄也不长时间。匆匆几年间,居然成为了一个老头。自从经过丧乱之后,国破家亡只落得两手空空。可惜我儿女多,到了中年妻子又去世了。七个女儿嫁出去了三个,六个儿子只有两人娶了媳妇。四个孩子加个一个孙女,人口一共有十八九个。一日三餐两顿喝粥,每天要吃一斗米。以前有很多的田地,现在连半亩也没有了。只有两三间破败的屋子,台阶前长着一株柳树。我的两个小妾老得像猿猴一样,只能做一点从井里汲水的活儿。要米又要柴,每天都做河东狮吼。太阳出来还不能吃饭,天还没亮就出去奔走。像这样一过就是十一年,说起来只是感到羞于出口。渐渐想着出门交往一番,可就是担心失去我的操守。我宁可使断炊没饭吃,也不能随便苟且。我一年四季穿着一件破衣服,一拉动衣襟肘子就露出来了。吞吞吐吐地和别人说话,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脸皮够厚。大儿子四方奔走,仅仅可以糊口。二儿子名义上在读书,却又馋又喜欢喝酒。三儿子喜欢游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朋友身上。四儿子志气很大,说大话一点儿也不羞愧。两个年纪还小的更是善于啼叫,拉着我的衣服要菱角和莲藕。我已经精力衰颓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年。儿子们慕恋功名,把我撇了就像对待一把破扫帚。拿着一支笔,就想进入到那些麒麟和凤凰聚集的地方去。钱和名誉,都不是你们所有的。不如还是回来,我们父子聚首。带着罐子去浇菜,编上竹笼去捕鱼。四个儿子如果都努力,那储备的粮食肯定会满缸。斟上满满一杯酒,来为我这老人祝寿。能够温饱一年,一生也不会辜负。胜过用五鼎那么多的祭品,在荒山的坟墓前哭我。
  ————
  仲儿分爨
  余当兵火余,自分死沟洫。不料有此生,贫窘遂已极。上无片瓦存,下无一锥立。流徙未能安,饥馑又相值。家口ニ十三,何所取衣食?山厨长断炊,一日两接淅。秋来无寸丝,空房叫促织。老妾甚尪羸,短衣不蔽膝。如此年复年,萧萧徒四壁。正告我儿曹,年有近三十。娶妇而儒冠,毛羽不复湿。老父当此时,望尔供晨タ。奈何五六口,犹望我之粒。柴米少不周,诟谇到我側。老人无计施,日夜自煎逼。吾譬吾一家,行船遇覆溺。二十三口人,各各宜努力。手足自踤阹,方能不汆入。如何望我援,乃共拉我褶。沉沦结一团,一人不得出。吾家真类此,儿曹尚不惕。劝儿暂析炊,人人且自给。撑距出逆流,大家拯此厄。攒食一老人,骨瘦如鸡肋。喂儿不得饱,杀之亦何益!留我终天年,吾儿或怆恻。
  【评】只如家常话,而许多情绪,许多法脉,正于无意处见之,洵非老手不能。
  这样的诗句独具张岱风格,袒露灵魂,毫不避讳。柴米少不周,诟谇到我側。贫贱夫妻百事哀,贫穷,才能考验一个人的操守。贫穷给人的不仅仅是肉体上饥饿的折磨,更有精神上的锻炼。考验人心。别说外人了,就是最亲近的人,比如妻子、儿辈都会埋怨你。比如张岱,老婆孩子埋怨他为何要死守茅草屋,何不去求取功名。但张岱心里知道,世道不同了,作为世代效忠明王朝的后人,我就是饿死,也不受嗟来之食。喂儿不得饱,杀之亦何益!留我终天年,吾儿或怆恻。老人说出这样的话,内心该是多么的凄凉啊。
  仲儿分爨(李尚飞译)
  我生活在兵荒马乱之中,按理应该死在沟壑中。不料还能生存下来,贫穷、窘迫到了极点。完全可以说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漂泊很久还没有安定下来,又碰上饥饿。家里有二十三口人,衣食从哪里来呢?经常断炊,每天两次捧着淘湿的米。秋天来了没有一寸布,空空的房子里只有促织在鸣叫。我的老了的侍妾身体羸弱,穿着短短的衣服连膝盖都遮蔽不住。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只是家徒四壁,一片萧条。我正告我的儿子们,年龄快到三十的。娶了媳妇,成年了,羽毛不再湿了(翅膀也就硬了)。我老人家到了这个时候,指望着你们养活。无奈何还有五六口人,还指望着我。柴米稍微欠缺,就诟骂上我了。我年纪大了,无计可施,日夜处在煎熬之中。如果把我们家,比作是一艘小船,那就等于在行船时遇到翻船的危险了。那么二十三口人,应该各自都努力。大家七手八脚地使劲,才能不掉到水里。怎么现在都看着我,希望我援助,都一起拉我的衣摆。如果这样纠结成一团,那谁也逃不了。我们家现在的情况真是这样,你们做儿子的还不警惕。我劝你们暂时还是分家吧,人人都自给自足。强撑着逃出逆流,大家一起在困厄中拯救。你们等于是一起要吃我这个老人,我瘦得像个鸡肋。就是喂了你们也吃不饱,把我杀了有什么好处?留下我终老天年,你们说不定还会感到痛苦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7: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瑞草溪亭
  张岱
  记昔岩上土,仿佛与檐齐。
  十年事开凿,约有三丈低。
  刳龙取尺木,敲骨碎玻璃。
  手握巨灵斧,削铁如削泥。
  昨日为高阜,今日成深溪。
  转眼变沧海,举足已荒迷。
  草木无常位,更置敢跛蹊?
  苔藓时拂乱,常使变贞萋。
  近来得休息,奔石如驯蜺。
  亭台静而媚,列障为之闺。
  清樾湿干尺,空翠非强题。
  咄嗟破混沌,山灵合笑啼。
  既成无斧凿,造化不及稽。
  何事秦人拙,驱山如牧羝。
  【校】(一)常使变:手稿本原作“不能保”,复改如今文。
  〔二)休息:手稿本原作“安息”,复改如今文
  〔三)合手稿本作“带”。
  【评】“手握”句:如炼五色石,俾纸上见五彩龙纹。
  "亭台”句:娟细。
  “山灵”句:奇语得情。
  瑞 草 溪 亭
  瑞草溪亭为龙山支麓,高与屋等。燕客相其下有奇石,身
  执蔓?a,为匠石先,发掘之。见土葢土,见石(r)L石,去三丈
  许,始与基平,乃就其上建屋。屋今日成,明日拆,后日又
  成,再后日又拆,凡十七变而溪亭始出。盖此地无溪也,而
  溪之,溪之不足,又潴之、壑之,一日鸠工数千指,索性池
  之,索性阔一亩,索性深八尺。无水,挑水贮之,中留一石
  如案,回潴浮峦,颇亦有致。燕客以山石新开,意不苍古,乃
  用马粪涂之,使长苔藓,苔藓不得即出,又呼画工以石青石
  绿皴之。一日左右视,谓此石案焉可无天目松数棵盘郁其上,
  遂以重价购天目松五六棵,凿石种之。石不受锸,石崩裂,不
  石不树,亦不复案,燕客怒,连夜凿成砚山形,缺一角,又
  葢一岩石补之。燕客性卞急,种树不得大,移大树种之,移
  种而死,又寻大树补之。种不死不已,死亦种不已,以故树
  不得不死,然亦不得即死。溪亭比旧址低四丈,运土至东多
  成高山,一亩之室,沧桑忽变。见其一室成,必多坐看之,至
  隔宿或即无有矣。故溪亭虽渺小,所费至巨万焉。燕客看小
  说:"姚崇梦游地狱,至一大厂,炉鞴千副,恶鬼数千,铸泻
  甚急,问之,曰:'为燕国公铸横财。'后至一处,炉灶冷落,
  疲鬼一二人鼓橐,奄奄无力,崇问之,曰:'此相公财库也。'
  崇寤而叹曰:'燕公豪奢,殆天纵也。'"燕客喜其事,遂号
  "燕客"。二叔业四五万,燕客缘手立尽。甲申,二叔客死淮
  安,燕客奔丧,所积薪俸及玩好币帛之类又二万许,燕客携
  归,甫三月又辄尽,时人比之鱼宏四尽焉。溪亭住宅,一头
  造,一头改,一头卖,翻山倒水无虚日。有夏耳金者,制灯
  剪彩为花,亦无虚日。人称耳金为"败落隋炀帝",称燕客为
  "穷极秦始皇",可发一粲。
  读《瑞草溪亭》
  瑞草溪亭建在龙山的支脉山麓上,它的高度和屋子差不多。张岱的侄子燕客注意到它的下面有奇异的石头,于是,就亲自带着盛土的器具和锄头,率各种工匠,发掘那块地方。他们看到土就把土装在车上,看到石头就把石头挖去,一直挖下三丈多,刚好与地基持平,于是,就在那上面建了屋子。屋子今天建成了,明天又拆了,后天建成了,然后又拆了,一共这么折腾了十七次才有亭子的形象显现出来。这个地方没有溪水,就造了一条溪,溪水不足,又开凿陂塘蓄水,开凿沟壑引水。有一天,集合了几千工匠,干脆把它凿成了池,干脆拓展到一亩方圆,深有八尺。没有水,就挑水倾倒在里面,中间留下一块像案几似的石头,回旋的水里浮着一处浮动着的石头,像山峦似的,也颇有情致。燕客觉得山石刚刚开辟,看上去不显得古老苍旧,于是用马粪涂在上面,使那儿生长苔藓,苔藓又不能马上长出来,他就唤来画工用石青和石绿之类的绘画颜料涂染在上面。有一天,他从左至右地看,觉得中间那块石头怎么可以没有几棵天目山上那样的松树蓊郁地成长在上面呢,于是,就又掏重金购买了五六棵天目松,凿开石头把松树种下。可这块石头有点脆弱,经受不起凿铲,崩裂了,没有了石头,也就栽不成树,甚至原来案几的形状也不复存在了,燕客极为恼怒,连夜把它凿成了砚台那样的山形,因为缺一角,又用车拉来一块磐石补上。燕客的性子非常急躁,他嫌种的树一时长不大,就把大树移种到那儿,大树没有移活,又找别人大树移栽过去。种不死不停止,种死了也不停止,所以树是不得不死,可是也不会马上就死。亭子比以前的旧址低了四丈,把东运到东面以后都成了高山,一亩大的地方,发生了沧桑的变化。看到一间室造成了,一定会坐在那儿很久来观看它,刚刚隔了一晚有时就没有了。所以,那个溪亭虽然很渺小,费用却花了巨万了。
  燕客的名字是有来历的。他曾阅读小说,看到这么一节:“姚崇梦游地狱,至一大厂,炉鞴千副,恶鬼数千,铸泻甚急,问之,曰:‘为燕国公铸横财。’后至一处,炉灶冷落,疲鬼一二人鼓橐,奄奄无力,崇问之,曰:‘此相公财库也。’崇寤而叹曰:‘燕公豪奢,殆天纵也。’”燕客喜欢这一段,于是号为“燕客”。张岱二叔张联芳的财富有四五万,燕客顺手就抛尽了。1644年,张联芳死在了淮安,燕客去奔丧,张联芳积渐绵俸禄、古玩和币帛有二万多,燕客带着回来,刚刚三个月又全部用尽了,当时的人把他比作是鱼宏四尽(《南史·鱼宏传》载:鱼宏尝谓人曰:我为郡有四尽,水中鱼鳖尽,山中麋鹿尽,田中米谷尽,村里人庶尽。人生但欢乐,富贵在何时?)。溪亭的住宅,一边造,一边改,一边卖,翻山倒水没有一个空闲的时候。有个叫夏耳金的人,制作灯笼,剪彩作为花,也没有个虚日。人们称夏耳金是“败落隋炀帝”,称燕客是“穷极秦始皇”,真可引人一笑。
  这首诗和文章,描写了明亡前士大夫穷奢极欲的生活作派。与张岱明亡后惨淡经营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8: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瑞草溪亭
  瑞草溪亭为龙山支麓,高与屋等。燕客相其下有奇石,身执蔓臿,为匠石先,发掘之。见土葢土,见石甃石,去三丈许,始与基平,乃就其上建屋。屋今日成,明日拆,后日又成,再后日又拆,凡十七变而溪亭始出。盖此地无溪也,而溪之,溪之不足,又潴之、壑之,一日鸠工数千指,索性池之,索性阔一亩,索性深八尺。无水,挑水贮之,中留一石如案,回潴浮峦,颇亦有致。燕客以山石新开,意不苍古,乃用马粪涂之,使长苔藓,苔藓不得即出,又呼画工以石青石绿皴之。一日左右视,谓此石案焉可无天目松数棵盘郁其上,遂以重价购天目松五六棵,凿石种之。石不受锸,石崩裂,不石不树,亦不复案,燕客怒,连夜凿成砚山形,缺一角,又葢一岩石补之。燕客性卞急,种树不得大,移大树种之,移种而死,又寻大树补之。种不死不已,死亦种不已,以故树不得不死,然亦不得即死。溪亭比旧址低四丈,运土至东多成高山,一亩之室,沧桑忽变。见其一室成,必多坐看之,至隔宿或即无有矣。故溪亭虽渺小,所费至巨万焉。燕客看小说:“姚崇梦游地狱,至一大厂,炉鞴千副,恶鬼数千,铸泻甚急,问之,曰:‘为燕国公铸横财。’后至一处,炉灶冷落,疲鬼一二人鼓橐,奄奄无力,崇问之,曰:‘此相公财库也。’崇寤而叹曰:‘燕公豪奢,殆天纵也。’”燕客喜其事,遂号“燕客”。二叔业四五万,燕客缘手立尽。甲申,二叔客死淮安,燕客奔丧,所积薪俸及玩好币帛之类又二万许,燕客携归,甫三月又辄尽,时人比之鱼宏四尽焉。溪亭住宅,一头造,一头改,一头卖,翻山倒水无虚日。有夏耳金者,制灯剪彩为花,亦无虚日。人称耳金为“败落隋炀帝”,称燕客为“穷极秦始皇”,可发一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9: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和赠长沙公四首
  张岱
  序
  博闻洽记,余慕吾家茂先,因于读礼之暇,作博物志补十卷,以续其韵,遂和陶征士赠长沙公诗,同源分流,余于渊明亦同一水木之思也。
  其一
  十年好学,方识空疏。追思往昔,念彼晋初。博闻洽记,哲人已徂。琅嬛遗迹,令我踟躇。
  其二
  痴龙不守,载登斯堂。牙签万轴,琮碧圭璋。声出金石,字挟风霜。有臣如此,邦家之光。
  王雨谦【评】“牙签”四句:以署茂先,庶或不愧。
  其三
  伊余渺见,敢与之同。如入澥海,不辨西东。胸吞云梦,笔涌三江。山川邈奔,梦寐时通。
  王雨谦【评】吹气胜兰。
  其四
  高文典册,可与晤言。缥缈谁子,仰止高山。空蒙寂历,烟雨惘然。呼之或出,见吾茂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