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回复: 0

以为留住光就可以留住你

[复制链接]

6

主题

10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20-7-1 10: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李云儿独自坐在洱海边的长椅上,望着远处的夕阳,暖橘色的光打在海面上也打在她圆润的脸庞上,一对轻抿的薄唇似笑非笑。她时而像是看着眼前的海,又像是看着远处的山,或者她其实什么也没有看,但是她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丽,宁静动人。
  海边打鱼的男人们还在做最后的忙碌,地里劳作的女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在了回家的小路上,骑行归来的游客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拼命蹬着他们租来的自行车。旁边的长椅上做着一对年轻的情侣,非常年轻。女孩把头依偎在男孩那并不宽阔的肩膀上,男孩把头斜靠在女孩的头上,他们一样在看海,看夕阳。远处酒吧里的音响早早的就在卖力的招引着客人,烧烤摊上滋啦啦的黑烟里弥漫肉的欢腾。岸边的空地上二条不知什么品种的狗互相追逐嬉闹。
  夕阳渐渐地由暖橘变成暗红,看着眼前这自然安逸的画面,就连太阳也总是不忍快快落去,努力的从云缝里使劲的往外钻,使得晾在草地上的一片片白床单又羞涩了起来。地里劳作的女人和海边打鱼的男人都没了身影。那对年轻的情侣依旧互相依偎在一起。李云儿均匀的呼吸,她虽没有转头去看那对情侣(那样实在太不礼貌了),可眼角的余光还是可以扫射过去的,起码此刻他们是幸福的。这种幸福李云儿不羡慕,不嫉妒也不会去像她过去那样只会冷眼旁观。但此时此刻他们的幸福却让李云儿心里更加的平静更加的温暖。
  一个中等身材黝黑健壮的平头男子坐到李云儿旁边轻轻的拉起她的手,他们的手很自然的十指相扣在一起,温柔的扣在一起。男人的手掌又黑又肥又厚实,手指末端和手掌右下一直延伸到小胳膊都长着浓密的汗毛。男人粗犷中夹着一丝悠然自得的气质,目光如炬却给人以安宁和信任。二人都没有说话一起看着眼前的一切,那正在悄无声息变化着的一切。自行车的铃声混杂着远处酒吧传来的摇滚乐声,狗的叫声,流浪歌手的吉他声,女孩们的惊叹声,还有年轻情侣的娇嗔声……最后都落在李云儿的呼吸声里。
  李云儿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放在了她隆起的小腹上,轻柔的上下抚摸着,肚子里宝宝又踢她了,力气大极了,常常把她从睡梦中踢醒,不论男孩女孩一定是个淘气的家伙了。
  李云儿身上的这件土布刺绣孕妇裙是她自己做的,做了这么多年的衣服,第一次为自己缝制了一件。米色的粗麻土布经过水洗寖泡已经变得细腻柔暖,高腰线处的抽褶处上方绣着比面料略深一个色的睡莲。
  男人起身拉起李云儿的手一起离开。他们手牵着手悠然的穿过热闹的街市,来到街市尽头的一家小酒馆旁边的小吃店,一人点了一碗饵块,安静的吃完。又手牵手从原路返回。路上一家新开的咖啡馆正在散发着传单。二个着牛仔裤白衬衫的年轻俊美的男孩正在门口散发传单。
  “浓香现磨咖啡,开业酬宾女士半价。帅哥美女进来坐坐吧!尝尝幸福的味道。”
  男子看看李云儿二人微微相视一笑转身离开了。
  身后飘来浓浓的咖啡香。李云儿一边走一边轻柔的做着深呼吸,好像要偷偷的把那香味都吸进自己的肺里,心里,身体里的每一处。
  好香啊!久违了的咖啡香。
  飘散在空气里的咖啡香把时间带回了五年前的北京八月的一个早晨。
  清晨六点半李云儿准时起床,拉伸身体后深呼吸下床,第一件事就是整理床铺,东拉西扯一阵后,床被整理的一丝褶皱都不见,铺的如同酒店的床一样。每次她都会站在床边看一会儿,像是检查也像是告别,好去开始新的一天。
  今天的口红是豆沙红,衣服是藏青紫。配上手工黑布鞋。出了电梯走向停车场一边走一边电话。
  “喂,妈,干嘛呢?”
  “吃早饭呢,你吃了没?我告诉你啊早饭一定要吃,否则老的快。”
  “一会儿就吃,放心吧。你前几天说的那个老头咋样啊?靠谱不?”
  “那谁知道啊,看着挺好的,我就是想赶紧找一个,也省得你操心我自己一个人啊,你说是不是?就你那洁癖,咋两也住不到一块去啊。”
  “知道知道你都是为我好!你看着办,人好还行,不行你还不如去养老院。明白吗!”
  “呸,你个死丫头,我这么年轻你就让我去养老院。”
  李云儿喜欢在车里打电话,上车后下车前,她都会把该打的电话打了,然后出发或者回家。
  到了工作室,停车上楼。工作室在一幢老旧的三层的小楼里的三层。李云儿服装学院毕业后,在一童装公司干了三年后,辞职成立了这间工作室,起名云雨。这些年的摸爬滚打到现在小有起色,她所有的时间都留在了这里!每天跟面料,针线,图纸耳鬓厮磨,倒也充实自在。
  每天早上都要二杯咖啡去开始这重复的一天。这些年的日子对于李云儿恍如梦境,说是过了多少年,却又不过就像平常的一天而已。一辈子与一天从本质上到底有没有区别?这样与那样真的不一样吗?今天的咖啡会比昨天的更香浓吗?
  来到茶水间,放下她装的满满的绣着骷髅头的大包包。她的包大的像个旅行袋,里面装满了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各种物件。她从柜子里拿出她自己的不锈钢咖啡杯,倒进二勺速溶咖啡,接上满满一大杯滚烫的开水。她喝咖啡很简单,没有啥讲究,不加糖不加奶纯的就行。柜子里如屯奶粉一样的屯着几桶雀巢。她要靠它来提神醒脑。她喜欢烫烫的,喜欢那股味道在四周飘散的感觉,这时会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满足感出现在李云儿脸上。端着滚烫的咖啡,脑海里想着人台上那件没有完成的礼服,心想今天就与它缠绵到天黑了。
  “啊!”走廊拐角处传来她的一声惨叫,接着是不锈钢咖啡杯子叮了当啷的打滚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个男人的低音。
  一股火辣辣的灼烧感在肚子那里隐隐出来,李云儿心里一阵懊恼:“他奶奶的”
  “怎么了怎么了?”正在绣花的魏姐听到声音急忙跑出来。
  “哎呦,怎么样烫着没有?”赶紧去扶起倒在地上的李云儿。
  男人也弯腰伸手去扶李云儿的胳膊,嘴巴里还是:“对不起对不起……”。
  二个人一起去扶倒在地上的李云儿。
  “没事,我自己走。”
  “严不严重,赶紧去看看。”魏姐殷勤的询问着。
  李云儿来到卫生间,掀开裙子,肚子上一片通红,内裤都湿了。灼热感一阵一阵袭来。说实话挺疼,因为她的疼痛感比较迟钝,所以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这疼有多重。她凭直觉觉得不能自己私自处理,昨天那个二岁男孩被妈妈用开水不小心烫伤的新闻还历历在目。比起疼痛更让她烦心的是衣服上的咖啡渍。她走出卫生间对等在门口的男人说:“有点疼,我用冷水洗了一下,我要去医院。”
  男人:“对,对不起对不起,我,陪你去。”
  魏姐端着一杯冰块赶过来:“咋样,先用冰块敷一敷吧!”
  李云儿:“不用了,我冷水洗过了,直接去医院,那位置不好冰敷,担心留疤,给医生处理吧。”
  说完李云儿就往楼下走去。男人从后面追了上来。
  李云儿:“对了,你谁啊?”
  “他是雨的男朋友。”身后传来了魏姐的大嗓门。“男朋友”三个字是重音出来的。
  男人看看李云儿没说话。
  李云儿:“哦,那好吧!你送我过去。谢谢。”
  男人:“不客气。”
  到了楼下,男人说:“我,我去开车,马,马上就来,你,等,我一会儿,对不起对,对不起。”
  李云儿站在那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是个模特。云雨工作室是礼服定制,模特就是客户自己,她倒是没怎么接触过职业模特,特别是男模。不过整栋楼都是各种服装工作室,经常有模特前来试装,是不是模特一打眼就知道。做了这些年她一场发布会也没有举办过,就像一个手工作坊,每天就是各种干活干活,说是从事时尚行业的,实际工作跟工厂女工,或者小时候街上那家裁缝铺子里的郎姨一个性质,一样的辛苦。
  魏姐有着一手刺绣和缝纫的好手艺,当然价也不便宜。李云儿负责设计,立体裁剪,和客户沟通还有就是管钱。糖负责打版和偶尔跑跑市场选购李云儿需要的各种材料。其实大家的分工并不是特别明确,一般的活儿大家都会做。总之为了节约开支,人请的不多,过年过节多发点红包就是。这些年靠口碑和老客户支撑着倒也不错。
  对了刚才魏姐说他是雨的男朋友。雨是刚来的还在实习中的一小姑娘,年纪很小,记得还不到18岁吧!职业技校出来的。对雨的印象就是娇小玲珑的,话不多,挺机灵的一个小姑娘。好像只有1米6吧!也许不到。二人还真是最萌身高差啊!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辆装饰的好夸张的牧马人吉普车停在了李云儿身旁。看着这车的装饰,车门上的大个骷髅头她心里道:“这也太幼稚了吧,果然模特都没什么内涵。”
  男人飞快下车帮李云儿打开车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次没结巴,连着说了一大串。
  李云儿没说话钻进了车里。
  车里装饰更夸张,整个仪表盘是一个巨大骷髅头的涂鸦。画的倒是很精美,还挺酷。李云儿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自己包包上的骷髅头,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车里除了各种骷髅涂鸦还有一股浓浓的古龙水味,半包中南海,一个有着骷髅头装饰的银色打火机。
  上了车,男人只是专注的开车就没在说话了。李云儿更是一言不发,肚子那里火辣辣的疼。
  安静让本来很短的路程显得有些长。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