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回复: 1

谭恩美:被定义的“古老”作家(转)(转载)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帖子

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20-7-1 10: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耶鲁大学教授哈罗德·布鲁姆在分析谭恩美作品中写道,以汤婷婷和谭恩美为代表的亚裔美国作家,在美国主流文坛已占据一席之位,她们的读者多为女权主义者。布鲁姆以谭恩美与汤婷婷为参照,将现今美国的亚裔女作家之作分为两大线索:“无名字的女性”和“两类人”。由此他说亚裔女作家“故事叙述的技巧都很精湛……以
  苦心经营出中国移民的美国家庭中的母女关系”。当然,别的评论家就布鲁姆这种局限的眼光提出异议,认为他对亚裔女作家多姿多彩的写作风格视而不见,很成问题。
  
    复杂的中西混响旋律
  
    有华裔作家研究者指出,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人后裔,他们在美国文化的语境中长大,对中国文化较为隔膜,其于中国文化的联系基本都通过父辈甚至祖辈对往事的追忆和其他间接的渠道建立起来。从表面上看,他们的创作似乎回荡着一个共同的主旋律,即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在矛盾和痛苦中的混响。但实际上问题要复杂得多。这些人为华人后裔,与生俱来的中国血统和父母潜移默化中传授给他们的中国文化使他们不可能像普通的美国人那样来看待东方和中国,同时也不可能像中国人或其父辈那样去看待东方。这类作家以汤婷婷、谭恩美最有代表性。也有人指出,谭恩美的写作深受汤婷婷的影响,尤其能看到前者的作品中,总有后者处女作《女勇士》的影子。
  
    在美国,研究谭恩美的有华裔学者,也有美国白人学者和其他族裔的研究者。这些研究大概有三个方面:种族研究———其所探讨的问题最终指涉到美国社会的族群关系和生活状况。比如曾有文章探讨跨文化语境下谭恩美创作面临的问题,作者认为在两种环境之间转换意识、意象是非常困难的。另有评论者认为,在文本中展现历史与意识形态的联系是有限制性的,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历史化的阅读,这样有关历史的小说才能呈现出历史现象。第二个方面是社会性别研究———基于美国少数族裔女作家的不断崛起,针对少数族类女作家的研究也随之而起。女性研究、女性主义研究中都将少数族裔女作家作为一个群体来单独分析。三是反抗文化误读和误解———例如JennieWang在她的文章《华裔作家在美国文坛的地位及归类》中写道,在英语研究领域,对女作家作品的出版和研究往往牵扯到“性别和体裁”的市场规律。
  
    “伪中国”还是真小说?
  
    英美大众媒体对谭恩美的畅销作品普遍持接受态度,如英国的《观察者报》称,中国的迷信风俗一向是小说的热门题材;也正是谭恩美用强烈的热情去叙述她复杂的中国家族史,去重述中国于她的意义,她的小说才拥有如此深度和独特之处。评论家奇姆·邦斯称赞谭恩美的词句清脆,其英文优美而不生僻。《今日美国》则称“当代没有哪一位作家像谭恩美这样,如此深刻地挖掘母女间错综复杂近乎残酷的感情。”但华裔作家中,却有完全不同的声音。
  
    如美籍华裔作家赵健秀在接受国内某媒体采访时称,谭恩美《喜福会》中的中国文化是伪造的,根本就不存在那样的中国文化。“从第一页起,她就开始伪造中国文化,没人会喜欢那种中国文化,更谈不到那样做了。她在一个伪中国童话中,刻画了一个伪华裔母亲。谭是个伪作家,伪华人。她把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相对立是伪装的,是她的基督教偏见造成的。”
  
    密歇根州立大学美国思潮与语言系教授Sheng MeiMa,引用玛丽安娜·托高威内克在《逝去的原始风情》中,给当代世界把脉的一段,影射谭恩美在当今美国文坛的成功:“西方现在对原始风情的着迷与它自身的身份危机有关,与它需要明确区分主客体有关,即使它正在与体验世界的其他方式调情。”
  
    ShengMeiMa认为,美国在科技高速发展的同时,耗失了所谓“西方式”自我,而需要“原始”的第三世界的精神资源帮助复原。谭恩美的写作,比如在《百种神秘感觉》中,有作为原始风格的“谭恩美版本”:指出了惟理性是身心平衡的阻碍。为了进一步指出现代生活的混乱与损毁程度,谭恩美“一如既往地绕过理性,直接落到人的基本情感上,却还是不免啰嗦的俗套”。
  
    一次失败的转型?
  
    与这种分析相对应,谭恩美在放弃“东方、母女”等主题之后的新小说《救救溺水鱼》受到书评人的抵制。美国小说家和评论家克雷格·诺瓦(CraigNova)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认为开卷前以为这是本生动有趣的讽刺小说,但读后发觉书中主人公“比比”塑造得并不成功,“比比”的言行“令人不快”。诺瓦批评谭恩美这本新书中“口吻幼稚”,而且就这么几百页翻过去了,都是“比比”头脑不清醒的观察,然后“引人入胜的故事才初现轮廓,但读者已经没了心思,想要打道回府了”。而《纽约时报》上安德鲁·所罗门的文章则称,谭恩美以前作品中娓娓道来的优雅,在新作里被生硬的笔法所掩盖,有些地方涉及性的描写,可读来并不令人感到精神一振,倒是有一种沮丧的自觉,“谭恩美还是最适合写古老的土地上发生的古老的故事。”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帖子

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1: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谭恩美? 誰啊? 艾米特安好伐,美國人不要冒用中國人的名字,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