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3|回复: 0

屠苏岛,我的岛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20-7-1 10: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屠苏岛,我的岛
  诗曰:
  辗转身躯夜未眠,思绪飞过万重山。
  大槐树下刀光闪,老鹳窝前绳索寒。
  惨惨凄凄天地外,离离落落水云间。
  中华儿女多磨难,如厕尚需解手先。
  ——谨以此文献给从大槐树移民的先人
  这里是一处圣境,这里尘封着一段历史,这里即将成为八百里沂蒙新的宠儿,这里是屠苏岛。
  (一)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战旗猎猎,摇曳满身倦意;夏日炎炎,荡漾一腔欢喜。这是洪武四年,时任沂州指挥使的周德才刚刚完成了一项杰作——将沂州土城建成青砖壁垒。“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凤凰正在来的路上,用绳子牵引而来。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的论断跨越千年依旧不朽。腐朽的元政府视黄河水患于无物,连年征战更让中原地区百姓流离、赤地千里,新政权的诞生不啻于妇女的分娩,婴孩的啼哭怎比得上母亲那撕心裂肺的呐喊,中原大地在痛苦中煎熬。或许是元末悍将王保保的威名震慑住了义军,或许山西本就不是朱元璋的战略重点,总之山西是受战乱影响最小的地区之一,它保存了明王朝建国初期的有生力量。一面是赤地千里,一面是人丁兴旺,历史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山西,作为当初的福地,它必须为中原大地这片干涸的土地输送新鲜血液。当安居乐业直面背井离乡,这该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呢?没有所谓的家国情怀,有的只是皇权下的开疆辟壤;没有心甘情愿,有的只是故土难离、亲人离散的悲痛;没有鲜花与掌声,有的只是刀枪威逼之下的皮鞭与绳索的共鸣。
  据传当年告示张贴后,百姓惶恐,官府按“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的原则迁徒,谁肯骨肉分离?谁又愿意走向那未知的征程?“三年不纳粮,土地任你量”,这些所谓的优惠政策动摇不了百姓坚守故土的决心。官府毕竟是官府,武力可以平定天下,智力也能化腐朽为神奇。告示召示:凡愿迁者限期到广济寺大槐树下报道,领取“凭照川资”,不愿迁者也须到大槐树下“央情”。当成千上万民众聚集到大槐树下准备“央情”时,等待他们的是久候多时的朝廷大军,男女老幼全部迁徒。反抗换来的是绳索相连、皮鞭相向,留在家里的老弱病残闻迅赶来,除了拦路哭喊、牵衣顿足外,只能捧起一把故乡土递给亲人,别了,亲人;别了,大槐树……
  大槐树移民幅射全国十多个省份,这强大的大槐树基因不期然间铸成了中华民族另一种魂魄。“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这首童谣记下了这段苦难的历史。
  (二)路漫漫其修远兮
  通往沂州府的官道上,迁徒大军正徐徐开进,这条路并不平坦,这帮民并非顺民。在绳索的最前端有一名书生打扮的人格外显眼,队伍迤逦前行,本应是前面的军士掌控行进的节奏,现在掌控节奏的居然是他。同行的张三本在队伍最前端,因为排斥迁徒故意拖拉被一顿暴揍拉到了队伍后面,随后他便顶了上来。走快了后面的人吃不消,走慢了皮鞭会随时挥向他的脊背,好在他的体格还算健壮,好在他的“不悲不抗”让前面的军士肃然。其实在大槐树被围时他哭过,母亲已入暮年,以后谁来照拂?同姓同宗不得迁往一地,以后兄弟天各一方,骨肉永难相聚,这悲戚又怎能释怀。当看到同行的王五因逃跑而被割掉了耳朵后,他平静了下来,反抗毫无意义,先活下来吧!庄户人有庄户人的单纯,读书人有读书人的考量,是的,他读过书,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苦难史想必他也是清楚的,一介草民、一介浮萍而已。
  一个月的征程算不上漫长,一个月的苦难却足以变成一种基因。解手,就是把绑着手的绳子解开,却是如厕的代名词,这是最出彩的方言,这是最独特的记忆,把苦难变成艺术,让揶揄传于后世,虽是无心为之,却是心酸记忆。就这样行进,就这样苟活,就这般颠簸,就如此开拓。是的,是开拓,六百年后,他的子孙将有三万之众。
  沂州府是最终目的地。天灾人祸让沂州大地土地荒芜、民生凋敝,如今,新的希望来了,这大片的荒地将会变成沃野,这寂静的世界将会重新变得喧嚣。亲人离散的苦痛、长途迁徙的劳累足以让一个人崩溃,唯一能够带给他们希望的或许就是土地。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自便置屯耕种”让人们一时慌了手脚,有的跑马占地,以马蹄印为界,有的以犁占地,围着大地犁上一圈,谁圈起来就是谁的。土地,居然会是抚慰心灵创痕的一剂猛药!
  面对大片土地,他没有停歇。“西北望,射天狼。”这是苏东坡的豪迈,沂州城西北望去,一座大山隐隐若现,山水是读书人特有的情怀,西北方有个神秘的地方冥冥之中在向他召唤。
  时值盛夏,顺着东南风一路飘去,他最终停下了脚步。
  阻挡他的是水。山在远方,水在近前。汛期毕竟是汛期,横亘在眼前的这条河凶猛异常,带着愤懑夹杂着沙石咆哮着奔向远方。伫立在石壁滩前,他认真审视着这条河,这是祊水,因流经古祊邑而得名。平原地区的河流一向舒缓,这愤怒的咆哮来自他脚下的这片石壁,这片石壁挡住了一路东进的祊水,它不得已沿着石壁北部悻悻向东绕行,石壁的正南方,咆哮的河水肆意冲撞,已有先头部队冲上石壁。这石壁或许能化解戾气,冲上石壁的水居然变成一股涓涓细流沿石壁正南方向东方浸润,似乎要和沿石壁北部绕行的部队来一个大的迂回。五百年后,这涓涓细流终于沿石壁滩南部完成对这片土地的切割,一座占地4000余亩的小岛最终形成。
  站在石壁滩向东眺望,他惊呆了。一大片浓绿正向他致以铿锵的林涛,这不是家乡的槐树,槐树的身姿没有这样笔挺,这也不是家乡的榕树,榕树的体型没有这样健硕。这是银杏树,号称公孙树的银杏树在这已经站立了上千年,是谁播洒下了这片银杏林已无法考证,这片绿色在向他召唤则是无疑。
  就是这里了,这片石壁滩就是这片土地的守护神,这片银杏林就是这块土地的遮阳伞,这里就是我的家。母亲,安好否?此生不能再相见,就让儿守护着这片公孙树,树若有灵,请保佑我的母亲,保佑你的儿孙。母亲,儿有土地了,这大片的土地将是儿子的新家,这条祊水将是儿子安身立命的依靠,甘甜的祊水一定可以造出家乡的屠苏酒。
  (三)先人,让我们再次出发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杜甫的家国情怀。
  广厦千万间,寒士难欢颜。当安身立命之所成为全民投机的对象,在国家已经明确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我对专家所谓的房产投资说嗤之以鼻,在房产炒作和唯GDP论的助推下,部分寒士沦为城市的蚁族,有的蚁族甚至进化成了丁克,当房产成为资产保值增值的罂粟,荼毒的必然是万千寒士彻夜难眠始终无法做出的美梦。
  国泰民本安,拆迁在眼前。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这条巨龙彻底苏醒,GDP的增长速度让地球颤抖。当昔日的沂州府拍出千万一亩的地王,吃惊的何止是一干吃瓜群众,土地,不仅仅可以种植庄稼、豢养家畜,还可以贡献GDP,比起庄稼,GDP才是硬道理。
  有诗为证:
  土地文章事比天,得拆迁时且拆迁。
  茅屋泛绿随风去,广厦飘红实体酸。
  农事浮云遮望眼,楼台映月晓民寒。
  从今不为稻粱谋,也品高楼享圣安。
  屠苏岛开发的宏图早已绘就,屠苏岛开发的号角终于吹响,当听到北屠苏村列入2020年西城搬迁计划之时,我的心里竟莫名地有一丝不舍、甚至惆怅。小时候写关于家乡的作文,开篇第一句总是“我的家乡四面环水,活像一个小岛”。现在,我终于知道,我的家乡就是一个岛,因为报纸写的清楚:江北第一城市内岛。虽然尚属农村,但这第一的名号先戴上似乎也无不妥。第一总是神奇的,第一名总是让人刮目,第一次总是让人神往,第一城市内岛也会让这片土地诞生神奇的力量:地王谁属,非我莫属!?
  一年以后,这里的基因将不再属于生于厮长于厮的三千余名李氏族人,几年以后,这里将布满现代化的设施,这里会是旅游的场所,当然,也会有新的“寒士”居住于此,这富丽堂皇的现代化的高档社区将傲然挺立于缔造了这座岛屿的石壁滩东侧。
  别了,大石壁,你护佑了这片土地,你的使命依旧;别了,带着乡土气息的“洼子”,明明河面宽度和村后的祊河干流相当,但父老乡亲们依然亲切的叫你“洼子”,这是你的乳名,这是祖先的传承;别了,先人,你的儿孙将再次迁徒,这一次,我们没有泪水,有的只是不舍。
  今年清明,我执拗地要求父亲去一次祖林,父亲欣然同意。
  我是从06年李氏族人第三次续修族谱开始关注先祖李太公的。看着从各地络绎不绝赶回来续谱的族人,望着那一张张虔诚的面孔,我突然惊诧于人类基因的强大。短短六百年,李太公的子孙以北屠苏为中心,开始辐射周边邻县几十个村庄,现有子孙总计三万余人,这是大槐树移民的缩影,大槐树移民的苦难却成就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石。
  伫立在松柏掩映下的墓碑前,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护佑这片土地和你朝夕相处的古银杏树“悄然不见”, 天地有圆缺,子孙有不屑,天意如此,造化弄人。我甚至突发奇想,有此古树作伴,凭着您肇造村庄的功绩,政府或可网开一面,为您留下一隅之地。而今,古树先行一步,您的去处安在?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您把这首歌谣传承给了子孙,魂如有灵,您一定会梦回山西,梦回母亲身边,看一看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大槐树,那生您养您的地方是否变了模样?故土,故土,已然离开故土,怎能再次踏上异域?
  或许,这座将来融旅游观光为一体的岛屿会诞生一处人文景点:大槐树的儿子,屠苏岛的主人——李太公。
  但愿。
  后记:吾先祖李太公,山西洪洞人,善酿酒。洪武四年,奉召移民,公在遣中月余抵沂州,居东郭外以教读治其生,后迁城西北祊河之南,披荆斩棘,肇造室家,名其村曰屠苏,心示不忘先业。后享高寿,卒于英宗正统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