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3|回复: 15

陆氏家谱记载的名人传记

[复制链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发表于 2020-7-1 10: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本页到朋友圈,享受免登陆高速下载哦!

 

敕授文林郎国学生春帆年伯陆公传(摘录)
  人有过人之胆识者,必先有过人之才。智才不足,则识不精,临事无决。志智不充,则胆不壮,任事无敢心。噫!若而人者,立朝不能任钜艰,居乡不能膺疑惧,非懦弱即凡庸也。
  惟吾陆年伯有过人之胆识焉,公讳廷桢字春帆,系出唐相宣公十二传孙元珍公,自山阴徙居无锡之桃墅。一传讳演,徙居新安之徐陶泾,又五传国佑公,徙居新安之庄桥,遂为庄桥支始祖,公其的裔也。
  太年伯企庄公,以少孤享大年,生子三,年伯其仲氏。少蒙培植,凡邑中诸名宿,如虞赓飏、顾枕渔,先达均延请至家,谆谆以制义相朂。年弱冠,壻邑城杨氏,渐负笈至城。历应小试,卒不获售,遂纳监赴乡闱。而遭家不造,兄弟相继逝世,公以只身当数家之务。既遭劫案,又遭租案,负讼累累。牵涉多年,公以一身当之,了无惧色。
  是时,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不得已徙居沪江,略避凶燄。同治甲子,返里后,家室荡然。然立心正大,以栽培子弟为第一要义。境不足则变产佐之,造就后进之思始终弗懈。其处乡里也,惯持不平。遇有非礼,不肯以辞色假人,不能以委曲容人,面斥人非,不屑阿世。虽逢强御,弱者畏葸,公直以身任之,豪侠之气,人人称道。
  浙江截取知县年愚姪华秉钧拜稿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1: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据南闸支《根南陆公传》、《根南公传》整理
  公讳根南,福山公之子也。幼失怙恃,性岐嶷。九龄值红羊乱,由南往北,乞食他乡,避居骥江[左王右肖]尾,几濒于危者数矣。幸得邻友推轂,始为牧童,赖亲友荐作田家傭。阅一年后,闻南方平定,南旋归故里,仅余茅屋数椽,祖业荡然一空。时尚弱冠,于是告贷亲邻,权为小本营生,肩挑贸易。不数年间,积有余资,爰置田里,种植桑蔴,家道由是而兴。由是广置田园,营造室宅。回首当年,居然家号素封,非复曩时景象矣。每有鼠雀之争,得公一言,无不涣然冰释。
  注:[]内为字形,左右结构、上下结构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1: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公传(摘录)
  公讳钰字蓝田,上世为嘉兴人,系出唐宰相敬舆先生后。数传徙吴门,又自吴门徙无锡,家于邑之洛社,为洛里陆氏。祖某、父某皆弃儒居贾。少颕敏,好读书。顾以治生故,终辍儒业。惟不惮名师,朂伊子以书香克绍,丕振家声焉。
  嘉庆己未,予偕公长君东塘,同出少宗伯平宽夫夫子之门,补博士弟子,因得谒公里。榧牡刎晃馕锼邸V疗浣潭烈栽洞笞云冢阕云郏辔拮云枪芯尤艘病9虑仔ⅲ俨屏∮胍澹淮腥硕稚坪檬C克昵福嘤攵稣撸的瓴痪耄督卵伞2忠猿拼墼模洛透菏Ы穑队尾环担魈镎ブ弈焉V心昙乙媛洌艘诰啤C坷镏杏泻崮妫貌唤希缫病?
  己巳春,公以尊人正元公逝,哀毁骨立,因遂得疾,未逾年亦卒,年49。配华氏,有贤德,戚邻多颂之,子三,长即东塘名廷燮,邑庠生,次廷荣、廷祯,女二。
  道光戊戌春三月清明日
  赐进士出身、诰授资政大夫、翰林院侍诗学士、国子监祭酒、奉天府府丞、兼提督学院、前陕甘湖北正主考、加二级世愚姪侯桐拜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2: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君冶亭行述(摘录)
  君讳秉钧字诒福号冶亭,邑庠生东塘公之孙也。幼失怙,母张孺人守节,抚成总角。时,齿牙伶俐,颕慧过人。节母约束固严,乃祖东塘公课读尤严,毋稍辍,君能悉遵教训。及长,知家素苦寒,非谋利无以为生,遂业米。奉己极俭,而奉母极为周至。凡慈帏、饮食、起居、寒煖,无不时念之而心体之,堂上旨甘无缺也。
  迨庚申之变,是时,纷纷扰乱,乡里之间,鸡犬不宁。母张孺人曰:“祖宗不可无一脉之延,吾家不可无守视之人。汝先挈眷避难于沪上,我在家守视可也。”为母催迫,不得已,遂遗一子在家陪母而已。及知母已殉难,遂回家循丧葬礼。事毕,仍避居沪地。钱囊渐空,度日维艰,两手赤空,一家数口,有糊口不周之虞。不得已,将衣典质,并向友移凑钱文,作小业以谋生。然,米珠薪桂,终难以支持。迨梓里安靖,归乡仍做米业。幸而生意颇可,运途稍亨,遂渐次为子授室。
  君为人素朴诚,性直率,品毫爽,而又善为排难解纷。常与廪贡生许君鲤庭等共事,故人人尊而重之。凡里中有纷争之事,别是非、辨曲直,劝谕两造,人所不能判决者,君无不调处咸宜,底于平允。
  岁次庚申夏之吉
  莲溪华锡蕃拜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3: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希姚先生家传
  先生讳海字希姚,姓陆氏,曾祖秀升,祖在川,父硕甫。世有隐德。先生幼而端重,长益检制,无妄动,无戏言,尤苦志力学,涉寒暑无间。尝谓人曰:“读书当拼命。”其刻励如此。
  吴塘一隅,自明代以来,无以学业发闻者,至先生,始入邑庠,论者谓之破天荒云。既补县学生员,益孕育前徽,出入造次,不离古训。
  乡邻有*者,先生徐出一言以折之,关开节解,风生冰释。虽稠人广众间,先生至,莫不肃然起敬。有涉戏谑者,见先生至,则群相戒勉,不敢使先生闻。以是,终先生之世,鲜有涉讼到公庭者。
  同治间,岁旱,蝗,邑宰奉大府令,谕各乡捕蝗,每图给钱若干。事竣,先生以余钱还邑宰。邑宰因是器重之,然先生未尝以私干谒也。
  待乡党以宽和为本,里人有称贷者,钜细必应,子息多寡不计,积久不还,亦不责偿。
  一日,有某姓者,负欠多年。会先生有事过负者之门,便道往访焉。负者故作悲哀,语悽惨状。先生慨然曰:“缓急人所不免,何戚戚也?”因毁其契约,不再问焉。
  注:*为缺字或无法辨认的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4: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附贡生候选训导诰授奉政大夫抑如陆公传(摘录)
  君讳绍宣字抑如,系出唐宣公十二传孙讳宲字元珍公后,世居城南里新安乡之徐陶泾,明初,由徐陶迁居庄桥,累世居游,遂为庄桥支的裔。
  自幼遭乱,无睱读书。清同治甲子,乱平后,家业萧条。厥考春帆世伯勉力延师傅、严督责,君性颇聪颕,又穷日夜毋稍怠。其兄蔼如首先师事家君,游庠后,即偕弟同受业于家君。家君一见辄喜,曰:“古称二陆,庶几近之。何陆氏之多佳子弟也?!”
  君长厚质直,一洗少年佻达气习。于是,昼同芸席,夜共挑灯,如是者有年。后,林宗师案临吾郡,遂补博士弟子员。正图力上进,无如气体衰弱,居常多病,每战棘闱,力遂不支。岁已丑,予与乃兄蔼如同举于乡。自此以后,不能复应省试,遂穷日夜,以课厥子,以为不能得之于已者,迫欲期之于子,所谓烈士暮年,壮心未已者,此也。所可慨者,志则壮而气则弱,始不能课于己者,继且不能课厥子。幸乃兄蔼如膂力尚强,将犹子凤藻、昆季尽纳诸塾。不数年间,先后同游于庠。君得身亲见之,又复谆谆朂以进取,不自满假。
  岂料,新政纷更,蜚声黉序之筵甫启,罢废科举之诏已颁。祖制沦亡,学堂林立,往昔所重圣经、贤传者,一变而为鄙词、俚句,因自叹曰:“国将亡,必多制。吾中国从是殆矣。”
  清赐同进士出身、兵部主政世愚弟陶世凤拜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4: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劬庵陆处士家传
  处士姓陆氏讳元善字伯庆号劬庵,其先世系俱载谱牒,簪绂蝉嫣,相承勿替。
  居洛里者,出自宋朝散大夫宲后,自宲至处士,凡十八传。生而岐嶷,卓然有丈夫志,性孝友,亲师傅。既以生计微薄,慨然弃贴括业,而从事猗史陶计之术,家业日裕。处士喜自得,喜其上可供洗腆,下可教子孙读矣。
  因延名师课其子光浩,厚修脯洁、肴馔,所以,尊师之礼靡不尽。未几,光浩饩于庠序,处士益勉之,以取进毋自足。平生敦族谊,凡宗支远近,咸以恩礼相接,雍睦如一堂昆季焉。尤好赒人急、解人纷,拯困扶危,济生赠死,皆倒箧倾囊,无少吝。
  週甲之辰,邑侯陈柳庵先生赠诗云:“千突多从晏,子黔一乡尽。”畏陈君短,通政刘恕庵先生诗云:“留宾白社泉为酒,教子青箱笔吐花。”盖纪实也。
  后二年,偶未微疾,正襟端坐而卒,神明朗然,所称去来有因者,殆处士之谓欤!配韩孺人,庄俭和顺,丰俭一节。子一光浩,邑廪生,康熙乙卯岁贡生,娶孙氏。女二。孙男四,孙女一。姻配皆名族。
  赐进士出身内秘书院编修前翰林院庶吉士己亥会试同考官通家眷侍生吴珂鸣顿首拜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5: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渭文陆公传(摘录)
  己未春,庄肄业于冯惕盦先生私塾。一日,适舅氏持外祖《陆渭文公事略》,来塾嘱曰:“余父之殁,垂七载矣。兹届续修宗谱,将先君生平之言行,代为叙述,以列家乘,俾得历久常昭,永垂不朽。”庄慕其孝,思有关曷,敢以不文辞?
  按外祖讳渭文字兴周,家徒壁立,甕牖绳枢,而生性敏达。虽未入塾读书,与人谈论间,窃取技艺一二,婉言善喻。一日,在巷谈之中,听得古人陶朱公致富之由,不外种植、畜牧等事,而顿开茅塞,以为此二事,农家之常业,人人俱有能力。于是,发愤植桑、牧豕,二者以畜牧为尤重。常年恒牧豕数百头,养成即运销于浙省某行,而得利之厚,奚啻倍蓰。该行视公竟以为巨商,刮目相待,而不知公实自牧自售也。如是者,历三十年之久,成为小康。
  噫!古人致富之事,成规具在,原待后之人,是则是效,以博厚利。彼自外于古人者,非古人之不传良法,实后人之不善师法也。若吾外祖者,可谓善学古人矣。而公之立身存心,尤与人异。平居不矜,声色不尚,意气凡人,有募捐、公益事务,无不慷慨解囊,勇于赞成。惟年逾不惑,襁褓尚虚,忽而麟趾下降,似续有人,未必非公之乐善有以致之。易曰:“积善之家, 必有余庆。”
  外孙赵康庄谨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6: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兴祖陆公传
  尝谓:“生今之世,为今之人。”纵不能大有作为,建立非常之业,照耀史乘,苟其读书而明道,则为义尚勇,见危授命,行谊可为闾里荣,而光于谱牒者,能如是,是亦足矣。若洛里之陆公,殆其人欤。
  公讳南馨号兴祖,上品公之哲嗣也。幼时读章句即明理义,其识大异于群童。长则设童蒙馆,训诲里中子弟。黜浮华而崇朴实,故人皆礼让。而俗革浇漓,况乎情怀毫爽,见人有不平事,辄义形于色,力为之解其纷、排其难,俾各怨消而仇释。
  予尝慨世之身居阃内,手握兵符,出入则前导后擁,召则一呼千诺,声势非不赫奕。迨一旦兵围城下,势莫能支,或乞援师,或借筹饷潛身脱逃,不知所往者,比比皆是。公乃一匹夫耳,而能奋其义,勇以身殉难。
  德配祝孺人,淑慎其身,柔嘉有则,主中馈而勤纺织,相夫尽瘁,三党俱称为贤内助云。举丈夫子三,其令孙锦春君为元瑞公之子,跡寄苏阊,开张店肆,居奇货,操奇赢,二十年间,业隆隆然日起,置田筑室,可称小康焉。君平日为人温和爽直,克继家风,兹持祖父之行状,乞予作传。爰叙其蹟,略以传之,俟异日采风者,录取补入于史乘也,亦无乎不可。
  候选训导附贡生许渭熊次云拜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17: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赠陆君章生寿序(摘录)
  易曰:“积善余庆”书曰:“作善降祥”宜乎!善者无不报,报之于己,而又报之于子孙,此理之当然者。此言也,吾以徵之陆君章生,而益信。
  君少时,家甚窘。壮岁贸易沪上,家业隆隆起,财政裕如。不数年,而居然富有,于以束身归里。督率子姪,治理家政,大小诸事,井井有条。性素慷慨,好施与,重然诺,遇有善举,争先恐后,地方啧啧称道之。
  兄弟三人,二弟俱早世。君抚姪如己出,尝曰:“连枝摧残,无由展我友于之诚,教养诸孤,吾之责也。”君于敬宗睦族之谊,尤兢兢致意陆氏谱牒。同治季年,与葑庄、惠山合修大统,今已四十余年,屡欲修而不果,藉君之力,玉成其事。分内款项缺乏,君悉为筹垫。因宣布于众曰:“事因难而不能者,拿破仑所谓庸人字典中有之。我今毅力为之,虽难亦易也,况谱牒自古为重。欧阳氏三世不修,以为不孝。论吾能无鉴于此,畏其难而不为耶?”
  君今年七十有二,神气康健,杖履陇亩间,顾盼怡然。诸子皆勤俭,克守厥职,其孙聪颕,读书过目成诵,前程之远,未可限量。天之报施善人,果如是哉!
  武进居秉衡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