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71|回复: 0

吴承学谈徐渭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652

帖子

14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98
发表于 2020-7-1 10: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吴承学:悲怆颓放徐青藤
  ——《旨永神遥明小品》
  3.悲怆颓放徐青藤
  说到晚明文学,得先谈谈徐渭(青藤),因为他是晚明文学的前驱。徐渭的命运颇具悲剧色彩,他虽在少年时即有文名但科举考试却很不顺利,屡试不中,因此怀才不遇,加上性气狂傲,所以仕途上很不得志。37岁时,就浙江总督胡宗宪之请,任幕下书记,兼参机要,后胡宗宪因事被治罪,徐渭精神失常而自找未遂,后又因杀妻人狱,系狱七年。出狱后,纵情山水,漫游齐鲁燕赵,以诗文书画糊口,穷困以终。
  徐渭一辈子穷愁潦倒,但在文学艺术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受到晚明文学家们的极力称誉。他是一个多オ多艺的文化巨匠,在艺术方面,他的书法和绘画艺术达到极高的造诣,对后世影响很大。在文学上,徐渭的诗文与戏曲都有突出的成就著有诗文集《徐文长集》、戏曲论著《南词叙录》、杂剧《四声猿》等
  徐渭的小品在其创作中虽然不是最突出的,但还是有自己的特色。陆云龙在《徐文长先生小品序》ー文中评论其小品时道:“若寒士一腔牢骚不平之气,恒欲泄之笔端,为激为愤,为诋侮,为嘲谑,与世枘凿。”这里对徐渭小品风格的评价相当准确。徐渭性格琉狂,又曾受到阳明之学的影响,加上怀才不遇,故形成一种愤激、放纵的风格。其为文,放纵淋漓,任情涂抹,然得心应手,真乃文学大家的手段。他的一些谈论书画的小品,常常以三言两语道出个中精义;它如尺牍、游记,亦时时显露“青藤道士”的独特个性。
  在徐渭的小品文之中,题跋和尺牍写得最为漂亮。他的《题自书杜抬遗诗后》是一篇很值得重视的小品:
  余读书即龙山之,每于风雨晦暝时,輒呼杜甫。嗟乎,唐以诗赋取士,如李、社者不得举进士;元以曲取士,而今喷喷于人口如王实甫者,终不得进士之举。然青莲以《清平调》三绝遇明皇;实甫见知于花拖而荣糧当世;彼拾遗者,一见而辄凰,仅博得早朝诗几首而已,餘俱悲歌慨,苦不胜述。为录其诗三首,见吾两人之遇,异世同轨,谁谓古今人不相及哉?
  徐渭所敬佩的李白、杜甫和王实甫三人生活在科举时代却都不是进士,这种事实不知道应该是使徐渭感到激愤还是感到宽释。徐渭天オ绝代,但到二十岁时,才勉强获得诸生(秀才)资格,以后近十次参加乡试,每次都碰壁而归,终生在功名上没有成就。在这篇题跋中,可以说是借古人酒杯,浇自己垒块。而在这三位古人中,杜甫的命运尤苦,更使徐渭感到与杜甫异代而同轨,同病而相怜,“每于风雨晦瞑时,辄呼杜甫”。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怆之情。
  梦境是心境的曲折表现,徐渭写过《纪梦》二则,记录两段奇怪的梦境,颇能反映他的心态:
  历深山皆坦易。白日,道广织可数十顷。非疮者,值连山北阯衙署四五所,并南面而。戎卒数十人守之。异乌兽各三四羁其左,不知其名。予步至其中署,地忽震几。望山北青林茂密,如翠羽。亟走直一道观,入。守1者为通于观主人,黄冠布袍,其意留彼,主人曰:“此非汝住处。”谢出。主人取一簿示某曰:“汝名非“渭',此“哂'字是汝名也。”观亦荒凉甚,守门及主,亦并蓝缕。时入匿群山人家冷室,而群山乃壁河之东,非西也。
  韩生陪焉。诸监移节群城五百及客无数,韩为之耳目,邀招以往,童子随者似东。似一二客至,辈伪扬曲至。卒夷以行,到一曲巷。某曰:“幸决某”百等诺之。不百武,群山画上,一白羊,大可如一大驴而脚高,逐一白大羊,眼并黄金色。伯见之,怖而反走。误曰:“虎来!虎来!”某为大白羊所错,错项右不仿,亦不痛。十八年五朔梦。
  梦当然是子虚乌有的,但徐渭既然把它记录成文,就可见他对于此梦颇为重视。梦是一种心态的反映,徐渭的两个梦境,不是愉快欢乐、心旷神怡,而是迷离恍惚、若得若失,不知道料何处,去何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究竟是什么也摘不清楚;这参境又有几分怪诞几分恐怖梦到忽然地屣,梦到把羊当作老虎,又被大白羊所钳。我们不是占梦家,当然不能破译此梦的意义,但假如说徐渭的梦反映一种潜在的焦灼、紧张、压抑和不安,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徐渭是一位不幸的艺术家,他有杰出的艺术オ能,而且还有一副傲骨,但现实却让他以诗文书画作为糊口养家之资,像工匠那样出卖自己的艺术。他代别人写了大量文章,故有《抄代集》一书。在此书的序中,他说:
  “古人为文章,鮮有代人者。”因为一般有才能的文士,不是当官,就是归隐,当官的有权势自然不必代人写文章了,再说也不一定能写出文章;而归隐者高清,自然不愿代人执笔了。而“渭于文不幸若马耕耳,而处于不显不隐之间,故人得而代之,在渭亦不能避其代。”
  骏马应奔万里,如今却作为耕田之具,岂不悲伤?在现实生活中,他处于“不显不隐”"的尴尬地步,所以人家可以让他代笔,而他也不得不从命。在《幕抄小序》中,他说他在胡宗宪幕下五年,写了近百篇文章、只存一半、“其他非病于大谀,则必大不工者也”,而且“存者亦谀且不工矣”。后来他在《与马策之》中描写了自己寄人幕下的悲凉处境:
  发白齿摇矣,犹把一把毛锥,走数千里道,营营一冷坑上,此与老粘踉跄以耕,拽犁不动,而泪渍肩疮者何异?噫,可悲也!
  写此信时,徐渭已是年过半百,发白齿摇,为了生活只好投弃老朋友,做他的幕僚、代他写文章,以徐渭横溢的天才和才高气做的个性,这种处境的悲凉无奈是不言而喻的。在信中徐渭把自己比喻为一头老公牛,踉踉跄跄勉力耕田,可是精疲力尽,拉不动沉重的犁,眼泪簌簌而下,滴渍在肩头的伤疤上。读徐渭的文章,不难感受到这位天才的压抑之情。
  徐渭在四十五岁时,胡宗宪因被指控与严有牵连而被捕,后自杀于狱中,徐渭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感到绝望,又深恐受辱,便打算自杀,还写了《自为为志铭》以明志。在此文中,徐渭生动而传神地刻画了自已那种狂做、颓放的畸人形象,他说自己的性格“贱而懒且直,故惮贵交似傲,与众处不免祖似玩,人多病之,然做与玩,亦终两不得其情也。”写自己做慢与玩世,故与世多违。“渭为人度于义无所关时,輒疏纵不为備缚,涉义所否,干耻诟,介秽廉,虽断头不可夺。”表现自己强烈的叛逆精神、和对儒家传统规范的蔑视。他还以虚拟的口气写他死后的境地:
  故其死也,亲莫制,友莫解焉。尤不善治生,死之日至无以葬,独馀书数千卷,浮柊二,研剑图画数,其所著诗若文若干篇而已。
  读到这里,令人为之扼腕叹息。徐渭的《自为墓志铭》是一种风格真率本色的好文章。后来明末的张岱地写过《自为墓志铭》,看来是受到徐渭此文的一定影响。
  徐渭的文章,有一种相当特殊和复杂的况味:做气之中流露出悲怆,悲凉之中又夹带着幽默。徐渭在艰难之中,还是保持一种幽默感。《与梅君》:
  肉质重,衰老承之,不数步而挥汗成浆,须史拌却尘沙,便作未开光明泥菩萨矣。再失迎候道驾,并只在乡里故人尺之问摇扇闲话而已,非能远出也。稍凉敬当境教,兼督欲言。
  信中写自己年老体胖,动辄汗流浃背,而一蒙尘土,则使如浑浑沌沌未画眉目的泥著萨。说得何等的风趣幽默。又如尺牍《与道坚》一则说,京城就如一座金矿,各地的人涌入京城,就好優是来淘金似的,对于命运好的人来说,“满山是金银”;而“命者偏当空处,某是也”。苦命人偏偏总是挖到空处,入宝山空手而归,我就是如此。这种比喻,自我嘲讽,而显得机智幽默。
  徐渭是一位有多方面造诣的艺术家,他有些论及艺术创作的小品也颇为精采。如在《与两画史》一札中写道:
  奇峰绝壁,大水悬流,怪石苍松,幽人羽客,大抵以墨汁淋漓,烟岚满纸,旷如无天,密如无地,为上。
  百丛媚萼,一千枯枝,墨则雨润,彩则露鲜,飞呜栖息,动静如生,悦性弄情,工而入逸,斯为妙品。
  这是与画家谈论画艺的书札。徐渭本人就是写意画大师,对于绘画的意境与技法体会精微。此则尺牍先是论写意山水,推崇用淋漓的笔,创造一种苍茫奇伟的风格;花鸟画,则有所不同,以润墨鲜彩,塑造既精工,又富有灵逸之气、悦人性情的意境。在这短札中,徐渭无意为文,但他那种以画家特有的艺术感觉所刻画出来的生动的艺术形象,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
  画和花鸟画,很有画趣,可谓状难状之景如在眼前。又如《书石梁雁宕图后》:
  台、宕之间,自有知以来,便馳神于彼,苦不得往,得见于图谱中,如说梅子,一边生津,一边生渴,不如直吸一瓯苦茗,乃始沁然。今日观此卷画图,斧削刀載,描青抹绿,几若真物,比于往日图语仿佛稀者,大相悬绝,虽比苦茗,尚觉不同,亦如掬水到口,略降心火。老夫看取世间,远近真假,有许多种别,不知他日支杖大小龙湫,更作何观。
  此种跋语,写得何等酒脱,文笔又是何等老辣颓放,寥塞数语竟有多番曲折。用笔不温不火,而却波澜纵横;虽是题画,而其中又洋溢着自己的情趣爱好,令人不能不佩服徐渭确有极高的语言艺术修养。
  徐渭的生活年代是在嘉靖中叶至万历中叶,他的作品中强烈的个性和狂放不羁的精神,可以说是晚明文学精神和文学创作的先行者,但在那个时代,徐渭只是一位知名度不大,没有多少人喝采的孤独的天オ,后来由于袁宏道等人的大力推崇,徐渭遂成为晚明文学的旗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师哈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5 Www.bii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4049462号-3 )